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 相信我吗?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云天张了张嘴。脸色变得很难看。但是他心里还是不相信。楼主真的会伤害小枫。这期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只能抿着唇沉默。

而雪妖尊者则若有所思。随后叹了口气。“不错。现在还是先找到人为重。幽丫头。你不是在小枫身上放了引路香吗。”

“对啊。还有引路乡。”幽香眼睛一亮。随后赶紧伸手在身上寻找。

“找打了。”幽香惊喜的叫出來。急忙拉掉瓷瓶的盖子。里边顿时嗡嗡响起。随后一只红色的蜜蜂飞了出來。在黑夜中若沒有极好的视力。很难看清楚。

蜜蜂一出來。转了一圈。便自动朝某处飞去。只是速度有些慢。

几人只能跟着蜜蜂飞奔。

楼家此刻依然混乱得很。慕容秋风被云飞扬带着。直接进入了楼家。转了一圈。又回到原地。但是这一圈却是沒有白转。因为他身上的东西全部被云飞扬搜出來扔到了黑风城四处。连着身上的引路香也被扔到城外。

云飞扬做事一向谨慎得滴水不漏。虽然有些遗憾引路香被发现。但是却也是在意料之中。他此刻。很不安。或许上次的事情。多少给他心里造成了一些阴影。

直到被云飞扬带进一个暗黑的房间里。他脸色终于完全变白了。眼中闪过一丝无措和排斥。身体也僵硬如冰。手脚发冷。

云飞扬也感觉到他的变化。说不难过那是不可能的。但是那都是他的杰作。尽管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可事实如此。又能如何。他沒想到。他云飞扬也会有那么无力无奈的一天。

轻叹了口气。把他放到一处椅子上坐下。随后走到中间的烛台。点起了微弱的烛光。

轻柔昏暗的烛光只能照到以桌子为中心周围一米内。

慕容秋风目光紧张的盯着云飞扬的背影。眼中满是警惕。在看到他转身过來的时候。却又下意识赶紧的转开眼睛。

云飞扬看着他的避开。心中更为难过。自嘲的苦笑。解下脸上的面巾。在桌子边坐下。沒有打算再过去。若是这样的距离能让小枫稍微安心一下。那便这样吧。

房间中久久的沉默。慕容秋风心中越感觉压抑。这样的沉默更是一种忐忑不安的折磨。特别一直感觉到。那视线一直粘在他身上不曾移开。口中苦涩不已。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已经变成这样了。

暗自忧伤之余。突然听到椅子推动的声音。他脸色顿时又是一变。下意识的朝云飞扬看去。眼中满是警惕。嘴唇抿得死紧。沒心也紧紧蹙起。

云飞扬对他的神情熟视无睹。慢慢的走到他前面。距离不到一尺的地方停下。突然在他惊恐的眼神中弯下腰。把身子微微轻颤的少年搂入怀中。下颚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心痛的闭上眼睛。掩去眼中的悲伤和黯然。

手轻轻在他后背安抚的轻拍着。“别担心。我不会再对你那样做了。以后再也不会了。对不起。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害怕我。小枫。”

慕容秋风身子僵了一下。气息虽然有些不稳。但是也慢慢的开始平缓下來。直到心完全安宁下來。他也慢慢闭上眼眸。脸上带着几分伤感。

曾经那深厚的感情还在。并沒有因为那伤害而消失。他不是什么圣人。但是云飞扬之于他不一样。或者和他的感情与对上官烨的感情是不同的。但是若真要衡量的话。他们两个人对他的重要性都是平等的。沒有孰轻孰重。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的穴道已经被解开。而同时。身上一轻。云飞扬也离开他。等他再看到的时候。他已经在被黑暗淹沒的窗边。只能隐约看到一点黑色的轮廓。

在他印象中。云飞扬一向是白色为主。极为喜爱白色。黑色向來是他所排斥的。如今这一身黑色的夜行衣。还真是很突兀和维和。

他张了张口。最后还是苦涩的喊出一个熟悉却又已经带着些疏离的称呼。“师兄……”他似乎能清楚的看到。云飞扬那身子轻轻颤了颤。喉咙有些发干。他们之间竟然已经到了这么糟糕的地步了么。

“小枫。若我说。我这次來。是來帮你的。你会信么。”云飞扬沉默了好一会。终于缓慢的开口。声音压得很低。低到有些发哑。隐约间透着一丝脆弱。却是微弱得让别人难以察觉。

慕容秋枫微微一愣。张了张口。他想说相信。但是反应明显比心更诚实一点。迟疑的沒开口。眼中闪烁着几分茫然。“为什么。”

云飞扬轻轻低头。手扶住额头。显得很痛苦。尽管只是瞬息的迟疑。却已经是最诚实的回答。他真的。已经失去被他信任依赖的资格了么。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若我说是为了赎罪。你信么。”尽管知道他已经失去被信任的资格。但是他还是固执的想要再得到他的信任。哪怕只是暂时的敷衍和欺骗都可以。

慕容秋枫听着他带着自嘲的话。心中也很是难受。他抿了抿唇。深吸了口气。“我信。”

云飞扬身子一僵。接着喉咙间冒出一声压抑的轻笑。只是那笑却仿若哭泣一般。藏着深深的痛楚。

慕容秋枫站了起來。他很想走过去。把他拉过來。看着他陷在黑暗中。只留下孤独寂寞的背影。好似被全世界抛弃一般。这种感觉让他心中涌出一些心疼。但是脚步却总也迈不开。那天的阴影。不是一个原谅就能消去的。这事情。多少已经成了横在两人中间的一根刺。

“师兄。既然如此。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房中的沉默。让他觉得很压抑。忍不住先开口。而他此刻心中最为关心的。也是这个问題。

“既然打算帮你了。我便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不过在此之前。你都要听从我的安排。”云飞扬慢慢的回答。这次的声音比之前的显得平静很多。似乎又回到的一楼之主时的威严和运筹帷幄。

慕容秋枫下意思的便皱起了眉。人心是很奇妙的。隔阂一旦产生。便很难消去。尽管他真的很想去相信。也真心的打算相信他。但是在这一刻。下意识的还是忍不住生起警惕來。

。。。。。。。。。。。。。。。。。。

其实飞扬也很无辜无奈。谁叫他遇上一个克星咧。他背后那个男人才是真正可恶。不过那个男人会着重出现在飞扬的故事里边。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