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闯祸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小二发现,急忙伸手去抓,盆子是抓住了,但是里边的水却是倒了下來,那姿势看起來还有些像是在泼水,

而楼下的楼广和一干发现准备去挡的护卫全部给淋成落汤鸡,楼广还要倒霉,不止淋了一身,还被护卫给推了出去,摔到旁边的面摊,几个人正吃着热乎乎的面,结果全被打翻,面摊都送到楼广身上了,

还好身上穿的衣服都够厚,天气冷面也容易凉,所以也不会烫到,不过那狼狈的样子也不必被烫到好到哪里去,

“大公子,大公子……”几个护卫顿时面如血色,直接就冲了过去,

雪妖尊者笑眯眯的手一弹,那惊呆了的小二手一麻,手中的脸盆就砸了下來,正好滚到那几个护卫之前,最前面的直接被拌到,朝楼广摔了过去,而后面的也起了连锁反应,全部都扑过去,

楼广本就摔得眼冒金星,正在气头上,正撑着手想起來,沒想侍卫摔了下來正好把他扑了回去,咔嚓一声骨头声响起,接着其他护卫一起扑上,更惨叫还沒有來得及出口就被直接压晕了过去,

周围所有的人都瞪大眼睛,错愕的看着这一幕,

幽香抱着云天的胳膊,也瞪大眼睛,这效果比想象中还要大了些,随后朝雪妖尊者眨眨眼,

慕容秋风一脸的黑线,这一老一少还真都是闯祸精,这样接下來怎么收场,

云天也是叹气扶额,原已经有幽儿一个已经够了,现在还加上个雪妖尊者,幽儿这下有人带着更会肆无忌惮了,

楼上的小二已经被吓得几乎快晕过去了,看着下面的混乱样子,只能白着脸连忙跑,估计是去准备跑路,

最后楼广被几个护卫急急忙忙的送了回去,慕容秋风他们也只能打道回府,说是择日再登门拜访,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那家伙也太倒霉了,估计要修养好几天了,”一进房间,幽香便已经忍不住直接蹲下來捂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

云天无力摸摸额头,转头看慕容秋风,

慕容秋风也很是无力,无奈的看向已经自顾喝茶的雪妖尊者,“雪老,”

“哎呀,好了好了,原本只是想给他清洗一下而已,沒想他怎么倒霉,也不会有事的,放心放心,”

慕容秋风几人都无奈摇头,雪妖尊者还真是童心未泯啊,

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幽香压抑的笑声,

突然一声嗡鸣落入几个人的耳中,一转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飞进來一直蜜蜂正四下乱撞,似乎在寻找什么,刚刚声音被幽香的声音也压了过去,

“蜜蜂,这大冬天的怎么会有蜜蜂飞到这里來,”慕容秋风疑惑的说着,

残阳已经把剑,“这蜜蜂看着不对劲,小心有诈,”

说着便要去把蜜蜂打下,

幽香笑声瞬间停止,替换成一声惊叫,“手下留情,”

残阳被吓了一跳,手一抖,那原本似乎被剑气吓到的蜜蜂已经从他刀下溜走,随后转过來,似乎终于发现了他的存在,接着做出让众人意料之中又很是惊讶的动作,直接朝残阳射了过去,

幽香立刻喊道,“还不快跑,这峰很毒的,还有,不能伤了它,那是我师傅的,绕着圈圈跑,我去拿个东西,”说着立刻跑到她的房间里边去,乒乒乓乓也不知道干什么,

残阳瞪大眼睛,看着那只似乎要报仇般的蜜蜂,憋青这脸骂了一声便只能和蜜蜂转圈圈起來,

其余几人很识相的后退几步拉开距离,不过这只蜜蜂似乎深知道冤有头债有主,也不理会其余人,直追着残阳,

幽香已经走了出來,手中拿着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打开,随后对着那蜜蜂道,“小乖乖,到姐姐这里來,有好吃的哦,”

几人嘴角同时抽搐,

但是那蜜蜂却好像见到花蜜一般,直接就朝她飞了过去,然后一溜烟停在盒子中,

只见盒子中是一些红色如同印泥一般的东西,

幽香直接把盖子盖上,然后走向中间,把手中的纸张放到桌子上铺开,朝众人神秘的笑了笑,“嘿嘿,变个戏法给你们看,”

说着打开盒子,

里边的蜜蜂全身染了红色,晃悠悠的飞了起來,如同喝醉酒一般,个头似乎还比刚刚大了一点点,

只见蜜蜂在白纸上落下,然后慢吞吞的走着,动作极为缓慢笨拙,

但是令众人惊讶的是,那蜜蜂走的诡计看起來竟然似一些字,

直到蜜蜂停下,白纸上赫然便是‘玉家酒楼’

“这……是五毒老人的话,”雪妖尊者摸着下巴啧啧称其,沒想竟有如此通信手段,可是了得呀,”借着好奇的看着那蜜蜂,眼睛闪烁光芒,那样子好像要把蜜蜂给切割了一般,

幽香讪讪的笑了笑,连忙伸手把小盒子放蜜蜂前面,让他飞进去盖起來,省得被拿去研究了,这可是师傅的宝贝啊,若是不见了,师傅会发狂的,

“这小蜜蜂是我师傅专门训练的信蜂,先别说这个,看这字,”

“玉家酒楼,玉家,会是雪莱国中几大家族之一的那个玉家么,”慕容秋风皱眉看向其他人,

云天点点头,“应该是,雪域中只有一个玉家,不过玉家酒楼遍布整个雪域,是哪一处的酒楼,”

几人同时看向幽香,幽香抽抽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会不会还沒写完,”雪妖尊者目光灼灼的看着那盒子,显然对会写字的小蜜蜂极为感兴趣,

幽香也觉得师傅应该不会那么粗心才对,便打开盒子,

小蜜蜂又摇摇晃晃的飞出來,落到纸上,果然继续走,

几人有些黑线的看着多出來的四个大字‘对面绣坊’

幽香脸上也都是黑线,讪讪笑道,“呵呵,这东西还不太灵,总会出那么一点错,”

“玉家酒楼对面的绣坊,这倒不难,我记得雪莱国皇城雪城中心有一家玉家酒楼,对面是一家名为巧夺天工的绣坊,是南宫家最大的绣坊,和玉家算是死对头,两家当年为争这一条街,吵到了雪莱王面前,最后还是吵得雪莱王无奈,直接下令让他们一人一边隔街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