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番外《冰火岛之歌》(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48章 番外《冰火岛之歌》(下)(9)一下飞机, 千山就后悔了。他家路小山曾在疯子这里寄养过两天, 但那时候正赶上疯子频繁来京办事,所以是人到他家把二哈带走的, 撸完又登门拜访给他送了回来。他全程足不出户, 也无从得知路小山究竟在疯子这边体验到了什么风土人情。可是从路小山归来时明显圆了一圈的身形推断, 这里就算不是气候宜人鸟语花香,也绝不至于穷山恶水。他现在为自己的天真付出了代价。这座以煤炭资源出名的城市, 连风都带着重工业的霸道和粗粝, 只从下飞机到走上摆渡车的短短几步路,他就快被吹傻了。也是他脑抽, 临出发前不知怎么想的, 找自己固定的Tony老师剪了个利落的新发型, 帅是帅的,就是太短了,于是在这种大风吹里,根本不能给脑袋提供一点防护。拉着行李走出到达大厅, 千山一眼就在等候人群里, 看见了双手插兜的江洋……穿着的大衣。某品牌今年秋冬新款,国内门店根本没上, 国外门店也得碰运气去抢。衣服是真抬人,可也要人镇得住, 像千山就更喜欢夹克, 偶尔穿这种装逼的大衣,他总是被板得不自在。但江洋衬得起来, 他的年纪和阅历摆在那儿,加上“老子天下第一,不服憋着”的迷之自信,还真把这身大衣穿出了别样潇洒。要是那货在游戏里也有这个品位,从此告别那些辣眼睛的壕装,那真是华夏玩家之福……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千山走出通道,绕过接机人群,来到江洋身边,然后发现这位先生还伸脖子往通道里看呢。千山黑线,抬脚不轻不重踢他一下:“嘿,接谁呢?”江洋回过头,辨认半天:“路千山?”千山看着那一脸真情实感的“错愕”,崩溃:“我整容了?”“那倒没有,”江洋很快把眼前这张脸和记忆中对上了号,抬手呼噜一把“临时队友”的脑袋,“怎么剪头了?自然卷都没了。”千山:“……”敢情这位靠发型记人。白眼刚翻上去,肩膀就被人热情揽住了,行李也被一并接收:“饿了吧,走,哥带你吃好吃的去,给你接风!”千山懵逼地跟着人走,一时分不清这热情招待是客套还是圈套。抑或,疯一样的子被人魂穿了?江洋还真的很冤枉,他单纯就是想尽一尽地主之谊。说是两个人的任务,但他心里门儿清,千山这趟过来就是帮自己的。游戏里怎么掐怎么闹,那是图个乐呵,现实里再放飞,那就是不会办事儿了。而且怎么说呢,上次线下聚会,说是线下,但感觉还跟线上似的,那么多军团,那么多玩家,热热闹闹,游戏感十足,他那时候看谁,都跟看游戏里的号儿似的。但这次不一样,刚被踢一脚回头,他看见千山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个调皮捣蛋的弟弟。弟弟千里迢迢来了,还是奔着帮忙来的,他这个当哥的必须热情款待,爱满人间。(10)“你手残啊,往哪儿遛呢!”“你不是说遛到后面吗!”“我说的是冰河后面,不是冰川后面!”“那你普通话还得练。”“……”“哎你别踹我椅子啊——”屏幕上的小杀手扑街,屏幕外的江洋,乘着转椅顺滑的万向轮,滑到了一米开外。——亲哥热弟只坚持了一顿晚饭,回来一上线,烟消云散。千山趴在宽大的电脑桌上,身心俱疲。以前隔着两地,江洋还能在耳麦里继续拱火,现在人就在眼前,他没敢再嘚瑟,以免真把人惹恼了,跑厨房拿把菜刀砍他。他家菜刀是阿姨新换的,一套七组,砍、切、片、剁都有,削铁不如泥,削人没问题。