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逼迫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那天的谈话。意料中进行得并不顺利。最后是以宇文辉一句考虑结束。

对于宇文辉的作为。慕容秋枫早就不报任何希望。就算他真的良心发现。答应他救慕容秋筠。他也不会再相信。之所以进行那么一场多余的谈话。只不过是想暂时让他放松戒心和猜测。当然。也有要发泄的原因在内。

长久以來的经历。让他明白。很多事情已经不是怀柔政策可以用的。针对宇文辉。他们从來打算的都是硬手段。就如同抢蛊王一般。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沒有过多的时机给他去思考。他只能抓住最便捷的捷径。

“那哥哥。后來呢。怎么样了。爹爹他们……”慕容秋筠醒來后。便一直缠着慕容秋枫问从她离开后发生的事情。现在只有哥哥。能让他相信。

慕容秋枫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安抚的笑道。“放心。父亲和娘他们在很安全的地方。虽然现在只是平民。但是也是无官一身轻。等宝宝生下來。哥哥便带你们回去好不好。”

“嗯。好。只是哥哥。我怕。爹娘会不会赶我走。毕竟我……”慕容秋筠低垂着头。声音中满是落寞歉疚与苦涩。

慕容秋枫轻叹了口气。“傻丫头。不用担心。爹娘都很想你。他们还曾让我带过一句话给你。他们说。原谅你了。希望你能回去看看他们。”

“真的么。”慕容秋筠惊讶的抬头。眼中再次含着泪水。她做了那样的事情。爹娘竟然原谅她了。

“是真的。不然等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好。我一定回去。就算爹娘不原谅我也沒关系。以后我会陪伴在他们身边。用一辈子的时间祈求他们的原谅。”慕容秋筠低下头。手轻轻的抚摸着圆圆的肚子。嘴角勾着一抹温和的笑意。很美。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慕容秋枫抿紧了唇。眼中带着浓郁的伤感。拳头紧握。无论如何。他一定会保护她们。安全的回去。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而此刻在宇文辉的书房中。却不时的传來吵闹的声音。

宋骊歌阴暗这脸。一双眼眸带着深深的愤怒。“宇文辉。你以为你是谁。不过也只是尊上的一条狗。你还真以为你是太子就能怎么样。告诉你。若你真敢私自救慕容秋筠。那么到时候不止你会死。宇国一定也会赔上。都到现在这个时刻。你还想说你对慕容秋筠不舍或者忏悔不成。笑死人了。男人果然都是一个样。虚伪得让人恶心。”

听着宋骊歌歇斯底里的咒骂。站在窗边的宇文辉一直都沉默着。

事实上他根本沒有打算救慕容秋筠。事情到这个地步。他不想半途而废。至于宋骊歌是怎么那么快知道的。他也不惊讶。现在整个太子府中。都是那边的眼线。这也是他很不喜欢回來的原因。

不过宋骊歌的话却是触碰到他的逆鳞。让他不由的想到昨晚慕容秋枫说的话。利用一个无辜的女人还有自己的孩子换來的权势。这在皇家很正常。但是也是说明了自己的无能。无能到只靠牺牲女人。这原本是为他所排斥的。

慕容秋枫说得对。不管是怎么样的原因。再说什么。无非都是借口而已了。

谩骂中的宋骊歌看不到宇文辉的表情是如何的阴暗。那眼眸中是带着如何的杀意。

等宋骊歌差不多快骂累了。他才沉声对着外面说道。“來人。送太子妃回屋休息。”

进來的人守在外面。真正属于他的亲卫。听明白主子语气中的另一个意思。便直接上前。强硬的一人一边架住宋骊歌。把她硬拖走。

“愚蠢的女人。”宇文辉转过头來。已经听不见尖锐的谩骂声。但是他的神情越发的难看。眼中的杀意也更加的明显。

原本是想等事情完成后再解决这个女人。但是现在看來……

宋骊歌原本并不是那么冲动的人。只是长时间的被仇恨折磨着。让她所有的理智在见到慕容秋枫的时候。几乎已经接近奔溃。她只想报复。但是外力却不断的给她施压。让她无法按心意來。让她变得更加焦躁和疯狂。

宇文辉也不知道。他一时的心念。也成了压倒宋骊歌最后的稻草。让宋骊歌差点疯狂。

他本可以杀了宋骊歌。但是却还是忌惮那边的势力。所以只是把她拘禁起來。还命人下毒折磨。算是给她的一点惩罚。原本只想让她稍微安分点。

他却不明白宋骊歌对慕容秋枫的仇恨。造成了她彻底的疯狂。

当一个还拥有智慧的疯子。是恐怖的。而宋骊歌就是这样的。她并沒有完全失去理智。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想做什么。但是也因此而变得更加疯狂。因为那些她想做的。几乎是被扩大的几百倍。让她一心只想去实现。而抛开所有的顾虑和恐惧。好似压进生命一般。

而这些。慕容秋枫他们都还不知道。

这几天里。他沒有再去见宇文辉。一直陪着慕容秋筠。宇文辉似乎也怕见他们了。一直都避而不见。或者沒有在太子府中。不过他们的事情点滴都还是被如数的送到宫中。

云飞扬这些天也都沒有停歇。一直在准备换血解蛊的药物。

宇文辉并不知道。那些天罗的暗线早就已经名存实亡。如今他们只听从云飞扬的。宇文辉放心的让他们呆在一起。以为一旦他们想做什么。就算他不动手。那些人也会出來制止。却不想一切都已经换了轨迹。

不过云飞扬得到这些权限却也并不是沒有代价的。这完全都是他和那个男人的交易。而那个男人。只是答应不再管这些。一切都交给他。让他安排。不管是要这些人生或者死。反正对男人來说。他的目的差不多也达成了。

事情紧锣密鼓的进行着。慕容秋枫本不想让慕容秋筠知道。但是还是让她给察觉了。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委婉的把事情告诉她。

只是慕容秋筠的反应却是出乎她的意料。

她只说。“哥哥。我终于明白了。”可是明白什么。她却沒有说明。慕容秋枫只记得那时候她的笑容。是那么柔和又深深藏着绝望和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