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情义永存 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万众瞩目中的你大爷被突然响起的音乐声吓一激灵,茫然地四下张望好半天,才恍然大悟,一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边对着围观群众露出歉意而尴尬的笑:“我的,呵呵,我的。”    围观群众崩溃,你他妈是最后一个发现的吧!!!    “团……”    “别说话,听我讲。”    你大爷的后半截敬称被听筒里的本尊捂死在了摇篮里,敏锐察觉到异样的大爷迅速闭嘴,同时将五感全部的技能点都集中到了听力上。    “大爷请注意,大爷请注意,”虽然已经弯腰把头藏进了桌子底下,但鬼服团长依然用手捂着嘴巴和手机话筒处以最大限度压低声音,“等一下如果主持人不再逼你自我介绍,你就可以省略这一环节然后随便就近找个有空位的桌子坐下待群众们注意力重新分散之际悄悄摸到我们桌即可,重复一遍,等一下如果主持人不再逼你自我介绍,你就可以省略这一环节然后随便就近找个有空位的桌子坐下待群众们注意力重新分散之际悄悄摸到我们桌即可,over。”    语毕,鬼服团长迅速切断电话,指令之简明扼要动作之利落潇洒完全就是正宗大团长范儿!    听毕,仙术师用力点头,态度之认真诚恳神情之刚毅果决完全就是正宗大军团骨干范儿!    一直好奇着的千山终于等到通话结束:“谁的电话?”    你大爷把手机揣回兜里:“我们团长。”    千山:“啥事儿?”    你大爷:“……”    千山:“不能说?”    你大爷:“不是……他语速太快了我没记住tat”    倒也不是全没记住,第一句“如果主持人不再逼你自我介绍”还是印象蛮深刻……    “千山兄弟迟到也迟到的很潇洒嘛哈哈,那么另外一位兄弟又是什么名号啊?”    团长,他逼我了!!!~\(≧▽≦)/~    可以自由发挥了!!!~\(≧▽≦)/~    “鬼、服、兵、团!”一个以自家军团为荣的仙术师,这个时候必须昂首挺胸,声音洪亮,“幸运小福手!”    在前四个字出来的时候,全场兄弟都对千山投以疑惑目光,不明白为什么荷兰商会骨干愿意让鬼服兵团的人搭顺风车,毕竟有着争夺情人节百环任务首杀以及时空隧道攻主城等微妙的历史关系,但当后五个字被掷地有声说出来之后——    餐厅安静了。    仿佛一股神秘の暗黑力量忽然从地底冒出瞬间笼罩住这整片地界,然后风不吹了,鸟不叫了,树叶不沙沙了,溪水不潺潺了。    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想向身旁人求教,但都是尚未开口,就被示意噤声,最后只能用表情询问:什么情况?    被提问者通常不会回答,只是静静地望着这些还没有体验过生命寒冷的兄弟们,露出一丝迷の微笑。    荷兰商会小伙伴们彻底懂得了千山的苦,纷纷向他张开怀抱,千山不再犹豫,大步流星走向自家军团圆桌,稳稳落座。    “你很棒。”    “好样的。”    “否极泰来。”    “伤到哪里没有?”    “……”    ——向来独来独往的千山鸟飞绝,在这个爆了胎的午后,第一次体会到军团的温暖tat    这厢千山已经找到组织,那厢幸运小福手的归属自然成了焦点,围观群众也很好奇那个把华夏搅得天翻地覆的却只有十来个人的鬼服兵团究竟有什么三头六臂,刚心酸迎接完骨干的药别停更是眯起眼睛……    “我~~太帅了万人爱~~太帅了很无奈~~欠下的风流债~~啊哈哈哈~~我~~太帅了万人爱~太帅了很无奈~~不是自恋怎么办~~啊哈哈哈哈~~”    “为、什、么、又、要、给、我、打、电、话!”