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决裂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慕容秋枫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惊愕,却是因为前句话,

但是看在慕容邢眼中,却成了承认,

慕容邢眼睛何其老辣,又怎么会看不出他和烨王有些问題,可是他一直安慰自己,是自己想多了,但是现在……

慕容邢突然真的觉得他的人生失败得很,他沉痛的看着慕容秋枫,眼中带着怒气,“枫儿,为父知道,慕容家一直都对不起你,你想报复也好,你厌恶也罢,你恨也可,但都可对着我來,筠儿她可是你的妹妹啊,你一个男子,却是抢他的夫婿,难道你就能心安么,难道你就沒有想过你娘知道后会作何感想,而你呢,难道甘愿成为一个男宠么,这样你的人生也就毁了,”

慕容秋枫脸色瞬间惨白起來,错愕的看着慕容邢,随后,眼中慢慢的现出一丝痛色和失望,不觉的后退一步,苦笑道,“原來,我在父亲眼中,便是这么一个人么,”

“难道,你是有什么苦衷,是烨王逼你的,”慕容邢突然一顿,

慕容秋枫嘲讽的扯了扯嘴角,苍白无力的笑了一下,正要说什么,一个声音却比他更快响起,

“他是王妃,不是男宠,”

声音一出,屋里边两人都是一愣,

只见上官烨阴沉着脸走了进來,一双鹰隼般的目光锐利的直射慕容邢,阴沉中带着些许的怒气,看着慕容秋枫苍白的脸色和眼底那丝丝伤痛,便心疼不已,怒气更胜,无奈却有气不能发,

“王爷,”慕容邢眼中也并无惧意,回视着他,神色冰冷,“不知王爷此话,是何意,”

上官烨慢慢的走向慕容秋枫,一边说道,“有句话相爷倒是说对了,你们慕容家,确实很对不起他,也欠他太多了,你也猜对了,慕容秋筠确实不在王府中,从始至终都不曾在,”

“什么,你,你把筠儿……”

“哼,在你们眼里,可还有过慕容秋枫的存在,本王并未把慕容秋筠如何,若不是他,或许慕容秋筠早便让本王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了,相爷还不知道吧,当日,上了本王花轿的,可不是慕容秋筠,而是慕容秋枫,不知相爷如此聪明,又可能猜出,为什么慕容秋筠不在花轿上呢,”

慕容邢面色大变,一双眼眸惊疑不定,转看向慕容秋枫,却见他正皱着眉给上官烨使眼色,眼中还带着些请求,

上官烨却是皱着眉冷着脸,沒有理他,

“到底是怎么回事,枫儿,筠儿呢,”

“哼,还是让本王來说吧,你的好女儿慕容秋筠在成婚之前与宇国皇子珠胎暗结,最后竟然让自己的哥哥代替她出嫁瞒天过海,然后与情郎私奔到宇国做王妃了,想來现在生活应该算是幸福美满了,呵,相爷教出來的人可都是出类拔萃啊,自私自利得让人佩服,而今,你却还反过來怪他,若不是他,你以为慕容家还能存到现在,才会仅仅死了一个慕容灏,”

“够了,烨,别说了,”慕容秋枫终于是开口阻止了他,随后转头看向慕容邢,叹了口气,“父亲,筠儿是我的同胞妹妹,我不可能害他,而我,也从沒有怨过慕容家任何人,无论您相不相信,还有,我与烨确实如您所想,并已经互定终生,我知道身为男子,或许不容于世俗,但我只知道,我们相爱,便足够了,我也沒想利用这层关系而得到什么高官厚禄,或许我会帮他打理些事情,但是我定然不会入朝为官,若是父亲觉得孩儿有辱家门……”

慕容秋枫说道这里,微微顿了顿,随后深深吸了口气,偏开头,转身,“便,当慕容家,沒有慕容秋枫这人吧,”

慕容邢脸色大变,身子狠狠一震,错愕的看着慕容秋枫的背影,

但是慕容秋枫却已经上前抓住上官烨的手,拉着他快步离开了,

上官烨也并沒有再说什么,只是在离开之际,又深深的看着慕容邢一眼,那一眼,所带的情绪,让慕容邢心也不由的微微颤抖,发起凉來,甚至整个身子都发寒,一口气顺不上來,咳嗽不停,

两人快步走出院子,上官烨便拽住慕容秋枫的手,把他往怀中一带,却也不去看他,只是把他的头轻轻的按在肩膀上,随后轻轻的顺着他的后背,

慕容秋枫也沒有拒绝,只是更紧的,抱着他的腰,

许久后,上官烨轻轻开口,嗓音温柔,“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还有,这样也好,这样,以后你就只是我一个人的了,再也不会有那么些人和我抢,分去你的精神,你便只需要全心全意放到我身上便可,”

慕容秋枫一顿,随后抬起头,又是感动又是气,不由张口咬住他的下巴,无奈,全身也就只有脸露在外面了,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这算是什么安慰,”

上官烨看着他眼圈微红,睫毛上还有些水汽,更是心疼,下巴被咬了一口,倒也不疼,就是有些苏苏麻麻的,不由笑道,“你想占我便宜的话直接做便可,不用找借口的,我人都是你的了,”

慕容秋枫立刻脸红耳赤,刚刚的伤感也被这么一闹转移了不少,

两人正‘打情骂俏’,却突然被打扰了,

残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随后说道,“主子,公子,外边來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声明说是死也要见公子最后一面交代遗言,”

“嗯,”慕容秋枫一愣,随后心猛然多了些不安的感觉,“知道是谁么,”

“嗯……不知道,不过那男人穿着白衣,还算俊俏,”残阳挑挑眉,虽然对着慕容秋枫说,却是故意看着上官烨,眼中带着几分戏谑,

白衣,慕容秋枫心里咯噔一下,瞬间便想到师兄云飞扬,顿时一张脸都惨白起來,连忙抓着残阳的胳膊,“他在哪,”

上官烨有些惊讶,显然也下意识的想到云飞扬,不过看到慕容秋枫竟然这么紧张,不由有些不爽了,

几人快步赶回院子里,院子中,幽香正摆弄着些花花草草,瞬一如既往的藏到暗处,千百幻坐在石桌子上赏花喝酒,见三人进來,都不用问便朝一个屋子里边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