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番外《冰火岛之歌》(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47章 番外《冰火岛之歌》(中)(4)[私聊]药别停:还没回?[私聊]千山鸟飞绝:军团有事?[私聊]药别停:没有。[私聊]千山鸟飞绝:那我先不回了。[私聊]药别停:冰火岛双人深度游?[私聊]千山鸟飞绝:算是吧。[私聊]药别停:真谈恋爱了?[私聊]千山鸟飞绝:=_=[私聊]药别停:别惹事。[私聊]千山鸟飞绝:我一直都是和平使者。[私聊]药别停:……私聊告一段落, 但药别停还是没弄清楚, 千山到底因为谁留在了冰火岛,准备做什么。他没和千山追根究底, 想知道的事情, 他通常会自己实地查看。不过还没等他动身, 风车党的副团潇潇雨歇就密过来了,说时空隧道那边出了事, 需要他过去镇场子。这一镇, 就把千山这边给忘了。千山不知道自己侥幸躲过了团长围观,如果知道, 他能给神明上两炷香拜拜。丢人。扑街得太他妈丢人了!他和疯子按照任务指引, 没过多久就找到了冰火龙的藏身之地。ice冰来直到删号, 都没完成“东海捉龙”,这么惨烈的前车之鉴,足以敲响警钟。所以尽管这一个人的任务,变成了两个人来做, 千山仍然没有掉以轻心。可他还是低估了这一任务的变态性。又或者, 他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冰火龙第一个火球,就砸掉了疯子3/4血, 他立刻知道不妙,第一时间换了奶装, 果断从暴力奶变成治愈奶, 专心给疯子补给,就这, 还是没挺过冰火龙的第三招。那是一记群攻,直接把他秒了,把被他补满血的疯子,秒成了血皮+疯魔状态。然后第四下,把失去控制没办法磕红的小杀手,送佛送到西。“都开打了你他妈才换奶装?!”俩人现在已经连上语音了,江洋在扑街的第一时间,发来“问候”。千山也烦躁,口气同样不好:“换不换都一样,你像个木头似的杵那儿,连个BOSS都不会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玩儿回合制呢,不死才怪。”“哎呦我去,你一个奶妈奶不住还有功了?!”“你一个输出不会走位,扁鹊华佗来了也没用!”“……”“……”各自对着麦喘了半天粗气。江洋:“再见。”千山:“不送。”(5)[军团]有奶就是娘:是我眼花了吗?[军团]Polly:没有,那个拿着匕首单挑野图BOSS的,的确是我们团的人。[军团]马无夜:我就说这个ID起得不祥,这下好,真疯了吧。[军团]草不肥:未必,看操作还是挺有章法的。[军团]百炼成妖715:但是打野怪不是疯子的爱好呀。[军团]人妖的祝福:+1,他没事的时候从来都是逛商城、逛商铺、逛工坊。[军团]休休休你妹:人之反常。[军团]幸运小福手:必有妖异。[军团]疯一样的子:同志们,背后议论人,能不能挑个正主看不见的地儿?这几天江洋苦练遛BOSS,这是单挑BOSS的唯一胜利法。组队打BOSS,有扛有输出有辅助有治疗,阵型基本固定,偶尔需要走位,也就是在BOSS发毁天灭地的大招时候,走那么一下。但单挑BOSS,那就得全程遛着了,就和放风筝似的,你打它的时候,你要离得近,让发出的招打得到它,打完,你就得跑,让它发的招,打不到你,否则你一下,它一下,你是什么血量,什么防御,BOSS是什么血量,什么防御,别说赢,能扛住几个回合,都是你命大。千山那人虽然性格差,说话不中听,还带着一股欠扁的自信,但论操作,人家是硬核实力,所以上星期那场团灭——如果两个人,也算团的话——冷静下来想一想,的确是自己要背的锅多一点。虽然这并不能提高千山的综合得分。一个游医,能锤人算什么本事,得像路过高手那样,有能奶整个世界的胸襟和本事,那才是奶妈的真谛。论输出,论PK,千山没得挑;论辅助,论治愈……切。