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七章 自相残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正文第两百八十七章自相残杀

“哦,是吗?”乐音得意一笑,匕首更凑近慕容秋筠的脖子,顿时一条血丝就出现在几人的视线。

而他们不远处,武当派的人早都围了过来,不过此刻他们也算他们这边应该在解决什么恩怨,便都只是在远远围着,没有过来。

“不要。”

“好,好。”

慕容秋枫和宇文辉的声音先后响起。

宇文辉忙举起剑对着慕容秋枫,“由我动手,只要我杀了他,你便放过她。”

“你敢。”云飞扬和上官烨的兵器也直接架到宇文辉的肩膀上,似乎只要他动一下,马上就割下他的头颅。

“哈哈,好,好,只要杀了慕容秋枫,不管谁杀都一样。”乐音似乎看到他们自相残杀,很是高兴,笑得格外畅快,声音也格外难听。

慕容秋枫看着三人对峙的局面,再看看慕容秋枫张着最虚弱的对他说什么,深吸了口气,看着乐音,“乐音,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恨我,就因为我和烨在一起?”

乐音没想到这个时候慕容秋枫还能如此镇静的问他,微微一愣,随后声音阴森起来,“难道还不够吗,如果不是你出现,王爷就是我的,只有我能陪伴在王爷身边,可是你一出现,王爷就要杀我△,..,都是你,一切都因为你,难道我不该恨你,我所受的苦,受的罪,都是因为你。”说道最后,他几乎是癫狂的咆哮出来的。

慕容秋枫无力的闭上眼睛,嘴唇紧抿。

上官烨和云飞扬脸上都带着明显的不安。

“枫,别做傻事,这个家伙已经疯了,别听他的。”上官烨尽量柔声说着,希望能像往常一般,安抚他。

云飞扬也是一脸急切,“小枫,别冲动。”

“好了,别磨蹭了,快开始吧,半柱香之内,若慕容秋枫不死,那就是她死。”乐音再次沉下声音,冷冷的说着。

慕容秋枫没有去看他们三个人,而是睁开眼睛盯着宇文辉对着他的剑。

上官烨一阵惊慌,连忙想走过去,“枫,别傻了,就算你死了,他也不一定会放人。”

慕容秋枫抬头看着他,一双眼眸中已经带着迷雾,看着他眼中的担忧和害怕,心中有些发痛,也有些歉疚和苦涩,抬手,把剑驾到自己脖子上,无力叹息一般开口,“烨,别过来。”

“枫。”

“小枫,不要。”

“哥……哥……”

“是不是只要我死就可以。”慕容秋枫冷静的转头看向看好戏的乐音,尽量不去看妹妹的眼睛。

乐音快意的挑眉,眼中都带着兴奋,“说起来,如果这么容易让你死也太对不起我自己了,这样吧,你先挑断自己的双脚脚筋,然后在自己身上划上一百道伤口,如果还不死,我就放了她,也不要你死,怎么样?我很仁慈的吧。”

除慕容秋枫外,其余四人眼睛都是一阵紧缩,看着乐音的眼神都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但在看到慕容秋枫没有表情的脸,恐惧加倍而来。

上官烨死死的握着拳头,手臂都在轻轻颤抖着,云飞扬也紧张的咬着牙,都能尝到口中的血腥。

“好。”

随着慕容秋枫张口,两人都觉得眼前一黑。

慕容秋枫也不拖延,剑举起,干脆利落的便朝自己的脚划去。

“不要。”四人同时爆出尖锐的喊叫声。

上官烨更是如离弦的剑般冲了过去,手急切的拖住那劈下的剑,顿时雪花飞剑,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但是也成功阻止了慕容秋枫的动作。

慕容秋枫也呆住了,双目空洞的看着那被握住的剑,准确是说是看着那握着剑的手,看着红色的血液顺着剑身一直流到剑柄,然后也染红了他的手,流进他的手臂,他甚至能感觉到那血液还带着对方灼热的温度。

心猛的一揪,下意识的放开剑,“你疯了,手不要了是不是。”

上官烨握着剑,垂下手,冷漠的看着慕容秋枫,“你自己命都不要了,我要这手还有什么用,别忘了,成婚时你的誓言,你忘了,我可没忘,也会一直遵守下去。”

慕容秋枫张了张口,不觉的后退一步,整个人摇摇欲坠,白头偕老,永不相离。

他没忘,可是他没得选择。

“不,我,我没忘,可是……”

“你忘了。”上官烨步步紧逼,眼神越发的冰冷,“慕容秋枫,你倒是会做兄长,兄妹情深,确实让人感动,可是你有想过我吗,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上面,你是想我和你到阴曹地府做鬼夫妻,还是抱着你的尸体过一辈子。”

这一声声的质问,每一句都让慕容秋枫脸色惨白一分,心痛得难以呼吸,他确实,忽略了上官烨的感受了。

其他人都被他的话给震住了,连同乐音也愣住,看着上官烨那痛苦决绝的样子,他心中也很痛,为什么这样的感情不是对他的。

云飞扬心中酸涩不已,但是也在此刻,终于真正的放弃,也认可了上官烨,他们两人的感情,没有人能再介入。

眼眸一转,收敛杀气,指尖出现一枚小刀,瞳孔一紧,小刀飞出。

正看着上官烨失神的乐音一时不察,被刀直接射中手腕,精准的隔断他的手筋。

顿时惨哼一声,手上一斗,匕首也拿不住掉落。

慕容秋筠反应过来,急忙推开他,接着力道向后倒去。

就近的宇文辉感觉过去把她接住,然后后退。

云飞扬周身再泛起杀意,剑气破空而出,真如要把乐音分尸了。

乐音赶紧运用轻功飞快后退,却被云飞扬逼到悬崖边。

眼看着无路可退,逃不过云飞扬必死一击,却突然一颗霹雳的扔到他面前炸响,浓烟滚滚,他只听到一声尖锐的喊叫,“快跑。”

那声音很熟悉,他知道是谁,但是现在也容不得他再想什么,连忙身子往后边山崖一翻,踩着石头运用十成内力,加速轻功,踩着山崖璧上凹凸的石头向另一边飞快窜走,然后快速的寻着某个地方飞落入山崖。

他在武当山潜伏了好些天,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知道哪里能逃。

云飞扬退开时,再看已经找不到他的人,顿时脸色难看,锐利的眼眸直射向不远处的宋骊歌。

宋骊歌被他看得脸色惨白,眼中升起恐惧,她那些举动都是下意识的,她也来不及多想,只是在听到他是乐音后,只知道他不能死,除此之外,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