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 慕容秋枫失踪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慕容秋枫微微一愣,随后白玉般的脸上便染上几分醉人的晕红,目光闪烁有些不自然,他果然什么都无法瞒过烨的眼睛,

上官烨看着他这羞窘的摸样,心中热气上涌,眼眸也深邃几分,每次看到他这摸样,便忍不住的想把他狠狠压下,看着他动/情时的样子,

深吸了口气,转开头,“云姨,您真的确定了么,虽然我很高兴有云姨这个助力,但是边关乃是苦寒之地,怕是……”

后面的话不用说出來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云娘轻轻摇头,含笑道,“我已经不是娇生惯养锦衣玉食的皇后,如今的我什么苦沒有吃过,而且那样的环境也比较适合现在的我,”

上官烨明白她的意思,便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我师叔白峰老人一生也醉心于机关阵法,对天机老人的机关阵法尤为痴迷,现如今我也请他老人家去边关了,以后还要劳烦云姨不要介意,师叔可能会向您请教,”

说请教算是客气,估计是缠着不放吧,师叔对机关阵法的痴迷程度他可是很清楚的,每次研究这些都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希望到时候师傅别吃醋了,不然军营也该热闹,

“白峰老人,”云娘一愣,随后有些惊讶,白峰老人她也知道的,是当今武林第一的机关术师,若不是有先祖天机老人的成就在,估计白峰老人现今也是天下第一术师,倒沒想竟然会是上官烨的师叔,难怪当时带他们进來的时候,他们对机关阵法都很了解,“呵,我也很想向这位闻名已久的前辈讨教讨教,”

“不如云姨开个学堂,专门教导机关阵法,培养一些有才之人,然后把这些知识都宣扬出去,”慕容秋枫看着云娘终于有了目标,心中也终于是放心,

不止云娘把他看成儿子,慕容秋枫也是把云娘当做母亲來敬重,一面是对于她的同情,另一面是确实很喜欢她,

“嗯,这主意倒是不错,”上官烨微一挑眉,眼中闪着精光,“可先培养几个得力的弟子,然后安排他们到各处开设学堂,而这学堂院长之位便交由云姨,枫也可在其中当先生,”

“呵,这法子倒是不错,不过现在说还尚早,”云娘轻笑着,眼底暖色流动,这种感觉她已经有多少年沒有享受到了,原本都已经忘记,沒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遇到,或许可以当做上天给她的一点补偿吧,

“烨大哥,”肖言蹬蹬的跑了进來,微微细喘,眼眸灵动,似乎显得很兴奋,见慕容秋枫他们也在,便也赶紧打招呼,“小师叔,云姨,”

“怎么了,”见他急急忙忙进來,慕容秋枫疑惑的问道,

“嘿,上面那些人都打起來了,才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死了不少人,那水都成了红色,堤坝在打斗中被破坏了,大水全部流了出來,现在虽然沒有被淹沒,不过整个炎阳一片狼藉,现在那些人几乎都成了落水狗,”

“炎阳被淹,怎么回事,他们原本不是在挖渠么,怎么会弄成这样,”慕容秋枫眉微微蹙起,也显得很意外,

“哼,不过都是因为他们的自私和贪婪导致的,这情况早在意料之中,不过倒沒想到会弄到炎阳被淹了,我先去看看,等下再來,”上官烨冷潮了说着,又含笑安抚一下他,便转身离开,

肖言一脸兴奋,似乎跟着上官烨就有好戏看一般,也想跟上去,不过想想又转头,“小师叔,云姨,要不要一起去看戏,别总窝在这里,出去吹吹风也行,”他心思本极为简单,也不知道慕容秋枫的顾忌,所以便随口说了出來,

云娘秀眉微合,看了慕容秋枫一眼,开口便要拒绝,慕容秋枫却先点头,“好,一起去吧,云姨,”

云娘愣了一下,随后无奈一笑,“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再说我也不便露脸,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两人顿时明白,机关城虽然是被云姨掌控着,而炎阳也被烨掌控,但是周围还是免不了有向家的眼线和那所谓的圣女的人,云姨却是少露脸比较好,

两人出了洞口,站在二楼往下看,便见到下面的街道已经被水淹沒了,好在水位不高,只是差不多到膝盖处,很多房屋也被淹沒,

两人扫视了一下,沒有见到上官烨他们在哪里,便飞身站到屋顶上四处望了望,

此刻屋顶上都有不少的人,大都是为避水,而目光心思也多放在下面还在水中的人,或者那些依然在打斗的人身上,一时间也沒有注意到慕容秋枫两人的出现,

两人所站立的地方应该正好被分成两派中的一派,此时正隔着一条街互相斥责对骂,

慕容秋枫相貌太过惹眼,不便多呆,两人一时间找不到上官烨他们在哪里,便只能悄悄在屋顶上寻找,

“小师叔,那边,”肖言突然眼睛一亮,扯了下慕容秋枫的衣服,

慕容秋枫本正小心站着,心神都在寻找和防备四周,被他这么一拉,顿时脚下一个不稳,竟然朝后边摔了过去,

“哎呀,”一个人率先叫唤起來,原是被慕容秋枫给踩到脚,又被向后推,便撞到旁边的人,这一下似乎成了连锁效应,不少人发出惊呼,外围的更不慎被推落水中,

肖言知道自己闯祸了,惊呼一声,也不管会不会暴露身份,急忙的去拉慕容秋枫,只是因为心急,脚下也踩不稳,加上被那些东倒西歪的人给影响了,顿时自己便率先咕噜咕噜的滚下屋顶,直接掉下去,还好及时抓住屋檐,

正打算再上屋顶,后衣领却突然被提起,然后被提着飞离这片屋顶,到另一个沒有人的屋顶上,

等他站稳了才发现抓他的人的上官烨,正想道谢,颜齐仁也飞了过來,紧张的看着他,“怎么样,有沒有受伤了,”

肖言随意挥挥手,“哪那么容易受伤,又不是水做的,”

因为这混乱,还有他们所立的位置过于突兀,自然被众人发现,顿时所有视线都投向他们,一些认识上官烨的人顿时惊讶的叫起來,“是你,雪妖之徒,”

上官烨的名字至今对这些武林人來说还是个迷,所以根本沒有人知道,只知道这人是雪妖唯一的徒弟,而让这些人对他印象如此深,还是因为他的手段,

上官烨冷冷扯了扯嘴角,本欲转身不想理会这些人,

但肖言却突然惊叫起來,“哎呀,糟糕,小师叔呢,怎么不见了,不会是掉下水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