脑袋藏桌底下的鬼服团长已经把声音压低到只能靠气息支撑了,“不、是、跟、你、说、了、悄、悄、过、来!”    “团长?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啊……”可怜的你大爷以为是手机信号不好,举着电话上天入地几乎做完了一整节伸展运动,可那头还是沙沙嘶嘶的,很是诡异。    “别、再、多、问,悄、悄、过、来!”    “什么?”    “悄、悄、过、来!”    “啊?”    坐在团长隔壁的隔壁桌的兵法如神、兵天雪地、兵不血刃、兵行诡道、兵贵神速、兵临城下、兵不厌诈实在忍不住了,一齐拍案而起:“你们团长让你悄悄过去!!!”    你大爷恍然大悟,立即冲着电话道:“好的团长,我这就过去!你在哪桌啊?”    电话那头:“……”    一行小字在餐厅上空慢慢浮现,除了你大爷,所有人都看见了——    [系统]您所拨打的用户已经死亡。    只剩一缕幽魂的鬼服团长不想再继续这个伤敌一点五自损八百万的电话,挣扎着抬起拇指奔向屏幕上的挂机键……近了,更近了,触碰!挂断成功!    就在同一时间,没有早一点,也没有晚一点,天地间迸发出你大爷喜悦的呐喊——    “啊啊啊我看见你了!咋还往桌子底下藏呢,跟我躲猫猫?哎呀就算只露个屁股我也认得出你啦团长哈哈哈哈哈~~~~~~~~”    ……    438感觉有人在桌子底下拍他,弯腰低头,对上一双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眼,眼睛的主人问他:“你的紫金红葫芦在三次元能用不?”    ……    你大爷顺利归队,也带来了全餐厅小伙伴的注目。华夏弟兄们终于见到了传说中被轮白了也坚决不删号的僵尸大神,恨不能把□□做成装备的土豪杀手,前一秒本人单纯无害后一秒宝宝凶残变态的炼妖师……但,这些都不重要。    现在全场小伙伴只关心一个问题——    良心秤砣:“那我就顺应民意问了哈,您设置手机来电铃声的时候,是怎么想的=_=”    早已直起腰正襟危坐的鬼服团长,闻言羞涩地摸摸后脑勺,露出憨厚微笑:“其实,我这个人吧,不太自信,所以特意把手机铃设成这种励志歌曲……”    你对理智的理解是不是有点……不,根本是他妈的彻底跑偏了!!!    鬼服团长:“主持人,他们怎么了?”    良心秤砣:“没事,没事,可能饿抽了所以表情有点狰狞。那个,我敬所有人一杯,啥也不说了,开吃!”    ……    随着逐渐热络的交杯换盏声,华夏小伙伴们暂时忘却了之前那些匪夷所思的伤害,逐渐寻回游戏温情。    鬼服这桌更是热闹,因为你大爷的到来,十人桌变成了十一人,原本三月和棺材铺都很谦让地要撤,但均被拦住,最后人妖不知从哪弄来一个椅子,大家一个挨一个调整间隙,愣是给你大爷腾出了位置,故一桌人其乐融融,相谈甚欢——    鬼服小伙伴:“你不是说单位死活不给假吗,怎么又能过来了?”    你大爷:“我到现在也没明白这个事情啊,之前我跟领导说了好几回,领导都没松口,到后来我都几乎死心了,可就在四月三十号晚上,领导忽然给我打电话,说准我假了!我特别过意不去,因为这个领导一直对我特别好,如果不是真的人手不够,不会这样不通融,所以接到电话的时候我还有点犹豫,想着要不然就咬咬牙,去加班得了,哪知道我刚提一嘴,就被领导打断,他说全公司五一不能休假的小伙伴都指着我替他们享受黄金周呢,让我千万不要有思想包袱,尽情的快乐玩耍!”    鬼服小伙伴:“……”    你大爷:“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三月:“他们在脑补一些你刚刚没有提到的细节。”    你大爷:“可是为什么表情如此哀伤?”    棺材铺:“没事,人多少都有一些同情心,不用放在心上。