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他是谁?云飞扬?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正文第两百章他是谁?云飞扬?

几人也没有说什么,就平常的说话而已,很快老鸨便留下一个女子就离开了,女子向几人请示一下后边自觉到屏风后面的琴桌旁坐下弹琴。

上官烨和慕容秋风藏在床后,被挡着也无法看到那边是情况,虽有三个男人,但是一直谈话的却只有两个,另外一个似乎很不喜欢说话,进来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而那两人也好似知道他的秉性,也不多去招惹他。

两人所聊的话虽然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些关系,但是都比较像茶后闲话,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想着应该只是到这里寻欢作乐的武林人而已,正打算找个办法离开。

这时,门却又被轻轻敲响。

慕容秋风和上官烨两人眉毛同时一挑,只因为那敲门的声音有些怪异,似乎是某种暗号,轻三声,重三声,又轻重两声,很轻微缓慢,若是不仔细听根本觉察不出怪异之处,他们两人也是因为自身所管理的事情,常和暗号挂钩,这种最为普遍的暗号自然逃不过他们的耳朵。

若只是一般的闲聊寻欢作乐,为何需要如此偷偷摸摸的,还需要暗号。

两人对视互相对视,嘴角不由都勾起来,难道是被他们误打误撞了?

“哈哈,你总算来了,快进来。”其中一个男子∽,..打开了门,爽朗的笑着,把那门外的人迎了进来。

来人却是不发一言,但是似乎有些不满,轻轻哼了一声,倒是和那男子声音中的爽朗有些不搭。

“你们倒是会享受。”一声略微低哑的声音响起,不同先前那两个男人,显然是刚进来的男人,那语气中似乎对房中原来的几人很是不满和鄙夷,语调阴阳怪气的。

“喂,你别污蔑人啊,谁在享受了,现在的炎阳有什么好享受的。”另一个声音较轻的男子开口,听语气对那男子也好似无半点好感。

“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那原先去开门的爽朗汉子出来做和事老,然后又问道,“乐公子,不知尊驾可有何指示?”

“主子让我带句话给你们,先都不要动,那些武林人估计也忍不了几天,等都乱起来再动手,你们乘机把此次来同盟会的几个主事的杀了,然后安排人替代进去,最好能把那些门派中的人都炼成傀儡。”那哑声男子慢慢的说着,似乎有些不耐。

“哦,如此。”

“还有……”哑声男子又说话了,不过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声音便更多加了些阴阳怪气,听起来似乎还略带挑衅,“那慕容秋风和上官烨两人的事情你们不用插手,主子自有另外安排,还有小心藏着,别被他们发现,特别是某些人,最好安分点,别妒火攻心坏了大事。”

“坏大事的,似乎总是因爱成恨的某人吧。”

这个声音显得有些低柔,悠然随意带着几分嘲讽和厌恶,但是不失清雅,显然是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人。

不过慕容秋风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却是一愣,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心里咯噔一下,那瞬间觉得声音似乎有些耳熟,不过说话的人应该是做过表面功夫,声音听起来也有几分闷,就算有熟悉感,却也一时间分辨不出。

而上官烨也皱起眉头,却不是因为那声音,而是他们之间的对话,所谓的妒火攻心和因爱成恨,对象明显就算他们两人,只是指的是谁。

乐公子?先前听的时候还以为是叫月公子,若是这个乐的话,不由让他想起一个差不多忘记的人来,乐音,不过这人声音如此粗哑,听声音中透出的气息来看也不一样,比乐音的内力要高一些,而且言呈曾传来消息,乐音在被追杀中已经落入涯中,尸体也被野兽吃了一半,从他身上找出了属于乐音的奴印和幽香统一给后院公子的一种毒。所以一时也无法确定。

“哼,你就得意吧,我看哪一天慕容秋风知道真相后,不知道现在你还能笑得出来不,听说你向主子要了九日无忧,恐怕就是打算在事情成之后用在慕容秋风身上的吧,还真是江山美人两不误啊,只是你最好祈祷他还能留着那条命……嘭!”

一声撞击的声音响起,打断那个人的话,而听那人同时闷哼一声,显然是被打了。

“你敢对我动手,别忘记你答应主人什么。”那哑声男人似乎被打得有些严重,声音弱了许多。

“主人?哼,那是你的主人,至于答应么,云某只是答应她不杀你或者废了你,没有说不能打你,看来上次的教训你还不够让你记忆深刻了,别忘了,你只是一条狗而已,给你同桌谈话的资格已经是莫大的殊荣了,别不识时务。”

“云飞扬,别说得那么好听,其实你不过是想找人出闷气而已吧,怎么,看着心上人在别人怀里卿卿我我很心痛吧……啪。”一句话说完,随同而起的是巴掌声和重物落地的撞击声。

“诶,这里可是妓院,人多嘴杂隔音也差,你们消停点,可别引来不该来的人。”

“你别理会他们,反正出了事也是他们耽着,不过乐公子,你这也是摆明着欠揍么,总那么喜欢揭人伤口干什么呢,有这个闲情还不如想着怎么报仇的……好好好,我不说,我也不管,你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真是搞不懂,平时多么精明的两个人怎么总是一碰到感情的事情就糊涂冲动呢,果然爱情这东西碰不得啊。”

门外敲门声又响起,是老鸨的声音,似乎是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那么大的动静确实也把周围给惊动了。

几人这会也只能真收敛些,后面的女子依然安静的抚琴,完全没有任何其他情绪,好似对刚刚的动静听不到一半,那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平和纯净。

那爽朗大汉回了一声,“没事,只是喝多了。”

床后的两人可就没有那么淡定了,特别的慕容秋风,若不是被上官烨抱着,估计在那时候便露出马脚了,一张脸有些发白,牙齿咬着下唇。

虽然一直怀疑云飞扬可能真的参与其中,但是此刻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会有些无法相信,特别是听到他们似乎要害他们,心里更加难受了,这还是那个宠爱他如兄长一般的师兄么。

而上官烨更加在意的是那人提及的九日无忧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给慕容秋风用。

“谁!”两人虽然还是不动声色,但是刚刚慕容秋风的冲动却还是引起了注意,之前他们都出于内斗中,暂时没有察觉,这会一安静下来,便立刻察觉到房中另外的气息了,顿时都警惕起来,满眼阴霾,杀气四溢。特别是云飞扬,这会似乎迫切的想用杀人来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