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雪域雪山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幻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时候能翻过这座雪山,见他脸色有些不好也皱了皱眉,心里有些担心,若再这么下去主子怕会冻坏了,翻过雪山可就是雪域了,那里更冷,而且他们现在看样子应该还需要在雪域里边呆一段时间,

看來要想办法解决,边想着边回答道,“再过前面的黑森林便能下雪山到黑风城,主子再忍忍,到时候再置办些暖裘,”

“诶,那东西可是治标不治本,我倒是听说雪莱圣域中有一座冰塔,塔中最上面一层有一件宝物,是一块玉佩,这玉佩是用九百九十九快暖玉精髓加冰魄巨熊和疾风冰蛇的心脏和胆凝练出來的,

带在身上,就算不穿衣服走在雪地中都不会感觉一丝寒冷,不如到时候去借借,”莫瑶说着,手指磨了磨下巴,似乎还真有这打算,而她所谓的借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是一般的借了,

千百幻倒沒有觉得不妥,反而眼睛一亮,这倒是让他忘了,他也听过雪莱圣域中有这么一件宝物,是雪莱的镇国之宝,心里有了些打算,无论如何,王爷让他跟着主子,他可不能把人给照顾坏了,不然到时候无法交代,

慕容秋风倒沒有在意雪妖的话,只当她调侃而已,他比较在意的是刚刚听到的,“黑风城,是什么地方,”

总是听着雪域,雪莱,给他的感觉都是白茫茫的,很纯净的感觉,突然來个黑风城,而且还是他们在雪域第一经过的城池,似乎有些违和感,不免觉得奇怪,

“嘿嘿,”听他问起,雪妖也不知道想了什么,莫名就笑起來,而且那笑声还有那么一点诡异,

旁边三个人莫名的抖了一下,慕容秋风更觉得冷飕飕了,

千百幻似乎知道雪妖那嘿嘿是因为什么,有些无奈的说道,“主子,等会进黑风城可要小心一点,这黑风城又名罪恶城,里边是人都是雪域里边心术不正的恶人,

雪域中信仰纯洁的心灵,也就是善良,但是一个地方自然不可能人人都向善,黑风城便是建造來放置这些被认为是罪恶的人,里边的环境人文都有些混乱,所以就算一些本來不坏,在进入这里边后也会变坏,因为不变坏,就活不下去,雪域和黑风城就好像两个极端,一个极善一个极恶,”

“嘿嘿,这话我可不认同,或许雪域中的某些人比这黑风城里边的还要坏,而且黑风城里的人比雪域那些道貌岸然却一肚子坏水的人顺眼多了,起码人家的摆在台面上的,”

残阳懒懒的说着,一手拉着马的缰绳,一手拿着剑柄,一把有些厚重的剑被跨在肩膀上,动作粗狂,和那张第一眼看起來就如一个单纯玉娃娃的娃娃脸极为不相称,而他那嗜杀的性格就更不用说了,

“嗯,这点我赞同,小娃娃看得挺分明的,”雪妖摸摸下巴,转头看着残阳,微微一笑,

残阳原本有些疲懒的神情顿时一整,感觉后背发起寒气,顿时一个激灵,打着哆嗦讪讪的笑了笑不敢说话,

说实在他有些怕雪妖尊者,不是她的名气也不是她的威望和武功,那是一种天性的感觉,或许是他对血比较敏锐,总觉得雪妖至尊身上血味很浓,让他产生一种膜拜,

慕容秋风想的却是不一样,“把他们这样分开來好么,人性本就有好有坏,分得太清反而会变得不清不楚,而且这样的做法太偏激了,对那些人不公平,一开始就定义了,这不是相当于已经指定了他们的人生吗,再说好坏也沒有定义,”

几人都惊讶的看向他,他们以为慕容秋风这样的性格,心思又单纯简单,好坏一定分得很清楚,也很有正义感,却不想会说出这么模棱两可的话,不过却也很有道理,好坏本來就沒有定义的,

雪妖嘿嘿一笑,“小枫枫被烨小子给带坏了啊,到时候老古板说不定要杀上门了,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就像烨小子一样,他是好人是坏人,每个人定位都不同,

看來这段时间你们也成长了不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赤子之心,在这混乱的年代,能明白的人太少了,难怪老古板会选中你继承他的剑法,而不是云飞扬,原來是在心性上面,看來烨小子果然捡到一块不得了的宝物啊,”雪妖笑得格外的得意,

慕容秋风似乎有些不明白,又似乎明白,感觉雪妖尊者的话似乎带着某种领悟,好似在点醒他一般,他学的剑法似乎和别人不同,他的剑法可说都是师兄教的,师尊只交给他剑法的领悟之力,

开始他以为可能是他沒这个天赋,师尊收他为徒或许是看在师兄的面子上,不过雪老这么说,难道还有其他什么么,

不过提到师兄,又让他的心复杂起來,眼中带着些黯然,

就在他思索间,手臂突然被雪妖尊者按住,坐下的马也躁动起來,似乎预感到有什么危险要发生,低低的嘶鸣,

而一直在慕容秋枫怀里睡觉的小血狼也从厚实的斗篷中钻出小小的脑袋,浸提的盯着那远处,黝黑的眼中带着一丝忌惮,似乎也有些不安起來,呜呜叫了两声,小爪子巴拉着斗篷,好似给慕容秋枫提醒,

“怎么了,”残阳拉着马的缰绳,一手连忙摸着马脖子安抚,一边警惕起來,原本有些懒散的目光瞬间犀利起來,

千百幻拉住马,看着远处似乎卷起的风雪,转头看向雪妖至尊的脸色,得到了肯定,脸色顿时沉了下來,不好的预感在心中落实,“看來我们运气有些差,”

雪妖至尊脸上也难得有了几分凝重之色,转头看着其他方向,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慕容秋风也看着那似乎薄雾一般的飞雪,见两人神色凝重,心里也有了不好的预感,一只手抱紧怀里的小家伙,轻轻的捏着他的后颈安抚,

千百幻叹了口气,“我们恐怕是遇到十年一次难得见到的雪风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