这一个礼拜,江洋没干别的,就天天在野图练习遛BOSS了,有时候蹲不来BOSS,就遛精英怪。千山是不可能回来了,毕竟上次告别得那么“友好”,所以遛怪的时候,江洋还兼顾练习了自己给自己嗑药加血,几顿操作猛如虎下来,还真感觉到了手速和反应的全方位提升。要不说天道酬勤呢,江洋对自己的努力和进步很欣慰。(6)一星期后,江洋第二次奔赴冰火岛,地图一刷新出来,先映入眼帘的不是蓝色冰川,而是靠坐在冰霜树下的千山鸟飞绝。第一眼江洋差点没认出来。千山是暴力奶,惯用锤,穿的也都是高杀伤力低辅助拓展的输出装,这样的装备通常是暗色系,千山又好像不太热衷于给装备染色,所以在江洋的大脑识别系统里,千山=暴力锤+(紫金or红棕or墨蓝),偶尔千山也会穿红色,但一定是那种浓墨重彩的大红,火一样张扬,远远看着就知道这奶妈绝不悬壶济世,必然黑白无常。然而今天,这位居然穿了一身明媚温暖的鹅黄色装备,手里楼着个白色奶仗,远远看着,画面温馨美好,就像清晨的荷包蛋。系统里弹出组队申请。江洋莞尔,忽然就来了好心情,操纵小杀手来到树下,围着焕然一新的奶妈跳,不说话,就跳,招猫逗狗的。那边终于忍不了了,起身一个柳叶刀过来。换了奶装的游医,杀伤力呈几何式下跌,江洋不痛不痒,乐呵呵通过组队申请。千山一句话不说,磕了个加速卷轴,直奔冰火龙巢穴。江洋跟在后面,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的——[队伍]疯一样的子:嘿嘿[队伍]疯一样的子:怎么回来了?[队伍]疯一样的子:等几天了?[队伍]疯一样的子:想我没?[队伍]疯一样的子:奶装挺酷炫啊,特意为我穿的?[队伍]疯一样的子:说句话嘛,小老弟。千山克制着一奶仗敲死队友的冲动,撕一张便条纸“啪”一下贴住屏幕左下角的聊天框。世界清静了。这一个礼拜千山就干了两件事,一,弄极品奶装,二,偷师潇潇雨歇。潇潇是荷兰商会第一奶。千山玩治愈系奶妈其实不差,认真起来不分神,依然还是高手,但想带着那么一个操作渣的杀手,去双挑冰火龙,“高手”不行,要“登峰造极”。两次军团活动下来,千山就发现了关键——他比潇潇雨歇差的不是操作,是意识。暴力奶玩久了,输出是本能,即便专心致志当个辅助,某个瞬间,还是会把视线过多集中在BOSS身上,而不是队友。这种无意识的分神,哪怕只有一秒,在瞬息万变的战场,都是致命的。那之后,他把输出装彻底扔进了仓库,技能板也重新排列了,有军团活动就参加,没军团活动就偷偷跟着潇潇雨歇,蹭人家的本,强势偷师,弄得药别停好几次慰问,是不是遇见什么事儿了,需不需要军团出面帮忙。如此这般,修炼五天,“治疗模式”已经基本成了他的操作惯性,极品奶装也弄齐了,该打的石头全打满,他就回冰火岛蹲点了。蹲两天,那货才来。他现在一句话不想听,一句话也不想说,就想赶紧把冰火龙打完,得的奖励扔了,洗刷自己莫须有的污名,然后和这位彻底拜拜。电脑旁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屏幕亮起,是微信。【江洋:你是不是把聊天框糊上了!!!】千山:“……”(7)【冰火龙之战,第二役】千山:“左边左边……不是让你上树!”江洋:“那你倒是说清啊!”[战斗]疯一样的子死亡。[战斗]千山鸟飞绝死亡。【冰火龙之战,第五役】千山:“我这边冷却,你先磕个红!”江洋:“……”千山:“磕啊!”江洋:“我他妈也得能空出手啊!”[战斗]疯一样的子死亡。[战斗]千山鸟飞绝死亡。【冰火龙之战,第二十役】千山:“马上反伤了。”江洋:“知道。”千山:“遛!”江洋:“……靠!”[战斗]疯一样的子死亡。[战斗]千山鸟飞绝死亡。【冰火龙之战,第五十役】千山:“马上反伤了。”江洋:“知道。”千山:“遛!”江洋:“……”千山:“……”疯子:“靠!”[战斗]疯一样的子死亡。[战斗]千山鸟飞绝死亡。【冰火龙之战,第八十役】千山:“反伤。”江洋:“知道。”千山:“你每次都知道,每次都死。”