“这个吧,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江洋时不时瞄千山一眼,搜肠刮肚找词儿,捋对方的毛,“咱俩昨天停了一天,今天有各种小问题很正常,磨合磨合就好……”千山仍趴在桌子上,只贴着桌面的脑袋,缓缓偏过来:“我现在就想把你磨平了。”“那不行,”江洋一本正经摇头,“很多人会伤心的。”千山:“……”他真的一点都不想了解对方复杂的爱情社交圈!!!吃完饭就上线,果然不是个好主意。千山决定先找点别的事情做,平复一下“澎湃”的心情。比如,参观参观江洋这栋堪比宫殿的豪宅。千山以前住家里的时候,也是独栋独院——他最近搬出来了,在CBD弄了个四居室的跃层,也没什么原因,就是忽然想住住高层,晚上打游戏的时候,一转头就能看见星星月亮,比较有感觉——但远没有江洋这里这么骄奢淫逸。一是老爷子艰苦朴素惯了,吃住行依然从简;二是老爷子那个位置,也不需要再用排场来充门面,连房子都是最早时候分配的。千山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够奢靡浪费了,直到逛完江洋的豪宅——他怀疑这人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所以也要像大风一样花出去。“能解释一下这个吗?”壕无人性的装修、bulingbuling的家具、大白菜一样堆着的古董,千山都忍了,唯独这尊摆在豪宅一进门大厅正中央的雕像,突破了他的底线。那是一尊近两米高的猛虎下山,通体乌黑发亮,虎态栩栩如生,恍惚间仿佛真能听见百兽之王的怒吼,震动山林。但是……一进大门就让猛虎迎客真的好吗!作为客人压力真的很大啊!江洋见千山凝望雕塑出神,上前一拍虎腿,笑道:“煤雕,漂亮吧。”看着江洋眼里实实在在的自豪,千山的“礼貌”罕见上线,心想,这是人家家,人家愿意怎么摆怎么摆,过日子还不就是图个自己开心。“嗯,挺好。”附和,是千山能给与的最大温柔。(11)[战斗]冰火龙死亡。[公告]行过千里水,踏遍万重山,当代徐霞客,逍遥游自然!恭喜华夏之巅[疯一样的子]获得二十七个旅游证明大礼包![公告]行过千里水,踏遍万重山,当代徐霞客,逍遥游自然!恭喜光明圣地[千山鸟飞绝]获得二十七个旅游证明大礼包!经过三天的同桌磨合,以及无数次的最后关头瞬移换号操作,江洋和千山终于联手推倒了冰火龙。还没来得及高兴,炸出的公告就让他俩虎躯一震——这他妈是整个华夏世界的公告啊!千山的军团频道是第一个炸的,江洋这边的小伙伴们淡定一些,只是刷屏了他的私聊。没有需要roll骰子的,所有奖励直接进入二人物品格,江洋没点击查看,先横腿过去给了千山的转椅一脚。千山猝不及防,连人带椅子滑出去八丈远:“干嘛?!”江洋看他屏幕,果然,物品栏已经打开,选项菜单都按出来了,再晚一秒,这人就能真把大礼包当废品扔了。“咱俩一起打的本,这是你该得的。”江洋一脸正色,颇有点平日里在公司说一不二的做派。“别,我又没攒二十七个旅游证明。”千山一点不稀罕,“该我的,谁也别想拿,不该我的,我一分也不要。”江洋真想敲开他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大海:“你就是扔了,也到不了我口袋,最后偷着乐的是运营商。”千山皱眉,有了运营商这个全民公敌在天平上,往哪边倾斜就有点摇摆。江洋:“再说了,现在全游戏都知道咱俩得大礼包了,回头你们团的让你秀一秀,你怎么办?说大礼包让你扔了?你确定他们不会把你押到精神病院看看脑子?”千山眉头已经拧成沟壑山丘,显然脑补的那些后续景象,不是太美好。江洋老神在在靠进椅子里,知道千山已经被说服了。论游戏PK,他不行,但好歹比千山在社会上多混了这么些年,分析个利弊,做点思想工作,还是小菜一碟的。