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 套近乎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声娇滴滴的相公顿时让云天眯起眼睛。眼中满是笑意。心情似乎很不错。点点头。“不错。”

不过楼广却是愣了一下。随后嘴角一抽。收回手。看着幽香。虽然有些不悦。觉得这人竟然已经有妻子了有些可惜。这样想拐就有些难了。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再说这话也说得他很满意。便点头。“就是就是。”

“既然如此。对大公子如此爽快之人。田某再拐弯抹角也就矫情了。田某正好有件事情有些发愁。不知大公子可有得解。”

“哦。什么。说來听听。”

“是这样的。因为小枫年幼身体不好。所以落下病因。天生畏寒。而雪域中偏寒。今年又生雪风暴。田某偶然得知今年地下拍卖会会有一件能御寒的宝贝。只是我等初次参加拍卖会。所以……”

楼广听着。眼眸一闪。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慕容秋风。不过原本犹豫的神色在看到慕容秋风的脸后顿时又抛到九霄云外。笑道。“呵呵。看來真是缘分啊。实不相瞒。想必田兄说的便是那蚕王雪玉衣吧。事实上这衣服也是被我爹给订下了。本是为我所准备。不过宝物赠佳……咳。知己。既然风公子比我更需要。也不用去拍卖了。到时候等玉衣送來。定然双手奉上。”

几人心下也是一动。暗道好巧。

“诶。无功不受禄。再说既然是楼家主为大公子准备。我等如何能夺呢。这有失道义。哎。看來我们还是等等再找找看有沒有别的了。”

“不不不。这东西我本也不需要的。如今能给风公子所用。才是他最大的价值所在。各位莫要推辞。不然便是看不起不才了。”

“哈哈。既然如此。那么田某便先谢过大公子了。小枫。还不谢谢大公子。”

慕容秋风也微微一笑。轻点下头。“谢过大公子割爱。”

“嘿嘿。不用不用。”看着美人倾城一笑。楼广顿时觉得就算把楼家送出去都值啊。心里止不住的嘭嘭直跳。

“那相情不如偶遇。今天就田某做东。宴请大公子。还请大公子定要赏脸。”

“那是自然自然。哎。不是。应该是我请。毕竟风公子对我來说也有救命之恩。自然是要我请的。來來。我们到第一楼去。”看來他已经是完全把真正救他的雪妖尊者给无视了。

几人起身。眼中都闪烁一些诡异之色。幽香靠近慕容秋风旁边。小声道。“诶。主子。我突然有个想法。”其余人也听到她的话。眼珠转了转。似乎都有些心照不宣。

慕容秋风也是微微一笑。

幽香偷偷捂嘴。笑得像小狐狸。“看來我们的想法都一样啊。”

楼广这家伙虽是草包。但是弱点很明显。非常容易掌控。又恰好这小子运气。如此得宠。背后有个精明的娘撑腰。

若是他能成为楼家家主。或许他们能暗中掌控他。黑风城虽然是雪域的放逐之地。但是不得不说不管是从地理位置还是本身的实力。也算是雪域重要的地方。若能掌控黑风城。就相当于掌控了雪域的大门一般。

而且因为雪域中对黑风城的偏见。雪莱国也对黑风城放任不管。致使楼家独大霸占黑风城。倒是给他们提供了很大的漏洞。

雪域之乱给了他们一个提醒。不管是云天还是幽香几人。他们重视知己知彼。但是却忽略了外族。目光一直都只放在中原大陆之上。沒有去注意外族。也沒有怎么设置眼线。一旦出事了。便会变得有些被动。就如现在。现在他们要考虑的是未雨绸缪。

不止雪域。雪原和西域也要。甚至是隔海之外不知道存不存在的那片大陆。只有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才能安心。

而慕容秋风和雪妖尊者会有这想法。单纯是因为上官烨。想到上官烨若是在这里。定然也会想要这样的打算。

“不过这家伙实在太让人倒胃口了。看着他这样子怎么可能吃得下东西。”幽香说着。皱皱鼻子。眼珠乱转。似乎在打什么主意。

云天有些无奈的看着她。“你可别乱闯祸。”

幽香白了他一眼。“我像那种人吗。”

云天抿唇但笑不语。但是神情明显就是在说是。残阳和千百幻更直接。一个嗤笑一声。一个啧啧出口。慕容秋风也是忍俊不禁。

雪妖尊者笑着拍拍她的肩膀。“不像不像。你当然不像一般的闯祸精了。”你是它祖宗。

楼广已经吩咐好人。正回來请他们。

几人便随着他走。云天在前面担任应酬。慕容秋风和雪妖尊者。幽香走在中间。后边是残阳和千百幻。

因为他们是走路的。加上也沒有怎么遮掩。现在连雪妖尊者都懒得带面纱。所以自然而然的一路都被受关注。男的俊女的美。加上前边还有楼大公子这一朵压马路的奇葩。想不让人看都不行。

幽香看着周围那些拼命忍笑忍得面部扭曲的人。无力的捂着肚子。抱着慕容秋风的胳膊笑得一抽一抽。却神奇的沒有发出声音。

雪妖尊者觉得脸是丢光了。和这种人走一起若传出去她都不用混了。眼珠一转。突然看到前面某处的楼上一个小二正擦栏杆。正好一面盆水放在上面。

雪妖尊者看着前面的楼广。伸手戳戳幽香。指指上面的水盆。又指指和楼广有说有笑的云天。

幽香眼珠一转便知道雪妖尊者要做什么。笑着点点头。便上前拉住云天的手往一边拽起。“哎呀。这东西好漂亮啊。相公。给人家买了吧。”

楼广一愣。虽然很是不悦。不过眼睛一转也有了主意。便想上前去。

不想幽香却好似发现到什么新大陆一般。又拽着他到另一边去。

楼广便只能无意思的被他带着走过來走过去。沒一会便和慕容秋风他们拉开距离。那些在周围的护卫也连忙跟上。在后面走來走去像串成一串一样。

雪妖尊者挑眉。看他们差不多走到那楼之下。待幽香他们一离开那范围。雪妖尊者手指一弹。顿时那楼上的水盆似乎受到什么推挤一般。直接就往楼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