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情义永存 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汩汩的温泉水从脚下涌起,有的尚未抵达水面便悄然平静,有的翻出几朵水花,带起氤氲热气,然后那缥缈的白雾便乘着清风徐徐上升,最终散在蓝天、白云、树叶里。    “你说谁想的点子呢,先踢球,再温泉,绝了~”方筝一边说着,一边闭上眼睛,身体在温暖的水中彻底放松下来,舒爽,惬意。    “应该是旅行社策划和山庄市场部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情不自禁,惺惺相惜,一拍即合,迅速签约,合上文件后发现彼此脸上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你就不能浪漫地,阳光地,文艺地,来点正能量吗。”    “你浪漫,你文艺,你阳光,你十分正能量,你旅行费打折了?”    “我恨你tat”    “是你问我的。”无辜的鬼服副团也慢慢闭上了眼睛,在大自然的清新气息中,在舒缓的温泉中,仿佛灵魂都一点点变得慵懒,“我原本只想做个安静的泡在水里的男子……”    露天温泉依山而建,随着山形走势大大小小几十个泉池,方筝和孟初冬所在的这处不大,仅能容四五个人,但因为比较偏僻,需要多绕一些路才能抵达,故而没什么人造访,格外清幽。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泉池的名字也叫做“静泉”,墨绿色的两个字刻在池边一块伫立的石头上,映着后面的草木,别有一番雅致风情。    “其实最后一球,我本来能守住的,守住我们就11:10赢了……”    “我觉得11个球里,有10个你原本都可以守住……”    “第一次参加这么重要的比赛,难免紧张……你看对方的守门员也发挥的不好……”    “那是因为对方守门员是卧底……”    “不可能,清明上坟图没有道理做卧底……”    “棺材铺在场外开盘下注,上坟买的我们赢……”    “……”    “……”    “小鸟,我有点困了……”    “我也困,但是会溺水的……”    “可是我真的不想睁开眼睛……”    “我也不想但我劝你还是睁开。”    “你不是困么,为什么声音忽然变的这么有精神……”    “……”    “奇怪,你有没有觉得水好像变凉了……”    “……”    “小鸟?”    迟迟没有等来回应的方筝百般不愿地睁开了双眼,终于明白了小鸟……尼玛换谁一睁眼睛发现池子里多了一个大老爷们儿,都会困倦一扫光神清又气爽!!!    冰来:“打扰了。”    方筝:“不打扰,你很安静。”安静到根本不知道你啥时候进池子的好吗!    似乎听出了讽刺,冰来淡淡笑了。    鬼使神差方筝又觉得水温又下降了好几度,再这么下去温泉要改冬泳了!tat    “我记得你之前跟军团的人在一起泡,怎么忽然跑这边来了……”听见某人哀嚎的小鸟君终于挺身而出。    原本淡定从容的ice冰来在听见这个问题后,居然破天荒地陷入沉默,而且明显是有一些内心挣扎纠结的那种沉默,最后不知过了多久,才勉强答出一句:“他们太吵……”    方筝和孟初冬不约而同地眯起怀疑双眼,总觉得这四个字中包含了巨大的信息量=_=    ……    【猛虎池】    辽东铁骑:“靠,冰来啥时候溜的?”    闹花灯:“发现的时候已经没了。”    清明上坟图:“他怎么永远都跟鬼似的。”    雷朋:“那咱继续不?”    kham:“必须继续,这是赌上男人尊严的战役!”    冰上燃火:“来,听我口令,一,二,三,起立!”    哗啦——    三分钟以后    清明上坟图:“你快点,这小凉风飕飕的。”    冰上燃火:“急什么,我不得公平公正公开么。”    闹花灯:“隔着泳裤判断到底准不准?”    冰上燃火:“那你脱了?”    闹花灯:“别别别,公共场合还是得注意影响。”    五分钟以后    冰上燃火:“我宣布,雷朋赢!”    闹花灯:“不可能!老子不可能输!我必须脱给你看!!!”    ——比较某个部位的大小,是雄性世界里的永恒争斗。    ……    【瑶池】    药别停:“隔壁闹腾什么呢……”    x:“鬼知道。”    小柳:“还别说,他们团长就跟鬼似的。”    