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夺帖夜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真的,这可是你说的,别食言啊,”肖言眼中顿时大亮,随后多云转晴,笑眯眯的张口路出两颗虎牙,

对面本在商讨的慕容秋枫和上官烨看着两人,特别是当透过火光看到颜齐仁眼神中那熟悉的情感,不由的眉毛一扬,相视一眼,眼中都有些异色闪过,

不过他们本就不是八卦的人,猜疑是猜疑,不是正事也不会刻意去求证,

深夜,寒风似乎越來越大,失去茂密树叶的遮挡,冷风在树林间自由穿梭,虽近來已经不下雪了,但是空气中依然很是干冷,火苗摇曳,好似随时会熄灭,三个小帐篷在风中却异常的稳固,火边,阿四不时的往火中添置材火,

帐篷动了动,一个人影从里边爬了出來,肖言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缩缩身子慢吞吞的走过來,随后坐到火堆便,冷颤了一下,对阿四说到,“轮到我了,闷葫芦你先去休息吧,”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阿四也不客气,点点头便进入另一个帐篷中,给缩成一团的小孩盖紧被子,然后抱着躺下闭上眼睛睡觉,

肖言撑着下巴一点一点,突然听到动静,连忙睁开惺忪的眼睛转头,看到是谁后立刻放松警戒,打着哈欠说道,“你怎么出來了,这次轮到我,”

颜齐仁沒有说话,在他旁边坐下,往火里添了柴火,好一会才说,“睡不着,”

“哦,”肖言刚刚差点又睡过去,听他回答懒懒的嗯了一声,

颜齐仁叹了口气,帮他把斗篷拉了拉,拍拍他的头,“你进去睡吧,这里我看着就可以,吹冷风睡容易生病,”

肖言睁开眼睛,又打了个哈欠,“沒事,我沒那么容易生病,天快亮了,回笼觉肯定是越睡越困,”说着伸手在周围的树边随手一抹,再抹下眼睛,冰凉的冷意瞬间让困意消失,整个人都清醒过來,“看,这样不就好了,”随后抖抖肩,拿着小木棍挫火堆,

中间的帐篷中,上官烨突然睁开眼睛,黑夜中一双眼睛格外明亮,闪烁些许冷意,随后慕容秋枫也睁开眼睛,两人视线瞬间相碰撞,神色一沉,得到肯定答案,眼珠向四周暗暗一转,

外面的肖言和颜齐仁安静的坐在火堆边守夜,空气中冰凉刺鼻的寒冷气息似乎隐约带着其他的气味,但却是被这冰寒气息给掩盖去,

浓墨般的夜色里边,隐隐约约似乎有些黑影呼啸而过,却是过而无音,可铺满腐叶的土地上却还是留下浅浅的脚印,

树下相依安眠的马匹,其中一黑一白两匹马突然也睁开眼睛,随后脚步踏着,打着响鼻,似乎在提醒什么,

声音惊动火堆边的颜齐仁和肖言,

肖言皱了皱眉,朝那两批马比了一个嘘的手势,随后站起來要走过去安抚那马,只以为他们可能冷了或者饿了,

颜齐仁却是一脸思索,看着那两匹马,又看看周围,心中突然升起警惕,那两匹马都不是寻常马,很有灵性,

这个时候肖言突然闷哼一声,朝他摔了下來,

他连忙扶住,只是才一动,却发现整个人好似被抽取所有力气一般,眼前一片眩晕,扶着肖言两人顿时全滚倒到地上,心底暗叫一声糟糕,

但是此刻只听一声叮响犹如龙吟呼啸而出,随后在黑幕中,火光隐约照映出黑白两色影子划过,消息在树林中,

但是随之而來的,却是叮铛兵器相撞的声音响起,不时还有一些轰隆隆的声音,

颜齐仁和肖言两人倒在地上,只觉得寒气瞬间入体,那冰凉的感觉让两人不断打着冷战,却是思绪还算清醒,

阿四也走了出來,随后走到他们身边,拿出一个小瓶子,放到两人鼻子下闻一闻,

两人猛的咳嗽一声,接着就发现身子能动,也沒有什么异样,不由惊讶的看着阿四那手中的瓶子,

但是阿四已经站起身來,沉默不语的走到那同样也中毒的马匹旁,为它们解毒,

肖言连忙起身,顺便把被他压在身下的颜齐仁拉起來,一脸紧张的看着那不断传出兵器相撞声音之处,拿起手中的剑便要过去,

阿四却坐到石头上,顺手拿起一个小木干挑挑木炭,一边冷冷说道,“不想拖累主子便原地坐着,”那神情如常,似乎完全不担心里边奋战的两人,

肖言脚步一顿,随后皱起眉來,接着眼中明显带着些不满和不甘,“喂,你这闷葫芦,说谁是拖后腿的,”

“行了,相信他们,”颜齐仁抓住他的手臂把他重新带到火堆边,他说这话不是因为和阿四一般完全对那两人放心,而是已经看到夜幕中在月光下闲庭踏步般悠然走來的两人,

一黑一白,黑发随风而动,神情从容洒脱,气质迥异,却是异常的般配,无形中总让看着的人从中感觉出一种牵绊,无法斩断的牵绊,

两人漫步走來,衣服依然整洁整齐,特别是慕容秋枫,白衣飘飞,如九天仙人,手中握着已经入鞘的银龙剑,神情从容,不过唇微微抿着,似乎对刚刚那场厮杀有些不满,而上官烨是报刀环臂,神色桀骜,眼中亮光闪闪,隐约带着些小小不耐和不屑,好似对刚刚的厮杀也是不满,却是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两人走过來,上官烨随手一抛,一块黑色牌子被阿四接住,同时说道,“尽快查出,”

“是,”阿四微微颔首,把令牌放入衣服中,

“这是什么,”肖言目光很快落在慕容秋枫另一只手上那与白色对比极为显眼的红色上面,

慕容秋枫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他,“刚刚从那些人身上拿到的,”

肖言接过,似乎是一些帖子,但当两人看到帖子上的大字时,都是一愣,“武林同盟贴,”

颜齐仁也惊讶的拿过一张打开,里边所盖的印章确实是武林盟主印鉴,所写的内容也都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受邀者不同,

“青桐派、凌元阁、岳峰门、雪月派、绫罗门……这……你们不会是杀了派帖使者吧,”这手上细数之下竟然有十几张,而每一章受邀的门派都不同,同盟帖向來以一派为单位,不管人数门,都是一派一张的,

所以也怪不得他们会如此猜想,

倒是颜齐仁转得比较快,立刻便猜出一个可能性,“有人在抢同盟帖,”

慕容秋枫赞赏的看着他,轻轻点头,“恐怕他们盯上我们也只是意外,这些人想來是抢帖之人,这一路,怕是有不少人都中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