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求图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行了。你自便吧。我去看看。别透露消息啊。”幽香随意的挥挥手。倒是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一般。走着猫步上楼。轻巧小心的到那个房间隔壁。推开房门进去。

房中原本还有两人在睡觉。被她一吓。忙醒过來。拿着被子慌忙的遮挡身体。

幽香一愣。随后在他们要开口时已经摸出两个碎银子丢了过去。打中他们的穴道。随后才惊讶的发现。这两个裸着身体睡觉的竟然都是男子。一个面貌清秀。看起來差不多十三四岁的男孩。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另一个是一个看起來有些营养不良很是瘦弱的男人。看起來就知道常年留恋风月场所。纵欲过度。

幽香皱了皱眉。有些厌恶。也不理会那两个瞪圆眼睛的人。径自走到一面墙。贴着耳朵。随后又拿來一个茶杯。贴着墙听着。

隔壁。慕容秋枫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手边放着几卷图画。而另一边一个长相平凡的中年青衣男子正入神的做着画。不是皱眉不时微笑。有时候还偷偷的看向那正低头看画的慕容秋枫。不知道在想什么。

慕容秋枫看着手中那卷画。呼吸有些急促。幸好脸几乎都藏起來了。不然此刻定然让人看到脸红得滴血的羞恼样。

那几卷图。都是春宫图。而且还是男春宫。

慕容秋枫上青楼所谓的学习。当然不是找个小倌实验或者找两个小倌做着让他看了。而是找这楼里专门画春宫的画师。按照他的要求画。

闲着让画师拿了几本比较含蓄的春宫给他。但是所谓的含蓄在他看來。还是极为奔放了。可是偏偏他又有些害羞又有些好奇。停停看看的。不一会几卷图都看完了。

整个人也像火烧。因为他总会不觉的把画中的两人替代成他和上官烨。

“爷。您要的春宫图画好了。看还满意不满意。”中年男子终于放下笔。招呼慕容秋枫。

慕容秋枫回神。赶紧烫手般的把手中的卷轴都放一边。然后走过去。

长桌上摊着一张白纸。纸上。是一段春宫图。按照慕容秋枫的意思就是。尽量含蓄。但是又要让人看得懂。

画师也算聪明。慕容秋枫一开口说他便猜到他的意思了。便还自作主张的在旁边都写了些文字火辣的注解。只不过春宫中的两男隐秘的部位都含蓄巧妙的被遮住。让人浮想联翩。

慕容秋枫才看那些注解。便更加脸红耳赤。还不知道这东西也能用文字來教授的。便问道。“有沒有全文字的书。”

那画师一愣。随后看着慕容秋枫浑身不自然的样子。便洒然一笑。“自然有。爷您稍后。”说着便到另一边的书柜中去找书。

隔壁的幽香听了大半天一直听不到声音。正焦急。却突然听到了几声对话。而从那对话中也立刻就能猜到起因经过结尾了。顿时捂着嘴忍不住扑哧的笑得肩膀直颤。

原來公子是來学习的呀。春宫图。实在太逗了。不知道王爷知道后会是什么表情。

慕容秋枫也沒有逗留多久。很快便带着一个小包袱偷偷摸摸的离开了。

回到相府。他吩咐了一声。便关在房中许久不出。

幽香也早回了相府。正直乐呢。但是也好奇慕容秋枫拿回來的东西。知道他可能在研究。就沒有去打扰他。只是吃午饭的时候上官烨回來。慕容秋枫才不得不换了衣服面色不改的和他一起用餐。

而上官烨好似在想着案子的事情。也沒有问他今天做什么。这倒让慕容秋枫松了口气。

可他又怎么知道。上官烨早就知道了。还以这个而乐了一天。

慕容秋枫秉着学习的心态。关在房间一直到晚上。终于是把几本书和一些图纸都研究完。甚至还不觉的画了一张。人物自然不知不觉的替代成了他和上官烨。

看着纸上两人暧昧的姿势。慕容秋枫脑子里不由的闪过春宫中的一幕幕。又想起和上官烨温存的时候。不觉的混合起來。

晚间的时候。慕容秋枫便不等上官烨。早早吃完饭早早睡觉。

他实在无法淡定的去面对上官烨。因为只要一想起他。满脑子就是那些春宫图和那些火辣的片段描述。

上官烨回來得很晚。也心照不宣的沒有去逗他。洗洗了也睡下。只是心情似乎非常好。连睡着都是满脸的笑意。从后面心满意足的揽着脸皮薄的爱人沉沉睡去。

最近的案子确实让他有些头痛烦躁。但是每次只要一对自家这活宝。他便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心里从未有的轻松和满足。

慕容秋枫却是沒有那么轻松了。虽然入睡了。但是一整夜梦中还是被春宫图迫害。梦中梦见和上官烨做了和春宫图上面一样的事情。早上醒來。发现床单和被子都湿了。顿时又脸红耳赤好半天。愁着怎么起來。这被单和床单又怎么处理。

还有上官烨有沒有发现。他突然有些后悔。真不该去看那些春宫图。自找罪受。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些。把自己弄得不上不下。

就在他愁容满面的时候。上官烨却突然推门进來。

慕容秋枫抬头看着他精神奕奕风度翩翩的走进來。顿时满脸惊讶和紧张。下意思的把被拉得更上。一脸心虚的看着他。“你怎么还在这里。沒上朝么。”

“呵。你忘了。我正在养伤期间。”上官烨笑眯眯的走过去。看着他。意味深长的说道。“倒是你。怎么了。从昨天开始就怪怪的。还开始会赖床了。”

“厄。沒沒什么。只只是这些天有些累。你你你去忙吧。不用理我。我要再睡一会。”慕容秋枫心虚的说着。谎话漏洞百出。连他自己都想咬掉舌头了。

上官烨挑挑眉。靠近床边。弯腰伸手去摸他的脸。“真的。不会是生病了吧。”

慕容秋枫脸色发红。更是紧张。慌忙的往床里边退去。紧紧抓着被子。“沒沒。沒……”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该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吧。难道你偷人。”

慕容秋枫嘴巴一抽。顿时满面羞涩变成恼羞成怒。“你脑袋里总想些什么啊。”

“当然是关于你的事情了。嗯。不是吗。那被子里藏着什么。让我看看。”

“沒什么。哪有什么。你先出去吧。我要起來穿衣服了。”

“呵。你又不是沒有穿衣服。怕什么。再说你裸着我都看过了。看來真是藏什么了。”上官烨眯眯眼睛。伸手就要去扯他的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