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姻缘我定 八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98章 姻缘我定(八)

他很认真地考虑寻找黄广德的证据并将他绳之以法这件事。顾射趁他沉思的时候,一步步地蚕食着黑棋的势力,建立起白子天下。岳凌回神时,大势已去。“我认输。”他投子。顾射起身道:“早点休息,明日我让顾小甲送你去。”“等等。”岳凌干咳一声道,“我细想了一下,认为黄广德此人伤天害理,世所难容,若能将他除去,也是一桩公德。”“太晚了。”顾射语带双关,“岳兄早点歇息。”岳凌:“……”他这样歇息得了才怪!翌日一大早,顾小甲就被顾射派过来等候。岳凌磨磨蹭蹭到中午才出门。两人不对盘,路上无话可说。顾小甲将岳凌送到衙门前,等他下了车,才犹豫着问了句,“公子只让我送你过来,没说要不要接回去。你是否要我等你?”岳凌道:“你家公子的终身幸福就抓在我的手中,你说等还是不等?”顾小甲呆住。岳凌却已经起步进县衙。县衙早已通报他到访,陶墨与老陶俱迎了出来。岳凌抱拳道:“陶大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别来无恙?”陶墨愣了愣道:“托福托福。”岳凌道:“我有事与陶大人商量,不知可否找个僻静处?”陶墨和老陶都以为他要说之事与黄广德有关,一路引到书房。书房中,金师爷正在处理公务,看到岳凌进来忙起身行礼。岳凌回礼。陶墨见岳凌迟迟不开口,如梦初醒道:“这位是金师爷,这些事不必避忌他的。”岳凌知道他误会了,忙道:“我今天是为……换一件私事而来。”陶墨和老陶都是一愣。他们实在想不通陶墨与凌阳王府的总管有什么私事可谈。倒是金师爷反应极快,见状知趣地找了个理由告辞。他走后,老陶犹豫了下,最终选择留下。毕竟他们与岳凌并不相熟,还是防着点好。岳凌对老陶倒没什么顾忌,转身关上门,选了把椅子坐下后,慢条斯理地问道:“不知陶大人可有意中人?”陶墨身体一僵,脸慢慢红起来,头却想也不想地左右摇摆。老陶若有所悟。岳凌干咳一声道:“其实陶大人年纪轻轻,已成一方父母官,算得上是年少有为,也该考虑考虑终身大事了。”陶墨面色由红转白,讷讷道:“是。”岳凌道:“不知陶大人喜欢怎么样的人?”陶墨转头看老陶。老陶道:“少爷只管说便是。岳先生与顾公子相熟,定然会为少爷出谋划策。”陶墨心头揪紧,紧张地几乎说不出话来。岳凌看不过去,主动道:“其实,我此次来,是为说媒而来。”顾射虽然没有说为谁说媒,但是看他对陶墨的态度,再加上今日让顾小甲送到县衙的举动,其目标再无疑问。“说媒?”饶是老陶猜中几分,也没猜中全部。陶墨低声道:“多谢岳先生费心。但是我,我暂时并无成亲打算。”岳凌愣住。没想到他人生头一遭说媒竟然出师不利,更没想到如顾射这样的人也会被拒绝。老陶焦急道:“少爷,岳先生还未说是为谁说媒,你不妨听了再做决定。”陶墨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反对。岳凌道:“托我说媒的那人面如冠玉,家世清白,才华横溢,当世无匹。”陶墨心怦怦地乱跳起来。会是……会是他吗?可是,若不是他,当今天下又有谁当得起才华横溢,当世无匹这八个字?但,但怎么会是他?他怎么可能向自己提亲?岳凌看陶墨神色闪烁不定,就知他心中所想,忙道:“而且他与陶大人交情深厚,知己知彼。”陶墨咕噜吞了口口水。他真的想不出第二个人了。连一点点可能的都没有。难道真的是,真的是……“那人就是我的同窗挚友,顾射顾弦之。”岳凌说完,就见陶墨脸色姹紫千红,忽蓝忽绿,五颜六色,难以形容。“少爷。”老陶看陶墨愣在当场,怔怔无语,忍不住用手肘轻轻地撞了撞他。陶墨突然转头,对老陶道:“你,你听到他刚刚说什么了吗?”老陶道:“听到了,他说……”“你掐我,掐我一下。”陶墨激动得几乎语无伦次。老陶在他手背轻掐了一下。陶墨呆呆道:“不疼。我果然在做梦。”岳凌走过去,对着他的胳膊重重地捏了一下。“啊。”陶墨痛得缩肩。岳凌笑道:“绝非做梦。”陶墨道:“不是做梦,那,那是不是你骗我?”岳凌摇头道:“我纵然无聊,还不知道无聊到这等地步。”陶墨捂着胳膊道:“若不是做梦,若不是你骗我,那,那是不是弦之在骗我?”岳凌道:“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也不至于我无聊到这地步。”陶墨心灵受到巨大冲击,脑海中一片混乱,依旧想不出顾射为何会来说媒。岳凌见他一时三刻好不了,便对老陶道:“终身大事自然要谨慎考虑。陶大人不然多想几日,再作答复。”他说着,便转身开门。门刚打开,他的手臂就被牢牢抓住了。岳凌转头,陶墨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陶大人?”“我我同意。”陶墨紧张地有些结巴,“不管什么条件,我都同意。”岳凌道:“顾兄没有提出任何条件。”虽然他对顾射让他说媒这件事还有诸多不满,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为顾射辩驳道,“我相信顾兄是真心的。”不知是否错觉,他觉得陶墨的脸好像金子一样在闪闪发光。陶墨抓着他胳膊的手紧了紧,羞涩地问道:“那,那我们何时成亲?”岳凌:“……”头一次说媒便如此成功,他是该高兴,还是该尴尬呢?回到顾府,岳凌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最后得意道:“如何?是否庆幸有我出马?”顾射道:“任谁去说,都不会不成。”他很清楚陶墨对自己的感情。虽知他说的是事实,但岳凌还是对十分不爽。他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让顾小甲去说?”顾射道:“说媒是大事。”岳凌自得地笑笑。他果然是看中自己的身份地位。顾射慢条斯理地接下去道:“因此,要找一个外人才显诚意。”岳凌深吸了口气,“你真打算与他成亲?”顾射道:“若不成亲,何须说媒?”“你觉得顾相会答应?”“我找的是陪我终身之人,并非陪他终身之人。”岳凌摇头道:“我觉得你去海外的船说不定用得上。”顾射道:“若有一日我乘船出海,必然是因为海外风光,绝不会是因为逃避。”岳凌道:“你准备与顾相硬碰硬?”顾射道:“我自有分寸。”“那你准备何时办喜宴?”岳凌道,“我在此处逗留的时间不长,若是能喝一杯喜酒再走,也不枉我来此一遭。”顾射道:“那取决于你操办的速度。”“我操办?”岳凌指着自己。顾射道:“顾小甲不懂这些。”岳凌皮笑肉不笑道:“何以见得我就会?”顾射道:“你比他聪明。”岳凌被堵得动弹不得,好半晌,才伸出手。“什么?”“生辰八字。想要成亲,先拿生辰八字来合一合。”岳凌没好气道,“顺便再找个算命先生寻个良辰吉日。”顾射道:“我来算。你只管准备聘礼便是。”“……”他是凌阳王府总管,不是顾府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