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线索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小二。”

“诶。几位客官里边请。是打尖还是住店。”

“先准备五间客房。再上桌酒菜。好酒好菜尽管上。快点。”肖言在最前边豪气的吩咐着。啃了好些天干粮。闻着这酒菜的香味。可是馋死他了。

上官烨在后边挑了挑眉。随后冷冷开口。“四间上房。酒菜清淡些。”

肖言一愣。回头想说什么。已经被旁边的颜齐仁拉住。示意他闭嘴。

阿四直接丢出两个各五十两的银元宝。

小二顿时笑眯眯的引着他们到楼上。

肖言看着小二手里的两个银元宝。瞪大眼睛。随后复杂的看着面不改色。丢钱像丢石头的阿四。又看看走在最前面一黑一白的两人。眉头都皱起來了。一脸好可惜好浪费的样子。不过随后又一脸兴奋。

因为他想到。跟着这出手阔绰的两位大人物。那么自己不止安全有保障。肯定还能吃得好睡得好。反正钱不是自己的。说着还悄悄拉着颜齐仁兴奋的眨眨眼。

颜齐仁眼眸一直复杂的看着前边那两人。此刻回头看着他眨眼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神情更是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肖言也习惯了。乐呵呵的跟着进入二楼的一个包厢中。

吃饱喝足各自回屋休息。

肖言看着上官烨和慕容秋枫进入一个屋子里。一边剔牙一边也拉着正要进隔壁屋子的颜齐仁到自己屋子。“诶。师兄。你说这个烨是不是有些奇怪啊。明明这么有钱。却又那么省。那一百两都足够包下整个客栈了。两人还要挤一间。还有。你觉不觉得。他和小祖师叔感情太好了。总有些奇怪。”

颜齐仁微微皱眉。推开这个趴在自己肩膀上说悄悄话的家伙。回头撇了一眼。眼神极为复杂。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二愣子。

“对了对了。上次他们还。还那个了~”说到这里。肖言脸色顿时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那个。师兄。这不是夫妻才能做的吗。难道兄弟间表达感情也能这样。”

颜齐仁知道他说的是那次在客栈看到上官烨亲慕容秋枫的事情。不由更无语。回答他的欲望都沒有。心情有莫名的有些烦躁。干脆摇头。“不知道。夜也不晚了。明天还要赶路。早点休息吧。”说着。便要走出去。

“厄。诶。师兄。现在还早……”不过颜齐仁已经走了出去顺便帮他拉起房门。

肖言不由郁闷了。有些不明白师兄怎么回事。似乎心情不怎么好。这些天好像有些怪怪的。难道是太累了。

颜齐仁在门口站了一会。这个时候小二带着几个人抬着浴桶过來。正敲慕容秋枫他们的房间。随后进去。再出來。

颜齐仁一直看着。眉心微皱。眼神复杂而带着一丝迷茫。好一会。叹了口气。抬步进入自己的房间。

夜半的时候。慕容秋枫和上官烨的房门突然打开。随后两个身影轻巧的出來又快速离开。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中。

夜晚的温度更为低。两人在屋顶上快速的奔跑着。最后落在一处不大的宅子。

慕容秋枫转头环顾了周围的房间一遍。随后选一间房便要进去。

上官烨突然按住他肩膀。“小心。”

慕容秋枫眼中划过一丝笑意。点点头。然后小心的到那房间。用剑撬开门。推开。等确定无事。便走进去。

上官烨站在门口。眯着眼睛。警惕的看着周围。

沒一会。慕容秋枫便走了出來。不过手中已经多了一样用黑布包裹的东西。

上官烨看了那东西一眼。随后点头。两人便迅速的离开此处。

回到客栈。两人立刻扯下面具。点亮烛光。

慕容秋枫把东西放到桌子上。和上次拿到的东西不一样。这会是一个大概巴掌大的四方黒木盒子。

慕容秋枫扯下一根发丝。穿入盒子外面的几处小孔。然后轻轻一拉。只听咔嚓一声。随后盒子盖微微一弹。露出一条缝隙。他立刻把盖子掀开來。盒子里边是一张洁白无瑕的宣纸。上前沒有半点字迹。

上官烨一直看着他的举动。沒有打扰他。但是心里却是不断的往外倒酸水。看着他和云飞扬那么有默契和了解。说不吃醋是不可能的。

他有些不满的拿过那叠得整齐的宣纸。仔细检查了一遍。皱眉道。“难道需要用什么特殊方法。”

慕容秋枫一直含笑看着他。笑着接过纸张。“这纸张之上。确实沒有任何字迹。是一张普通还沒有用过的纸张而已。”

上官烨皱眉。等着他的下文。

“刚刚來的时候。在这里我有些怕生。人又挺沉闷的。经常不理人。也不玩闹。师兄便想了一个宝藏游戏。一边教我很多知识。一边让我在其中得到乐其。师兄所放置的物品其实都很简单。但是要从里边找到线索却有些难。一开始我总是走弯路。”

“就说这张纸。或许很多人第一想到的可能就是上面一定有什么字。只是被特殊化了。这便是一种误导。其实师兄的意思都很简单。从物体的本质去发现。之前我在城门口看到师兄的一个小提示。所以才知道师兄有留东西在这里。想來是想透过这个告诉我们他的位置。让我们找到他或者找到线索。”

上官烨有些不爽的抿着唇。不屑的看着那张纸。懒洋洋说道。“那你能从这上面看出什么。”

慕容秋枫勾唇一笑。随后拉着上官烨的手摊开。在他掌心上写着四个字‘纸张出处’

手心处痒痒的感觉让上官烨心也痒痒的。抬头看着慕容秋枫。正见他嘴角带着一丝狡黠的微笑。眼眸中更带几分调侃和促狭。顿时一愣。随后明白过來什么。便微微眯起眼睛。

直接抓着他的手把他拽到怀里。捏着他的下巴冷声道。“好啊。原來你一直知道。是在看我的笑话么。”

慕容秋枫看着他。笑得有些无奈。“是你表现得太过明显了。我与师兄只是师兄弟的关系而已。我一直把他当成兄长对待。我不知道你一直在介意什么。”从他在仙剑门时的态度他便察觉到了。

毕竟确实太过明显。每次他一说起师兄的事情。他脸色便不好起來。开始还当凑巧。但是巧合多了就是异常了。只是他也沒有刻意去说什么。因为觉得沒有这个必要。

上官烨眯了眯眼睛。心想人家可不想和你做单纯的师兄弟。你这个傻瓜。但是这样想着。心情也好了起來。反正现在这傻瓜是自家的。那家伙心思再如何。也是沒机会了。他要更紧的把这小家伙抓在手中。紧到他离不开他。他的童年他无法参与。但是以后一辈子的时间都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