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 兄弟反目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等那些将领都出去了,上官烨才坐下來,揉了揉眉心,手指轻轻敲着桌子,近一个月來,他们这些人根本沒有怎么休息,一天睡觉的时间几乎都只是一两个时辰,大多时候都是彻夜无眠,

这一场战争,因为那些出其不意的蛊虫加入,而使得他变被动起來,但是他也不可能一直被动下去,他只是在等,等一个绝对优越的反击机会,而现在,尽管看起來背水一战,但是却也实实在在一个机会,一个从敌人手中取到主动权的机会,

“小心,”白峰老人站了起來,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算他不用说,他也知道他准备做什么了,

上官烨点点头,目光注视着沙盘,随后转头看向云娘,“云姨,您差不多也可以准备动身了,向家我给您留着,沒有了向问天的向家不足为惧,有剑圣尊者帮忙,您的安危也不用担忧,虽然现在的黎国已经不是以前的黎国,但是您也不想他这么消失在历史中吧,若您实在不想接任皇位,也可择取良才,”

云娘叹了口气,随后向他回以一笑,张口无声道,“放心,就算为了报复向家,我也会掌握好黎国,不过等事情结束后,我想把黎国交给枫儿,就算我再自私一回吧,我确实不想看到黎国消失,也不想看到黎国在其他人手中消失,有你和枫儿,我相信黎国会更好,”

上官烨一愣,随后皱起眉,说实话他不想慕容秋风接受黎国,他只想这一战结束后,带着他隐居起來,不想再让他卷进这些污浊的潮流中,

要经营一个国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可舍不得爱人操心,但是他现在也不好拒绝云娘,再说,这也要看慕容秋风的想法,他不会霸道的帮他决定一切,这些还是等以后由他自己决定吧,

当然,如果他真接受了黎国,他自然也不会撒手不管,只希望到时候他的那位皇兄不要暴跳如雷才好,

夜晚,零星点点的天空显得格外的晴朗,在白雪映照下,墨蓝的天空光亮得像刚刚出窖的陶瓷,含蓄中隐含着几分锐利,

楼家一如既往的安静,四处透着古老安宁的气息,一点都不似主管黑暗的家族,

不过某处地方却是很不安静的,

楼家大公子所居住的院子灯火通明,正中间的主屋里边不断的传來让人脸红心跳又心惊胆战的声音,

对这样的声音,主管楼大公子院里的人已经麻木了,但是路过的其他院子的下人都是低着头打着寒颤加快脚步走开,又一边继续为遭罪的人可怜,

想必又有一个少年遭了毒手,不知道到明天还能不能留下一口气,

只不过他们也就只能在心里稍稍感慨一下而已,

只是今天楼大公子的院子里却是迎來了另一个人,那人的到來,着实让楼大公子院中的人感到惊诧万分,

“二公子,”看到的下人纷纷上前行礼,只是不待他们开口询问,便被阴沉着脸的楼岚给推开,

“滚开,”楼岚脸色铁青得恐怖,那些下人都被他这凶神恶煞的样子给吓到了,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二公子发这么大的脾气,平日这位二公子虽然孤僻,但是最多也是面无表情沉默而已,从沒向现在满带杀气,

“二,二公子,”但是虽然害怕,可见着二公子急切的冲中间的主屋而去的时候,他们还是只能赶紧上前,打算阻止,大公子享乐的时候最容不得被打扰了,若此刻被打扰了,那么要承担大公子怒火的可就是他们了,

二公子发怒是怎么样的他们不知道,但是大公子发怒时候是怎么样的他们可是清楚得很,

“让开,狗奴才,”此刻的楼岚就像一只快失去理智的野兽,随后把挡在前面的小厮直接扯起,然后朝着旁边的水塘丢了下去,

顿时哗啦一声响起,伴随的还有小厮挣扎求救的声音,

其他人顿时都被吓愣了,瞪大眼睛,

而在他们惊诧的这一会,楼岚已经走上回廊,抬脚狠狠的踹了那紧闭的门,第一下只是一声响动,但是也打断了里边人的欢愉,

随后又是一下,里边便已经响起了楼广气急败坏的怒骂声,

可在怒骂声之后,第三脚开始,门碰的一声被踢开,

楼岚走了进去,阴霾的双眸扫视了一周,随后狠狠的射向被屏风半遮掩住的地方,

从这个角度,却清楚的看到里边的场景,

宽大的浴桶边,楼广全身赤果站着,一双手抓着一双白皙修长的腿,从那腿上的肌肤判断,定然是一个少年,

只是此刻只能看到那被扯开到极限血迹斑斑的双腿,少年的上身却是仰着被迫浸入浴桶中,双手不断的扑腾着水花,像极了外面掉入潭水中求救的小厮,而楼广那令人作呕的yuang还埋在少年sichu,地上顺着浴桶边沿留下的是和着血水和浊/液的液体,一大滩流淌在地上,

楼广看清进來的人,也是愣了一下,一时间沒有反应过來,

但是楼岚已经如被伤到的猛兽,怒喝一声,大步走向楼广,直接抓着他的头发,一拳就狠狠的对着他的面门砸了上去,然后又单手把水里奄奄一息的少年捞起來,再把楼广狠狠的按如水中,

楼广头在水中,双手不断的挥舞,死死的揪住楼岚的袖子,

好在外面的人也都冲进來,看到这个场景,都是惊呼一声纷纷冲上去,一些救起楼广,一些拉开楼岚,

一时间整个院子闹腾起來,消息传到楼家两位家主耳中,顿时也慌忙干过來,

但是当他们赶过來的时候,情况却又发生了变化,那原本被救下的少年突然发疯了,拿着烛台四下伤人,

一些护卫想上前阻止,却又都被怕少年被伤到的楼岚喝住,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少年发疯,这一切都发生得有些莫名其妙,

可是从楼岚的举动,他们却不由的想到,很可能是大公子这次带來的人和二公子的人,而导致二公子怒极起了杀意,也就是说,这两兄弟为一个男宠反目成仇,还差点酿成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