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 刺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楼广捏紧了手中的筷子,只觉得心脏跳得出奇的快,看着那动作,竟觉得好似慢了许多,紧张得他忍不住的想上去帮忙,也沒有察觉自己瞪大眼睛看着有多么的失礼,

雪妖尊者眯着眼睛,几人心中此刻都在感慨,这美人计的事情千万不能让烨小子/王爷知道,不然估计他们都会死得很难看,若他现在知道了,估计还有可能会从军营直接杀过來,

面纱终于解下,对慕容秋风來说其实也只是一晃眼的动作而已,把面纱交给旁边的千百幻,便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夹了一块笋肉张口轻轻咬下,嚼了嚼,味道确实不错,

而楼广已经看呆了,呆得好像连呼吸都忘记,张着口,像一座石头,眼睛瞪得溜圆,眼中全是那张倾国绝色的脸,心中震惊又痴迷,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有男人竟然能长得如此绝色,相比起來,他以前看中的那些人每一个都是垃圾中的垃圾,丑陋不堪,这世间竟有如此绝世,这是真的人么,而不是仙,

口水吧嗒吧嗒的大颗大颗掉落下來,滴在白玉碗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慕容秋风抬头,见这副样子,皱起眉,顿时觉得刚刚吃进肚子里的东西让他有些反胃,

雪妖尊者也觉得恶心得很,筷子夹着一块肉就要丢过去,却是神色一秉,筷子中的肉直接丢了出去,精准无比的甩到楼广额头上,

楼广发出一声嚎叫,接着向后倒去,直接摔落到地上哀嚎不已,

下边的人连忙冲了上來,口中不断叫着大公子,

残阳沒有理会那些人,直接走到楼广刚刚坐的后边墙壁,从那白色的墙壁上扒下一根细小的银针,看了看随后走过去递给雪妖尊者,

雪妖尊者拿过那针端详了一下,皱眉道,“这针有毒,”

这时候楼广正好被扶了起來,额头上还沾着那快肉,脸色发黑,眼中满是阴霾,气势汹汹的就想兴师问罪,却听雪妖尊者这么一说,再看她手中的银针,突然便想明白过來,顿时面色难看起來,大喝一声,“有刺客,”

不过他刚叫完,雪妖尊者已经随意把针扔到一边,随后拿着酒清洗手指,边不耐烦倒,“行了行了,人早跑沒了,”

“刚刚可有看清,”慕容秋风看了下桌子上的针,问道,

雪妖尊者摇头,“并无,不过从那人的手法看來应该是一个级别不差的杀手,讲求一击夺命,发出一招后便速度离开,”

“杀手,”楼广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桌子上的针,好像已经想到是谁干的,眼中闪烁阴狠之色,转头对身边的人说道,“把针带回去验一验,”

“是,”身边的护卫拿着帕子,小心把针包起來,

楼广随意挥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是,”

等人都走光,楼广才长出一口气,随后又一改笑脸,忙举酒朝雪妖尊者,目光却是不觉的又转道慕容秋风淡然的脸上,“哈哈,今天真的遇到贵人了,多谢姑娘相救,不才感激不尽,”

雪妖尊者完全不理会他,自顾夹起别的肉,却又不吃,只是闻了闻,好像在研究什么,

毕竟人家刚刚也是救了他一命,楼广也只能干笑,转看慕容秋风“今日能得遇见公子……几位,实在是不才之大幸,为报这救命之恩,还请几位不要客气,不知几位來此黑风城可有需不才效劳的,”

慕容秋风微微一笑,“大公子言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我等也只是经由此地,本是想到雪莱国中,只是路遇雪风暴,几位同伴失散了,因此才在此暂住几日,等同伴來便离开,”

“哦,原來如此,那不如不才派人上雪山帮忙寻找,这雪风暴可危险之极,说不定公子的同伴已经走错方向,若遇到猛兽或误入雪原就糟了,”

“呵呵,多谢大公子费心,不过日前已接到其消息,今日便会到达,”

“哦,如此,那便好了,”

“那公子前往雪莱所谓何事,可是探亲,需不需要打点一二,”

“呵呵,不用劳烦大公子了,”慕容秋风含笑婉拒,却沒有正面回答,

楼广心中暗动,看來真的是从那边來的人啊,

雪妖尊者挑挑眉,冷冷道,“太过好奇并不好,有些事情不是你该问的,”这话充满警告,说得很不客气,

但是楼广心中却是一秉,更加肯定,

慕容秋风他们虽然不知道他把他们认为是雪莱国中的几大家族中人,但也在那时候第一时间看到他的顾忌便猜测可能是被误认为什么,正好也利用这个错误模棱两可,

这虽只是草包,却也因此更好利用,更容易掌握,有他在手,在这黑风城,他们一旦行动起來也方便许多,

酒宴因为刺客一事,也沒有维持太长,只不过少聊了几句,客气几句便分道扬镳,而楼广心中虽然不舍美人,但是心中对那毒针的事情还耿耿于怀,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去看结果,

回到客栈,慕容秋风便问起刚刚那一刺杀,

雪妖尊者高深莫测笑了笑,摇摇头,“不是刺杀,不过怕也差不多,”

“怎么说,”

“那针上并无毒,只有一种药,而那针原本也不是对着楼广的面门,若沒猜错,应该是打算擦过楼广碟子上的食物,从而把药沾在食物上,我只是顺手让他改了道,”雪妖尊者挑挑眉,眼中好似还带着几分趣味,似乎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让她感兴趣了,

“什么药,”慕容秋风有些不解,不是毒药,却又千方百计在那个时候下手,

“呵呵,那药叫烈焰焚身,说到底也是春/药中的一种,”

“春/药,”慕容秋风一愣,随后想到一个可能,顿时脸一黑,

雪妖尊者嘿嘿一笑,“这烈焰焚身也和一般春/药有些出入,中药者神智依然会保持清明,只是此药会加倍的催发人的欲/念,不止是身体上,还有心中,所以一旦中药,并不容易看出是被下药,但是若像楼广这样色/欲/熏心的人,定然会当场……嘿嘿,下药者怕就是这个目的,不是要楼广当场出丑和我们撕破脸,就是要借我们的手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