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二章 太子妃,宋骊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正文第两百七十二章太子妃,宋骊歌

不错,这个人就是宋骊歌,现在的宋骊歌,除了过得锦衣玉食,比之前更加妖艳美丽外,并无太多改变。

此时的宋骊歌原本应该是在雪域,可是一个月前,她却接到消息,让她赶来宇国,等候慕容秋筠诞下蛊婴。

一直苦等在雪域中的她,原本想等的是慕容秋枫和上官烨,她一直想等着能狠狠向他们报复的机会,可就在机会即将来临,接到慕容秋枫已经进入雪域的消息时,她却被调开到宇国来。

心中的怨恨和郁闷愤怒让她迅速的把这些情绪都转移到了慕容秋筠身上,所以这段时间,慕容秋筠过得很不好。

原本她虽然不能成为太子妃,但是因为宇文辉庇护加上身怀有孕,其实生活也过得不错,委屈是有,但是也是可以忍受的。

但是在月前宇文辉突然带了一个女人进府,还说她就是失踪已久的太子妃后,慕容秋筠的日子就难过了。

太子妃似乎对其他人都很好,偏偏对慕容秋筠很不好,经常刁难他。

太子府中的**都比较喜欢慕容秋筠,因为慕容秋筠自被太子带回府后,不管对谁都很和气,性格也开朗,见她被欺负,很多下人都看不过去。

可是看不过去又能怎么样,太子殿下■,..一天到晚几乎都不在府邸,夜晚回来的时候经常也难见到人,以前还会偶尔去看看秋筠夫人,现在却只去太子妃哪里。

很多人都知道秋筠夫人可能失宠了,都为她心酸,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是正常的,这就是皇家的女人,想要成为皇家的女人,就必须要有这个心理准备,不过好在,秋筠夫人肚子里已经有孩子,将来若生下的是男孩,那么太子成为皇上之后,这可是嫡长子了,母凭子贵。

宋骊歌这一个月来,心中每天每夜都在不甘,若不是忌惮上面的人,她真的很想跑回雪域,或者到战场上,亲眼看着那两个人是怎么备受折磨,不得好死的。

却不想,今日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她心心念念,恨不得挫骨扬灰的人。

所以不怪她会因为一时的激动和震惊而露出马脚。

“二位请坐,不知如何称呼?”很快,她又恢复了端庄温婉的样子,含笑向着两人点头,轻轻挥手,示意他们入座。

慕容秋枫尽管心中惊疑不定,但是也很快调整好表情,礼貌点头,“太子妃万安,在下慕容秋枫,这位是云飞扬。”

云飞扬只是淡淡的点头,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那眼眸中,快速的闪烁过幽暗的光芒。

几人入座,客气的喝了口茶,才开始了话题。

宋骊歌放下茶盏,含笑看向慕容秋枫,问道,“不知慕容公子今日前来是所谓何事,太子暂不在府中,若有急事,可告知本宫,本宫会代为传话。”

云飞扬正垂头把玩茶盏,若是以前的话,这种客套场面定然是由他出马,但是如今的他,总显得很沉默,就算和慕容秋枫一起,也显少说话,两人有时候除了谈论到现在的事情外,几乎再没有别的话题,如同陌生人一般。

慕容求粉也放下茶盏,直言,“在下偶到宇国,其实只是来探望舍妹而已。”

“舍妹?”宋骊歌倒是表现出一幅惊讶的样子,看着慕容秋枫,“令妹也在府中么,哎呀,本宫竟然不知,不知令妹为何名?”

慕容秋枫眼中闪烁过一丝微怒,他知道,这个女人明显是故意的,他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宋骊歌,但是这个女人明显认识他,而且似乎还对他很有敌意,他不相信世界上有那么多巧合,但是他也没有说破,“舍妹慕容秋筠。”

“慕容秋筠?”宋骊歌疑惑的偏头,随后侧头看向旁边站着的侍女问道,“太子府中可有叫慕容秋筠的女子?这偌大的府中只有本宫一人打理,却也有些顾不来了。”

侍女颔首回答,“是秋筠夫人,秋筠夫人的姓氏便是慕容。”

“哦,是秋筠夫人啊。”宋骊歌装作一副焕然大悟的神情,念出的时候却可以在夫人两字加重音调,抱歉的向脸色有些不太好的慕容秋枫笑了笑,“原来是秋筠夫人的兄长,抱歉,怠慢了,只是进入王府的姬妾,姓氏还不能写入家谱中,一时不知情,闹笑话了。”

这话十足十的嘲讽和挖苦。

慕容秋枫脸顿时就黑下来了,眼中的怒意更加明显。

宋骊歌看得心情格外舒畅,带着一种报复的快意,只是眼眸无意一转,却是突然对上了一直默不作声的云飞扬眼神,顿时心下一凉,眼眸也闪烁了几下,那眼眸瞬间给他的感觉就好像一根针突然刺入眼睛一般。

那种不怒自威的无形恐惧感好似变成那根针扎入她的内心,驱散所有得愉悦,但是等她再看清楚,却觉得这个男人眼神除了有些冰冷外,并没有什么。

云飞扬他并不认识,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她对上面的计划也不知情,只是跟着安排走,所以他开始只当云飞扬是陪同慕容秋枫所来的友人而已。

她皱了皱眉,难道刚刚是她感觉错了。

慕容秋枫放在腿上的手握了放,放了又握,努力的调整情绪,狠狠的咬着牙,他并没有发现两人刚刚的异常,深吸了口气,他再次开口,语气已经不复刚刚的温和有礼,而是带着些冰冷和锐利,“太子妃,可否让在下探望下舍妹。”

宋骊歌被慕容秋枫的话拉回神色,也暂时忘记刚刚奇怪的感觉,转头看着慕容秋枫,看着他冰冷的眼眸,周身那无形的威严散发开来,冷凝中带着锐利。

他微微皱了皱眉,感觉到现在的慕容秋枫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只是她也没多了解慕容秋枫,便没放在心上,只是冷冷一笑,露出原本的面目,“很抱歉,慕容公子,秋筠夫人正在待产中,暂不能见客,还请慕容公子见谅。”

慕容秋枫脸色又是一沉。

不过这次不等他说什么,旁边的云飞扬已经站了起来,顺势拉起了慕容秋枫,淡淡对宋骊歌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以后找时间再叙今日多有打扰了。”

慕容秋枫抿着唇不做声,他不甘,急切,但是也知道云飞扬这样做定然有他的意义,便也没有开口反驳,只是沉着脸看着宋骊歌,黑眸中闪着幽暗的光芒。

宋骊歌笑着点头,“无碍。”他疑惑云飞扬的身份,两人的互动他看在眼里,慕容秋枫好像很听这个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