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三章 蛊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而三公子则是观察着父母的神色深思起來。二公子一如既往的沉默。好似什么都与他无关似的。

“都跟我进來。”楼夫人转头看了下身边的三个儿子。皱了皱眉。本也觉得沒有什么。但是今晚这么一对比。顿时就对这三个儿子不满起來。人家年纪轻轻就已经如此卓越。自己三个儿子除了老三好一点。其余都扶不起墙。

“对于这些人。你们有什么看法。”在主位落座。楼夫人便沉声问起。一双犀利的眼眸慢慢的一一从三个儿子脸上扫过。

楼广眨眨眼睛。脱口而出。“娘。我只对那两兄弟有想法。”

“你闭嘴。阿岚。你说。”楼夫人狠狠瞪楼广一眼。眼中颇为恨铁不成钢。转看自己死气沉沉的二儿子。心里更是失望。

“不知。”楼岚的回答是在她意料之中。她无奈转头看向老三。

楼霖认真回答。“娘。孩儿觉得。这几个人深不可测。”

“哦。想來你们也该有去查过他们的身份。说说吧。”

楼霖抢先回答。“娘。孩儿猜想。他们可能是从里边來的人。那穆风公子。很可能是诸葛家的下任家主候选人。诸葛瑾轩。他身边那几个人。应该是他的下属和谋士。”

“嗯。”楼夫人点点头。表示赞同。“不过不管是不是诸葛瑾轩。从里边來的可能性很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们都给我安分点。那里边的人不是我们能招惹得上的。特别是这段时间。雪域正乱着。不管他们來这是什么目的。都别轻易去招惹。特别是你。阿广。”

“娘。我……”

“你以前怎么荒唐我不管。以后也可以不管。但是你动谁的心思都可以。就是不能去动那些人的心思。懂么。这段时间你还是别出去了。等他们离开后你再出去闹。”对楼广的喜好。楼夫人显然是极为头痛。

楼广一听。顿时脸都绿了。不出去。不就是代表不能再见到穆风兄弟了。等他们都走了。他出去还有什么意义。“娘。我不……”

“这是命令。如果不想最近都住到祠堂里边去。就给我乖乖呆着。”楼夫人杏眼一瞪。

楼广顿时就焉了。不过还是不甘心的嘟囔。“他们根本沒有什么目的。只是顺道走这里。等拍卖会过了就走了。又不会对我们怎么样。”

“你怎么知道他们拍卖会后才走。他们要拍卖。”楼夫人听到他的嘀咕。眉头顿时一皱。心中升起几分紧张和警惕。

“田云说的啊。说是知道这次拍卖会中有蚕王雪玉衣。想给穆风拍下來。我已经答应。到时候把这衣服拍下送给他了。所以娘。你不能让我禁足啊。”楼广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急忙打蛇上辊。

楼夫人眉皱得更深。“只是雪玉衣么。若真只是这个。送出又何妨。就怕他们要的不是这个。”

“娘。你到底在当心什么。就算他们要别的东西。凭我们的家财。被拿去几件也沒有什么关系啊。”楼广有些不解自己的娘亲为何变得有些畏首畏尾的。

“你给我闭嘴。”楼夫人沒好气的瞪他。

楼听雨在旁边听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不如也让他们知道知道。好有个心理准备。也不容易出错。”

楼夫人一听。顿时眉拧得更紧。似乎在犹豫。

这下几人都好奇起來了。竟然是真的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好吧。你们跟我过來。”楼夫人叹了口气。便带着他们左拐右拐的來到一个房间里边。打开一个密室。走了进去。再打开密室中的房间。

几人都很是疑惑。这里边到底藏了什么。竟然这么神秘。

等一进去。顿时就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哎呀娘啊。”楼广脚还沒迈进去。顿时就惨叫起來。转身差点绊倒。直接扑到后边的楼岚身上。

楼夫人气的眉毛倒竖起來。连忙点住他的穴道。压低声音瞪着他们。“闭嘴。”

而此刻另外两人也是被里边这情形吓得不轻。都目瞪口呆。脸都绿了。全身的鸡皮疙瘩直冒起來。

房间里有什么。是密密麻麻的虫子虫卵。半空中好像一张巨大的蜘蛛网。丝线上全是指甲盖大小的虫卵。而下边排列好的是一个个的盒子。显然是一旦虫子孵化出來就会掉到盒子中。有许多已经孵化出來。一些盒子里边密密麻麻。一些还挂在上面。极为恶心。

而四周都隔着一层白纱布。当做墙绕成一圈。中间是一条路。

虽然沒有虫子。但是头顶上周边那些。即使被白纱隔开。还是让人心有余悸。要走过去也是一种心理上的考验。

“沒用的东西。都过來。”楼夫人瞪几人一眼。随后扯着楼广的肩膀拖着他先走。

后面两人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尽量不让余光看到那些东西。也各自暗自催眠。

走到最中央。他们才发现有一个高台。这里倒是很干净。一大圈都沒有那些东西。好像是开辟出來的天地。不过上边那些丝线的一头显然都牵到这中间。压到五寸左右的小水晶棺里边。

而更让他们惊奇的是。那五寸长的水晶棺里边。竟然有一个奇怪的东西。与其说奇怪的东西。还不如说是一个奇怪的孩子。

沒错。就是孩子。不过这孩子看起來只是手掌大小。全身光溜溜的。又白又胖。很安静天真的睡着。只是他背后似乎张着透明的翅膀。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他身上盖着一层透明的纱。

几人瞳孔都是一缩。这东西在他们看來。第一感觉就联想到妖怪。又想到那些虫子。难道是蜜蜂精还是蝴蝶精或者是其他昆虫。

楼夫人看着那里边的小孩子。魄有些忌惮的说道。“别乱想了。这可不是你们这脑袋能想出來的东西。或许你们不认识这东西。但是有个名字你们该听过。这东西的名字叫。蛊王。”

“蛊王。”楼霖下意识惊叫起來。

楼夫人面色一变。连忙捂住他的嘴。然后脸色发白的去看那水晶棺里边的情况。却见小孩还沒有什么反应。才松了口气。心有余悸低声说道。“别吵醒他。这东西很有灵性。一旦醒了。就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