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情义永存 中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温泉山庄的第一夜,鬼服团长做了个跌宕起伏气势磅礴的梦,梦里的出场人物很繁多,像他睡前刚刚仰望过的那片星空,有药别停,有千山鸟飞绝,有ice冰来,有清明上坟图,有寂静岭,有阴儿房,有战、雪狼,有战、黑金等等,但是梦的主线却异常清晰——被追杀。所以当小鸟叫他起床时,睁开眼睛的团长在清晨的暖阳里收获到了劫后重生的喜悦。    “梦见跟人打架了?”瞄一眼某人脸上的光辉,小鸟就猜到了大概。    “差不多……”方筝应得有些含糊。    “哦,”小鸟点点头,精准修正了判断,“被人揍了。”    方筝欲哭无泪:“昨天才发现,我仇家好像挺多的……”    小鸟温柔地摸摸他的头,嘴唇微动。    一阵温暖充盈了方筝的心房:“你想说你会保护我的,对吗?”    “我想说,你发现的有点晚。”    ……还能不能好好谈恋爱了!!!    早餐的地点依然是昨日的餐厅,只是形式变成了自助,盛放着各色餐点的盘子在两侧一字排开,末尾则是依然冒着热气的小蒸笼和正在煎荷包蛋的大师傅。因为彼此起床时间都不统一,所以没人再按昨日的分桌,都是先来先取,就近落座。    这会儿时间尚早,来的华夏弟兄不多,方筝一边拿取餐盘,一边四下环顾,没发现鬼服小伙伴的踪影,刚觉得有点失落,就听见背后有人打招呼——    “早啊,鬼团。”    方筝吓一激灵,猛地转身,果然是药别停。不同于昨天的迷彩野性风,今天的他一身浅灰色运动装,瞬间没了粗犷,不过对比着身旁毫无杀伤力的文艺青年潇潇雨歇,还是莫名给人几许压力。一个人的专属气场,与声音、表情甚至身材都没有关系,是性格、职业、成长背景等多方综合后,形成的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气质。    “看背影就知道是你。”药别停笑得很微妙。    方筝不自觉咽了一下口水:“我也一下就……听出你声音了呵呵……”    “按照流行的说法怎么说来着……”药别停很努力地想了想,“对,我俩是真爱。”    “其实不用……”    “情难自抑。”    小鸟你不要在那边等荷包蛋了你媳妇儿已经快被人煎了!!!!tat    “对了,等会儿踢球,脚下留情。”    阿弥陀佛药别停总算要放他好好吃早……等一下=_=    “我看了公布的名单,咱俩不是一个队吗?”    “我申请调换了。”    “为什么?!”    “因为我俩一个队啊。”    “……”    这个答案悲伤到鬼服团长无法反驳tat    不知是不是算好了时间,这边药别停刚走,那边小鸟就回来了,虽然盘子里确实放着四个热气腾腾的荷包蛋,然而根本无法弥补鬼服团长心灵上的创伤!    “你为什么要怕他?”听完媳妇儿的控诉,小鸟一脸疑惑。    方筝认真想了想,难得自我反省:“祸害他太多次了,可能心里有愧。”    小鸟抬眼:“华夏里被你祸害过很多次的人可以组成一个集团军。”    方筝沉默,半晌,才道:“也是啊。”    问题又回到了最初。    方筝绞尽脑汁,终于寻出第二种可能:“会不会是他的气场太有压迫感了,所以……”    小鸟摇头:“气场只有类型不同,没有强弱之分。”    方筝愣住,这句话像一股真气,在他的体内百转千回,最终冲向他的大脑,犹如醍醐灌顶!    抬头望,那个也等着荷包蛋的背影不再挺拔健硕,而是慢慢变成了带着海马宝宝的小炼妖师,低头看,肉感圆润的肚子渐渐平坦,最终覆上一层游医漂亮的铠甲——    “药药~~~~~~~~~~~~~~~”    “不要这么叫我!!!”    嗷~找到节奏了!~\(≧▽≦)/~    ……    药别停怀疑polly给有奶就是娘吃了某种不能表明成分的神药,否则根本没办法解释为啥一秒前还看起来可以揉圆捏扁的货一秒后就成了钢铁侠,刀枪不入还是其次,关键是得瑟啊!而且是那种熟悉感扑面而来的会勾起他人过往心理阴影的分分钟把真实世界变成全息华夏的毁灭性style!!!    “药药~~面包片都快让你戳成面包渣了~~”    “僵尸,你能不能让他闭上嘴专心吃饭?”    “我是妻管严。”    “鄙视你。”    “单身汪的鄙视?”    “潇潇tat……”    围观全程的潇潇雨歇已经认清了形势,如果说昨天的鬼服团长还处于二三次元交替的摸索中,那么今天或者说是现在的他,已经完成了这个华丽的转身。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本次聚会上很多面基的华夏兄弟都经历了,有的人彻底抛开游戏做回三次元的自己,有些人将二者融合在现实中取得了平衡,也有鬼服团长这样的,线上线下完美统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不管是以上哪种,都属于只作用于自己的被动技能,而鬼服团长的可怕之处在于他化被动为主动且将技能变成了远程群攻,以致于不管是彻底做回三次元的还是二三次元融合的甚至迟钝到根本没考虑过这些问题的,只要踏进攻击范围,对上他浪荡的笑脸,分分钟情不自禁元神出窍等反应过来时已经做回了华夏中那个不争气的自己。当然话不能说得太死,或许会有钢铁意志的兄弟突出重围,但等待着他的,还有鬼服副团这个外挂补丁……    轻叹一声,潇潇把自己盘子里的小菜夹给了领导:“药总不哭,吃口香菇。”    “怎么没看见千山~他不是跟药药一个屋吗?”方筝问潇潇,同时很好心地也给药别停盘子里放上一块香菇,动作十分庄重,让后者产生了一种自己正被人祭奠的悲伤错觉。    “被你们团的杀手拐跑了。”潇潇回答得十分自然。    方筝有点懵:“……能简单说明一下么?”    潇潇:“以物易物。”    方筝:“会不会太简单了=_=”    潇潇:“就是昨天喝酒的时候,千山相中了疯一样的子说的那双有签名的限量版球鞋,想收购,让疯子随便开价,多少钱都行,反正他不差钱,结果你们的杀手怎么都不卖,因为他说自己也不差钱,后来千山就说拿自己的其他珍藏换,哪知道喝高了,事儿就没继续,这不今天一起床就奔过去了,估计现在应该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向疯一样的子展示自己的藏品照。”    潇潇雨歇的讲述很完整,但鬼服团长只捕捉到两个相同的三字词组,继而明白为何最初的潇潇不愿多讲:“对不起我不应该追问这个炫富拉仇恨的故事tat……”    2b、血牛、你妹、一醉四人组进入餐厅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鬼服团长这张生无可恋的脸。    “团长你怎么了?”你妹率先蹦跶过来。    随后是血牛:“团长,早。”    “早~”方筝甩甩头,决定忘掉受到的伤害,转而看了眼正在取餐的一醉和2b,有点奇怪,“你们四个怎么在一起?”    你妹:“晨练呀。”    确定不是晨恋?=_=    说没几句,两位取餐完毕的男士已经回来落座,一醉很友好地跟大家打招呼,2b则是在环顾完同桌伙伴之后多嘴问了句“千山呢”,结果就被自家团长瞪了,虽然原因不明,但2b可以很肯定,团长眼里那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名叫仇恨。    八个人的和谐友好早餐时光大约持续了十五分钟,新成员三月下凉州加入。    不同于大部分人刚睡醒的慵懒,也不同于一醉2b晨练后洋溢着躁动的精神勃发,三月同昨天车上见到时完全一样,淡定,平和,从容,可偏偏有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精气神儿从这淡定平和从容中透出来,像寒风中笔直的白桦,像悬崖上坚韧的松柏。    三月没有说话,只是对大家友好微笑,算是打了招呼,然后便坐在了小鸟旁边的空位上。哪知道他刚坐下,四号棺材铺也出现了,于是毫无疑问,十人桌满。    相比三月的此处无声胜有声,棺材铺还是要开朗一些的,起码在他跟小鸟不自觉四目相对后,产生了以下互动——    小鸟:“……”    棺材铺:“……”    小鸟:“如何?”    棺材铺:“不。”    围观群众痴痴等了半分钟,确定再无后话,便不约而同看向方筝。    后者拍案而起:“我哪知道他们说了什么鬼!!!”    最后还是三月帮忙进行了翻译——    “早安。”    “早。”    “昨晚麻将桌上的战况如何?”    “我不想回忆=_=”    僵尸间的迷の互动让围观小伙伴们叹为观止……尼玛那个表情是怎么听出来的!!!    ……    吃饱喝足,稍事休息,华夏弟兄们迎来了本次聚会的重头戏——足球友谊赛。