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宝物在前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再说解决这些事情便要转移到战场上,到时候慕容秋风必定也要随他一起,他会让慕容秋风用自己的能力取得那些将士的信服,取得天下的信服,到时候两人的关系再公诸于世,也无人敢说什么,

云娘看着图纸,仔细扫了一遍,随后微微一笑,拿出笔墨,点着红朱砂在上面一些地方比划,然后又拿一张纸给写出一些不足和优势,“看來你已经把我所教的学得差不多了,我看是再沒有什么能教你了,天机老人的稿录你可以去看看,里面很多东西都能让你学习,”

时间已过一月,该來的也差不多都到齐了,上官烨那一次开杀有一定程度的震慑了那些人,本來不少人是打算对上官烨他们进行封杀,这样的人若存在,恐怕对夺宝都有很大的危机,但是上官烨他们的藏身却是让他们最为头痛,

他们几乎是把整个炎阳都翻过來,都找不到他们,无奈便只能继续,

如今炎阳被淹成这样,他们只能再加派人力,王韩早就偷偷离开,现在炎阳就是无人管理的废城,随他们如何摆弄,

当所有的水都被引走,水中堆积的泥土被挖开,几乎堆积得有一座山高,一个石板门便出现的所有人的视线中,

看着那门,所有人眼中都是热切和贪婪,不少人心情也有些复杂,他们不少都有根据地在炎阳,如今的炎阳成了这样,他们损失很大,但是看着宝物就在眼前,又觉得一切都值得,当然,前提是能拿到宝物,

石门的开启并不需要钥匙,也不能用蛮力,而是需要懂得机关的人,那东西也是上官烨让云娘刻意故弄玄虚弄上去的,毕竟若是太简单就进去的话,岂不是反而会让人怀疑,

江湖人才济济,五花八门都有,也有不少懂得机关阵法,那门上的机关也不算难,所以用了两天的试验门便被打开,众人按照先前商量的,分成几批,其余小的在外面等,

不过安排是一回事,实行是一回事,门一打开,便有人安奈不住先行破了规矩冲进里边,

其余人顿时气得脸色发黑,也都急忙冲进去,“阴山老头,你果然卑鄙无耻,”

那虽先进去的老头便是阴山派的掌门阴山老人,趁众人准备之际,他便已经入风一般窜了进去,

其余门派的高手们个个都咬牙切齿,也顾不上什么安排的,争先恐后飞了进去,

整个堤坝之上的小辈们也都互相瞪着蓄势待发,等那些老的都进去了,轮到小的來争,他们可不会真听话在外面傻傻等着,这么好的机会不进去碰碰运气实在太对不起自己,

如果真如传说中那样,便也不需要贪心,只需要一株增强一甲子功力的药草他们便已经是知足了,

“要不要來打赌,有多少人能闯到第三层,”易容在人群中看热闹的上官烨笑眯眯的转头对着旁边叹气的慕容秋风说道,

机关城共分八层,并不是楼层一般,而是按照机关塔來分,每一个大机关塔分一层,五层的机关塔就是总开关,而第八层其实便是出口,这也是唯一的活口,只要在机关全部启动的一个时辰内从八层的出口离开便能逃过一劫,这地方也只有云娘知道,连向恒丰都不知道,

当初被留下在这里启动机关的人其实都是向恒丰安排的死棋,只是机关城是云娘安排的,她自然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留条出口,

沒有灭掉向家前,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死的,不过现在上官烨既然答应了她,她便也无憾了,她相信上官烨定然能把向家给灭了,

这条通道便成为了上官烨他们离开的通道,

慕容秋风心里还是很是复杂,这些时间,看了太过的明争暗斗,看着这些自语武林正派,一口一个道义的人为了这些身外之物露出自私贪婪狠辣的一面,心中已经失望透顶,摇摇头,随后又问道,“你不怕他们都闯不到五层,那机关其不能动了,”

上官也洒然一笑,“我从沒想过他们能闯到五层,机关我已经让云姨秘密改造了,并不需要人为,而且启动时间也缩短,只是可惜了时间还是太短了,不然一定能招來更多的大鱼,”

“王爷,准备好了,”同样易容好的千白幻悄悄的走过來,

上官烨点点头,对慕容秋风说道,“走吧,我们改准备离开了,”

点点头,慕容秋风也只能跟着他一起离开,不是他也变得残忍无情,而是他学到一个道理,你对他们仁慈,他们不一定会对你仁慈,再说这些人若不除,对上官烨乃至延国來说都是莫大的隐患,

于公于私他都只能见死不救,再说,他也救不了,本身便是这些人太过贪婪导致的,若他们不贪心一些身外之物,又如何会中计丧命呢,

不得不说,跟在上官烨身边,慕容秋风学了不少,

月华楼的所有人早就差不多全被替代成为上官烨的人,炎阳可以说已经是铁桶,只能进不能出,就连一只鸟都一样,之前那中年女人所放的信鸽,也都是被射下來成了藏在外面影卫的食物,

等向家的人听到传言赶过來已经晚了,况且他还安排了杀手在路上截住向家,这趟浑水,绝对要搅匀了,

云娘也随同他们离开,留下千百幻和残阳安排另一些后续事项,

出口处,肖言他们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如此浩大的工程,几百多人的命顷刻便毁之一旦,不是谁都能如上官烨他们已经习惯了,所以他们便提早离开,

几人上了准备好的马,小五也在其中,扯着缰绳便离开,看都不看后边的情形,

“你不等结果么,”慕容秋风有些疑惑,

上官烨自信微笑,“等不等,结果都只有一个,”

慕容秋风叹了口气,回头看着密密麻麻的山林树木,莫名的惆怅,

几人快马加鞭的向边境而去,

而在他们离开后差不多一个时辰后,炎阳城突然发生一声爆炸,随后好似被感染似的,爆炸声不断响起,而整个炎阳晃动了起來,圈在周围的水溢出,堤坝坍塌落入水中,瞬间水位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