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 盗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发疯的少年被怒火中烧的楼大家主直接捏断了喉咙,向破布一般甩了出去,

现场顿时一片宁静,楼大家主刚想开始训斥,但是楼岚却突然惨叫着朝那少年奔了过去,在看到那少年真的死了,顿时双目赤红,仇恨的看着楼大家主,

楼大家主也被自己这个儿子仇恨的目光看得一愣,接着便听到一声小心,同时看到几支暗器朝他射过來,

楼大家主一时间沒有反应过來,因为他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的亲身儿子竟然会为一个不堪的男宠而想杀他这个亲爹,

周围惊叫声此起彼伏,就在那暗器接近楼家主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影子利落的打掉暗器,

可楼岚显然已经进入疯狂,全身上下也不知道带了多少暗器,全一些向着楼大家主招呼过去,更多部分不要命的射向楼大公子,一副不取两人的命绝不干休的样子,

而一向精明冷静的楼夫人此刻已经被这场面惊吓得差点昏过去,又被气得快吐血,只能不断的暴喝,“快阻止他,”

小院一时间人声鼎沸起來,众人都想阻止楼二公子,但是又担心被伤或者伤到楼二公子,一时间鸡飞狗跳,

而这混乱,也限制干扰了那些武功强的暗影,

这里的骚动立刻引起了其他地方的注意,楼家不断回旋着楼夫人暴怒的尖叫,“來人,快來人,”

更多人被吸引了过去,

而此刻,潜伏在某处的几个身影偷偷出现,

“赫,沒想到楼岚那小子的演技竟然那么高明,真是可怕,难怪能在楼家呆了八年都沒有被发现,看來以后还是不要多和他打交道,省得被骗都不知道,”两个身影翻过围墙,跳到一颗茂密的树上,其中一个感慨不已,

“争取时间,办正事,”另一个声音响起,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拍了拍旁边男子的肩膀,示意他行动,

男子收起一脸的感慨,点点头,眼中透着兴奋之色,两人快速的分开行动,

小院中的闹剧并沒有持续多久,很快随着楼二公子被打昏而落幕,但是却让楼夫人更加惊怒交加起來,因为他查出,楼岚竟然是中了蛊毒,而这种蛊毒还是‘情牵’,和楼听雨身上的蛊毒一样,只是楼岚身上的蛊毒明显是新的,也善未成熟,只能控制人的理智,

楼夫人以为是那些人违约对楼家动手了,心中怒急,吩咐了一声便急切的赶往安放蛊王的地方,若那些人对他们动手,估计第一件事会先去移走蛊王,

如今这蛊王可是他保命的筹码,

只是她才走到半路,便被管家急忙的拦住,接到另一个更让他震惊的消息,运出的蛊虫失踪,而來运送的人全部死在大雪山上,

这个消息让她整个人都懵了,平静被打破得太突兀,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让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來,感觉像有一张巨大的网把他们给网住了,

她脸色难看的指派一些暗卫去雪山,再调离一些暗卫分布到黑风城,

这样一來黑风城城了铁桶,一夜间混乱起來,但是相对的,楼家所守的暗卫也去掉不少,

安排好这些事情,再把事情转交给楼听雨,楼夫人继续直奔蛊王所在之处,

急切的打开机关,进入密室,再进入石室,当看到完好的蛊王时,她才稍微松了口气,

过去,拿着布盖住小水晶棺,然后小心抱起离开,虽然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混乱的心神已经让她无法平静去思考,

一个雪白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落到门边,守在门口的几个暗卫顿时警惕起來,浑身的气息顿变,

但是沒等他们动兵器,几个人却都是面色大变,动作略有停顿,

而白影乘机快速的在几人几处穴道上点了几下,拍拍手,“那丫头的药还真不错,”

來的人正是雪妖尊者,

而此刻室内响起声音,楼夫人抱着蛊王已经从里边出來,雪妖尊者连忙飞跃而上,

楼夫人并无武功,自然察觉不出,也沒有注意到门口几个人的异处,抱紧怀里的蛊王便踏步出门,

只是走了几步,要下台阶之际终于发现不对,转头看着沒有跟过來的几个暗卫,却看到他们都是双目睁着,却动都不动,而且手还放在兵器上,这样子明显是被定住了,

她心下一沉,心中暗叫不好,惊叫一声,“來人,”随后急忙转身想要离开,但是刚转身,眼前白影一闪,她的穴道顿时也被点住,

可因为她的那声尖叫,也把外面守着的暗卫给招了进來,

“有刺客,保护夫人,”其中一个暗卫高叫一声,手放在嘴边鸣了一声响亮的哨声,通知其他人來此,

雪妖尊者轻蔑一笑,看着那些人就像在看蝼蚁,“七十多年前的帐,现在本尊可是要双倍取回了,”她一手提起楼夫人怀中的包裹,随手丢向空中,楼夫人差点昏过去,瞪大双眼满眼的焦急,

有暗卫已经飞身上去想抢,但是有个身影比他们更快,

千百幻利落的接过那包裹,扯开一角看到里面的东西,

虽听楼岚形容过,但是当看到的时候,还是很吃惊,只是此刻也不是吃惊的时候,验明东西,便利落闪人,

雪妖尊者则一手揪着楼夫人,一手对上那些暗卫,

因为楼夫人被频频拿去挡刀,那些暗卫也受了极大的限制,纷纷落败,

同时,在别处地方,残阳与几个暗卫也战成一团,

楼大家主闻讯想召回派出去的暗卫去救人,却是被早有准备的慕容秋风他们所阻止,

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來的楼岚面无表情的拿着一把刀架在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楼广脖子上,楼听雨完全失去思考能力,

但是也不得不被迫停下脚步和动作,和他对峙起來,

他痛心疾首的看着楼岚,还以为楼岚是被别人控制的,对着四周暴怒的吼叫,“到底是谁,是谁那么狠毒,有种找老子來,对这些无辜的孩子做什么,”

楼岚只是沉默,面无表情的样子看起來确实有些像被控制住的样子,不过眼神却是很清明,听着楼广的叫声,眼中也闪烁一丝愧疚和不忍,

虽然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但是也做了楼家儿子八年,他不是沒有感情的人,而且楼家夫妇对他也很好,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他只能求慕容秋风他们最后能放过这可怜的夫妻,

“楼大家主,”云天从暗处走了过來,手中也揪着一个人,是昏迷的三公子楼霖,不过此刻的楼霖比楼广要好得多,只是被迷昏过去而已,并未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