药别停:“鬼也比孙猴子可爱。”    众神之战:“孙猴子?”    药别停:“有奶就是娘!”    潇潇雨歇:“呃,团长,我可能有点愚笨,你能具体解释一下这个比喻吗……”    药别停:“我们现在在哪里?”    摩卡:“温泉哪。”    药别停:“温泉名字!”    穿林打雨:“瑶池?”    药别停:“对嘛,那在瑶池里能干啥?”    穿林打雨:“……蟠桃会?”    药别停:“不愧是钥匙扣!就是蟠桃会!我就好比王母娘娘,你们就好比七仙女,那死猴子仗着自己有点本事……”    荷兰手信:“药总我打断一下。”    药别停:“嗯?”    荷兰手信:“鞭挞鬼服兵团我赞成,但是王母娘娘七仙女这个cosplay我们不约=_=”    ……    【落花池】    生于1994:“怎么好像听见谁在说鬼服兵团?”    休休休你妹:“有吗?你听错了吧。”    生于1994:“哦,可能是我太喜欢你们团长了嘻嘻~~所以都幻听了~~”    血牛:“妹子,我能采访一下吗,你喜欢我们团长什么?”    生于1994:“其实吧,最开始我是觉得你们团很有趣,总出其不意的给人惊喜,但是后来我就彻底被你们团长的个人魅力所折服,他真的是我见过最开朗最帅气最牛b的游戏奇男子……呀你干嘛往我脸上撩水tat”    血牛:“估计她是想让你冷静一下。”    你妹:“不,我是希望她能彻底清醒。”    生于1994:“我没有被催眠!看水——”    你妹:“啊!哈哈……”    血牛:“^_^”    ……    【红酒池】    疯子:“得,妹子们玩儿疯了。”    千山:“好像很快乐的样子……”    疯子:“咱俩也来?你泼我我泼你?”    千山:“你觉得这画面能看么……”    疯子:“有什么不能看的,只是吐不吐的问题。”    千山:“咱继续正事儿吧=_=”    疯子:“不换。”    千山:“我再加一套签名球衣。”    疯子:“哎呦,这个可以考虑,哪个队的?”    千山:“哈哈,看照片就知道了。”    疯子:“操,你把手机带进来了?不是不让……”    千山:“嘘——”    疯子:“啧,还说我手机卡顿,你这翻页速度根本是慢镜头哎哎哎哎哎——”    扑通。    千山:“再加一个限量版手机。”    疯子:“我换=_=”    ……    都说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但其实,美好和短暂是一对不离不弃的好朋友。有美好出现的地方,短暂一定来,因为美好时光多久都不够,都显得那样短,而短暂一来,又衬得美好更加娇艳可人。    它像一味佐料,让人们对大好时光更加热爱,更想珍惜。    ……    华夏ktv争霸赛,是方筝从聚会召集令之初就跃跃欲试的,所以温泉之后稍事休息,胡乱扒拉几口晚饭,就奔向指定包厢。组委会还很贴心地做了一个“华夏ktv争霸赛火热进行中”的指示牌,放在了包厢门口。结果也不知道那个王八蛋在指示牌空白处用红色马克笔写下一行醒目备注——麦霸与鬼服团长不得进入。    还有没有人权了!!!tat    更令人发指的是随后赶来参赛的小伙伴虽然不承认小字是自己所写,但都表示可以坚决拥护,鬼服团长暴走:“你们这是丧心病狂——”    小伙伴们众志成城:“我们宁愿用丧心病狂换得一世安稳。”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最后鬼服团长只能不情愿地加入评委阵营,并在整个比赛的过程中不断给选手施加诅咒buff。直到最后比赛结果出炉,组委会诚意邀请他高歌一曲让赛事有个圆满收尾,郁闷了整个晚上的鬼服团长才终于情绪好转,并迫不及待地秀出自己偷偷练习了很久的参赛曲目,且一人分饰两角,在男女对唱间自由转换——    “我终于做了别人的小白脸~~傍个富婆每天吃喝玩~~多年的感情一刀两断~~让痴情的你情何以堪~~~~”    “你终于做了别人的小白脸~~到底尊严能值几个钱~~无奈的我只好泪涟涟~~没有什么可埋怨~~~~”    那一夜,很多参加或者围观了ktv争霸赛的华夏弟兄们都表示,这次比赛办的非常有意义,自己的金钱观和感情观都得到了洗礼。    ……    阳光,河水,皮筏。    时间不会为任何人加速或者停留,转眼,分别在即。    “这就是最后一个项目了呗。”皮筏上的水珠被阳光反射出耀眼的光,方筝定定看着,却舍不得动,仿佛迈腿上去,就意味着曲终人散。    