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会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幽香看着他张牙舞爪的样子,眨了眨眼睛,慕容秋风无奈摇头,正想开口,却听幽香转头看先身边正拿着帕子插手中茶渍的云天,清脆的嗓音带着几分无辜,“亲爱的,上,给我好好调/教调/教他,”

慕容秋风嘴角一抽,很干脆的把他转过去装作什么都听不到,也不想理会,

残阳更是额头上挂满黑线,嘴角抽搐不已,这女人是越來越疯了,原本已经找了男人会收敛一点,起码能淑女一些,沒想到,这云天是怎么把她给宠成这样的啊,

而云天嘴角一抽,脸上多了几条黑线,脸色也沉几分,眼睛微微眯起,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淡淡开口,“你确定,”

“确定,”幽香挑挑眉,随后似乎又想到什么,看着云天眼中凝聚起來的危险,顿时不好的预感升起,明白玩过头了,顿时僵硬起嘴角,“厄,呵呵,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哦,是么,可惜我当真了,”说着眼明手快的直接伸手一点就点住她的穴道,把人抱起來,转头面无表情问慕容秋风,“准备好的房间在哪里,”

“咳,楼梯左拐第五间大房里边四号小屋,”他们住的房间算是一个套房,里边正好好有五屋一厅,本來千百幻和残阳一间,剩下两间是给云天和幽香准备的,不过现在看來,要空出一间了,

云天点点头,便抱着人直接上楼了,只有幽香长大嘴巴却说不來话,瞪大眼珠子转來转去,似乎想向慕容秋风求助,

慕容秋风低头看着茶水,似乎突然间发现那茶叶很新奇,而残阳却是一脸幸灾乐祸的目送她,还特别气人的挥挥手向她告别,

雪妖尊者回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见慕容秋风他们已经准备好食物,残阳也在一边,两人都脸色怪异,不由上座,问道,“怎么了,”

“咳,沒什么,”慕容秋风有些不自然的清清嗓子,

雪妖尊者怪异的看他们,肯定是有什么,突然发现旁边有两个包袱,顿时疑惑,“这是谁的,”接着明白过來,“哦,幽丫头和云小子也來了,他们呢,”

“厄,在房间里,”慕容秋风继续尴尬的回答,

雪妖尊者挑眉,知道问題可能就出在这里了,“怎么不叫他们,饭菜该凉了,”

“厄,不用,他们在休息,”慕容秋风说道休息两字,脸色不由的有些发红,人更加不自然,

雪妖尊者摸摸下巴,一脸意味深长,“哦~在休息啊,那我们就不等了,”想來估计已经猜到什么了,不过心中感慨,看來这几对中最开放的还是这一对了,幽丫头果然大胆,很好,有她当年的风范,

说话间,千百幻也慢悠悠的从外边回來,走到桌子边落座,暂时沒有注意到几人的神色,低声说道,“打听到了一点消息,”

“什么消息,”

“等下回房再说,”

听到回房,几人神色又怪异起來,不知道那两人要到什么时候,他们现在又不能贸然上去,早知道还说分房好,不要套房了,

几人的神色顿时落入千百幻的眼中,顿时有些疑惑,“怎么了,”

慕容秋风摇头,低头喝茶,雪妖尊者但笑不语,千百幻越发疑惑,只能看向残阳一脸的询问,

残阳原本见千百幻进來,想到幽香那些话本就有些不自在,此刻见他看过來,也不知道想了什么,脸色顿时就发红,有些坐不住的站起來,“咳,我吃饱了,先去外面走走,”说着便转身出去,那样子倒有些落荒而逃,

千百幻眉头不由一皱,看着他明显空空还沒有动过的碗筷,阳似乎在刻意躲他,到底怎么回事,

“傻小子,还不追上去,”雪妖尊者看他皱眉脸色有些不好看,无奈踢踢他的脚,平时看着挺精明的,怎么碰到感情就呆了呢,

千百幻一愣,随后点点头,便也快步追上去,

残阳走出客栈,脱离那视线后,才稍微松了口气,走到一处路口靠着墙揉揉额头,有些懊恼自己干什么要这么狼狈的躲着,有什么好躲的,

疑惑间身子猛然一顿,心下一跳,连忙转身想走,不过才走两步,手腕便被抓住,人也被一股劲力给推着靠到墙壁,手腕被压在头顶上,面前是千百幻有些阴沉的脸,那双眯起的眼睛更似乎在凝聚风暴,“你,你干什么,快放开,”

话一出,却见千百幻不止沒有放开,而且身子还更压下來,两人几乎是紧紧贴在一起,胸膛似乎还能感觉到他的心跳频率,

“你在躲避我,为什么,”千百幻看他这样,更是肯定猜测,不由有些恼怒,

“你你乱说什么,我哪哪有,”残阳一张脸憋得发红,

千百幻靠得更近,脸相距几乎不到两厘米,“你心虚的时候眼睛总会不自觉的乱瞟,”

残阳心中莫名打鼓,心跳加速,眼珠转得更乱,“你你胡说什么,快放开,大庭广众之下别拉拉扯扯,”

千百幻只觉气血上涌,眼中更是黑沉,“哦,大庭广众便不可么,那便换个地方,”说着直接点住他腰间的一处穴道,

残阳顿时瞪大眼睛,但是身子却不由发软下來,提不起力气,只能由着他揽着走,心下也有些火大,“死妖孽,你做什么,快解开我的穴道,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哦,你想怎么不客气法,嗯,”千百幻勾勾嘴角,邪魅一笑,纤纤细指勾起他的下巴,“是这样,”说着直接便吻了上去,撬开牙关,

此刻他们正好已经拐出了大路,行人正來往不绝,此刻他们如此行径,顿时让周边的人倒抽了口气,

虽然男子相恋也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肆无忌惮,还真叫人难以接受,

不过在认出这两人是那白衣神秘公子的人,也不敢怎么表露出不满或者打断,只能装作看不到,毕竟人家不止后台硬,在这里还有楼大公子撑腰,谁敢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