经过华夏论坛的科普,现在所有小伙伴都知道,这赛事缘起领航船上的一次“豪赌”,当然为了构建和谐社会,原本凶残的赌注还是没有作数,不过以此为契机的友谊赛算是敲定了,也正因如此,参赛者便顺理成章限定在了当时领航船里全程参与或者围观了这场赌局的人身上。    温泉山庄当然没有足球场,所以十点整,大巴车准时出发,将华夏小伙伴们带到了县中学操场。正值五一放假,校园安静而空旷,一百来号华夏弟兄围到了操场旁边,清风徐面,仿佛重回少年。    铁算盘站在领操台上,拿着喇叭意气风发:“万众瞩目的华夏足球友谊赛马上开哨,希望弟兄们踢出我大华夏的精神面貌!担任本场比赛主裁判的是东风哥!下面我介绍一下两队阵容!大神队,寂静岭,阴儿房,龙抄手,摇滚不死,月亮街17号,ice冰来,清明上坟图,兵法如神,兵天雪地,药别停,x!球王队,大h,泰山之巅,人称小白龙,众神的铁拳,众神的鼠标,众神的鬼魂,三月下凉州,有奶就是娘,polly,战、黑金,战、雪狼!看,我们的运动员已经等不及自发入场了,他们穿着整……呃率性的服装喊着整齐的口号——”    “大神大神,一脚破门!”    “球王球王,谁比我狂!”    围观群众原本高昂的情绪有了微妙波动——    “我想知道队名是他们自己起的还是组委会派发的。”    “难道不应该更好奇一下口号的生产商么。”    “为什么忽然被觉得这比赛好low……”    然而观众们的波动是无法影响场上队员精神面貌的,随着裁判一声哨响,开球!    铁算盘情不自禁握紧喇叭,瞬间化身激情解说:“通过抛硬币率先取得球权的大神队中场悍将月亮街17号一记大脚将球送到了对方前场!可惜这球的落点不好,被距离更近的球王队后卫人称小白龙接到了自己脚下,小白龙正在观望,看来是要传给自己的中场……啊!球被抢断了!小白龙的球被大神队前锋药别停抢断了!这个位置距离禁区非常近,看看药别停是等待队友配合还是准备自己单刀赴……我操进了!!!对不起我不应该说脏话但是进球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东风哥吹响了哨子,大神队领先一分,1:0!!!!”    一阵凉风吹过鬼服团长驻守的球门,已经安静下来的球网又随之微微荡漾。    方筝发誓他真的有做好准备,可是药别停的速度和动作真的快得不像人,等对方的抬脚动作通过视网膜传递到他的大脑时,球已经进了。    “嗨,宝贝儿,回魂了——”药别停一边跑回自己位置,一边冲方筝飞吻。    灵魂,被侮辱了tat    下意识抬头去找小鸟,可是担任前锋的他距离自己太远,只依稀看见个轮廓,这让方筝更加伤感。但,比赛还要继续!方筝深吸口气,又慢慢呼出,拼尽全身力气一记大脚!    铁算盘:“有奶就是娘开球了!这一脚直接开到了大神队前场!现在要看球的落点到底……polly冲上来了!准确预判到皮球落点的球王队前锋polly稳稳接住皮球并且熟练地带球向禁区靠近!但是大神队两个后卫兵天雪地、兵法如神也不是吃素的,已经跑上前来企图断球!polly能否突出重围……不,他将球传给了搭档三月下凉州!三月究竟是什么时候跑到这个位置的,居然没有人察……呃,好吧球王队扳平了比分有没有哪位嘴快的能上来接替我我觉得我的舌头配不上这场闪电战……”    领操台上的铁算盘怀疑自己的舌头,操场边的群众们怀疑自己的眼睛——    “比赛才进行了两分钟……”    “已经进俩了……”    “平均一分钟一个……”    “其实我们是在看篮球吧……”    不知是不是为了正名,之后的四十多分钟里两方你来我往却都没有再立新功,直到上半场最后一分钟,摇滚不死中场接球准备进攻,却不料接应他的是寂静岭,于是摇滚不死同学条件反射地没有传球而是自己带球向前突,结果直接被寂静岭抢断,可摇滚不死哪会放弃,继续反抢断,于是围观群众就在这“同队队友互相抢断”的奇景里和“你个死不出声”“你个五音不全”的叫骂声中陷入了巨大的懵逼=_=    最后还是东风哥一声哨响,俩黄牌!    其实该事件里最悲伤的是一直痴痴等待却没人给他传球的前锋药别停,沉默要塞服务器的历史遗留问题他无权干涉,他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问问自己的内心,你他妈为啥嘴欠非要申请换队!!!    中场休息的时候,球王队小伙伴聚在一起讨论战术,然而说来说去也研究出一套必胜秘籍。最后鬼服团长灵光一闪:“我有办法了!”    队友们立刻眼睛一亮,纷纷聚集到他的周围。    