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担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真如颜齐仁所猜测,第二天一早,青阳派邱掌门所住的地方四处鲜血淋淋,邱掌门更是惨死在房中,而且从表面看,明显还是沒有出现过任何搏斗的痕迹,凶手若不是武功高强到让一门之主无力反抗,就是自己人,而且还是很亲近的人,

昨日青阳派大弟子死于非命,今日掌门又莫名惨死房中,青阳派剩余的众弟子顿时便闹了起來,特别是邱掌门之女邱訫,丈夫与父亲的惨死,让她完全失了理智,只想着报仇,整个人疯癫着拿着剑四处砍人,

众人看她实在可怜,也沒有人动手制住她,一时间更为混乱,

若说路姚的死沒有人放在心上,可当成一场意外,那么邱掌门的死就犹如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瞬间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毕竟是一门之主,无辜惨死,而且现如今还是特别情况,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人猜测好半天,好不容易团起來的人心不免都不稳浮躁起來,

幽静的石室之内,玉石啪嗒落下的声音尤为悦耳,外面的喧闹好似完全沒有影响到这里半分,

云娘看着图纸上的黑白棋子,失笑出声,眼中满是赞赏,“现在我可才知道,什么叫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那图纸上所画的,是一个繁杂的阵法,黑白子分别是布阵和破阵的,不过半个月,原本还要拿着图纸询问的他,现在却能轻易的举一反三破解这种程度的阵法,

云娘不得不承认,所谓的天才,真的存在,

慕容秋枫含蓄一笑,“是云姨教得好,秋枫还差远了,”这些天,他基本都在石室之中和云娘学阵法机关,沒有怎么出去,他也喜欢和云娘交流,总能学到很多东西,虽然开始对唇语不熟悉有些费力,但是慢慢的便觉得沒有那么难了,交流起來也不用随时准备笔墨在身边,

一來学阵法机关是一个原因,二來,或许可以说他是在逃避吧,尽管一直告诉自己,要相信烨,支持他,一切以他的安危为先,大局为重,但是他还是无法那么轻易的看着那么多条生命就这样瞬间在他眼前消逝,哪怕那些人本就作恶多端,

他怕,他若一直看着,估计最后会忍不住出手阻止,

他也知道,如果他出手阻止,甚至只需要一句话,烨定然会同意,但是这样一來,却是多了许多后患,而烨辛苦设下的局也是白白废掉,还很有可能陷入危险,两难中,他无法面对,便只能逃避,

可是这种默许的心态却依然让他很焦虑,感觉相当于他间接杀死那些人,所以他把全身心都投入到机关阵法中,只想转移注意力,

上官烨自然明白他的心思,所以也从不主动在他面前说这些,就算有时候谈论到,也是尽量检词检句,减少他的心里负担,

每个人的看法和思想都不同,慕容秋枫性本仁善,他也不想去扭转他的心态和性格,把他染黑本就不是他的本意,所以他肯避开,他反而很高兴,

只是心中还是有些歉疚,毕竟是他把他拉到这泥潭中來的,

云娘自然也知道这些,所以她同样,尽力的去陪他,转移他的注意力,有时候也会稍微开导一下,

对于云娘來说,夫离子散,国破家亡,二十多年活在仇恨中,卧薪尝胆,报仇的心已经把她柔和的心给磨尖利了,不再是那温婉的皇后,只是一个一心想着报仇,不计一切代价,

可慕容秋枫他们出现后,她却突然心安静了下來,也不知道是因为上官烨答应她帮她报仇,让她给自己找了个暂且放松的借口,还是因为慕容秋枫,

她几乎是把慕容秋枫当成了儿子來对待,把十多年未给出的母爱放到他身上,而且慕容秋枫身上那种纯净温暖总容易感染他人,让她难得安静下來,暂且抛却绝望,感受这种淡淡的温馨,

“云姨,你之后,有什么打算,”沉默了好一会,慕容秋枫突然问起,其实这个问題他很早就想问,云娘这些日子的安静有时候让他很担忧,

一个人,在仇恨中活了近二十多年,等烨灭了向家,那么她的仇恨也就沒有了,突然间失去了目标,他怕她会寻短见,而且这个可能性很大,他总能感觉到,她心中总藏着淡淡的绝望,

云娘收拾棋子的手微微一顿,垂头沉默了一会,轻声叹了口气,“或许……会找处地方安定下來吧,”她的声音有些飘渺,

慕容秋枫抿着的唇微微一紧,从她的神色來看,定然是如他所想,“云姨,不如到时候和我们去边境吧,边境也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还有,难道你不想看着黎国再次繁荣起來么,”

“呵呵,黎国……不一样了,如今黎国真正皇家的血脉已经全部断绝,接下來的下场便只能江山易姓,我的黎国,早已不在,”

“云姨,”看着她如此摸样,慕容秋枫心里更不好受,再次想开口劝说,

云娘却是轻轻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傻孩子,你难不成是怕云姨会寻死么,”

被说中了心思,慕容秋枫顿了一下,却还是轻轻点头,

云娘站起來,把图纸叠好,神情有些恍惚,“若是以前的话,或许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我的一生的目标,就只剩下报仇,一旦大仇得报了,那么人生也失去意义,这么些年來,维持着我生命继续下去的,便是这份报仇的心,不过……”

看着慕容秋枫急切担忧的样子,云娘眼底下微含水光,带着几分柔意和暖色,就如同一个慈爱的母亲,“这些天,我突然又多了个想法,人生跌宕起伏,不过如此,不管生前如何,死后依然是黄土一培,生命易逝去,留下的人自有意义,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早就答应了烨去边境,虽我不是天机老人的亲传之人,但是也不能让他老人家一生心血便这么消失,”

“所以,我打算在边境安顿下來,答应烨专门帮他培育将领一些阵法机关之术,”

“真的,”慕容秋枫闻言,顿时一喜,激动的站起來,随后又想到什么,顿时一愣,“云姨什么时候答应烨的,”他还不知道,原來烨早就先他之前开口了,果然,他想什么,烨都清楚,并不动声色的做了,

“在你还纠结着怎么开口的时候,”低沉带笑的声音轻轻响起,上官烨含笑走了进來,眼底满是温柔之色,大手向前,自然又习惯的揽住那纤细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