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三章 贵公子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就算一只成年雪貂的皮毛最多也只能做一条刚好能圈上的围脖而已,像这样大的一件斗篷,可需要多少只雪貂啊,而且看着斗篷的毛色,竟然还都是挑选雪貂最精美的毛发制成,那数量更无法估计,这样一件斗篷,若是黑市中拍卖,最少都能够好几个人大手大脚挥霍好几年,

伙计正想得入神,突然走在白衣男子身边的男子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眼让他打了个哆嗦,浑身一个激灵,娘啊喂,好可怕的眼神,虽然第一眼看起來并沒有什么,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竟然从那双眼中看到尸山血海一般,四处散发着戾气,

在他不敢再看了,果然这几个人也不是软虾子,在这里他什么恶人沒见过,但是这个人给他的感觉更加危险,连忙去安置几匹马,顺便甩给里边掌柜的一个眼神,

里边已经另外有一个伙计上來,带着他们入座,边带着残阳到柜台登记,

雪妖尊者自进來后便一直沉默,脸上带着面纱,众人也只以为是这白衣公子的女眷,刚刚听那男子叫这位公子主子,想來便是以他为中心,

更多人的目光时不时的偷偷打量着那白衣公子,感觉这人气度非凡,一身行头更好似怕招不來人抢一般,但是又不像一般故意炫富的大富公子,本身就有一种浑然的贵气,而且看他放落在桌子上才纯白剑,看來也非凡品,

这里的人大都是老江湖老油条,或许刚刚他们确实见财起意了,但是如今看着那把剑,又看刚刚小二和掌柜的眼神交换,料定这几个人定然也是深藏不露,有一些便悄悄打消了念头,

一些却还不死心,更多的是打着观望的念头,是不是软柿子,只要试一试就知道了,毕竟这可是大大的肥羊了,能从中得到什么先不说,光外面的马,特别是白衣公子的那匹马,估计在黑市中就可以让一家子这辈子吃喝无忧,享乐无限了,

所谓财不露白,但这是相对于那些沒有实力的人,有实力自信能自保的人才不会去注意这里,他们悠然随意的样子更让人猜不透,

慕容秋风坐的位置算是背对着那些人,但是却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些灼热的视线,不由无奈失笑,

伸手拉下帽子,客栈中燃着暖炉,虽然效果不是很好,但是却也比外面好了许多,手中的热水让他舒服的叹了口气,不过客栈中过于浓厚的酒香却是让他不由的皱了皱眉,

残阳已经安排好,走了过來,手中的剑啪嗒一声放到桌子上,声音不轻也不重,但是明白人便能听出其中的警告,加上那人一双眼眸含着戾气似笑非笑的扫了一圈,其中还带着几分挑衅,可谓是嚣张得可以,不少人下意识都收回目光,继续该干嘛的干嘛,

雪妖尊者忍俊不禁,暗自点头,在这样的地方,越藏得深,越会让人觉得好欺负,只会招來更多的麻烦,直接表现出自己的强处,才能起到震慑作痛,看來这几个小家伙倒是经验都丰富得很,很懂得随机应变,巧妙运用自身优势,

这点慕容秋风就显得略逊色一些了,不过作为主子,上位者不需要做到这样,只需要处处冷静持之便可,

他如此平静淡然,但也是很不错,如玉温润中自有宗门之主的气派,只是略显稚嫩,相信再过些年头,定然也是不可小觑,可能还能与其师相当,这气度倒是都有些相似,

等千百幻回來,众人简单吃喝后,便各自回房,客栈中的人只多不少,暗中注意着,目送他们上楼,暗中自有一方寒流涌动,很多人都有些好奇那位白衣公子,一直都看不到容貌,不过如此雍容气度,定然也不差,

“呵,好大一只肥羊,就不知道有谁能抓到了,”等他们都消失在楼梯口,某桌终于有人开口,说话的是一个大约三十左右的妇人,头上绑着红色头巾,看容貌也算不错,自有一种成熟风韵,只是一脸的讥笑和冷凝有些大打折扣,

“我看,估计谁也沒有这个机会,你刚沒见楼家的人好像也注意到了么,”她旁边的一个灰衣男子也是冷冷一笑,随后一碗烈酒便面不改色的下肚,“听说过些日子就是楼家家主的寿辰,楼家几位少主都想乘机得到楼家家主的赏识,正四处寻找宝贝呢,估计他们已经有人看中那匹马了,”

“呵,那还真的不幸啊,”女子娇俏一笑,至于她口中的不幸是哪一位,自然不需要去猜的,

在他们看來,这几个人就算武功盖世背后势力惊人,但是毕竟在黑风城,除非把马拱手相送,不然估计连命都难保了,“希望他们好运气遇到的是楼三公子,若是大公子或二公子,估计不但沒有好果子吃……呵呵,那位公子希望是长相一般,不然还真要人财两失呢,东西沒了不打紧,人若让大公子看中,这一生可就毁了,”

楼家在黑风城可如帝王一般的存在,也可以说是万恶之首,

从黑风城建立开始,楼家便一直存在,到如今已经是盘根错节,势力最为大的大家,地下黑市便是楼家的产业,其势力更是暗中伸出了黑风城,

虽然黑风城风评不好,但是却不得不说地势着实优越,因为要进入雪域的人必定只能经过黑风城,來往客商居多,可是一处容易发家致富的地方,

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更何况这可不仅仅是一条地头蛇,而是蛟龙,

两人声音虽沒有可以加大,但是也不小,起码他们周遭的人都能听到,也都各自神色各异,眼珠乱转,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双手环臂,站在楼梯口拐角处的千百幻嘴角勾了勾,转身回屋,

“楼家,”听了千百幻的话,慕容秋风皱起眉,他们此次是秘密前來,为了不引起注意,他也沒有刻意去查找任何关于雪域的资料,毕竟师兄已经是那边的人了,暮风楼自然不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