江洋:“但我遛它的时间稳步提升。”千山:“结局是扑街,过程再进步都等于零。”[战斗]疯一样的子死亡。[战斗]千山鸟飞绝死亡。【冰火龙之战,第一百役】千山:“反。”江洋:“嗯。”千山:“……”江洋:“……”[战斗]疯一样的子死亡。[战斗]千山鸟飞绝死亡。千山:“你是不是过不去这个坎儿了?”江洋:“我们能不能换个思路,你看,就差最后这一遛,只要遛够十五秒,咱们就能赢……”千山:“但是你从来没遛够过,好吗!”江洋:“所以啊,我们得逆向思维,为什么一定要杀手来遛呢,奶妈也可以遛BOSS嘛……”[队伍]千山鸟飞绝离开队伍。[当前]千山鸟飞绝使用起死回生。[战斗]千山鸟飞绝使用红莲圣火。[战斗]疯一样的子死亡。江洋:“……”多大仇多大怨,把他救起来再杀第二次啊!(8)“这么下去不行。”第二百次挑战失败后,千山终于认命。“嗯。”江洋的脾气已经让连日来的扑街磨平了,估计再来几次,斗志都要灰飞烟灭了。自重新集结成队,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天。十天来,他们换了无数打法,以各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扑街,好不容易摸索出门道了,把冰火龙的血压到最后一层血皮,但就这临门一脚,怎么都踢不进去了。反伤是BOSS在临扑街之前,习惯性的大招,避无可避。这段时间他们不能攻击,因为所有攻击都会落到自己身上,但同时冰火龙还在攻击,想活命,就必须把它遛起来,保持在一个精准距离,既不会被它打倒,又能让它紧跟着你,不至于脱离仇恨范围而回血。冰火龙的反伤持续十五秒,但江洋最多能遛它十秒。江洋知道,这是自己的极限,不是喊几句热血口号,来个头悬梁锥刺股,就能达到的。玩游戏和一切需要天赋的技能一样,努力可以让你优秀,但优秀和极致之间,永远差着那么一点灵感,一点之差,天壤之别。“怎么不说话了?”耳麦里的安静,让江洋有点不适应,相比之下,他倒更喜欢疯狂黑他的吐槽千。“还有什么可说的,”千山后仰靠进座椅,很少这么丧气,“放弃吧,这个任务咱俩过不了。”耳机里传来打火机的声音,像是江洋在点烟:“你不是说换你上我的号,肯定能遛够十五秒?”千山翻个白眼,他是说过这话,但主要目的在于吐槽队友的技术渣,这种假设在实际操作上,没任何意义:“第一,我不可能上你的号,万一上完你号被盗了,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第二,我上你的号,那我的号怎么办?我不可能把号给别人操作。双开的话,我顾不过来。”江洋沉默。千山以为是被自己清晰的逻辑折服了,结果没一会儿,听见那边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上你的号,有没有可能坚持十五秒。”千山本能就想吐槽一句“你可算了吧”,但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又咽了回去。虽然他总说他技术渣,但客观讲,疯一样的子现在的操作,至少在面对这只打了无数次的冰火龙面前,是过得去的,否则他们也不可能一直打到最后关头,才卡住。“有没有?”迟迟等不来回应,江洋又问了一遍。千山沉吟片刻:“有。”耳机那头悠悠吐出一口气,千山总感觉自己闻到了烟味。“那就行了,你来我家。”千山一愣:“啊?”江洋掸掉烟灰,恢复土豪的潇洒与从容:“咱俩一起打,到反伤的时候,直接交换座位,十五秒结束,再换回来,不用互通密码,也不用谁上谁的号。”“……”这个操作太骚了,千山需要消化一会儿。江洋:“机票和吃住我包,额外还有辛苦费。我知道你不差钱,主要是个诚意。”千山终于缓过神:“你要真有诚意,应该来我家。”江洋:“我怕电源线被咬。”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