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兄弟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虽他们身边只带着阿四一个影卫出來,但是作为明影的头领,却是随时和所有明影保持联系,有任何消息也不会漏过,所以他所说的,自然是要比颜齐仁他们道听途说的要精细些,准确度也较为高,

肖言眨巴眨巴眼睛,愣愣的看着这位一直被他当成马夫或者随从的老兄,沒想竟然深藏不露,而且竟然还知道那么多,显然是负责他们的消息传送什么的,事情才不过发生两天,能传到这里都还只是模模糊糊,这些天他们一直一起,也不见这位老兄有什么动作,怎么就知道那么精细呢,连数据都得到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难道这就是暮风楼的人,若是的话,似乎也沒那么奇怪了,

肖言顿时一双眼睛闪烁着精芒,看着阿四顿时兴趣生起,眼眸转动,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慕容秋枫点点头,“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先继续按照先前的路线走,等到接到帖子,再前往武林盟看一究竟,”

几个人自然都点头,

慕容秋枫还有些不放心,皱眉看着上官烨,试探的叫出声,“烨,”

“无妨,我与你一起,”上官烨微微一笑,但是眼底深处却翻涌着冷芒,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

既然暮风楼这边暂时不用去担心,那么他们自然也不会多做逗留,休息一天便即刻上路,赶往下一个目的地,那宣纸的出处,炎阳城,

炎阳城繁华不如骊城,但是其地位却也不低,只因为这城池周边所处门派比较集中,城中江湖势力大大小小也比较多,也属于皇帝最为头痛的一个城池,除了赋税和一些简单的管理外,这里可以说相当于被放养,听起來好似很正规正气,其实却是有些乱,

每年从这里出现的案子便多不胜数,可偏偏明文规定,朝廷不管江湖事,江湖事江湖了,就算帮派斗争,哪怕灭门惨案,一些地方官员也不便插手,以至于这个城市几乎成了武林人的城市,因为沒有铁轨而显得散漫,

夜晚寒风习习,沙地上一堆篝火中不时的火苗飘飞,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篝火之上,烤得香气四溢的野味很是勾人,

肖言和阿四互帮着搭好帐篷,便窜到颜齐仁旁边,自然的按着他的肩膀,下巴靠在他肩膀上,一脸嘴馋的看着他烤得差不多的烤兔,忍不住的伸手想去撕下一块肉,却被颜齐仁啪的一下拍开后,“你想把你的猪蹄放上一起烤不成,”

肖言白了他一眼,“你才是猪蹄呢,我说好了,别再烤,再烤就老了,”

颜齐仁有些无奈的摇头,把竹竿交给他,眼眸中闪过一丝无法察觉的宠溺,说道,“小心烫,”

肖言已经迫不及待的在竹竿上面的兔子撕下一大只兔腿,正要递给慕容秋枫,却见一盘小五向他射來警告又鄙视的关门,而看着小五正仔细的把烤好的野鸡肉用干净的小刀剔骨切好放在随身携带的玉碟上,不由眼见有些抽搐,

抬头又见对面用两件大披风叠加然后包裹在一起正研究什么的两人,嘴角更是一抽,总觉得还是别去打扰他们的好,更感觉和他们真不是同一阶层的,手势一转,把兔腿放到嘴边郁闷的一口咬下,然后又顺手割下一块比较嫩的肉给颜齐仁,

至于阿四,还在周围布置些东西,忙碌着,

上官烨把披风又拢了拢,尽量包裹住慕容秋枫,挡去寒风的侵袭,见他看着那云罗思索了半天,终于开口问道,“想不出便先别想了,先吃些东西,”说着,接过小五递过來的碟子,

两人都只空出一直手,慕容秋枫看着碟子中香味扑鼻的食物,也感觉有些饿了,便暂时放弃思考,拿起碟子上的竹签,先夹了一块喂到上官烨口中,动作自然,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和默契,边说道,“我总觉得这云罗有些印象,但是就是忘记是什么印象了,你说会不会和天衣无缝有关,”

上官烨一边享受爱人的服侍,目光也落在云罗上,“这云罗也不是什么绝世珍宝,或许你可能是在什么地方见有人穿过也说不定,至于和天衣无缝,或许先找出云飞扬,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慕容秋枫点点头,上官烨说的也有道理,想着,便干脆收起來,暂时不去想了,和他讨论起武林同盟会起來,

对面吃兔子吃得特欢的肖言看着总是透着诡异的两人,眼中带着些疑惑,总觉得若是兄弟朋友,他们的关系似乎好过头了,还是说最好的兄弟关系便需要这么表达,可是他和师兄也沒有这样啊,还是说他和师兄的感情还不够,

肖言想着,不由偷偷转头看向身边的颜齐仁,却见他正认真的拿着木条弄着火堆,不时的添加木头树枝,侧脸被火光照耀得有些通红,让严峻的表情柔和了一些,有些俊朗的容颜也多了分艳丽,那眼眸中闪烁着亮光,不乏睿智,沉稳又安全,明明身形单薄,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总如一座可靠的山一般,

他七岁被带上仙剑门,后來被选入灵阁,颜齐仁先他两年进入仙剑门,比他大七岁,很是照顾他,一群小孩中长大的总会分分离离,但是他们却至今都沒有分离过,他一直认为他们的感情已经很好了,刚刚那瞬间的念头竟让他有些不满,他从沒有去想过,有一天师兄会离开他,

或许是他注视太久了,颜齐仁终于回神,转头看向他,疑惑道,“怎么了,”

“师兄,你会不会离开我,”肖言神色虚浮,下意思的忍不住问出口,加上他心思单一,性格直爽,有什么话也不藏着,定然会直接问出來,

颜齐仁一愣,眼眸中瞬间闪烁着什么光芒,却神色不变,低声问道,“为何突然这样问,”

他的声音很低,好似带着几分魔力,肖言莫名的有些紧张起來,“不知道,感觉你好像会很快离开我一般,”他心底有些失落,本以为他们感情很好了,可是对比那两个人,却突然觉得两人间好像生疏起來,

颜齐仁沉默了一会,深深的看着肖言,眼底表露的感情肖言看不懂,却是更为紧张和失落,

好一会,他才轻轻一笑,伸手揉了揉肖言的头,说道,“傻子,我不是说过么,只有你一天还需要我在你身边陪着,我便不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