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怀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烨兄,不知你有何见解,”三人讨论了好一会才停下,思索无果,颜齐仁不由转头看向一直背对着他们看着窗外沉默的上官烨,

从他们來后,便感觉到上官烨身上之前隐藏的那股肃杀之气似乎越來越浓重,虽他向來也不喜多言,总是对慕容秋枫的时候才和颜悦色,喜爱长谈,但是今晚的他却似乎在压抑某种东西,某种让他也为止心惊胆战却是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那种感觉让他略有不安,

慕容秋枫也看向他,只是他此刻的目光却略带复杂,微微皱着眉,袖子下的手轻轻一握,也带着些迷茫和不安,

上官烨沉默了会,回头,却不是看向颜齐仁,而是看向慕容秋枫,

慕容秋枫接触到他的目光,心中那不确定似乎有些动摇,微微一震,竟然转开眼眸,那避开的瞬间,似乎还闪过一丝逃避,

颜齐仁敏锐的感觉到什么,目光在他们两人间看了一会,沒有说什么,

上官烨深深的看着抿着嘴唇脸色有些发白的慕容秋枫,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和锐利,但是很快却又被无奈所取代,转开眼眸,再次看着外面,冷声说道,“我在想一个暂时沒有答案的问題,”

“什么问題,”粗神经如肖言也觉察出两人之间的诡异,明明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好像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此刻听上官烨终于开口打破这沉默,他感觉接口,希望能打破这奇怪的气氛,

“为什么,作为事情起始的暮风楼,一直都未受波及,”

两人一听,都是一愣,慕容秋枫身子却是又是轻微一动,唇抿得更紧,眉头皱得更深,眼中的迷惘越发的浓厚,

“你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三祖师伯,”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就算迟钝如肖言也能立刻明白他话中所指,

上官烨冷冷一笑,目光却是落在慕容秋枫侧脸上,似乎想把他的一切情绪看在眼中,那眼眸深处带着一抹狠戾,一双手紧紧握起,心中多了丝不甘,

颜齐仁脸色也是一沉,下意思的看向垂头不语的慕容秋枫,一手按住肖言的肩膀,

他们都不是愚蠢的人,就算上官烨此次不说出來,也不代表他们沒有怀疑过,只是这怀疑在他们心中微弱得近乎不在而已,因为那可能性几乎为零,

可是今夜那两匹人马,两次意义不明的埋伏,却是让他们不得不去重新审视这个问題,

的确,一切源头追溯起來,或许可以说是天杀阁开始的,但是深入细究,其实却是从暮风楼本身开始,最近的武林动乱,暮风楼几乎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咋看似乎危机四伏,给人一种临危受困的错觉,

可是脱离居中,以另一种角度來看,却不难发现这奇怪之处,暮风楼在如此险境中,却是比天杀阁还要沉静,不但沒有任何人出面,连暮风楼楼主都失踪,可若是这样,却又为何沒有人上暮风楼找麻烦,反而是到仙剑门中找麻烦,

他们几个下山入江湖虽说不是什么秘密,但是不过几日的时间,他们的行踪却好似被掌握得清清楚楚一般,而且从那些局中,不难发现,设局之人对他们的了解程度,

演变下來,便有个猜测,不是他们其中出现奸细,就是设局之人他们认识,而且还是很熟悉的那种,

这些日子來,他们的路程,所到走向都是由慕容秋枫來定,他们到骊城后,完全已经脱离那些武林人的眼线,可在这一路短短两天却已经有设下埋伏,这只能一个说明,有人透露他们的行踪,且这人还是掌握得很清楚,

來骊城,慕容秋枫只去过一个地方,也只有那些人知道他出现,那就算暮风楼里边,

但是这个猜测慕容秋枫不想去想,或者该说不愿意去怀疑,可是即便不远,心中却是频频动摇,

而真正动摇的,不是这个猜测,而是他想到那时见到两位长老的时候,那两人的话语和神色,他们说,暮风楼的内乱,其实早有安排,只是借这机会实行,他们说,师兄向來做事自有打算,他们对于师兄,是完全抱着百般信任的态度,仿佛已经知晓其中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师兄的行踪,若他真被困住,又为何能给他们送來线索,既然能送來线索,又为何不说明,反而好像在引他们去什么地方,

一路上他所决定走的线路,几乎是跟着师兄留下的一些暗号所走的,那么这些刺杀又为哪般,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心中的迷惘被无限放大,一边不安,一边却有信任师兄,定然不会加害他,这矛盾让他本平静的心烦躁起來,

上官烨看着他的神色,脸色越发的难看,就算知道云飞扬在他心中地位不低,但是看他如此在意他,还是让他很不爽,很生气,谁都不想所爱之人心中除了自己还藏着另一个人,特别那个人还对他的心上人抱有异样的心思,

加上此次的交锋,原本这次的查案他根本沒有多放在心上,对他來说,这些小阴谋小算计只当闲着无聊陪那些人玩玩,可是今晚却是真正让他在意起來,也唤醒了体内那嗜杀的狂意,

他第一次,被别人引着走,进入别人的局,加上对云飞扬的猜测,让他升起一种狂怒之时,又带着不甘和战意,若真是云飞扬一手导演的,那么此次对他來说,已经不止是对他的一种挑选,强者间的斗争,还是一种男人的斗争,

若不是出自云飞扬之手,凭借着他能在其中游刃有余这种态度,也足以挑起他的斗胜心理,

其他的他或许可以不在意,权当一场消遣的棋局,唯独慕容秋枫不行,他不允许任何人算计他,觊觎他,

空气中的寒气越发的浓重,从上官烨身上不断散发出來的煞气,让几人都有些心惊,

慕容秋枫看着他环绕着杀气的背心,心中一紧,脸上更加发白,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官烨却猛然转头,黑夜中一双眼眸怒睁,好似带着红色的光芒,如同野兽般给人一种狠辣残暴,阴沉的脸看起來有些狰狞,他死死盯着慕容秋枫,大步朝他走去,

在那眼睛注视下,慕容秋枫身子顿时一凉,一阵眩晕,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上官烨这样,但是这样的神情针对他的,却是第一次,

颜齐仁和肖言也是一惊,随后下意识的便纷纷站到慕容秋枫前面,想挡住上官烨,毕竟此刻的上官烨确实有那么一些恐怖和危险,“烨……唔,”

两人还沒说完,便被一阵掌风给震开,被弹向两边,落到地上,脸色煞白,显然那看似简单的一击却是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