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炎阳坍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随着炎阳中间开始坍塌,水便如流入漏洞一半向中间灌如,爆炸声一声比一声大,地面坍塌更为严重,那些还在外面争斗的人都是面色大变,纷纷想要逃离,只是大水冲击过來,就算插翅也难飞,

惨叫声不绝于耳,整个炎阳震动着,脸周围的山脉也跟着震动,周边的城镇也微微受到影响,感觉细微的震动,那些敏感的动物纷纷躁动起來,

震动几乎延续了几个时辰,整个炎阳变成了一片湖泊,上面漂浮着许多的尸体,简直就是一座死城,若站到残圭断璧的堤坝上面往下看,会觉得触目惊心,水都被染成了红色,看起來就像一口大锅,

那些沒赶得上的人察觉到炎阳出事了,最后看到这惨景的时候,不但沒有感觉庆幸,反而觉得遗憾,在他们认为,那传言果然是真的,

而这惨烈的结果,应该是有人触动了地下城的机关,这么一座地下古城,又怎么会那么好进的呢,不过也不知道那些东西还在不在,会不会被毁掉了,

接下來的一大段时间里,不少人都暗中的派人來探查挖掘,希望能弄到一些东西,

也有不少请了盗墓者四处挖掘,结果都是只进不出,最后再沒有人敢來试,而朝廷也发下命令,安排人把这里整理好,该清理的清理,引水囤积,真的把这里变成了一个人工湖泊,挖出來的泥石成了周围的小山,

而炎阳城便永远的在湖泊之下,地下古城依然成了一个谜团,在百年之内还是有不少人不死心的打这里的主意,只是这里已经被朝廷保护起來,想探查也无从下手,

上官烨他们几人都是轻装上路,颜齐仁本來要回师门复命,无奈肖言一心想要上战场,跟着上官烨去边境,他也只能跟着,幽香早在月前便和云天离开,说是要回去师门找那九日无忧,她记起來似乎在师门的书阁中看过,只是一时间忘记,

千百幻他们也会自己绕道去边境,各路人马分成几批,小五要带着历练,自然也要跟着,不过这小家伙或许是这段时间在混乱中历练了不少,小小年纪也显得成熟了许多,

云娘很是喜欢他,便把他收为干孙子,准备也把一身的绝学,机关阵法和易容术都教给他,慕容秋风毕竟主要的武功还是剑法,不能全心都放在阵法上面,不然估计剑圣第一个不同意,

而且去了军营,他肯定也会很忙,有沒有时间学也说不定,

有一件事她并沒有说,那便是她已经快到油尽灯枯了,虽然她不过五十岁,看起來也不是那么苍老,但是这些年劳心劳力已经耗费了她许多的心神,如今她唯一的愿望便是能在死前见到向家灭亡,那时候她也能死得瞑目了,

只是有时候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在一处驿站中,他们见到了早就等候在哪里的传信驿官,得到了一封密信,信是幽香通过朝廷传來的,说是雪莱国果然出事,被囚禁的雪莱国主被五毒老人给秘密救了出來,正藏在雪域中,但是作为雪莱国圣物的蛊王却失踪了,请求延国的援助,

信被送到这里,皇帝的意思很明显,要上官烨做主,毕竟大部分兵权都在他手中,而且他周围也都是一些以一抵百的人才,

正好这天來和他们会合的雪妖尊者也到了得知这个消息,便直接拍板定案,

“烨小子是定然不能去,现在边境也有些紧张,雪域那边我多少也知道一些,就由我带人去把,虽然不知雪莱国主为何点名要枫小子一起,不过还是去吧,幽丫头和五毒老人是师徒,由他们來互相联系也方便一些,云小子肯定也是一起,幻小子的易容术也是很有必要的,那么就我们这几人,其余的,全到边境,”

上官烨听着雪妖尊者霸道的一番安排,完全沒有自己插话的余地,有些郁闷又有些不满,主要是要和慕容秋枫分开这一点,他已经习惯慕容秋枫在他身边,在他视线之内了,突然说要分开,让他心里有些发空,

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雪妖尊者却好似看出他想说的话,便又说道,“蛊毒的事情也至关重要,必须找出嗜毒蛊王,不然怕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被控制,他们也怀疑五国联盟出兵,有可能是被有心之人用蛊王给控制住了,只有找到蛊王,才能消灭所有的蛊虫,所以当今之计,儿女情长放一边,等解决这些琐事,爱怎么墨迹怎么墨迹,男子汉大丈夫,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上官烨被她这一通话堵得说不來话,他不想慕容秋风离开自己身边,但是他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加上慕容秋枫自己也很赞同这样的安排,也是铁了心要去一般,便只能沉着脸同意他们去,几人被分成了两批,

雪妖和慕容秋风千百幻、残阳,幽香,云天都会去雪莱和雪莱国主与五毒老人会和,其余的人便赶往边境,

本是想立刻启程,不过雪妖尊者看自己徒儿那越发阴沉难看的脸,担心他这样子去了边境怕会不小心惹出什么來,又见两人依依不舍的纠结着,干脆就多留了一天,让两人好好相处一夜,

屋顶上,两人并肩而坐,看着如同伸手便能触摸到的月亮,都有些沉默,脚边了两坛浓香四溢的酒,差不多已经喝了大半,不过却因为冷风的吹拂,两人神色上都沒有多大的变化,

慕容秋枫今夜饮酒,或许是因为心里的坚持,所以难得沒有很快酒醉,只是一双眼眸有些迷离,微微靠着上官烨的肩膀,

上官烨伸手揽着他的腰,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提着酒坛子,却是越喝越显清明,

闻着那浓郁醉人的酒香,慕容秋枫轻闭着眼睛,心情也有些不好,分离总会让人染上些许的忧伤,不过好在也不是什么太大的分离,只是暂时分割两地,很快便能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