说说你和千山什么情况吧。”    你大爷:“啊啊,说到这个就真是无巧不成书了哈哈!我这不是临时买的火车票嘛,结果到站的时候已经过了时间,根本没人接站,我就按着手机地图一路往这边走,走着走着就听见背后有人按车喇叭,一回头就看见千山从车窗里伸出脑袋问我山庄怎么走,我一看就知道他是自己人,所以就上车啦!不过他那个车外强中干,看着好看其实质量一般,我俩刚走不到十分钟就爆了个胎,我委婉地批评了一下他的轮胎质量,他还跟我生气,结果怎么着,备胎又爆了吧。我建议过说要不然别开车了,反正剩下没多远,我俩走过来,但是他坚持自己的技术没问题,非要开过来,当然啦,事实证明他的车技确实很棒哒~~~    鬼服小伙伴:“……”    你大爷:“他们怎么还不说话?”    三月:“可能是元神都陷入了深刻的思考。”    你大爷:“思考啥?”    棺材铺:“这个故事的b版本。”    ……    【荷兰商会桌】    “为什么让他搭顺风车?靠,那是我让的吗!我就是放下车窗跟一个老大爷问路,结果老大爷耳背没听见,他倒是凑过来了!一开始我想着反正是一个游戏的弟兄,搭个便车就搭个便车呗,结果他一进来就夸我这个车好看,说像植物大战僵尸里的战车,刚说完车轱辘就他妈压到一条全是钉子而且钉子尖朝上的木板,跟他妈地刺一模一样!行,哥们儿有备胎,换上完事呗,他非碎碎念说过这个轮胎质量不好,那我能忍吗,必须反击!后来他可能也觉得说多错多,不吱声了,我又起了同情心,上帝啊,我他妈为啥要起同情心!!!!我居然嘴欠地问他游戏id是啥!!!!!!之后的事情我不想回忆了,总之备胎爆掉之后他建议放弃车让我跟他徒步赶往山庄,我拒绝了,毕竟就算四个轱辘全爆,好歹还有一层铁皮保护着我,我没有办法想象跟他□□在大自然中并肩而行……”    ……    鬼服小伙伴们出窍的元神是被路过高手拽回来的。    起初大家只觉得一个圆圆脸的小青年好像一直在这桌附近绕,时不时还探头探讨往这边瞅,他并没有所属餐桌,只是在很多人起立敬酒觥筹交错的映衬下,他的晃荡就显得不那么醒目。    最后还是三月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很快小青年便掏出手机接听,话没讲三两句,就嘿嘿一笑,朝这边走来。    “大家中午好,我是路过高手\(^o^)/~”小青年的笑容像和暖阳光下的花朵。    “怎么才来啊!”    只需一个id,陌生的隔阂便彻底消除,小伙伴们自动自发又靠近了一些,再度挤出一个位置,人妖适时奉上不知啥时候摸来的第二把凳子,路过一屁股坐下,擦了把汗:“路太远了,走得我鞋底都要磨透了tat”    鬼服小伙伴大惊:“你从汽车站走过来的?那得走过久啊!!”    路过:“往事不堪回首>_<>    “等等,”小伙伴们发现了问题,“你要是一路走过来的话,不可能没看见千山的车吧,难道没认出来是华夏兄弟?”    “我看见了呀(⊙o⊙)!”路过想都没想直接作答,“那辆车的画风和周围建筑严重不符所以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也是外地人,再偷瞄一眼他俩,我就确定啦,华夏小伙伴们的雷达都是有感应滴嘿嘿~~~”    “那你为什么不搭便车?”连你大爷都能载的千山怎么会拒绝一个治愈系弟兄!    “都说了是偷瞄,我没敢上前打招呼啦~~”路过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表情一变,身体前倾,非常严肃地凑近大家,“而且我碰见他们的时候千山正在换备胎,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我眼瞅一团黑气从车身滋生蔓延开来最后缓缓下沉紧密包裹住那个刚刚换上的备胎……”    “所以思来想去你就没敢上前?”    “嗯>_<>    “你脖子上的是护身符吗哪里来的我也去求一个……”    ……    【冰来桌】    清明上坟图……    终于搞清楚前因后果的鬼服桌正式进入相亲相爱环节,几杯酒下肚的方筝望着满桌弟兄,一时无限感慨。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团队阵容牛,望未来,华夏任遨……    “对了,为什么路过你能一眼就被三月认出而且他还有你的手机号呢?”    老子正感慨的时候不要插播八卦采访啊!!!    “因为我们现在是团长和副团的关系呀~~\(≧▽≦)/~”    都看我和小鸟干嘛我们也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幸运小福手?”    都说了不许……呃,这个id你随便呼唤我没拦着我绝对没拦着啊>_    被点名的你大爷一脸疑惑,可等到看清来人名牌,疑惑便被眉开眼笑取代:“春田花花!”    方筝也终于认出来,这不就是之前向自己询问你大爷的人嘛。    春田花花话不多,确认身份之后只问了一句:“你的天赋点都点在脸上了?”    你大爷心领神会,咧嘴嘿嘿嘿地笑起来,仔细去品,嘿嘿嘿底下还带着一点被夸奖后的小羞涩:“一直没找到机会感谢你,要不是你,我就死在拉斯维加斯了>_<>    鬼服小伙伴们只从大爷那里听闻他被人“冤枉”带坏了整个拉斯维加斯的运势,却从来不曾听闻大爷还受过如此委屈:“你在版块里被人欺负的这么惨?!”    三月和棺材铺看向鬼服伙伴:“你们是摸着良心问的这个问题吗?”    话一出口就后悔了的鬼服小伙伴:“呵呵其实也没有,就随便问问……”    “最开始确实是有点被欺负了,”一个清洌的男声插了进来,“他的运气不太好,你们应该知道的。”    新过来的青年一身学院气,简单,朴素。    鬼服团长:“你是?”    青年浅淡微笑:“穿林打雨。”    鬼服团长马上明白过来,荷兰商会的钥匙扣也经历了拉斯维加斯的血雨腥风:“你说最开始被欺负,意思是后面他反攻了?”    穿林打雨轻叹一声:“报仇雪恨,生灵涂炭。”    鬼服团长无辜摊手:“竞技游戏嘛,你懂的,不是我死就是你亡。”    穿林打雨:“你少说了一个字。”    鬼服团长:“嗯?”    穿林打雨:“不是我死,就是你们亡。”    鬼服团长:“……”    一个“们”字,带出多少魂魄的挣扎,多少亡灵的哀嚎,鬼服团长真觉得……哎呀想那些玩意儿干啥,反正不是我们首先使用的你大爷╮(╯_╰)╭    同春天花花一样,穿林打雨也是为你大爷而来,所以没多久,人家三人便聚到一旁交杯换盏。一直盯盯看着那三张笑脸的鬼服团长,终于不得不相信,人家不是来寻仇,人家真的是大爷后援团tat    “鬼服团长你怎么表情这么伤感?”    突如其来的男低音吓了方筝一跳,猛地抬头,又对上三张陌生面孔,再看名牌——众神的鼠标、众神的铁拳、众神的鬼魂。    三人同样端着酒杯,虽然在跟自己对话,眼睛却总不自觉往三月下凉州身上瞟。    鬼服团长自动自觉闪开,让人家已经弃暗投明的前团员跟老团长热泪重逢tat    “哎哎你慢点后退——”    刚退没两步就被出声提醒,方筝连忙转过身,只见三男一女整齐排开,青春气息扑面而……如果不算少女后面那个怪叔叔的话。    “可爱的弟弟妹妹你们是?”    “我去炸学校!”    “beckham!”    “未名湖!”    “无知少女!”    “荷兰手……”    “我没问你╮(╯_╰)╭”    “=_=”    青春四人组的目标很明确——    “血牛姐,我们想死你了!!!”    血牛绽开一抹笑容,仿佛凉风中的水莲花,2b眯起眼睛,只觉得攻击范围内多出四只小怪外带一个野图boss。    