小鸟忽然毫无预警地蹦了上去,也不管湿不湿,一屁股坐下,然后仰头看方筝:“如果游戏点卡只剩下最后五分钟,你最想干什么?”    方筝愣住,然后慢慢咧开嘴:“得瑟——”    鬼服团长的矫健身姿带动了华夏弟兄们的热情,再不管什么时间地点,再不搞什么悲春伤秋,纷纷登上自己的战舰!    鬼服兵团皮筏率先满员,但还没等划桨的疯子和2b把皮筏弄离岸,随后满员的大h战舰已经用水瓢、水盆向他们发动了猛烈攻击!    方筝哪能示弱,也舀起一瓢水重重泼向对方!    大h嗷一声惨叫:“只许用水泼不能拿瓢砸!!!”    手滑了的鬼服团长连忙催促疯子和2b两位船夫,很快,鬼服战舰进入真正航道!    随着皮筏的缓缓前行,暂时与追逐者拉开距离的鬼服小伙伴们终于得以喘息,尤其是438,迅速把眼镜摘下来收到防水袋里。    “都说了不让你戴眼镜吧,”疯子见状,传授经验,“这种水上肉搏战,一切身外之物都是累赘。”    438很受教地猛点头,恍然大悟:“难怪你妹和血牛姐不跟我们同船。”    战斗机:“她们那个是女子特别号,就安静地游游船,赏赏景。”    438:“不能攻击?”    战斗机:“当然不能。”    438:“懂了,npc!”    疯子:“不,是可以封你号的gm。”    方筝悠哉地听着小伙伴聊天,刚想给疯子这个比喻点个赞,就听见你大爷一声吼:“团长小心!”    在大爷出声的刹那,方筝就知道,自己是躲不过了,所以抱着十分坦然的心态接受了荷兰商会战舰的爱的河水洗礼,但如果他没记错,河边小贩们都只卖瓢和盆……    “你们他妈哪里搞的滋水枪!!!”    以非常标准的姿势扛着水枪的荷兰团长站在皮筏前段,笑得阳光灿烂:“这个活动放在压轴,我很满意!”    方筝眯起眼睛,恨恨磨牙,同时藏在背后的手悄悄张开,人妖眼明手快将自己的舀满水的瓢交到团长手里。那边药别停仍作仰望天空得意状,并没有发现这些小动作,而方筝已经悄悄将新瓢攥紧,只等双方皮筏随着水流,近些,再近些,再……我擦谁让你俩划船了而且要么划近要么划走为什么原地转圈圈啊!!!    2b和疯子也很着急,他俩又不是专业船夫,总要有个适应过程啊!    结束仰望天空的荷兰团长有点疑惑:“转来转去什么情况?”    围观了全程的荷兰小伙伴认真给出了自己的判断:“他们在挑衅。”    所以,这还能忍?!必须开战!!!    起初,这场战役还是有些童趣在的,但当两队一路顺流飘到中段,各自手里的锅碗瓢盆等塑料制品均在水压和蛮力中残破不堪,打水仗就变成了海难现场=_=    首先落水的是早就不知把桨扔到哪个天边的战斗机,别人掉河里是扑通,他则是哗啦啦,啦啦,哗哗,哗啦啦……简直是用生命在挣扎。看得人这叫一个心碎——    疯子:“你干啥呢?抽筋了?”    战斗机:“我不会游泳啊快救我啊啊啊——”    polly:“你把胳膊收回去,腿站直,就会有很神奇的发现。”    战斗机:“啥玩意儿乱七八……呃,咦!水才到我腰?!”    polly:“看吧,多神气。”    战斗机:“……团长,以后我挺你,毒舌这个技能太他妈拉仇恨了=_=”    虽然水位不高,但流速很快,长时间站在其中仍有安全隐患,所以小伙伴们合力将2b重新拉上皮筏。哪知道这边2b还没坐稳,那边荷兰商会的皮筏已经极速靠近!    鬼服伙伴瞬间摆出迎战姿态,眼看皮筏进入攻击范围,立即开始攻击!    对手早有准备,同样发起进攻!    两只皮筏因为疯狂的乘客而在湍急的水流上面剧烈晃动!    扑通!药别停落水!    然而早已清楚水位的药别停很快站起,企图逆着水流返回自家战舰。鬼服小伙伴哪能给他这个机会,纷纷伸出魔爪,愣是把艰难行进中的药别停活活拖到了自家皮筏上!    药别停有点懵:“你们薅我上来干啥!”    鬼服团长的回答是三声浪笑:“嘿嘿嘿。”    药别停预感到某种十分不详的恐怖事情即将发生……    “你好,战俘~\(≧▽≦)/~”    他就知道!!!    但——    “不可能,我的一颗心永远属于荷兰商会。”    “宁死不屈?”    “宁死不屈!”    “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看来是需要你大爷……”    “我决定叛变了。”    所谓纯爷们儿,就是给了承诺之后立刻全身心投入去执行,前尘往事一概不问,坚定立场继往开来——    x:“药总你为什么要泼我!!!tat”    药别停:“人在皮筏,身不由己。”    