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番外《血牛姐与战斗机の恋爱副本》03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顿饭吃完,时阔基本上把自己祖宗十八辈都交代清楚了。之后两个人的话题就开始围着华夏打转,什么天空竞技场,学霸书屋,甚至还展望了一下团长带领着团员横扫情人星座的未来,但唯独,没再谈情。    太久的空窗期让时阔花前月下的能力正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好几次想提起话头,却又被林弋带到了兄弟情深的奇怪方向。不过客观地讲,如果自己花前月下的能力是三十级小号,那林姑娘根本还在新手村呢好吗!如此清风明月帅哥相伴,就不能不总提团长的猥琐流和你大爷的小黑手吗!!!    但这样的话题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整个返程中,两个人再没尴尬过,一路肩并肩从校门走到女研究生宿舍楼下,虽然风冷点,但星空明月还是很好地烘托了交谈气氛。    “我到了。”距离楼门两步之遥时,林弋停住,这是一个安全极限范围,再往前的男生会被npc之王宿管阿姨秒掉。    时阔有些恋恋不舍,可女生这么讲了,他只能笑笑:“上去吧,早点休息。”    林弋没有动,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仿佛在等待什么。    时阔连忙补充:“如果那家伙再骚扰你,你就给我打电话!”    林弋还是没动,可眼里开始闪烁一种类似于暴力一击前兆的东西。    时阔瞬间有了新的领悟,随即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不相信幸福竟来得如此突然。但管它呢,夜色,凉风,灿星,皎月,不来个临别之吻根本对不起这张野外地图!    林弋眼见着面前的这张臭不要脸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本能向后退,可你退他进,眼瞅着就要贴上了——    “你干嘛!”    被一巴掌推开下巴的时阔有点懵:“不是要goodbyekiss吗……”    林弋终于再忍不住,翻出酝酿了一晚上的大白眼:“没有副团的监控技能就多学学438的呆萌好吗!!!”    时阔很受伤:“我难道就没有可爱之处吗!”    林弋淡淡瞥他。    “我错了我不该问这么违背科学精神的问题。”时阔真诚反省,同时乖乖地向438学习有话就说,“所以你刚才到底在等什么?”    林弋:“等你说。”    时阔:“说什么?我做都做了还不明显?”    林弋深呼吸,再深呼吸,尽最大努力压抑住自己秒人的冲动:“你请了几天假?”    “五天,”时阔老实交代,“不过加上前后两个双休,一共九天。”    “那你明天准备做什么?”    “没准备做什么啊,来这里就是找你的,又不是旅游。”    “……”    “啊明天我当然想约你啊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我有时间,再见。”林弋不想再多停留一秒,不然她真的控制不住血卷狂沙!    时阔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嘴巴咧到了耳根,冲着林弋窈窕背影大喊:“我明天上午十点还在这里等你~\(≧▽≦)/~”    ……    这是很神奇的一天。    时阔躺进酒店浴缸里的时候,还没有什么真实感。    今天以前,他也曾在并肩战斗时偶尔脑洞大开幻想一下与林弋见面的场景,有时对方是美女,有时对方是恐龙,有时相视一笑各自安好,有时勾肩搭背战友情深,当然,作为一个正常健康的男性,春风一度也是有的,在这个摇一摇都能约的年代,两个游戏里朝夕相处的大龄单身男女,见面以后能做的事情,啪啪啪排第二,只有见光死能排第一。    但当他真正见到对方时,以上幻想都灰飞烟灭,只剩下心房里充盈着的美好温暖,是实实在在的。血牛不吃草就该是这个样子,与长相无关,而是她一开口,一微笑,甚至是一挑眉,你就知道了,她就是你游戏里朝夕相处的那个姑娘。    一个澡洗得时阔神清气爽,连带的也好像找回了一些智商。趁着还不算太晚,他上网租了一辆奔驰敞篷车,横看竖看都绝对碾压王灏那辆破suv。约好明天上午九点取车后,终于调好闹钟,安心入睡。    不过第二天当他发现敞篷状态下只需十分钟脑袋就会冻傻脸就会吹飞之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智商仍在欠费。    林弋上车的时候也在问:“你为什么要租一辆敞篷款?”    时阔环顾着已经严丝合缝扣住的篷子,认真回答:“我喜欢它车身的流线感,只是恰好,它带了敞篷的小功能。”    林弋点点头:“我信你。”    时阔:“谢谢tat”    无法敞篷的敞篷车总算融入川流不息的街道,时阔的技术还是过硬的,熟练,平稳,让乘客十分舒适。    