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锋芒露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上官烨冷冷一哼,看着那攻击而來的刀剑和人,在他眼中几乎就是放慢动作一样,眼帘动都沒动,嘴角不屑一挑,周身突然收紧,随后猛的一股无形的力量对外震出,黑发衣袂无风自扬,

周围的气温霎时间便降低了许多,带着一股阴冷,

那些接近他的人,兵器还沒能靠近他半米,便被那寒冷的气流给反震出去,落到地上,口吐鲜血,一时挣扎着爬不起來,脸色惨白,果真应了他之前那句话,不够,这些人,都太不堪一击了,

“怎么,这么不堪一击,就凭如此三脚猫的功夫也想追杀至尊之徒,”

上官烨这一手,可说真的震慑了所有人,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光凭那股强劲的内力便可见他武功层次如何了,

真正大家核心弟子,武林翘楚是绝对不可能和人在这市井之中混,來这里的,无非都是一些想乘机取利的无能之辈,或者是一些门派派來打探的外门子弟而已,就算这里的人真的全上,别说,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王诚挚沒想这个人竟然如此了得,顿时一张脸就白了下來,愣愣的看着此刻如一把出鞘神兵的男人,似乎在等着歃血,心里不由打起鼓來,从这人身上感觉到一种极为浓重的煞气,这种煞气,完全的杀人凝聚而來的,不怒自威,死亡的阴寒之感震慑内心,

他嘴唇苍白,不由后退几步,突然眼珠一转,“你,你们到底是谁,难道是仙剑门的人,”刚刚听他提起至尊之徒,他其实也真沒认为是仙剑门的人,毕竟现在仙剑门的人大都回仙剑门,不然就躲起來,江湖现在发出高价悬赏令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再了得也挡不住那么多人啊,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

所以他不认为仙剑门的人敢在这里,慕容秋枫他们,就更不用说的,他这么问,一來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二來是为了嫁祸,想接着这些人的手把这两人留下,不然保不住这人会杀到城主府报复,

其余人都惊讶的看向两人,但是其实大多和王诚挚想的一样,不过他们想的不同,他们想要的是一个台阶和一个退场的理由,

可沒想沒等他们开口,上官烨已经扯起嘴角冷笑,那一抹笑容犹如地狱修罗一般,瞬间寒了所有人的心,麻痹他们的神经,只觉心脏紧缩起來,

随后便见那男子抬手,不知从何处射來一物件,被他稳稳抓住,随后往地上一放,

顿时只听寒风呼啸庞璇而出,地上的地板裂开來,而使得地裂开的,竟然是一把青色的刀,

只见那男子拄着刀,刀鞘尾部几乎已经入地,稳稳站着,龙吟之声随着刀被抽出刀鞘而响起,那些人就觉得在此刻,他们手中的兵器似乎在这声音中微微颤抖着,

青铜的龙纹刀如同刀鞘一般,霸气阴寒,最让人忌惮的是那刀上一条红色的线,就如同一条血管,好似转吸食鲜血而用,

众人第一眼脑中便闪过一个名词,魔刀,

刀完全被抽出,古朴的青铜色给这刀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刀轻轻的对着地上一挥,众人感觉空气仿佛被劈开一分为二一般,头皮都发紧,心中忐忑起來,莫不是惹了什么魔头了吧,

慕容秋枫也第一次看到上官烨这把刀,他以前就听残阳说过,上官烨有一把宝刀,那是一把古刀,也不知道出处,但是很邪门,一般人驾驭不了,很容易被刀控制,可这刀偏偏就好似为他量身定做,

上官烨一上战场一杀人几乎疯魔一般,但还能保持清醒,按照雪妖尊者的话,也是因为这把刀,吸食了所有精血和魔气,才不至于让他入魔,不过也只有适合上官烨这样,若一般人拿了,一个不慎,估计真会成为杀人狂,

听说这刀一出,必定要吸够血才能回鞘,所以他也不常用,全由这刀的刀卫保存着,如今上官烨拿出这把刀,难道他要学习这里不成,

慕容秋枫不由微微皱眉,心里有些不安,盯着上官烨目露担忧和犹豫,不知道该不该阻止,他不想自己的妇人之仁害了他,又不想他造太多杀戮,毕竟这里有些人也最不该死,

犹豫间,便见上官烨突然回头,给了他一个柔和的微笑,

慕容秋枫一愣,随后也回他一个微笑,心放下了,叹了口气,转身轻声飞跃到屋顶上站着,白衣飘扬,卓然而立,

上官烨冷冷的扫了周围一眼,“你们不是接了悬赏要追杀烨某么,如今烨某便站在这里,倒想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來,”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面色再次大变起來,只是这次变得更加彻底,他到底是谁或许沒有人知道,但是提到悬赏令,那便只有一个结果,近來江湖上所有悬赏令都被撤下,只留下一封,而上面只有两个人,这两人,悬赏中的讯息只有一个,两人武功极强,一黑一白,其中一个乃是剑圣之徒,只知似乎叫邱风,另一个是雪妖尊者的弟子,但连名字都不知道,

如今听上官烨这么说,再看两人确实也是一黑一白,而且武功都不差,

所有人顿时眼神复杂起來了,一方面是想要逃命,一方面却又想着能不能乘机杀了他们而夺到那两件宝物,

所有人都虎视眈眈起來,看看人群中的黑衣男子,又看看房顶上那如仙的白衣男子,最后还是贪婪战胜了胆怯,武器出鞘的声音频频响起,

“原來便是你们二人在为祸武林,哼,今日还敢如此嚣张,怕是不到黄泉不掉泪,大家,为了武林的安宁,各位英雄,我们一起上,任他们有三头六臂也挡不住我们如此多人,”其中一个人好奇万丈的喊了起來,随后便一个旋身,率先冲向房顶上的慕容秋枫,

不少人也针对慕容秋枫过去,在他们看來,这个白衣男子似乎沒有那么强的样子,也沒有那黑衣男子恐怖,加上他是剑圣门下,剑圣有规,门下之人不可随意造杀虐,一切和为贵,

慕容秋枫看着不少人蜂拥过來,不由皱了皱眉,眼中也泛起冷意,突然响起师尊传递的那句话,想來便是让他放手去做,什么都不需忌惮,

他虽不喜杀人,但是若逼得无法,却也只能杀了,

“呵,这些垃圾还不够资格让你出手,乖,好好看戏就好,”手才放到剑柄上,上官烨的残影已经出现在他身前,嚣张霸道的声音响起,随后便听一声爆想,青铜刀从上麾下,磅礴的刀气化为一把庞大的刀,如气体凝结,但是却是把那些袭击而來的人全部给扫了下去,身子一闪,追击下去,

凭慕容秋枫的眼里,竟然也极难捕捉到他的身影,只能听到混乱的惨叫声还有如下雨一般不断跌落到地上堆积铺满地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