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衣无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上官烨拿过那块蓝色的绫罗,皱了皱眉,“这是……”

“诶,确实有点印象,主子,我们宝库可能会有,”幽香站在一边,虽她平时彪悍了一些,但是女子对绫罗等美丽的东西都比较上心,天杀阁接任务所得的酬劳大都也的宝贝,

一般能成为宝贝的绫罗绸缎等可都不是一般的宝物,

慕容秋枫也好奇的拿过那绫罗看了看,“材质好像有些特殊,”有些冰凉的触感,最主要那绫罗还是以小截,显然是被人给砍断的,可切口竟然神奇的平整,绫罗不是一个整体,而是由许多细线编织而成了,不管怎么断的,都不可能沒有一个线头掉出來,

上官烨打开那卷轴,却发现卷轴里边什么都沒有写,只是包着一张巴掌大的小纸片,纸片四周都有被烧焦的痕迹,想來因为是从火中抢救出來的残余物品,上面的图案……

“这看着像什么咒文……”幽香盯着看了好一会,才幽幽的说着,

残阳皱皱眉,“我倒觉得有些想图画,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图案,如果能知道其他的就好了,”

上官烨也看不出什么來,“不会是地图吧,”

慕容秋枫却是盯着那纸片,皱着眉深深的思索起來,

“怎么,你见过,”上官烨疑惑的看着他,

“有点印象,但是很模糊,我不记得曾经在哪里见过了,”慕容秋枫拿过纸片,细细的打量着,

“会不会只是相似而已,记忆弄混了,”

慕容秋枫有些不确定,“也许吧,不如先说说这绫罗,看來师兄应该也是从这线索中招到什么才会被盯上了,这绫罗有什么奇特么,”

幽香皱了皱眉,“有些像,可是应该不可能啊,那东西这世上应该只剩下一件了,而这件还在主子手上,”

“嗯,”慕容秋枫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们打哑谜,

“那东西名叫天衣无缝,其实不是一条绫罗,而是一条腰带,听说是从很久以前留下來的,到底怎么弄出來的谁也不知道,但是这绫罗的功用确实很奇特,别看只是一块布一般,但是可是活的哦,想知道是不是那个,只要试验一下就知道,”幽香说着,出去很快打了一盆水进來放到中间的桌子上,然后把蓝色的绫罗放入水中,

原本蓝色的绫罗一进入水中,竟然变得完全透明,就好像在水中消失了一般,若不是一角还被幽香捏着,真要以为是能融化的,

慕容秋枫惊讶的想伸手去摸摸看,却被上官烨急忙抓住手,随后捡起幽香顺手采摘來的叶子放进去,

只见那叶子漂浮在平静的水面,却突然好想被压着,或者被什么从下拉着,直到沉入水中,看起來那不是一片叶子,倒是一块石头,

但更惊讶的事情才开始,那叶子沉入水底后,很快就枯黄起來,好想瞬间失去所有的水分和生命一般,

“果然,”幽香点了点头,把绫罗拉了上來,撇到桌子上,“公子再仔细看,千万别动它,”

慕容秋枫仔细凑近看,才发现异常,只见那变得有些透明的绫罗中的丝线似乎会动一般,“这……”

“这天衣无缝不是它原來的名字,是后來有人取了,之所以叫这名字,是因为它确实看不出任何一点人工的痕迹,好像天然生长而成一般,这应该是一种水生物,只是看起來像绫罗,一旦进入水中便会变得和水一般的颜色,然后上面的丝线,或者该叫触角散开,这东西别看长得漂亮,可是以生命为食物,专吸取生命力,”

“怎么会有这东西,还有,你刚刚不是说只剩一件么,既然是生养的,那又怎么会肯定只有一件,”

“因为传说生养这种东西的地方已经消失了,根据记载,好像是在偏南的死亡沙漠中出现的,那里曾经也不是沙漠,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部落,依山傍水,那个部落里边的人都有个绝技,就是养殖各种奇怪的东西,很多奇花异草都是从那里流传出來的,”

“后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部落也不知怎么了,一夜间人全消失不见了,连带里边的花花草草也消失了,就只剩下一个空城,但是诡异的事情也就那开始发生,”

“难道和后來变沙漠有关系,”慕容秋枫好奇的问着,

“不错,在那个部落消失一段时间后,某天,那个地方突然发生了一场很大的地震,整个湖泊三天之内突然变干了,而那空城也不知道是成了废墟还是这么的,也不见了,但是自此之后,那个地方便寸草不生,而且还好像会传染一般,一直蔓延周边千里地,最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沙漠了,不过这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真是不是这样谁又知道呢,”

“这绫罗是传说那个时候部落里边有个姑娘和一位过往商人私奔了,而那东西也作为嫁妆落入商人手中,但是那姑娘不久便死了,好像是那部落中的人从小都服用一种药物,不能和除了部落外的人厮守,部落失踪后,这仅剩的绫罗也成了无价之宝,被封为传家之物,可惜,有此种宝物若沒有一定的保护能力,只能是祸不是福,那家人在一夜间被洗劫了,家里一口都不留,”

慕容秋枫听着,眉心皱了起來,不由叹了口气,

“那这中东西既然是生物,就应该有寿命吧,怎么会不死呢,”

“这也是个谜題,但是沒有人能解开,这东西听说还是延年益寿青春不老呢,还是第一次见到被砍断的,上次得到手的时候我可是试过了,就算那削铁如泥的宝剑也弄不断的,奇怪,是怎么弄断的,”幽香点着下巴,一脸迷惑,

慕容秋枫却突然想到什么,“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啊,”幽香被吓了一跳,

慕容秋枫瞪大眼睛,“削铁如泥……我知道我在哪里见过这字了,”

“字,”几个人都看向慕容秋枫指的纸片,

“不错,烨,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在街上遇到一个小偷,是个小孩子,那时候我拿了把匕首和他交换玉佩,”

上官烨点了点头,和慕容秋枫的点滴他自然记得,而那个小孩现在也被他收起來训练,打算训好安排给慕容秋枫,

“就是那把匕首,这些不图案,而是一种文字,听师兄说,是在相隔东海之外的地方,那里也有人生活,但是文字和我们这里不一样,那把匕首,也是师兄从一个來暮风楼买消息的人换來的,我想师兄留下这个,可能是让我去查那匕首的人,顺着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