林弋靠在车窗上,忽然感觉很轻松,这对于她而言,也是特别神奇的经验。    之前只要一恋爱,她就处于一种条件反射的紧张感里,时刻关注着对方情绪,审视着自己言行,生怕出了差错让这个高难度副本毁于一旦。可是面对时阔就不会,这不仅是因为不需要绷着神经,她就自然而然能感觉到对方的情绪,想法——这是长期线上相处培养的默契,而且这种默契对于没见过面的血牛和2b还不明显,对于已经面对面的林弋和时阔却非常有效;更是因为她知道即便自己没照顾到对方情绪,言行不当,又能怎么样呢,那个人不是别人,是2b战斗机,就算吵起来了,也总会误解消融,雨过天晴。别问她哪里来的自信,她也不知道^_^    “你准备带我去哪儿?”林弋随意问着。    时阔没回答,只是车速顿了一下,明显是油门没踩稳。    嘲笑愚蠢的人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但如果这个人正准备追求自己,那笑一下无伤大雅吧,因为真的很难绷住啊:“你昨天晚上光挑车型了吧。”    时阔被林弋声音里的笑意弄得有些狼狈,忽然就在心理层面与远在千里的某团长感同身受了……监控术什么的最讨厌了tat    正在心底角落画圈圈,就听见林弋补充了一句:“去博物馆,行吗?”    这声“行吗”简直就是时阔久旱稻田里的甘露,二话不说设好导航,前进!    ……    很久之后,时阔才在某个浪漫夜晚反应过来,其实所谓博物馆并不是看见自己没有准备后的临时起意,而是姑娘早就想到了脑子不够用的自己八成不会考虑见面之后要做什么,为了防止气氛变得尴尬,于是提前做好了准备——还有什么会比旅游更能美好时光促进感情的呢。    这就是他喜欢上的妹子,不矫情,不扭捏,不示弱,不撒娇,仿佛少了些妩媚情趣,可其实,她真诚,坚强,而那看似彪悍的外壳里,更是藏着每次困窘时都会撸胳膊挽袖子帮你修台阶的温柔。    ……    美好的周日时光,就在历史博物馆和临近的几个景点游览中,悄然流逝。晚饭后时阔照例把林弋送回宿舍,并在礼貌询问了姑娘明日是否仍旧有空后,向其提出了那麻烦你再规划一下旅游路线的无耻要求。    不过时阔想得开,毕竟自己已经没什么光辉形象了,让熟悉本地风度人情的林姑娘带队,才是最符合科学精神的选择╮(╯_╰)╭    直到林弋房间的灯亮,时阔才放下心来,准备离开,哪知刚一转身,就撞在一张熟悉的脸上。也幸亏身高有那么一丢丢差异,不然画面太美根本没办法看。    “你背后灵啊,贴这么近!”时阔心脏差点蹦出来。    王灏耸耸肩:“这个距离正好可以让你笼罩在我的阴影里。”    时阔囧:“你这算是精神胜利法么。”    王灏没回答,反而提议:“找个地方聊聊吧。”    时阔不自觉咽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地问:“你不会……是专程在这里等我吧?”    王灏有一种被雷劈的感觉:“你说呢!!!”    “好吧这种猜测确实有点恶心=_=”时阔真诚反省,同时也大概明白了情况,估计这货本来还是要骚扰林弋的,恰好看见自己,索性先解决这边。    正巧,他也想处理掉对方。    两个男人一拍即合,在学校附近找了间咖啡厅,相对而坐。    王灏今天穿了件休闲夹克,相比上次,少了些冷峻和烦躁,多了几分温和与自如。    面对林弋的时候,时阔总觉得自己智商欠费情商停机,可当面对王灏,他就瞬间找回了那个社会里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自己。    “你要干什么我知道,”王灏开门见山,都是老爷们儿,说话就糙了,“游戏里撩上火了,就想过来彻底爽一把。”    王灏的想法是人之常情,但不知怎么,时阔就觉得听着特刺耳:“你这么想我,没问题,但好歹是你认真谈过的姑娘,你就忍心这么说她?”    “话说的再好听没有用,都是骗妞儿的,”王灏不以为然,“男人心里那点事儿,谁不知道谁?”    “所以你也不是真心求复合呗。”时阔反将一军。    王灏语塞,半天才骂了句:“操……”    时阔忽然福至心灵。王灏是真的想复合,一切吊儿郎当也好无所谓也罢都是他习惯性的保护色,就跟自己一样,永远不会把底牌亮到明面上,永远留有反悔的余地。    “ok我信你。”时阔说。    王灏愣住,显然很意外。    时阔继续:“所以也希望你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上林弋了,想追她,不是游戏里玩玩,也不是想约炮爽一下,我是真的想要照顾她,呵护她,让她以后的日子都能开心。”    王灏:“……”    时阔:“当然你不相信也无所谓,我又不是要追你。”    王灏不知道是不是所有长期玩游戏的人脑回路都有点清奇,谁会对着要把的妹子的前男友告白啊,神经病吧!!!    更要命的是他居然还想同样反击——    “复合之后我也会照顾她呵护她让她以后的日子都能开心。”    他果然也被传染了啊啊啊!!!    鉴于会面气氛如此“和谐友好”时阔实在没有拍案而起大打出手的理由,但是有些槽真是不吐不快啊:“早知道现在哭着喊着求复合你当初劈什么腿啊!”    