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你妹妹,在何处?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正文第一百三十四章你妹妹,在何处?

老来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更经历过差点被自己的儿子杀害,大起大落间,慕容邢已经很是心力交瘁了,即使心里痛得麻木,脸上的表情也只得僵硬一种。

慕容秋枫微微垂首,没有说话,而此刻,他也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么,他连自己都安慰不了,又如何去安慰其他人。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火炉中不时烧炭噼噼啪啪的声音作响,好一会,慕容秋枫决定开口,转移话题,“父亲,您打算辞官么?”

慕容邢微微睁开眼睛,有些迷蒙的目光看着慕容秋枫,仔细的打量这个他从没有怎么关心过,甚至都有些陌生的孩子,眼中闪过些许异样的光芒,从喉咙中挤出一个音调,算是回答。

慕容秋枫心下却是一松,其实,他原本也打算劝父亲辞官,宦海风云多变幻,今朝繁华,又如何得知下一刻会不会倾覆,加上家中又遭此巨变,他希望,父母能放下一切,安心的颐养天年。

慕容秋枫没有再开口,即使两人虽为父子,而且之间也并非没有感情,但是两人确实是很陌生。

这也是慕容邢对慕容灏最为痛心失望的地方,若说真对不起,他认为他最对不起的,不是这个从小就被带在身边的大儿子,而是这个从出生到长∷,..大,几乎都没有见过几面的小儿子。

慕容邢二十便入朝为官,娶了当时宰相的千金,也是慕容秋枫的母亲从而三年之内,加官进爵,步步高升,只是宰相千金素来体弱,满足不了年轻气盛的慕容邢。

古来豪门中三妻四妾本就正常,只是慕容邢曾经对老宰相发过世,一生一世都只对宰相千金好,所以并没有纳妾,可男人终是不可能安安分分的,特别还是终日应酬。

所以便不小心留下了意外,与一个官家的女儿发生了关系并有了孩子,后来那家人找上门,宰相夫人伤心欲绝,病上加病,老宰相更是气愤填膺,这事情闹得风风火火,不过后来,慕容邢还是纳了那小姐为妾,却是夫人的意思,宰相夫人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最后只能忍痛接受这个事实。

那官家小姐也争气,几年间连生两儿三女,只是五小姐幼年夭折四公子又早年走失,家中宰相夫人的地位越来越紧张,直到过几年后身体调养好了,怀了慕容秋枫和慕容秋筠,才算好,只是却也因为怀了这龙凤胎生下的时候伤了身体,至于无法再孕。

而慕容秋枫也是因为先天娘胎中身子弱,带出来病,导致从小便体弱多病,就算一步也无法踏出,稍微吹个风便会大病一场,开始慕容邢还会因为愧疚什么的关心他们,但是慢慢的,便也疏远了。

毕竟那个时候的慕容邢,官越做越大,对家里的事情也没想那么多,总让他们闹着,宰相夫人也因为天生好脾气,一直被侧室压着,这也导致后来的慕容秋筠跋扈的性格,有些泼辣,完全是因为经常要和二娘和两个姐姐斗的原因。

慕容秋枫则在十三岁后便被送去治病,一去就是五年,期间除了偶尔逢年过节书信往外外并无其他。

这次慕容邢召他回来,本也是因为想起他应该已经成年了,该早些安排日后的道路,才让他回来,却不想碰到了这么一次家变。

慕容邢是老狐狸,只要稍微一想便也明白这其中的奥秘,王爷为何突然回来,为何又在这个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次肯定会进行一次大清洗,家族日盛,乃是君王的大忌,而慕容家,便成了其间的牺牲品。

慕容邢这些天就一直在想着,这样忙了大半生,到头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而同时也是一时心灰意冷,才起了辞官的心。

“你觉得,辞官如何?有何看法?”半晌,慕容邢先开口,问出。

慕容秋枫抿了抿唇,随后轻轻叹了口气道,“父亲,其实,孩儿本也打算劝父亲辞官,经此一事,延国独大的三大家族,安家已经算到了末路,或许最好的结局也是全体发配,而独孤家,恐怕也会被借此机会削弱,便只剩下我们慕容家了,而……”

“而因为你大哥的问题,慕容家就算能经过此难,但是以后一家独大,也终会落得个一夜颠覆。”慕容邢接下他的话,深深的叹了口气,转头望向门外,“这家业,我打拼了半生,到头来,却发现竟然的满目苍凉。”

慕容秋枫忙摇头说道,“父亲,慕容家有见天,完全是因为您,若没有您,便没有慕容家,只是,伴君如伴虎,宦海多变,今日新人昨日旧人,错不在您。”

“呵呵,是啊,今日新人昨日旧人……”慕容邢掩面苦笑,带着些嘲讽,“不想我在其中游走多年,却不及你看得透,果然是旁观者清么,那你呢,你今后有何打算,若辞官,我定然会把慕容家搬离这里,你是要与我们一同走,还是留下帮烨王。”

慕容秋枫被他问得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唇微微抿着。

慕容邢深深的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他的回答。

慕容秋枫拳头微微握住,半晌,深深的吸了口气,坚定的看着慕容邢,“父亲,孩儿,还有一事,要与您说。”

慕容邢却突然闭上眼睛,挥手阻止他的话,那瞬间,似乎又苍老无力的许多,声音有些发沉浑浊,“在你说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慕容秋枫有些不解,“父亲请说。”

“你妹妹,慕容秋筠,如何了?”

慕容秋枫面色一变,错愕的看着慕容邢,若没有上面那话,他突然问出这个也没有什么,但是继他刚刚要说的事情,父亲却突然问出妹妹,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竟然觉得父亲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

见慕容秋枫脸色发白,竟然没有回答,慕容邢睁开眼睛,眼中带着深深的失望和痛楚,“其实,你妹妹,并不在王府,是不是,或者说,过得并不是那么好那么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