但双拳难敌四手,最终2b只能眼看着血牛被对方组团拉到一边,热络交谈,欢声笑语。    作为陪客,荷兰手信原本只是拗不过媳妇儿,无奈一起过来表达谢意,但当真正与血牛本人交流后,一个堪比哥德巴赫猜想的巨大困惑填满了他的内心:“血牛姑娘,我认真的问一句,你当初决定加入这个军团,是怎么考虑的?”    血牛没有回答,只是笑着反问:“如果死气沉沉的服务器里只剩下这么一个朝气蓬勃的军团,你会怎么选择?”    荷兰手信严肃而认真:“转服=_=”    鬼服团长缩在角落,黯然神伤地掰着指头数,438,你大爷,三月,血牛……似乎每一个小伙伴的有人在牵挂,只有自己……    “这个鞋已经绝版了,你哪里弄来的!”    咦,疯子在跟谁说话(⊙o⊙)!    “羡慕吧。嫉妒吧。海外藏友手里淘的,十成十全新,都没上过脚!”    啊,千山鸟飞绝!老熟人~\(≧▽≦)/~    “呵呵,我有签名版。”    “靠,真的假的,你可别吹!!”    “切,我手机里有照片,等着。”    “你快点往下翻,什么破手机啊反应速度这么慢……”    千山,疯子,你们赏我一眼行吗,就一眼!!!!!!!tat    鬼服团长彻底陷入了巨大的黑洞,所有的自信都被吸食殆尽,只剩下一缕幽魂苟延残喘……    “团长。”    肩膀上忽然传来温暖的热度,鬼服团长猛然转头,对上人妖清秀的脸。    “为什么我没有后援团……”鬼服团长想不通tat    人妖叹口气,摸摸他的头:“我也没有啊。”    虽然好像有被安慰到,但是为什么细细品过之后,更加悲伤:“其实我的要求并不高,也不是非要后援团,就随便一个惦记着我的人也好……”    药别停:“有奶就是娘?”    方筝:“……”    这他妈也太随便了!!!tat    ……    鬼服与荷兰商会两大团长的会晤到后来上升为两个军团之间的“联欢”,同时插一脚的还有三月、棺材铺、春田花花、路过高手、未名湖、我去炸学校、贝克汉姆等等外援,无知少女临阵倒戈荷兰手信左右为难这些细节按下不表,总之最终“联欢”在“和谐友好”的气氛中圆满落幕,至于鬼服副团喝高荷兰骨干们走不动道则是后话了。    因为喝……啊不,“联欢”得太嗨,两个军团都错过了下午的素质拓展训练,直到夜幕降临,才纷纷满状态复活。    方筝起床的时候是晚上七点半,小鸟正背对着他玩笔记本,床头柜上放着打包的晚饭。    蓦地心头一暖,方筝想从后面悄悄爬过去抱住对方,结果刚起身,床就随着下陷一块,小鸟原本正正直直的身体倾斜出一个微妙角度……    “surprise不适合你。”小鸟给予中肯建议。    方筝无语凝噎tat    没敢把小鸟带回来的饭菜都吃完,大概七分饱,鬼服团长就撂了筷,然后两个人决定去山庄外面转转,呼吸一下夜间山野的清新空气。不料刚走到一楼大堂,正碰上行色匆匆的人妖迎面走来,周身还带着凉气。    “你这是干嘛去了?”方筝奇怪地问。    人妖连忙举起手里的一把杂草:“给大爷去采点幸运花环!”    方筝情不自禁地抬手拨弄两下耷拉着的暗绿色叶子:“你确定套对了buff?”    随着人妖,好奇的鬼服领导们进入了棋牌室。同白天的冷清截然相反,此时的这里真是人声鼎沸热火朝天。你大爷坐在最里面,同桌的牌友分别是穿林打雨、春田花花……438?慢着,438旁边还一个围观的棺材铺。    方筝和小鸟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在对方眼里看到相同讯息:这真是一个……势均力敌的组合啊。    棋牌室旁边的娱乐室同样人气很旺,桌游,台球,乒乓……    “你除了玩赖还会不会干点别的??”    “承认技不如人有那么难吗!”    “不如你妹!老子一根手指头就能秒你!”    “来来来,我这就发球你拿手指头接一个看看——”    收回目光,方筝有些疑惑地问:“什么情况下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却还会时刻纠缠在一起?”    小鸟想了想,难得不太确定道:“谈恋爱吧。”    方筝皱眉:“这样谈恋爱不累吗?”    这一次小鸟非常笃定:“他们喜欢。”    ……    铁刺山并不高,而且坡度缓和,更像个小丘陵,只是黑夜给青山披上一层幽暗静谧的面纱,让人即使在山脚散步,也仿佛被那灌木密林拥入山的怀抱。    方筝和小鸟没有特别选择路径,只是随意地走啊走,逛啊逛,可仿佛迷路了似的总能绕回一个特定的地方。那是一块开阔地,没有树,只是稀稀落落的杂草,但此刻杂草上面坐落着大大小小七八个帐篷,帐篷围城一圈,一个挨一个,团结而紧密,然后每一个帐篷的入口都卷起,露出里面人青绿色的恐怖脸庞——    寂静岭:“哎你俩要想听鬼故事就老老实实坐下来,这么哒哒哒走来走去很破坏气氛哎!”    方筝这叫一个委屈:“我们俩也很想离开可是走不出去啊!”    蓝色骷髅的声音幽幽飘来:“鬼~打~墙。”    方筝后脖子一凉:“坏人tat”    最终鬼服领导们还是入了座,跟左眼见鬼和深山老井挤在一起,不过——    方筝:“我们没有手电筒……”    阴儿房:“只有参加比赛的人才需要用手电筒照脸烘托故事情感,听众不用。”    方筝:“好的=_=”    彼时,大部分参赛伙伴已经讲完了自己的故事,不给糖就死作为主持人,看见听众已经就绪,立刻回到赛事流程上来,只听他的故意将声音压低,让原本就沙哑的嗓子更透出一股阴森:“那么最后一个出场的……ice冰来。”    话音刚落,全场小伙伴的手电筒啪地齐齐熄灭,整个世界陷入无尽黑暗,接着一束手电筒光啪地亮起,明明是暖黄色的光,却在以极近距离照耀人脸时透出诡异的青绿色,然后,扭曲的刺目光芒中,编外参赛选手ice冰来出场了。    冰来的声音像他的名字一样冷,带着淡淡的禁欲气质:“客厅里的爸爸指着窗外说,你看,有只漂亮的小鸟。八岁的儿子蹦蹦哒哒跑过来,在哪里在哪里?为了骗保险金还债,他把儿子推出了窗户。十年后,他还清了债,有了新的事业,第二个儿子也正好满了八岁,他从来不让儿子接近窗户。一天,窗外飞进来一只漂亮的小鸟,儿子开心地追了过去,他大惊失色,一把抱过儿子,儿子扭头呵呵一笑,爸爸,不要再把我推下去了哦。”    “……”    山间的夜风,冷飕飕的,深入骨髓。    不给糖就死打了个寒颤,才想起来说话:“这个故事还真是……回味无穷。不知道小伙伴们怎么看?”    全体都有:“太他妈黑暗了tat”    好半天,三观端正的小伙伴们才平复了情绪,进入“请选出你今夜听到的最恐怖的故事”投票阶段。方筝和小鸟没有聆听全程,不好发表意见,所以就默默围观,哪知道最后一唱票,ice冰来和今天做魔王居然打了个平手。    作为沉默要塞第一大团的正规赛事,冠军也是有奖品的,可现在一个奖品俩冠军如何是好?最终组委会决定,让两个人加赛!    今天做魔王:“没想到会这样,我也没什么准备,那就讲个短一点的吧,一句话。”    听众们的好奇心被勾到了最高处,纷纷屏息凝神,全神贯注。    今天做魔王:“幸运小福手来了。”    鬼服团长:“……”    全体听众:“……”    冰来:“我也一句话吧,幸运小福手和百炼成妖715一起来了。”    鬼服团长:“……”    全体听众:“……”    今天做魔王:“后面跟着有奶就是娘。”    全体听众:“你赢了!”    ……    怎么离开的恐怖营地方筝已经没了印象,反正已经遍体鳞伤,其他都无所谓了tat    小鸟倒是一路忍着笑,偶尔忍不住了,就干脆笑出声来。    方筝再受不了,想仰天长啸,却在抬头的一瞬间愣住——从没见过的璀璨星空。