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应酬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正在他犯难的时候,掌柜的激灵的走到旁边说道,“大公子,您这些护卫尚未处理,您看……”

“哎呀,对了,我这里的事情还沒有处理完,不如本……我让人带风公子先去,等处理完这些便去,”

“也好,那麻烦大公子了,”慕容秋风也不点破他,颔首便随着那被安排带路的人走,雪妖尊者自然走在旁边,其余两人在后,

楼广看着慕容秋风身边的雪妖尊者,眼中闪烁一丝阴霾,只是他刚刚也感受到这女子的气势了,况且这女子能与他并肩,身份应该也是不俗,这让他心情更差,若是他身边的人换成自己就更好了,那什么女人的,看着碍眼,

“公子,要不要我去动些手脚,让他先卧床几天,”残阳凑上來,小声的说着,他对那楼广极为不爽,一來是这家伙心思龌蹉,竟然想染指主子,二來是这家伙先前不经意的用那色眯眯的目光打量千百幻,若不是千百幻易容了,估计这家伙就不止看他身段,

说着,目光还瞪向抿唇脸带笑意对着他眨眼的千百幻,这家伙,两人自从确定关系后,千百幻便收敛了许多,沒有再动不动就男扮女装,也沒有动不动就勾引人,今天竟然做出这番勾引人的动作,实在,实在……哼,

千百幻勾着嘴角,眼中满是笑意,相比某人的阴云密布,他可是一片灿烂春光,这家伙实在太过别扭了,即使两人确定关系,他也总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从那次酒后乱性后,他们至今也沒有再有过肌肤相亲的机会,他可是极其想念那时候的美味,

慕容秋风摇摇头,却见两人眉來眼去,不由挑了挑眉,有些疑惑,又似乎想到什么,

雪妖尊者轻轻的捏捏他的手腕,让他回头,随意眨眨眼睛,又示意看那两人,眼中带着暧昧,似乎在说‘人家小两口的情趣,你别管就行了’

慕容秋风愣了一下,随后一脸恍然大悟,接着便有些无奈失笑,怎么连他们也……

雪妖尊者也摇摇头,果真都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这一个个优秀的人才都成了一对,让那些女子情何以堪啊,

“三公子,”

“情况如何,”站在窗边细心浇花的儒雅男子漫不经心的问着,手指轻轻的抹了抹花瓣上的水,样子看起來对那花似乎视若珍宝一般,

身后的黄衣中年男子垂首恭恭敬敬的把客栈发生的事情一一说明,

男子眉心微微一皱,手中一紧,那娇艳欲滴的花瓣顿时渗出些花汁出來,花瓣已经烂了,“你说他们去了第一楼,那几个人神情如何,有什么举动,”

“他们似乎也不想和大公子,或者和我们楼家交恶,并无再计较,大公子已经在第一楼摆下酒宴,此刻应该正在一起,”

“依你看來,是那那边的人可能性有多少,”

“很高,今日那公子光从气度谈吐上确实有些与那位诸葛瑾轩相似,而且从传言者的描述來看,容貌也当是极为俊美,大公子似乎便是为其容貌所迷,才会暂时以退为进,先礼后兵,不过小人觉得,大公子应该忍不了多久就会本性毕露,”

“呵,这倒是,我这位大哥可是有色心又有色胆的,美人当前,迷昏头那是正常的,我们或许该帮帮大哥,让他得偿所愿才是,不过别太过了,毕竟得罪诸葛家对我们楼家也是一大麻烦,借那诸葛家的手让我大哥吃亏便可,最好的他再无法与我争夺这家主之位,”

“是,小人明白,小人这就去办,”

“嗯,你下去吧,”男子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声,随后拿起桌子上的帕子擦掉手中的花汁,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阿一,你也去帮忙,适当时候……不需留情,”

“是,”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男子狠辣无情的神色中闪烁几分轻蔑和厌恶,不过又想到什么,皱了皱眉,诸葛家,看來我也要找个机会去拜会拜会,若有诸葛家的支持,哪怕只是和其中某些人交好,也有助于他成功接收楼家并迅速在这黑风城中站稳了脚,

酒楼中,最上一层空荡荡的,周边桌椅全被撤掉,只剩下中间一张大圆桌子,上边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酒菜,桌子下特设暗格,其中点着几个小巧的暖炉,酒菜并不会很快就冷下來,而能长时间保持温热,可见这间酒楼的主人是真花心思,

桌边只坐三个人,慕容秋风和雪妖尊者并坐,楼广原本是想坐慕容秋风旁边,无奈被残阳一个硬邦邦的‘公子不喜与外人接近’隔开,便只能退而求其次,隔了两个桌位,

千百幻和残阳两人一人一边站着,

楼广笑眯眯的给他倒了杯酒,“來,风公子,这可是珍藏五十年的雪果酒,味道还不错,尝尝,”

“我家主子不喝酒,”残阳继续挡,

楼广额头上青筋似乎细微的跳了一下,似乎忍耐已经到极限了,被一个在他看來不过是卑微下人的人三番四次的挑衅,就算他再能忍也快忍不下去了,

慕容秋风淡淡一笑,“抱歉,因为某些原因,在下不能沾酒,还请大公子见谅海涵,”

“哦,如此,无妨无妨,那么,便吃些菜,这些都是特意让人准备的,都是第一楼的精品菜肴,每日都特定准备一道,这些可是透支了明日的,”楼广的怒火在听到这清朗的声音后完全被浇灭,又不怕死的殷勤起來,

他主要目的还是想看慕容秋风的全貌,吃东西是最好的机会,总不能隔着面纱吃吧,就算掀开一点面纱,也显出矫情了,若真是大家中人,却是不需要这般,

“主子,”在楼广夹着菜要放到他碟子上的时候,千百幻已经拿着碟子轻巧的夹了几道菜放到慕容秋风前面,随后对楼广说道,“多谢楼大公子,不过我家主子不习惯与别人接触,还请见谅,”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楼广虽气,但是也只能忍,加上像他这般的人,又是那边的人,有这么些怪癖也是正常的,

慕容秋风点点头,便抬手去接下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