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夜探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到底会是谁。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

“嗯。枫小子也说得不错。总归要试一试的。这样吧。刚刚的决定依然奏效。不过分成两组。我去城外探查。幻小子和云小子去楼家探查。先别打草惊蛇。剩下你们三个在这里等着看有沒有其他动静。以免对方是为了调虎离山。一旦有异常就放信号弹。先散开走。留下记号。到时候再会合。”

“好。”慕容秋风点点头。“那你们要小心。”

幽香拿出两瓶药塞到千百幻怀着怀中。“这是特制的**。能瞬间让人全身瘫软进入梦乡。只是时间很短暂。如果功夫高的话还会更短。希望用不上。”

千百幻挑挑眉。眼中含着几分戏谑。“我似乎还有存货。而且给我两瓶是不是多了点。”

幽香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瞪他一眼。“让你拿就拿着。还有。小心。”说着便掉头出门。

千百幻撇了云天一眼。“你确定是对我说的。”

可是幽香已经到大厅了。

云天眼中带着几分笑意。见她这别扭的样子。刚刚心中的失落也消失了。

桌子上烛光摇曳。白色的蜡烛不断的变得低矮。烛台之上已经满满一盘的蜡水。一些流了出來。顺着烛台落到桌子上。形成一滩白色的水。变成了固体。

午夜早就过去。月亮准备落下。天空差不多要迎來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四周一片死寂。静得心跳都能听得到。

“主子。别担心。相信他们一定会沒事的。”幽香走了过來。换了一个小火炉。又再点了一些安神香。让心稍微平静一些。虽然明显是沒有作用的。但是自欺欺人总还是有点作用。

“他们去了多久。”慕容秋风看着暖炉上袅袅的轻烟。心情却越发的沉重。虽然一直沒有看到信号弹。但是在沒有看到他们平安回來前。根本无法安心。

幽香眼中也带着浓浓的担忧。抿了抿唇。“差不多三个时辰了。”

三个时辰。但是他却感觉好像等了三天。

屋顶上。残阳抱着剑坐着。如一尊雕像。神色平静冷热。似乎并沒有担心什么。但是一双眼眸明显是看着楼家的方向。好似凝固在那里一般。谁又知道他心里有多么担心。

月亮完全落下。一天中最为黑暗的时刻來临。迎接黎明的到來。第一声鸡鸣也响了起來。却是如钟声一般敲击在心里。

慕容秋风转头看着紧闭的窗户。只能看到黑暗一片。心空洞洞的。紧抿的唇有些发白。幽香进出收拾着东西。心情也越发难以平静。情绪开始有些焦躁起來。

而屋顶上的残阳。抱着双臂的手骨节都是发白的。整个人如一尊塑像一般。

突然。一阵利风吹拂而过。随后肩膀被拍了一下。接着一个声音响起。“先回屋。”

那声音是雪妖尊者的。虽然那瞬间有些失望。但是他还是站起來。缓和了下发麻的手脚。然后随同她进入屋子中。

听到动静。屋中两人都是眼睛一亮。连忙站起來走向大厅。

慕容秋风刚刚出去白色一闪。怀中便出现了一个暖呼呼的小家伙。

雪妖尊者已经坐在大厅。衣服依然整洁如新。发丝也沒有丝毫凌乱。身上也沒有血腥味。想來应该还沒有发丝什么动乱。

三人都有些忐忑的看向她。等待她发话。

雪妖尊者扫了周围一眼。“他们两个还沒有回來么。”

“还沒有。”慕容秋风心中突然一沉。雪妖尊者先问出这个问題。是否隐含什么。

其他两个脸色顿时也有些不好看。

果然。雪妖尊者脸上出现一丝凝重。“看來他们那边出事了。”

残阳和幽香两人脸色瞬间唰的一白。眼中有顷刻的空白和迷茫。而慕容秋风已经上上前。急切的询问。“怎么回事。雪老。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个多时辰前。我在城外终于等到了。有一家运送排名物品的人是由楼家那些暗卫暗中护送的。我等了很才找到机会接近。本打算用硬手段。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那些暗卫好像突然收到讯息一般。快速撤退。回到城里。我在那里守着那些人马。终于在那些暗卫回來前找到机会。拿到了一个小东西。”说着。把一个红色大概有两个巴掌大的盒子放到桌子上。

“我想那些暗卫突然被召唤回去。可能是楼家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不过也许也不是因为他们。”雪妖尊者看着三人苍白的脸色。有些不忍。虽然这猜猜说服力连她自己的觉得薄弱。

残阳砰的一下。转身打开窗户便要出去。

雪妖随手一弹。直接点住他的穴道。“小子。先别冲动。若他们真的出什么事情。你凭你出去也于事无补。只会多贴一个人而已。现在只能先等等。等天亮才能去探查消息。

“再说那两个小子都机灵着。若真的出了事情。不可能连放信号弹的时间都沒有。所以他们应该还沒有那么糟糕。最坏的可能就是被发现然后被困在楼家里边。出不來。但是也暂时沒有被抓到。”

三人这才稍微冷静一些。是啊。他们两人不管从行事作风还是思考方式。都是偏理智冷静的。应该不会有事。此刻他们只能在心中祈祷着。

“先來看看这个吧。你们会惊讶的。”雪妖尊者解开残阳的穴道。随后把盒子推到慕容秋风前面。示意他打开。只是眼中在顷刻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

慕容秋风伸手打开。只是当在看到里边的东西时。脸色瞬间青白交错。呆滞了几秒。然后下意识的站起來退开。捂着嘴转头快速的冲到窗边干呕起來。

幽香和残阳此刻也见到盒子里的东西。竟然是密密麻麻白色的虫子。不过他们两人见过这样的情形也不少。自然不会如慕容秋风一般反应。只是下意识的退开皱眉。

幽香连忙倒了杯热茶。跑到慕容秋风旁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递过一条手绢。“主子。先喝口热茶压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