第112章 安居乐业 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112安居乐业四

112、安居乐业(四)

为着这桩案子,史千山一直呆在客栈里,甚少出门。不过看他脸色,倒合了那句“心宽体胖”,半点看不出担心的迹象。

“此事已查得水落石出。”陶墨请史千山坐下之后,便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史千山听到幕后黑手是黄广德时,结结实实地怔了怔,“黄广德?”

金师爷察言观色道:“史公子认识黄大人?”

史千山坦然道:“在京里见过。”

金师爷道:“不知史公子是否方便告知何处所见?”黄广德是地方官,他进京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私下里进京,二是回京述职。若是私下里进京,那么史千山见他多半是在太师府里,也就是说,黄广德极有可能与史太师勾结。但既与史太师勾结,他又为何要陷害史千山?莫不是倒打一耙,出其不意?若是回京述职,史千山无官无爵,黄广德想要遇到他……极可能还是在太师府。

金师爷发现自己兜了个圈子,竟绕回了原地。

史千山坦诚道:“陶大人为我洗刷了不白之冤,可说是我的恩人,我自然无遮瞒之理。实不相瞒,我与黄大人曾在九皇子的府邸见过。”

“九皇子?”金师爷一怔。原以为扯出个黄广德就将九皇子丢开去了,怎的绕了绕,又绕到九皇子身上?他看着史千山,眼中满是狐疑。

史千山苦笑道:“并非我想拉九皇子下水,只是,事实的确如此。”

陶墨道:“黄广德为何去见九皇子?”

史千山与金师爷对视一眼,笑得颇有意味,道:“莫看黄广德只是区区一个知府,但是在京城,他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与不少达官显贵都交情深厚。”

金师爷道:“还请史公子指点。”

史千山道:“他当年中进士,顾相是主考官,自此之后,他便以顾相门生自居。”

此事陶墨与金师爷都有所耳闻。

“每年伯父过寿,他都会派人送贵重的礼物来。”史千山道,“据我所知,有此殊荣的,不止我伯父一人。”

金师爷不禁感慨黄广德魄力之大,如京城这般达官显贵云集之地,要年年祝寿送重礼,绝非等闲数目。只怕这就是黄广德不惜一切贪赃枉法,刮民脂民膏的原因了,也难怪他视挡他财路的陶墨之父为眼中钉。

陶墨道:“如此说来,这件事的幕后主使者依然可能是九皇子?”

“咳咳。”金师爷忙看了史千山一眼,见他神色如常才道,“此事无凭无据,不可作胡乱猜测。只照眼前的证据,黄广德才是幕后主使之人。不过如今武姑娘平安无恙,命案未曾发生,那被冒领的尸首也已经妥善安葬,只看史公子是否要告武氏夫妇与黄广德诬陷之罪了。”

史千山哈哈一笑,摆手道:“我在谈阳县流连数日,已无可留恋,是时候该告辞离去。这诬陷之罪,且当做玩笑一场吧。”

陶墨皱眉道:“你当真不愿再追究?”

史千山看着他道:“追究了又能如何?”

诬陷之罪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不过眼前的史千山毫发无伤,这大自然化作小,小自然化作了,一了百了。

金师爷也巴不得案子如今落幕,便抱拳道:“史公子果然心胸豁达。”

史千山回礼道:“好说好说。我一介草民,两袖清风,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送走史千山,顾射等人从隔壁走过来。

陶墨从椅子上起身,露出后面那个被老陶一指穿过的墙洞。

金师爷道:“史千山滴水不漏,摆明不想趟这浑水。”

顾小甲冷哼道:“若是不想趟,又何必扯九皇子下水?我看他根本就是想借刀杀人,坐山观虎斗。”

金师爷道:“我倒觉得他说的是实话。”

顾小甲瞪着他道:“史太师的侄子你也敢信?”史太师与顾相素来不和,因此在顾小甲心目中,史千山纵然不是罪大恶极,也是将要罪大恶极之人。

金师爷道:“九皇子身份何等尊贵?我们对付一个黄广德都如此吃力,何况是皇子,又怎么可能做出蚍蜉撼树之举?”

顾小甲道:“他真有这么好心?”

金师爷道:“说与不说对他都无坏处,何必不说?”

顾小甲撇撇嘴。

金师爷看向顾射道:“顾公子以为呢?”

顾射道:“可以结案了。”

金师爷笑道:“也是。武氏夫妇吃得虽然不多,但总不能一直养在牢中。”

老陶突然问陶墨道:“少爷准备何日启程?”

顾小甲皱眉道:“启程?去哪里?”

不知是否错觉,老陶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拐骗自家夫人的骗子。他干咳一声道:“再过几天就是清明,少爷想给去为老爷扫墓。”

顾小甲看向顾射。

顾射道:“去何处扫墓?”

“五魏山。”

顾射对陶墨道:“我与你同去。”

从老陶说要去扫墓起,陶墨便眼巴巴地看着顾射,闻言脸上立马笑开了花,连连点头。

顾射道:“多带些衣物,我们顺道去京城。”

陶墨面色一紧。

老陶忙道:“这是自然。既然成了亲,自然应该去京城拜见顾相大人。”说是这么说,老陶心里却不免担心。天下父母心,有谁能够坦然接受一个男媳妇?何况顾环坤是当今文官之首,而顾射是独子,光是想想,他便觉得前途暗淡无光。

顾射看出陶墨的不安,轻声道:“你不是要告黄广德?”

老陶道:“顾公子是说……”

顾射道:“既然要告倒他,自然要进京城。”

老陶道:“只是不知顾相爷到时候会不会……”他目光扫向陶墨。

顾射道:“他是他,我是我。”

老陶看他提起父亲语气冷硬,不由一怔。

陶墨起身走到他身边,无声地拉拉他的衣袖。

顾射转头看他。

陶墨道:“其实,我只要能与你在一起便好。即使隐瞒我们之间的婚事也无所谓。”

老陶对金师爷他们使了个眼色。他们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最后走的郝果子还顺手将门带上。

顾射道:“我与我父亲已经很久没说话了。”

陶墨讶异地看着他。

顾射淡淡道:“黄广德的案子不需要靠他,我一样能帮你。你不必担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陶墨急了。

顾射道:“你也不必担心我父亲会为难你。事实上,我是否成亲,他根本不关心。正如,我也不关心他是否会同意我成亲。”

陶墨想不到他们父子关系竟然差到这等地步。

顾射沉默了会儿,站起身道:“回去收拾东西,我们明天便启程吧。”

陶墨望着他冷漠的侧脸,不知如何安慰起,只能用手轻轻地搭住他的手臂,随即他感到一股大力将他拖了过去,紧紧抱住。

“弦之?”

“到了京城,我带你去见母亲。”依旧是平淡如水的声音。

“嗯。”陶墨抬手反抱住他。

地方官非调动不得擅离职守,陶墨离开必须向覃城知府请示。老陶当夜带着顾射的亲笔信函连夜赶往覃城。纵然马不停蹄,一来一回也耗了不少时间。等老陶带着覃城知府批假的公文回到谈阳,已是第二天正午。

众人用过午膳,便正式启程。

陶墨依旧将谈阳事务交于崔炯。

崔炯知道顾射身份,又知顾射与陶墨关系非同一般,哪里还敢有别的心思,连连答应。县衙中有金师爷坐镇,崔炯纵然想玩花样,也逃不过他的眼睛,因此陶墨十分放心,只是一再叮嘱金师爷,但有风吹草动,便给他去信。

如此交代一番,至申时,马车才缓缓离开县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