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 成功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正文第两百六十五章成功

看着走出来的人,楼听雨双目赤红,拳头上青筋暴跳,“是你,你们不是离开么,你们到底有何目的?”云天的出现,楼听雨并没有多大的意外,虽然也没有料到过,但是也一直怀疑他们来黑风城动机不纯。

不过这动机到底是什么,他便不知道了。

“楼大家主,明人不说暗话,我等无意伤害楼家,与楼家为敌,到此,只是想找回一件不属于楼家的东西而已,等拿回那东西,自会释放各位。”云天嘴角含笑,悠然自如,一派商人正开始讲条件算计的样子。

楼听雨眯起眼睛,毕竟也是一家之主,一族之长,也是见过大风大Lang的人,就算此刻再怎么暴怒怎么仇恨,也不得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他沉声开口,声音因为极力的压抑而显得有些沙哑,“那不知公子,为何而来?”

“呵,为何而来,楼家主应该比在下更清楚吧。”云天淡然一笑,松手,让昏迷的楼霖倒落在地,拍了拍手,继续说道,“在下也不为难楼家主与几位公子,只是希望楼家主暂时在此陪在下聊聊天便可,一炷香之后,在下自会离开。”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我夫人呢?”楼听雨狠狠的咬着牙,那眼神好似要把云天直接撕碎一般。

“若令…⊙,..夫人肯合作的话,应该会很好,若是……在下也只是听命行事,结果怎么样也无法担保。”

“你……”楼听雨气得双目通红,听到楼夫人可能会出事,脸色更是难看,一个冲动便转身想要走,但是才跨出一步,后面一声惨叫便响起。

云天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软剑,剑尖正对着地上楼霖的手臂,而此刻原本昏迷的楼霖已经被痛醒,一直手臂鲜血淋漓。

“你敢!”楼听雨看着儿子受伤,握紧拳头几乎忍不住就要冲上去。

云天抖了抖衣袖,“楼家主,可要慎重。”

楼听雨看着对面那三个儿子,心中天人交战,一边是爱妻,一边是儿子,这让他如何抉择,眼中的痛苦之色越发的浓烈。

楼岚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不忍,偷偷和云天打了个眼神。

云天挑了挑眉,他没有什么同情心,不过楼岚现在比较也是他们的合作人,再说狗急了也会跳墙,想一下便说道,“楼家主放心,我们的目的只在于物,不在人,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会伤害楼夫人,以及几位公子。”

“那东西本也非你们所有,现在不过物归原主而已,难道楼家主认为这东西比之你们一家的性命还重要么?”

楼听雨痛苦的闭上眼睛,趔趄的后退一步,好似突然间老了十几岁,低声喃喃,“你怎么会懂。”

云天叹了口气,知道楼听雨的意思,“楼家主一直忌惮的,可是那控制你们的蛊虫。”

楼听雨睁开眼睛,却又漠然不语,既然他们知道蛊王在这里,会想到他们可能被蛊虫控制也很正常。

云天继续说道,“其实,楼家主有没有想过,掌握蛊虫,来控制那些人呢,既然蛊王能操纵所有的蛊虫,为什么蛊王在你们手里,你们反而被控制而不自救?”

楼听雨一愣,似乎想到什么,又没有想到,呐呐的开口,“说得容易,先别说蛊王一直在沉睡,就算不沉睡,我们又如何能控制它,到时候说不定只会被蛊王所杀。”

云天扯着嘴角笑,正想再说什么,外面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一个护院,急切的想寻找楼听雨,身后还跟着一个老人。

只是他们一进来,便都顿住脚步,看着院子中的情况,瞎子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顿时都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楼听雨看着他们的脸色,心中越发的不安和急切,“外面怎么样了,是什么情况?”

进来的两个人似乎被哽住喉咙一般,目光游移不定,看看云天那边,又看看楼听雨,犹豫不决。

楼听雨已经没有了任何耐心耗着,又被云天逼得移不开步,如今只能迁怒到这两人身上的,暴怒喝出,“还不快说!”

“家主,地下拍卖会被闯入,出现暴乱,黑风城也乱起来,四处出现烧杀抢夺,拍卖会已经快被清空。”

“什么……”楼听雨瞪大眼睛,愣了好一会,随后怒红着双眸看向云天,“你们不是为了蛊王么,那么现在这是什么,乘火打劫?”口中郁火哽喉,一口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家主。”

“爹……”

在场的除了云天,都惊叫起来,楼听雨可是楼家的主心骨,若一旦倒下,在之前的话还说可以再选人上来主导,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他一倒下,楼家定然也面临着完全覆灭的危险。

楼听雨深吸了口气,稳住身子,眼睛死死的盯着云天。

云天耸耸肩,“这并非我们意愿,黑风城里边住的是什么人楼家主比在下还清楚,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本就无可厚非的。”

楼听雨脸色更加的难看。

外面响声震天,一片混乱,空气中开始散发着血腥味。

楼听雨突然像失去所有力气的老人,摇摇晃晃的,后退几步,惨然闭上眼睛,眼眸中透着无比的沧桑感,他知道,或许楼家今日之后,很可能就会覆灭,他没想楼家传了几百年,竟然就断在他手中。

心中的耻辱让他恨不得自刎谢罪,可是他又不甘心,也放不下妻儿,还有家中的人。

场面一时间沉默下来,安静得有些死寂,楼家两位公子眼中也透出几分悲哀。

楼家一直不可一世,但是他们没想竟然有一天会败落在几个人的手中,败得那么突兀,又那么无法反抗和挽回。

黑风城外,已经的混乱一片,所有的人都如同疯了一般。

慕容秋风站在屋顶上,看着下面的惨况,唇抿得死死的,袖子下的手紧紧的握着,身子在夜风吹拂下显得很是单薄,有些颤抖,面色也很是苍白,一双晶亮的眼眸中是深深的愧疚和无奈。

他和幽香的任务,便的让黑风城混乱,制造暴乱,利用黑风城里边的人牵制住那些被派出来的暗卫,给楼家里边的雪妖尊者他们制造更多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