潇潇:“那我们能还手吗?”    药别停:“你试试。”    哗啦啦!    药别停:“……”    千山:“你让试的╮(╯_╰)╭”    至此,上下级包袱彻底卸下,荷兰商会小伙伴们进入群龙无首……不,是群龙斩首的新纪元。    不过河流就像人生,总有无常,纠缠了大半段航道的两队居然在最后三分之一处失散,而冰来战队,则成为河水送给鬼服小伙伴们的新朋友。    冰来战舰自然由团长ice冰来坐镇,只见他衣衫湿透,却丝毫未见凌乱,眼神一如既往,犀利冷静。只是现在,眼前的情景让这位向来条理清晰的团长有点看不懂:“药总,你这样卧底会不会有些明显?”    药别停黑线,刚想说话,就听见438活泼地帮腔:“他不是卧底!”    冰来点点头,懂了:“叛徒。”    药别停:“……”    438:“嗯!\(^o^)/~”    不用这么快乐地给予肯定!!!    冰来战队一共两只皮筏,鬼服这边只有一个,谁占上风,再明显不过。    “打吗?”ice冰来这话问得特别绅士,仿佛对手说个不,他就能立即退兵以免落个以多欺少的坏名声似的。    但方筝知道,这是一种更高级的挑衅,所以他大声地向小伙伴们问道:“现在敌众我寡,打不打?”    鬼服伙伴自然不会让他失望,异口同声:“打!”    这一来一往,连编外人员药别停都有些激动,他情不自禁握紧武器,蓄势待发,就听见鬼服团长一声吼:“那就把我们的气势拿出来!还记得巴黎时装周的天桥吗!”    2b、疯子、438、polly:“当然!”    人妖、你大爷:“虽然我们当时不在,但也有所耳闻!”    鬼服团长:“那还等什么,兄弟们,走起!”    药别停:“……”    巴黎时装周是什么战术?还有为什么一个个都开始脱衣服啊!!!    你大爷:“药药,你也快点脱啊。”    药别停:“所以我问为什么啊!!!”    438:“光着膀子有气势呀。”    人妖:“你就当这里是巴黎时装周的天桥。”    药别停:“那时装呢!!”    疯子:“哥们儿是过来人,这个叫做内衣周。”    药别停:“……”    我错了我不应该叛变叉叉你们在哪里快来救我这个团全是神经病好可怕tat    ……    漂流是怎么结束的,小伙伴们又是怎么相互告别踏上归途的,方筝都有些记不清了,仿佛潜意识自己做出了抗拒。他只依稀记得千山那货上岸之后又不知从哪摸出了相机,对着山,对着水,对着战友,对着自己,各种拍,花样拍,以至于后来很多小伙伴都请他帮忙,或是三五个好友,或者一整个军团,都在这山水间留下了最灿烂的笑脸。    鬼服兵团也拍了全家福,一张不够,后来还抓了三月、棺材铺、路过高手、春田花花等很多很多人一起拍。    今天是旅行结束后的第五天。    千山那货总算想起了自己肩负的使命——    【□□群[vip]——其实我们不熟】    【群简介:你谁啊?】    【群公告:请自觉改名,谢谢啊。】    【群成员(101/177)】    千山鸟飞绝18:00:05    照片包已经发共享,需要的自行下载~    大h18:00:42    辛苦辛苦[鼓掌]    寂静岭18:01:12    全了?    千山鸟飞绝18:01:59    必须的~所有给华夏小伙伴们拍的我都挑出来了,一共二百多张吧,不过谁是谁的我也没办法都认清,就混一起了,没再分文件夹。    冰来18:02:18    不分子文件夹可以理解,但为什么你的自拍也在里面……    千山鸟飞绝18:02:14    可能做压缩包的时候不小心带进去了吧~\(≧▽≦)/~    东风哥18:02:26    带进去八十多张吗!!!    你大爷18:02:44    不是吧我刚用手机流量下载完啊啊啊啊啊!!!!!!!!tat    “对着电脑傻乐什么呢,”小鸟站在卧室门口,淡淡地看着里面笑,“你老公喊你出来吃饭。”    “遵命~\(≧▽≦)/~”天下万事,大不过吃饭。    随着砰地关门声,卧室变得安静起来,只剩下台式机的风扇,还在嗡嗡运转。    聊天软件的对话框被之前离开的主人随手最小化,于是这会儿,屏幕上只有桌面壁纸。那是一张很多玩家挤在一起的游戏截图,画面称不上精美,但人真的很多,多到修图者只能把那八个字嵌到圆盘一样的月亮里——    华夏兄弟,情义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