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身不由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说着。便示意他们出去。等重新关好门。才终于松了口气。

“娘。怎么回事。为什么蛊王会在这里。”楼广一被解开穴道。立马就问出來。他们并不知道雪域内现在发生什么事情。甚至有什么变动都不知道。

但是蛊王每个雪域中人都是很清楚的。那是雪域中的圣物。可是说是雪神的使者。他们本以为蛊王就是一条大虫子。沒有想到竟然会是一个奇怪的小孩。难道真的像传说中那般。是雪神留下的使者么。

“具体事情娘现在也不能和你们说。不过要让你们知道。这东西绝对不能透露出去。不然我们楼家就完了。知道么。”

“可是娘。这可是圣物啊。您。您怎么……”楼霖都有些急切起來了。这东西可是要命的。若被人知道他们私藏圣物。估计雪莱国不发话。雪域中的人都会要他们的命。

“哎。爹娘也是沒办法啊。是被人逼的。”楼夫人和楼听雨互看一眼。都一脸灰败的叹气。

楼岚突然开口。“有人利用爹娘帮他们培育蛊虫。”

楼夫人有些惊讶的看向楼岚。似乎才第一次认识他。对儿子的反应和思考都有了重新认识。因为他问的很准确。“不错。因为蛊虫不能离开雪域这样的环境。若在雪域其他地方难免会被发现。但是在黑风城。是雪域最疏于管理的地方。而且走商也比较方便。”

“娘可知道那些人是谁。还有。雪域中丢了蛊王。为何到现在都沒有任何消息。”楼霖脑筋也急剧转动起來。

楼夫人叹了口气。“不清楚。当初只是有人把蛊虫送到这里來。还以我们楼家一家要挟。他们手上都有母蛊。若我们不答应。便给我们也种上蛊虫。为了楼家的安危。我们也只能听从。至于雪域中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那些蛊虫。莫不是都是那蛊王……”楼霖一想到那巴掌大如水晶雕像一般可爱的小孩子会产生出这么多恐怖的虫子。顿时脸色就发青。更想到他们也差点被种上那种虫子。更想作呕。

楼夫人摇摇头。“不是。虫子都是一般虫子。只不过通过蛊王的精气培育就会变得不一样。再用其他蛊虫的母蛊毒液培育才成为蛊虫。”

“也就是说。这蛊王不止能制造出一种蛊虫。而是只要是虫子放进去都能改变本身。然后让他们转化为别的蛊虫。”楼岚对安全的研究也使得他的脑筋转得极快。瞬间就想到要点。

“不错。”楼夫人难得赞赏的看着他。随后又冷下脸來。“你们都别打这蛊王的主意。这东西我们都碰不得。我只希望等结束了这些后。楼家能平安脱困。”

“那些人要这么多蛊虫做什么。不会是……”楼霖瞪大眼睛。

“行了。是什么都不关你们的事情。你们只需要继续过你们的日子就好。我让你们知道这些事情。只是想让你们都有自知一点。别让别人钻了空子。”

“娘。你是怀疑穆风他们可能是为蛊王而來的。”

“这我也说不准。不过不管是不是。先防范总是好的。”

“那娘。这些蛊虫你们是怎么交易的。”

“每年的拍卖会上。这些都会当做拍卖品暗中运走。”

几人又是一愣。“也就是说到现在已经有很多年了。”

楼家两夫妻相看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苦涩和无奈。点头。“不错。至今为止。已有六年了。所以。拍卖会结束前。你们都安分点。别再给我们惹事。那些人也不要再去招惹。都听明白了么。阿广。”

“明白了。娘。”楼广耸拉着脑袋。虽然他很不想答应。舍不得那美人。不过他也不是真不懂事。毕竟这有关楼家的存亡。他现在的一切都是靠着楼家在背后撑腰的。一旦楼家沒的。他也死定了。

楼夫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那娘。需不需要先把那玉衣高价买下來送出。让他们赶紧离开。也可当试探。”楼霖小心说着。

楼夫人皱起眉。“不用。这样只会更让他们起疑。还是那句话。一起顺其自然。只要你们不要去刻意招惹就好。这些日子最好别出去招摇。行了。你们回去吧。”

几人点点头。纷纷带着各自的心思离开。楼广看來是贼心不死。楼霖眼中闪烁着复杂之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有楼岚又变得死气沉沉。双目中沒有多少神采。刚刚的一切好似对他完全沒有任何影响。

房间安静下來。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许久。楼听雨伸手握住楼夫人的手。眼中带着满满的苦涩和歉疚。“夫人。辛苦你了。”

“沒事。”楼夫人轻轻摇头。随后无力的叹息。“我只希望什么一家能平安度过这个难关。等事情结束了。取出你体内的蛊虫。我们便带着孩子离开。离得远远的。从新开始。”

“好。不过我担心他们最后不会兑现诺言。”

“哼。他们敢。若真这样。我也要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

“夫人。你……”

“两年前我终于成功在蛊虫上动了手脚。这是到时候我们的筹码。我不会真傻到相信他们。放心吧。只要度过这个关口就好。这近些年來我也暗中派人去找了解蛊的能人。虽然还沒有消息。不过总会有办法的。老爷。对不起。说到底也是我连累你。若我不会那些蛊毒。他们也不会……”

“傻瓜。他们真正看中的是黑风城这个地方。看中我们楼家的势力。若不是夫人正好会这些。估计他们可能也不会给我们机会。而是直接找人替代进來。”

慕容秋风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就在这里。要寻找的蛊王就在眼皮子地下。或许都是意料之外。又或许是有人刻意安排。

一年一次的地下黑市拍卖会。是楼家主导的一个地下交易活动。这里每年拍卖的东西都是來自五湖四海。很多都是见不得光的宝物。大都來自地下盗墓或者偷盗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