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欺负到门口来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正文第一百六十二章欺负到门口来

上官烨却是淡然的喝着茶安静的听着,不是赞同也不反驳,好似说的人真和他无关似的。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慕容秋枫了解了下现在的情况,便都先休息一晚,隔天开始赶路,只是这回多了两人。

肖言和颜齐仁一左一右在马车两边,警惕的观察周围,充分的把保镖一职给当到底。

慕容秋枫和上官烨两人便只能到前面,阿四还是面无表情的充当最普通无害的马夫。

“你怎么看?”慕容秋枫眉心一直揪着,这事情看似发生得都很理所当然的,但是其中却又处处透着诡异,那些人之前扰乱朝廷,还可说大概是敌国派来的奸细,但是现在扰乱江湖又是怎么回事,特别还是一直刻意针对师兄,看来还是要快点找到师兄才好。

上官烨双手抱着臂膀,任由墨焰自己走着,慢悠悠说道,“其实我重新理了一遍,事情应该是从我得到奸细线索开始,瞬无意中得到了这个秘密,然后人证落到我手中,但是那些人并不知道我是从天杀阁得到消息的。”

“你是说,那些人很可能是怀疑是师兄给你消息?”慕容秋枫有些明白了。

“不错。”上官烨赞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暮风楼能被誉为第一情报楼也算当之无⑦↘,..愧,其中的情报多不胜数,会知道朝廷中有奸细的消息也不奇怪,他们多半是怀疑是我从暮风楼买消息的,毕竟暮风楼开始的规矩就是不会自动向外透露任何消息,而这样,那么他们针对云飞扬也就能解释得通的。”

“他们是怕师兄的暮风楼接下来会不断破坏他们的计划,所以想除掉?”

“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概之前他们还有人和云飞扬谈过合作,不过很可能被云飞扬拒绝了,所以才干脆打算毁掉暮风楼,至于把天杀阁拉下水,或许只是想引起我的注意,然后拉拢,而仙剑门,那就真的只是被波及而已,毕竟仙剑门是云飞扬的后盾,斩草需除根,况且仙剑门还有武林至尊坐镇,不能说杀就杀,便只能从其他人入手,来一招借刀杀人,趁乱取利。”

“那这样说来,他们必定还有什么阴谋在这里,难道是朝中还有细作没有挖出来?”

“不,奸细可能只是一个诱饵而已,他们应该还在算计着其他什么。”上官烨说道这里,听顿了下来,眉心皱着,眼眸微微眯起,眼中带着三分疑惑七分探究。

又赶了两天的路程,几人顺利到仙山下。

一路进入山中,可说是热闹得很,原本清幽的地方因为多了那些人而吵闹起来,林中四处都有不少人在那等着,更有不少直接搭起帐篷。

而顺着林子中间的一条大路往上看去,只见远处一处大理石堆砌雕刻的大门,门下三个拱形的门,门口两尊硕大的石头雕塑,而门外站着一排人,从服饰上来看,应该是仙剑门的人。

门两边是空荡荡的树林,但是也同样有仙剑门的人守着,门上深蓝色的牌匾上刻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仙剑门。

在这样盯梢的情况下,有任何人来往本就很惹人注目的,何况是他们这么惹眼的马车和人呢。

特别是最前边的慕容秋枫和上官烨两人,人们最先注意到的,定然是他们坐下一黑一白的两匹马,只要识马的人都能看出,那定然是一匹千金难买的宝马。

特别是上官烨的墨焰,看着纯黑如墨,但是一双马眼却是微微有些发红,而那如墨的毛发走动的时候微微翻开却能看到火焰般的颜色,长长的鬃毛自然的打着卷,也是红得像血一般,步伐矫健稳重,看起来有些彪悍,而那有神的眼中还带着些狂野和凶狠,似乎在不屑的看着周围的人。

所谓什么人养什么马,从这马看,便也能意识到它的主**概是什么秉性了,只见马上的黑袍人虽然戴着黑色纱帽,但是纱帽下一双凌厉的眼眸似乎也带着轻蔑和不屑,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柄未出鞘的神兵。

而另一边的白衣人白马,却似乎完全相反,纯白的马同样步伐矫健平缓,但是一双黑色的眼眸却是柔和多了,眼中散着光芒琉璃一般,很是漂亮,马的鬃毛是垂直的银色,在日光投射下闪着银色的光芒,毛发油光闪闪,毫无杂色,更衬得一双琉璃般的黑眸闪闪发亮。

而马上的白衣人同样看不到脸,但是从本身气质看,应该是一位温文尔雅的青年男子。

有几个武林人下意思的便上前挡住他们的去路。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马匹或者马车更本没有因为他们的话而停顿一下,只是肖言和颜齐仁微微顿了一下,见他们没打算理会,便也不语的跟着。

慕容秋枫脸色微沉,什么时候,仙剑门的人回来还需要外人来盘问,当他们是犯人看管着不成,虽然一般时候他算是先礼后兵,能不动手就不动手,但是面对已经欺上门如此肆无忌惮的人,心中以是不耐,便没有开口,也没停下。

上官烨不用去看他的表情或动作都能猜想到他的心思和举动,也默契的配合。

两人两马大摇大摆的靠近那拦路的几人,似乎完全没有看到他们一般,两匹马也微微打着响鼻,眼中带着些鄙视。

那几个人顿时面色有些阴沉下来,纷纷亮出武器来,“小子,快……哎啊……”

话还没讲完,几个人已经被弹了出去,各自落到路两边的草丛中,有的更直接撞着树上滚下来。

而那前头的两人两马却几乎目不斜视,继续平稳的向前,若不是那在地上哀嚎的几人,估计都以为是幻觉。

其他的人顿时都面色大变,纷纷警惕起来,却是没有人敢再充当出头鸟上前。

强者为尊这四个字无论到哪里都是最有效的。

而那守在门前的仙剑门弟子也警惕起来,盯着那徐徐前进的马车和马匹。

气氛顿时都紧张起来,空气中带着些凉意,许多人都抽出兵器,蓄势待发的样子,原本的安静多了些剑拔弩张的感觉。

而肖言和颜齐仁是松了口气,随后看着前面两人眼中都带着亮光外加一丝火热。

刚刚那一瞬间,看起来那几个人似乎真的被震开而已,但是事实上他们是被剑气披伤的,那烨怎么出招的他们还没看出,但是小祖师叔怎么出招的,他们却多多少少猜出,只是瞬间的光景,几乎可以说已经出了几招剑法,却是剑未出鞘气先行,达到御气为器如此层次,已经是武道中高层的境界了,听说三祖师伯云飞扬年少便已经如此,如今更不知道已经到什么境界了。

不愧是师尊的嫡传弟子,两人心中都有些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