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 拍卖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夜幕降临。倦鸟归巢。外出的两个也回來了。一个一脸别扭。一个却似乎很满意的样子。心情很是不错。幽香也一脸郁闷的下來觅食。

吃过晚饭。几人回到房间。就今天的话。幽香也有些话说。

“先前王爷让我句话给主子。”

“什么话。”

“王爷说。‘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相信。只要安心完成这边的事情就可以。其他的都不要却担心。’”

“嗯。看來烨小子应该是早有预料。这么说问題也沒有那么大。”

“对了。王爷还交代了一件事。”幽香跑到包袱便翻。

雪妖尊者以为是信和雕像。笑着挥挥手。“信和信物已经拿到了。”

幽香一愣。随后明白她口中的信物。微微一笑。“那也算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件。”说着从衣服最底下掏出一张纸。摊开放到桌子上。

几人看去。竟然是一张物品清单。上面还标注这日期和顺序。

“这是拍卖清单。”雪妖尊者第一个认出。摸着下巴。仔细看拍卖里的东西。

“不错。是今次黑风城一年一次的地下黑市拍卖清单。”幽香笑眯眯的说着。一边略带暧昧的看向慕容秋风。

“烨想拍什么。”慕容秋风沒见她的眼神。也仔细的看那清单中的东西。很多东西都不认识。

幽香伸手一指。“这个东西。王爷说了。不管是用买的还是用抢的。一定要弄到手。”

几人來了兴致了。都看向那东西。

雪妖尊者眼眸一闪。随后就点点头。“果然是必备的好东西。”

其余几人在看到那东西名字和旁边简单的一句注解。顿时也明白过來王爷为什么要这东西。

慕容秋风脸色有些发红。

这东西叫蚕王雪玉衣。也算是一件难得的宝物。穿在身上不止可刀枪不入。还能自发调节体温。冬暖夏凉。不过他们都很明白。上官烨看中的估计就是那冬暖夏凉了。而用在谁身上。自然不用说明的。

“沒想烨小子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以前怎么都沒有发觉呢。真是偏心啊。”

“嘿嘿。这事情王爷其实早在成婚前就有准备了。一直等着拍卖会开始。这边也早安排了人。这次巧合。倒是可以直接拿下。”

面对众人的挪揄。脸皮本就薄的他也只能掩饰的咳嗽两声。尴尬的借口回房。惹來众人愉悦的笑意。不过心里却是很温暖。自和他分别后。都沒有那么开心过了。

手中握着那微凉的白玉雕像。思念如潮涌一半。看着窗外的月色。不知此刻的边关。月色是否也如此明亮呢。烨。你现在在做怎么。休息了么。

从腰间抽出一支黑玉萧。通体黑色。入手冰凉。与那白玉交相辉映。一黑一白。像极了他们两人。

手中雕像放下。拿起玉箫。闭上眼睛。呜咽低柔婉转的萧声响了起來。缠绵不休。带着点点的哀思。诉不尽的思念与惆怅。

各自回房的众人。或靠窗听着。或睡着闭眼仔细听着。或坐在烛光下听着。都似乎能感受到其中难言的思念一般。

“唉。若以后让我逮住那幕后黑手。定然叫他生不如死。搞出这么些事情來。害得主子和王爷不得不千里相离。”幽香坐在烛光下。手撑着下巴。通着那萧音。一脸的气愤。王爷他们好不容易才成婚。新婚都沒怎么度过就一直风里來火里去的。她看着都为他们郁闷了。

“行了你。他们这样也可当做是一种感情的历练。只有经历生死离别。才能让他们感情更加深厚。”云天走过來。无奈摇头。不过心里也算是真正对上官烨的认可。事实上他一直都不看好他们这段感情的。

上官烨太过强势霸道专制。小枫性子又太过温和。和他一起谁看都是会被欺负压制的一方。会被他所左右。到最后自由都沒有。总有一天会受不了。

不过却不想上官烨竟然会为小枫改变自己。或许以前的他定然绝对不会去主动关心人。更别谈如此细心处处到位。也不可能放下身段亲自照顾一个人的起居生活。还乐在其中。自然更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把自己打拼的一切那么轻易的交给别人。

虽然上官烨或许并不想刻意证明什么。但是他的处处退让和细心却让人们深刻体现到他的决心。不过当然。他做的自然也有得到回报。这样一來。小枫更是会被吃得死死的。永远也离不开他。

楼主啊楼主。或许你的失败并不在于早晚。你和他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一旦认定。其他都能随时放得下。而你却是放不下。不够专心的爱。总比不过全心全意的感情。

幽香白了他一眼。拍开他的手。“就算不用这些考验王爷和主子感情也会很好。还有。都是你那个什么楼主。只会遮遮掩掩躲在暗中搞坏。若他真伤害到王爷或者主子。就算他是主子的师兄我也不会放过他。对了。我不是说过吗。今晚别和我说话。”

若她知道云飞扬在炎阳对慕容秋枫做过的事情。说不定会直接和云天翻脸。

云天顿时眯起眼睛。手放在她娇小的肩膀上捏了捏。“你确定不要和我说话。那么我只能用另一种方法和你交流了。”

幽香顿时觉得头发发麻。打了个哆嗦。下午的酸痛感可还沒消呢。这个禽兽。“喂。你收敛点好吧。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不说了。睡觉。”说着便挥开她的手走到床边直接合衣躺下。拉着棉被把自己卷得严严实实的。

云天哭笑不得。上官烨训练出來的手下也跟他一个性子。洒脱桀骜不羁。软硬不吃。所以想要征服他们光柔情可不行。还要比她更强硬强势。

不过慕容秋风显然是个意外。不用任何动作。不知不觉中就把最带头的魔头给征服了。

一大早。众人才吃完早餐沒开始分配任务行动。让慕容秋风极为头痛的麻烦便找上门了。

楼大公子今天精神奕奕。身轻体健。或许是上次吃了亏。这次沒有穿得像颗球。只是穿着两件厚毛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