不知是不是咖啡厅摇曳的烛火太过浪漫,还是也隐约感觉到了对面坐着的很可能是世上为数不多的能get到自己思想频率的知己,王灏竟然真的开始思考,应该说,这是他从分手到现在,第一次静下心来去想这事儿:“就是有点无聊吧。其实林弋真的没什么毛病,独立,不粘人,性格大方,还聪明,很多事情不用怎么费口舌,一点就透,啧……”    “省心。”    “对,就是这个词儿。”    “但是不迷人。”    王灏惊讶于时阔的一语中的,好半天,才苦笑着憋出一句:“理解万岁。”    时阔叹口气:“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我曾经和你想的一样。”    王灏:“曾经?”    时阔:“对啊。我现在已经被她迷的找不着北了,刚才过马路还差点闯红灯。”    王灏:“如果我没猜错昨儿才是你们第一回见面吧,这才一天半你就爱得死去活来了?敢不敢告诉我你们今天都干了些什么?”    时阔:“参观历史博物馆。”    王灏:“……”    时阔:“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王灏:“不许唱歌!=_=”    不知是话说开了,还是两个人真像林弋讲的情不自禁惺惺相惜,到后面几乎就是以心换心的情感问题交流时间——    “所以不是一个女人能够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就不用男人照顾了。事实上她需不需要是一回事,我们想不想是另外一回事。”    “道理我都懂,但说和做是两码事,你得承认,有时候如果女人不作,你很难注意到她们的需求。”    “不,如果你在意她,就会注意到。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你要是有点人性就别再骚扰林弋。因为她最终也不会成为那个真正让你在意的人,你何必浪费人家姑娘青春?”    “你就这么确定她是你命中注定那位?”    “我问个问题吧,第一次在宿舍楼下见到我,发现我也是来找林弋的,你当时什么心情?”    “意外吧,我是真没想到她还挺抢手。”    “但是我那会儿就想揍你,最好是扒光了揍,揍完了还要在你那个破呢子大衣上面踩几脚,最后看着你□□而颤抖的背影消失在瑟瑟寒风中。”    “……”    “哎这么一讲忽然好有画面感弄得我还有点小激动……”    “滚=_=”    “现在你明白了吧,你不想揍我不是我多招人喜欢,是林弋在你心里,根本没有那么重要。”    “……”    咖啡彻底冷掉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基本聊到了通透。    王灏所谓的复合,不是多么后悔多么深爱,只是兜兜转转,发现还是林弋最省心,相处起来最轻松,但真的非她不可吗,确实没有。相比之下,他更愿意“情敌”说的是真的,终有一天,那个迷得他分不清红绿灯的女人也会出现,然后一切规则常理在那家伙面前都会消失殆尽,最后只剩下一个双商归零的自己。    不过有一件事他并不清楚,那就是“情敌”在给他灌完心灵鸡汤后,又在心底追加了一个“求满天神灵保佑赐给王灏一个作女最好是喜欢往死里作”的虔诚许愿。    临别的时候,王灏忽然想起那个被自己霸占的账号,想要归还,被时阔断然拒绝:“不用,就当被你回收了,我给她弄新的。”    王灏挑眉:“那需不需要我把羽绒服也一起收回?”    时阔想都没想:“也不用。”他会找个机会偷偷处理掉的,才不会让两个人有半点再次发生交集的可能。    但是话说回来……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觉得在追求者面前穿着前男友送的衣服也没问题的二百五女人啊啊啊啊啊啊!!!    “对了,还有件事。”    “你到底有几件事啊!”    “保证最后一件。”    “ok。你说。”    “分手时候讲的那些都是胡说八道,帮我和她说声对不起吧。”    “你讲什么了?”    “她没跟你说?”    “她只说了生病的时候打你电话没人接。”    “……让你这么一讲,我发现自己还真挺混蛋的。分手时候我明知道自己犯错,还把她数落一顿,什么没女人味、争强好胜、不懂时尚、缺乏生活质感……啧,我当时绝对脑抽了。”    “……”    “你那是什么表情,想揍我?”    “不,我只是发现以前对自己人品尚可的评价太不客观。”    “现在觉得自己高尚了?”    “简直是道德模范。”    ……    女研究生宿舍里,久久不能入睡索性打开电脑的林弋终于看见了团长在yy私聊里给她的留言——    【忙完了就回来,心情不好最简单了,小伙伴们组团帮你欺负人去,你看谁不顺眼俺们就欺负谁,特别无耻的欺负那种!账号不用担心,你团长别的没有,就空的满级号多。代表鬼服全体弟兄,盼归。】    三天前,她以为要彻底告别这些牵绊。    三天后,这些牵绊跨越次元壁给她带来温暖。    账号被盗,焉知非福^_^——《血牛の生活课考试大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