“别装思想者了,赶紧看看礼包里都有啥。”江洋扔下这么一句勾人的话,自己先转过去点大礼包了。千山耐不住心痒痒,一个用力把转椅滑回电脑桌前。(12)鬼服兵团和荷兰商会联手攻克二十七个旅游证明副本的事,当夜,屠版华夏论坛——《惊!!!二十七个旅游证明爆了!!!!》《卧了个大槽!!!二十七个旅游证明,这算首杀了吧???》《跪求荷兰鬼出旅游证明攻略,高价求啊!》《鬼服兵团+荷兰商会,这是什么神奇组合?!》《二十七个旅游证明任务可以多人接?????》《别人都在求攻略,我TM却在磕CP,华夏女孩没救了……》这一事件的热度,足足持续了近一个月,才慢慢消退。从始至终,两方军团都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只个别人员,暗搓搓披了马甲,到某些帖子里,燃烧自己的“八卦之魂”。发帖人:沉默要塞一枝花主题:跪求荷兰鬼出旅游证明攻略,高价求啊!内容:(以下省略两百字)1#跪求!重金求!2#跪求!我金条都准备好了!!3#这是我银行卡余额[图片],分分钟转账!4#……612#回复人:壕回复内容:都散了吧。我听说,那个鬼服兵团的疯一样的子,根本不差钱,是一个高富帅!613#回复人:偶尔玩玩治愈奶妈也不错回复内容:富是真的。614#回复人:壕回复内容:楼上,你对高、帅有什么意见=_=……发帖人:锦衣卫777主题:二十七个旅游证明任务可以多人接?????内容:(以下省略一百字)1#……387#回复人:小风筝回复内容:一定是特别的缘分。388#回复人:小鹦鹉回复内容: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389#回复人:大飞机回复内容:楼上你俩够了,我TM竟然唱出来了!390#回复人:壕回复内容:我听说他俩是误打误撞一起接的任务,而且已经和自己军团解释过了(后半句划重点)。391#回复人:还是要继续吃药回复内容:我听说,荷兰商会的团长不太高兴,认为自己的精锐给别人当了廉价劳动力。392#回复人:壕回复内容:我听说可不廉价,好吃好喝好住供应,过两天还会送份大礼。393#回复人:偶尔玩玩治愈奶妈也不错回复内容:大礼?什么玩意儿?394#回复人:壕回复内容:听说是秘密,但一定能送到对方心坎上[迷人微笑]彼时,千山已经回到了北京,坐在可以趴阳台看星空的大四居里,他愣是被这条回复,瘆出一身冷汗。三天后,千山收到一尊煤雕,不是猛虎下山,是大鹏展翅,雕工甚至比那尊猛虎下山还要精湛,气势如虹的大鹏,仿佛随时可以御风上九天。就一个问题,他家门太窄,雕像进不来。送礼者还及时打来电话跟踪:“我看见物流签收了,东西怎么样,好看吧!”千山:“……嗯。”江洋:“你盯着我家那个老虎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喜欢这个。”千山:“……有心了。”看不懂眼神就不要擅自理解好吗!江洋:“怎么听声没什么精神?不会是东西太大摆着不方便吧?我还怕猛虎下山太高,给你换了个造型矮一点的,这个也就一米五吧,还不行吗?”千山:“大这个概念,除了高度,还有宽度。”江洋:“……”大鹏一日同风起,翅膀展开有两米。最终,大鹏展翅落户于千山他爹那里。老头儿对其很是欣赏,尤其相中它的气势和寓意,特意摆在一进门就能看到的地方。千山每周末回家吃饭,都不可避免地要看它两眼,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甚至觉得就像江洋说的,还挺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