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天罗圣物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正文第一百九十五章天罗圣物

几人到了后院关押俘虏的地方,听着里边有些怪异的声音,进去一看,顿时都倒吸一口气,愣在原地,明白为什么云天脸色那么难看了。

只见室内两个人影正纠缠在一起,那个原本绑在将领旁边的师爷被放开,正趴在还被绑着的将领身上疯魔。

那将领压抑着声音不时惨叫,身上的衣服被扯得有些凌乱,两人并未脱光,但是这样的视觉效果更刺激,特别加上那**的声音,还有那师爷**的呻吟声,看那样子,明显是中了药物已经神智不清。

那被他当做泄欲对象的将领可是清醒的,原本被折磨得不像样的脸色更加难看,一双眼几乎充血,恨不得举刀把身上这家伙碎尸万段再自杀,眼里满满的都是屈辱。

“他们……在做什么?”只有肖言愣愣的开口,眼里迷惑中带着些好奇。

而他的话正提醒了身边那愣住的三个人,顿时三人脸色都是一白,捂着嘴巴转身,腹部一阵翻江倒海。

“诶,王爷,主子,你们怎么到这里了?”吃饱喝足的幽香精神奕奕的走来,她在大堂等了好半天都没等到人,不想人都聚到这里了,看几人脸色这么难看,颜齐仁和慕容秋枫还直接撑着大树干呕起来,不由有些疑惑。

〗,..不过走近眼睛向那打开的门一撇,顿时嘴角抽搐,明白过来,讪讪发笑,“哎呀,刚刚太饿,忘记把他们分开关了,那个,我们先到大堂吧。”

她其实也不想用这招的,虽然很好奇男人怎么做,但是她也不想看这么丑的两人做那档子事,怪只能怪那将领太硬气,油盐不进,不管她怎么用毒折磨他就是不说,最后只能用这法子,给那瘦猴般的师爷上烈药,恐吓那个将领。

事实证明,是人都会有弱点的,果然成功,也得到她想要的话,本想去吃饭,让云天通知王爷他们过来商量,却是吃完饭都见不到人,看来定然是那坏心的家伙捣鬼的,她可还记着云天当时的表情呢。

“厄,你们怎么了?他们在干嘛,你对他们做了什么?”肖言愣愣的跑出来,见他们都这个反应,不由更好奇。

幽香见他这呆样,顿时想起慕容秋枫以前也什么都不懂,还特意上青楼买春宫图学习的时候,那段时间可是乐死她了,不由起了坏心思,“做什么,当然是做最亲密的事情了。”

“亲密的事情,什么意思?”肖言瞪大眼睛,一双眼睛圆溜溜像极一只好奇的猫。

“就是……”

幽香还想说着,脸色苍白还有些阴沉的颜齐仁已经过来,警告的瞪了她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揪着肖言往大堂走去。

幽香眨了眨眼睛,摸摸鼻子,突然眼珠一转,转头看着那离去的身影,只听肖言被揪着后领大叫着,颜齐仁不理不睬,眼中闪过一抹亮色,随后诡异的眯起,摸摸下巴。

上官烨正带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慕容秋枫也要离开,转头狠狠瞪她一眼。

幽香暗暗吐了吐舌头,心说又不是我让你们来看的,怎么能怪我呢。

大堂中,云天正手撑着下巴悠闲喝茶,见他们从后院出来,脸色都很难看,不由挑了挑嘴角,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么。

众人进来,见云天脸色比之前好了不少,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便知道中了这丫的诡计了,没想最不显山不露水的才是最恐怖的,再怎么说都是暮风楼副楼主,怎么会是个老实人呢。

幽香从后面跟了过来,瞪了云天一眼。

上官烨搂着慕容秋枫坐下,冷声道,“说正事。”

幽香撅了撅嘴,自从有了慕容秋枫,她在上官烨面前也放肆不少,“那个人和王诚挚说的其实也差不多,只是比较仔细一点,那些神秘人他们也不知道身份,不过他们要找的那件东西叫生命仙杖,是天罗部落的圣物,听说那时候突然掉落在天罗部落,而天罗部落也因为这仙杖才有了那些本领,对他们来说,这东西就是神仙赐下的,所以一直被奉为圣物,因有那东西,天罗部落的人才能种出很多奇花异草,还个个都能不断增加寿命。”

“仙杖?”慕容秋枫皱了皱眉,“既然是找东西,怎么先前都没有听说过,还有,不是还说要找人么?”

“是的,那所谓要找的人,其实不止是天罗部落的后人,还应该是嫡系血脉,听闻当年天罗部落并不是突然失踪,而是有其他外族要抢他们的圣物,所以天罗部落才会一夜间被灭,但是那圣物却是被当时天罗部落的长老们让两个小孩拿着偷偷送走逃离,似乎到了中原,被送走的两个孩子,一个是少女,一个是小男孩,那少女原本是守护仙杖的继任圣女,男孩是天罗部落酋长的小儿子。”

“可是这么多年了,这两人莫不是还活着?”

“他们活着没活这或许没人知道,不过王韩秘密得知,那守护仙杖的圣女都会得到一个能力,就是记忆轮回,一旦备选圣女到达十五岁,便会觉醒上代圣女的记忆,一代代传承下来,那些神秘人似乎便是那圣女请来的,说是当年他们两人逃出后便走散了,不过仙杖在男孩手中,所以她必须找到那仙杖,神秘人所拥有的云罗部落宝藏图便是那圣女画给他们的,但是所谓的宝藏远远不止这些。”

“哼,人心不足蛇吞象,越得不到越好奇,既然是仙物,自然谁都想要,与之相比,所谓的宝藏便没有那么吸引人了,既然因为有了那仙杖才有云罗部落的成就,那岂不是说明,只要有那东西,还能造出更多的云罗部落。”云天凉凉的说着,把握着茶杯,眼中颇为复杂,楼主,你是否也是为了那仙杖?

“不过记忆真的可以继承的么?”肖言有些好奇,突然对那所谓的圣女很感兴趣。

“人海茫茫,已经过了两百年,既然只有圣女才能得到记忆,那么那个人若已经死了,现在找他的后人,岂不是大海捞针,更或许,当年那小男孩已经被杀了,毕竟他拿着的,可是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