原来书里说的那些钻石宝珠明亮眼睛眨啊眨的比喻都是真的,不,这些比喻根本没能把它真实的美表达出哪怕千万分之一!    方筝索性席地而躺,在后背贴到地面的一瞬间,他忽然感到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小鸟二话不说陪他躺下,然后,也被夜空的美色俘获了。    “家里看不到呢,”方筝仔细回忆,“别说这么多,连一颗星星都快看不到了。”    “就是能看见,也不能让你这么躺着看,会被车压过去的。”    “这么浪漫的场景你能说点柔软的台词么=_=”    “比如?”    “聊聊人生啊,谈谈理想啊,闻闻花,赏赏月。”    “这样说的话,其实我一直有种感觉……”    要来了,要来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孟氏甜言蜜语会是什么样子呢好期待啊啊啊啊~\(≧▽≦)/~    “感觉树上有人在偷看。”    “……你下来我保证不打你!!!”    随着鬼服团长一声吼,头顶的大树枝叶发出微妙的沙沙声,接着一双眼睛在树叶的缝隙间眨巴两下,再然后,露出一张粉嫩嫩软萌萌的妹子脸。    正准备爬树的鬼服团长以怀抱树干的姿势愣在那里,第一次发现,有些保证,还是要遵守的=_=    “你下来吧,”小鸟拍拍身上的土,状似随意,让人不自觉就放松了,最后抬起脸,露出必杀笑容,“没事的。”    萌妹子一个没抓住,直挺挺摔下来。    小鸟伸出双臂,稳稳接住,完美。    妹子的脸颊更加粉红了,怯生生地问:“你是鬼服团长吗?”    依然怀抱着大树的方筝欲哭无泪,他不是,我是,还有放开我老公tat    事实上小鸟并没有抱多久,而妹子在双脚落地的同时也搞清楚了情况:“你才是鬼服团长?”    已经松开大树的方筝哀伤地点点头:“嗯,让你失望了对吧。”    “怎么可能!”妹子一脸正气凛然,“不管你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你都是我的男神!!”    方筝愣愣地眨眨眼,随即领会精神:“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再细致讨论一下哈哈哈哈你叫什么呀~~~~”    “生于1994。”    “啊,我对你有印象,你是鬼服的……”    “真爱粉!尤其是你,奶娘团长,我真的特别喜欢你的性格还有领导力!”    “这,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今天白天我还因为没有后援团而生不如死晚上你就出现了,你一定是天使派来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tat”    “那你能送我一首歌吗?”    “当然,你随便点!”    “我点什么你都可以唱吗?”    “只要我会,放心,我这个人不知道不好意思四个字怎么写哈哈哈~~~~”    “真的?都出来吧!”    “……嗯?”    这边方筝傻笑的嘴还没闭上,那边草丛里石头旁土堆后面甚至是一堆树叶底下纷纷冒出一个又一个的脑袋!形势之诡异,场面之壮观,饶是不懂羞耻为何物的鬼服团长也不自觉抓紧了副团的衣摆。    生于1994腼腆一笑:“我们姐妹在这里夜氧spa,然后你俩一来就旁若无人地谈星星聊月亮,我们不好意思打扰,就使出了忍术的终极奥义,神隐。其实我们都是你的粉丝啦,我们的小公会就是你的后援团哦~~”    “……”多么悦耳的三个字,仿佛一阵甘露洒向鬼服团……    咔嚓!    “不许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