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嗜毒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正文第一百四十一章嗜毒蛊

其实不是慕容秋枫太大胆,而是因为他完全不懂,所以能做的便只能最初的学习,学习对象自然就只有上官烨。

因此上官烨对他所做的,他一直认为两个男子相处就该是这样,所以也没有觉得特别难,就是放得开放不开的问题。

小时候看着娘亲忍气吞声的时候,曾就问过,为什么不和父亲反抗。

但是她一直记得那个时候娘亲总说,两夫妻想要一起长久,那必然是需要有一个进一个退,互相配合着。

所以他也认为,既然两人决定一起了,那便互相进退配合,努力达到双方契合。

他也不认为和上官烨圆房这些事情可不可以,这在他认为是自然会发生,理所当然的事情,之所以一直拒绝上官烨的求欢,一方面是因为心里对这男子相恋的事情还是有些陌生感,二来是因为实在不懂,而导致的担忧害怕。

任何人,在情人面前,总不觉的想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而不是最狼狈的一面。其实说来,慕容秋枫本身性格中也有些好强好胜的因子,不喜欢成为弱小,总被保护着的一方。

两人又在里边墨迹了好一会,直到池子里边的水慢慢的凉了下来,才不得不离开。

幽香早准备好姜茶侯⊥◇,..着,看到两人换好衣服精神奕奕的从房中出来,顿时笑脸迎人,只是脸颊还带着些未退的红晕,想来这丫的一定又在偷听墙角。

喝下姜汤,慕容秋枫才问道,“云大哥如何了?可有醒过?”

幽香努努嘴,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好像特别不待见云天一般,撇嘴说道,“没反应,就那样了,看要再等几天了,我弄了些药先给他治外伤,其他的,就靠他的造化了,哦,对了,幻来信了。”幽香突然想起什么,连忙从腰间拿出一卷小小的纸递给上官烨。

上官烨接过,打开,看了一眼,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便递给一脸紧张的慕容秋枫,或许是因为刚刚一番温存心情还很好,所以对慕容秋枫这么在意云飞扬的事情也没有表现出吃味来,嘴角还带着几分浅浅的笑意。

用幽香的话来说,王爷明显就是在炫耀幸福的,笑得那么骚包。

慕容秋枫接过纸条,上面只是简短的写着暮风楼无事,不过云飞扬似乎失踪了,最近暮风楼里边的人也在找他,云天便是因为出去找寻他才受伤。

合上纸条,慕容秋枫深深皱着眉,看来果然要等到云大哥醒来才可以啊,不过失踪也好过……

慕容秋枫叹了口气,不过暮风楼没事他也稍微松了口气,暮风楼没事,便也说明对方有可能不是针对暮风楼的,或许云大哥的受伤和师兄的事情应该没有关系,可能是云大哥无意中卷入什么争斗中。

这点也是有可能是,因为云大哥这人倒是有一个缺点,也是优点,就是平常比较喜欢好管闲事,还有就是看起来斯文正经沉稳,但是一张口就让人想要打他,因为他嘴很毒,更严重的是,他毒舌人的时候偏偏脸上表现出一副淡然的摸样,让人觉得这话就是真理一般。

“对了,说说那蛊虫是怎么回事?”上官烨突然开口。

幽香一愣,疑惑的看向上官烨,主子突然问这个定然是有什么特别原因,不然他从不主动过问这些毒物什么的,“难道主子也在哪里发现过?”

上官烨还没有说什么,慕容秋枫却已经立刻想到,也说出来,“大理寺死的那些人和这蛊虫难道有什么关系。”

上官烨摸了摸下巴,“不确定,只是怀疑。”

幽香脸色严肃起来,“这种蛊毒是雪域雪莱国中,算是国宝,其实这东西在雪莱并不做蛊毒用,而是解毒圣品,用得好的话能解百毒,所以叫做嗜毒蛊。”

“这种蛊毒是子母蛊相配合的,母蛊一般种在饲养蛊毒的人身上,然后那个人用某种办法给母蛊下命令,再让母蛊给子蛊下命令,引导子蛊做事,这蛊能食百毒,本身自然也奇毒无比,而这种蛊虫吐出来的丝若长时间泡在鲜血中,也会变成剧毒无比的暗器,可制成绫罗或者手套手帕等。”

“不过这种蛊毒却是很难养,而且繁殖很慢,也不是每一条都是,有时候千条中也就能成功一条,但是子蛊不同,子蛊能用母蛊的毒液养出许多,但是一条母蛊分化的毒液很有限,没条子蛊多得的毒液越少,功能便越小,寿命也越小。”

“云天身子里边的蛊虫我刚刚也检查过了,那是一条毒液承载很细小的蛊虫,所以一直被母蛊操作着,但是母蛊一死,他也不知怎么做,第一时间没有狂暴起来,所以云天才能杀掉身体里边的子蛊,所以真的该说,他运气太好了。”

“也就是说,这子蛊,应该有许多,下这子蛊需要什么条件?”上官烨敲了敲桌子。他在那些死去的侍卫身边,许多都从尸体里边发现一条大概小指大小的白色蛊虫。

若不是先前帮云天解去九幽寒毒的时候见过幽香从他体内取出这虫子,他也不会联想到一起。

幽香又是一顿,随后突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唇也微微抿着,眉心皱起,“母蛊要进入人体很难,但是子蛊要进入一个人的身体,却……只需要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慕容秋枫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若说这些蛊虫有很多,而且容易进入人的体内,那岂不是很多人不知不觉的便会中招么。

“只需要那个人吃过沾染浸泡母蛊的营养汁液,子蛊便会自动循着那人,寻找缺口进入身体,可以从鼻子或者口,或者耳朵,甚至一个伤口都可以,而且那子蛊开始的时候很小,比头发丝大不了多少,但是一进入身体里边,等喝足了血,成长了,便会长得有小拇指大小。”

慕容秋枫面色一变,随后便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幽香连忙说道,“不过不要紧,我曾经研究过这个,所以知道那些蛊虫对某种东西很排斥,这种东西也不是稀有的,便是石灰粉,我稍后立刻准备石灰水,先看看有没有人中了。”其实这办法是师尊教给她的,只因为师尊和雪莱国老国主有交情。

“那如果有人中了,喝下石灰水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