方筝压低声音,将计划娓娓道来:“开场是咱们球权对吧,我就不开球了,我把球放脚底下,你们十个人呢啥也不用干,就围着我,越紧密越好,把我围得密不透风苍蝇都飞不进最佳,然后我一点点往前踢球,我向前一小步,你们就整体挪一小步,我再向前一小步,你们就整体再挪一小步,总之你们就是我的金钟罩铁布衫,大神队就是削减了脑袋也挤不进来,更别提铲断,然后就这样抵达对方的禁区,你们哗地散开,我大脚射门!当然直接抵达球门线里面也行,这样可以省掉射门的环节,你们一散开,裁判就可以吹哨进球了!咋样,我天才不哈哈哈哈~~~~~~”    队友:“……”    战、雪狼:“总觉得一直认真聆听到最后的自己是2b……”    小白龙:“你能说点人类的战术吗=_=”    由于鬼服团长的战术夭折在了人民群众的唾沫里,所以中场休息结束,重新上场的球王队小伙伴们依然有些迷茫。但其实大神队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不是专业的运动员,半场激战已经消耗了小伙伴们很大的体力,所以此时也没办法保持抖擞的精神了。    许是看出双方的斗志有些萎靡,围观群众忽然给力起来,各种加油声不说排山倒海,起码也振奋人心。而在一帮糙汉子们的呐喊声中,女孩儿的尖叫就尤为醒目——    “奶娘,加油加油加油!!!”    这一声就像一道闪电,划过所有华夏弟兄的天空,大家纷纷不约而同地去寻找声源,连赛场上的小伙伴们也不例外,结果发现,确实是个妹子,不,是一群妹子,并且是一群非常可爱的萌妹子!华夏弟兄们一边羡慕嫉妒恨,一边集体再看回望那个球门前因为被声援而露出荡漾笑脸的货……现在的妹子口味太奇怪了啊啊啊!!!    不过有拉拉队的不只球王门将,许是被生于1994她们感染,ice冰妹也大胆地吼出了兄妹爱:“ice冰来,加油加油加油!!!”    一直观望的你妹再忍不住,虽然一醉不在,可是代表一醉的泰山在啊,团长跟副团也在啊:“球王队,加油加油加油!!!”    正近距离防守药别停的小白龙闻声冲对方得意一笑:“二比一。”    药别停黑线:“这他妈有什么可比的……”    “药总,加油加油加油!!!”    药别停:“好吧二比二。”    小白龙:“那是千山喊的……”    药别停:“我乐意听你管得着吗!!”    不知道是不是“热情观众”的呐喊点燃了小伙伴们的斗志,下半场双方展开进球大战,你来我往,毫不相让,最终体力透支的两队将比分定格在了11:11。不过说全部体力透支也并不恰当,首先从比分上看,双方的守门员就很值得怀疑=_=,不过真正要说速度体力担当,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药别停和三月下凉州。二人即使到最后一分钟,依然健步如飞,简直东方神鹿。有好事群众打听,现实中的俩人究竟是干嘛的,得到的信息是,药别停,警校教师,主营擒拿格斗,三月则打听到最后,也没有什么线索。    其实客观上讲,药总的队伍是有赢球机会的,而且不止一次——    第六十九分钟,龙抄手带球突破禁区,面站位露出巨大空挡的有奶就是娘,竟然一脚射偏。    第八十八分钟,药别停中场接球,不想三月居然跑过来防守,而且直接将他的球截到了自己脚下,药别停不甘示弱,又一脚飞铲将球踹飞,连带三月摔倒,皮球打在polly身上出界。哨响再战,药别停重新带球,而x已经跑到很有利的位置准备接应,不料众神三剑客忽然像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将他团团围住,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让这三位一脸哥们儿跟你死磕到底的决心,最后没辙,药别停只得将球回传,一次绝佳的进攻机会就此泡汤。    至此,比赛彻底结束,双方战成平手,貌似遗憾,却又好像皆大欢喜。铁算盘将纪念品发给了每一位队员,礼轻,意在情分。最后千山提议大家来张集体照,然后不等提议通过便开始支三脚架。小伙伴们自然也不会拒绝,很快便排好了队形,有坐的,有蹲的,有半蹲的,有站的,还有疯子那种莫名自信最前面横躺的,最后千山调好定时,匆匆跑来也躺到了最前面,跟疯子毗邻而居,接着就是一声咔嚓——    一切明媚,在那方寸之上,成为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