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一章 出事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上官烨是讨厌云飞扬,但是他对事情上也是很理智的,是非分得很清,一般上來说,他不在乎什么正邪,在乎的只是会发生的事情,还有那些事情会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而已,

也就是说他更在乎的是结果,所以一个月前,云飞扬突然來找他合作的时候,他并沒有抗拒,他也不担心云飞扬会玩什么花样,他自己有眼睛也有感觉,也不会因为曾经发生的事情对一个人全盘否定,

私事公事也能理智分开,简单來说,他就是一个能掌控情绪的人,而不是被情绪掌控的人,

简单的听了上官烨对他说的关于和师兄合作的前后事宜,慕容秋枫眉头已经揪在一起,眼中略带不满,原來这两个人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合作到一起,虽然能看到两人不再刀剑相向,但是还是会郁闷,让他担心了那么久,

“我们回太子府吧,我有很多问題要问师兄,”

“不用了,今天晚上他会把慕容秋筠带出來,等会我带你去那里,”

“你是说……”

上官烨笑着轻抚他的发丝,“慕容秋筠等不下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等不下去,明天晚上是最好的时机,错过的估计都沒救,”

“什么,”慕容秋枫一听,脸唰的一下全白了,“不是说是一月的期限么,现在不是还沒到,”

上官烨连忙安抚,“你先别激动,原本是这样的沒错,不过一月的限期是最保守的估计,越是往后退,越危险,慕容秋筠会越虚弱,而她的孩子会越强硬的被蛊毒控制吸收慕容秋筠身体中的蛊毒,到时候怕那孩子会自己出來,”

慕容秋枫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脸色血色尽褪,张着口说不出话來,这些都是他不知道的,“师兄,师兄为什么……”

上官烨已经能很好的把握他的情绪和心理,轻叹了口气,在他唇角亲了亲,“他不告诉你只是不想让你太担心,放心吧,你该相信那个家伙的能力,既然他答应你,应该就会做到,”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不否认心里是很不情愿,也在咬牙切齿的把云飞扬切割了,不过他也明白,云飞扬和枫是不可能的,他有自信和枫现在的感情沒有人能介入,

但是同时,经历着这些事情以來,他也看明白,枫对于云飞扬的感情,云飞扬之余枫的重要性,尽管心中会不舒服,但是他也不会去干扰,只要云飞扬不來捣乱,他也不会去计较,

看着枫夹在他们之间暗自难过,他们也不好过,总要有人退一步的,一直不让向前,到时候只会全受伤,这点相信云飞扬也和他想的一样,所以两人现在才有这种暂时和平的局面,

等天色再晚一些的时候,上官烨便真如所说一般,带着慕容秋枫离开客栈,

慕容秋枫身上还稍有不适,也习惯上官烨的搂抱,便沒有拒绝,被他揽在怀中一路向目的地飞奔而去,

他们所到的地方,着实也让慕容秋枫再惊讶了一把,因为这个地方,竟然是宇国的皇宫,而且还是皇宫的禁地,历來最不受人欢迎的冷宫,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了然了,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样出其不意的手法,倒是师兄的风格,

虽是入春,但是三月的春天夜晚还是有些冷,加上冷宫这种阴森森的地方,感觉都冷到心里,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慕容秋枫忐忑不安的等着师兄带着妹妹到來,他们所在的房间里边,所有器具什么都准备好,就等着人到齐,

想着今晚妹妹就要生,很快就会有侄子,心中很是复杂,即是期待又是担忧不安,

上官烨懒洋洋的坐在台阶上,口中咬着一颗干巴巴的草,眯着眼看看院子中來回走动的慕容秋枫,那摸样带着些痞气,但是偏偏他本身的威势却让这痞气看起來变成了霸气和些许的野性,还真有些性感迷人,

可惜现在唯一的一个观众也无心去欣赏他,

两人等了一个多时辰,吹了大半天的冷风,眼看着月亮已经高高悬挂在正中间了,慕容秋枫越发不安起來,

“你说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到现在还沒來,师兄有沒有说是具体什么时辰,”

看慕容秋枫这小脸苍白得,在夜间都有些刺眼了,上官烨心疼的拉着他到怀里,用手给他揉搓了几下暖和,眉头也皱起來,抬头看着月亮,心中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云飞扬虽然沒有说具体时间,但是定然会是在午夜前,因为午夜之后的气温会对慕容秋筠的身体产生影响,

不过他也沒有直接说出猜想,只是细声安抚怀中的人,“也许只是耽误了一点,再等等吧,若再等不到人,我们就去看看,怎么样,”

慕容秋枫也沒有了主意,只能无力的点点头,

上官烨拉着衣服,把他再裹紧一些,隔着衣服都还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冰凉了,好在他身上穿着蚕王玉衣,不然估计又要伤寒了,

两人又等了半个时辰,还是沒有等到人來,终于是忍不下去,动身前往太子府去,

到了太子府后,看着太子府中的情形,慕容秋枫真的心慌了,因为今夜的太子府很闹腾,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难道是师兄要带走妹妹被发现了,

两人小心翼翼的绕过卫兵,进入秋苑,

此时秋苑灯火通明,但是却沒有多少人,很是安静,和平时倒沒有什么异样,但也就是因为这灯火通明才不正常,先如今可是过了午夜,妹妹向來很早休息,

慕容秋枫脸色更加难看,那被上官烨握着的手紧了紧,不长的指甲几乎嵌入对方的皮肉中而不自知,

上官烨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是不断低声安抚着,

慕容秋筠的屋子里边只有一个两个丫鬟正在收拾东西,满屋子都是狼藉一片,

让慕容秋枫触目惊心的是湿哒哒的地上还有一些沒有被擦拭掉的血迹,鲜红夺目,直接刺入他的心,

慕容秋枫身子一晃,脸色惨白得可怕,差点就要昏倒,定了定神,手握得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