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雨过天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孟文之的手术是在方筝探病的一个星期之后进行的,这期间小鸟一直在医院陪着。方筝知道小鸟也很紧张,所以尽量忍着不给他打电话,因为只要打电话必定需要聊到孟老爹,可术前准备翻来覆去就那么点情况,聊不出什么新东西,只是徒增压力罢了。    终于到了手术这天,尽管不方便去医院守着,但方筝还是在家里一直祈祷,希望一切都能顺利。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感受到了他的虔诚,下午就接到了小鸟电话,说是手术非常成功,不过因为老爷子依然没有从麻醉中苏醒,即便苏醒也是需要再住院些时间,一来是术后观察,二来也让伤口有个初步的愈合,所以他暂时还没办法回来。    方筝当然理解,不光理解,甚至劝小鸟即使在孟老爹出院后也最好跟着回家住一段时间,既然以前欠下的陪伴没办法补回来,那更应该在以后的日子里努力,况且冰封的关系已经初见消融,更应该趁热打铁。    小鸟没点头,但也没拒绝,只是让方筝照顾好自己。    方筝身体力行,每天早晚两遍,狂奔在出租房周围的大街小巷,锻炼强度远超从前,于是一个星期之后,俨然已经两只脚跨入了微胖界,彻底脱离了只在人群中多看一眼就无法忘掉你容颜的待遇。方筝对着镜子前前后后照了半天,终于信心满满地拨通了小鸟电话——    “喂?”小鸟那头很安静,不知道是在病房还是在走廊。    “你爸怎么样?”方筝先问最重要的。    “挺好,昨天已经开始对我进行思想政治教育了。”小鸟虽然这样说,但声音却是轻快的。    “哦……”方筝不自觉拖长尾音,终于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我想明天去医院探望。”    听筒里很快传来回应,但不是小鸟,而是当事人的,遥远却坚决:“不行!”    方筝吓了一跳:“你用的免提?!”    小鸟:“没有。”    那你爸怎么知道我说的啥啊!!!方筝很想这样咆哮,但总觉得小鸟只会淡淡回应一句,没有为啥,就是知道呗。所以他决定放弃对这个迷の监控家族的探索,转回核心问题:“你爸为什么不让我去?”    “这个你得亲自问他,”小鸟说完顿了一下,然后道,“现在是免提了,你俩可以直接沟通。”    “嘿嘿,孟叔好。”方筝可乖可乖了。    “别嬉皮笑脸!”孟文之虽隔着几米,但中气十足。    方筝只好清了清嗓子,正经起来:“那个,叔,您恢复的怎么样了?”    “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孟文之着重强调意外两个字,“下个星期就能出院。”    方筝瞬间领会:“我就是那个意外呗=_=”    孟文之冷哼一声,明摆着给予了肯定。    方筝这叫一个委屈,再联想这一个星期的地狱式减肥,委屈里又多了一缸辛酸泪:“您不是已经同意我们两个了嘛……”    话没说完,就被孟文之打断:“我没有!”    方筝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您明明就有!”    孟文之一口咬定:“没有!”    如果说刚才的方筝只是怒从心中起,那么此刻已经是恶从胆边生了:“明明就有明明就有没有我怎么可能会亲你!”    嘟嘟嘟——    电话,挂了=_=    方筝这才回过神,在电话里和亲□□人大病初愈的老爸吵架这种事……好像不太礼貌呢tat    没等方筝自我检讨完,小鸟的电话已经回了过来,方筝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顶嘴的,一激动没控制好情绪,孟叔是不是特别生气啊……”    “并没有,”小鸟显然也很意外,但仍如实回答,“他只是一脸镇定地反复跟我们强调,你说的亲啊什么的,他完全听不懂。”    “你……们?”    “我妈我姐都在。”    “好吧=_=”方筝擦把汗,“你还在病房里面吗?”    小鸟乐:“怎么可能,再多呆一会仇恨就乱到我身上了。”    小鸟语气让方筝的心情好了一些:“所以说你爸现在是病好了,就不认账了呗。”    小鸟叹口气:“之前那是体力不支,现在红蓝又满了。”    方筝:“分明就是耍无赖。”    小鸟:“而且还耍得很坦荡。”    方筝:“……”    小鸟:“怎么了?”    方筝:“哦,没事儿。”他只是觉得这么没有底线的做事风格好像在哪里见过,究竟在哪里呢……    随着通话结束,这个不太重要的问题也被方筝抛到了脑后。虽说孟文之出尔反尔,但方筝感受得到,他已经不再是铜墙铁壁,完全攻克只是迟早问题,所以医院还是要去的,真心永远都只能用真心来换。    想到这里,方筝又有些后悔刚刚免提时的口无遮拦,等真去了医院,小鸟爸不会也用菜刀砍他吧>_    同一时间,病房里的孟文之正在催促自己的闺女:“查一下,你帮我在网上买的那个菜刀,物流走到哪里了……”    ……    得知孟老爹红蓝回满,让方筝终于有了游戏的心情,连日来虽然时不时也挂挂机,但并没有真正参与什么活动,更是没有上过yy,所以刚一登陆,就被热切的团员们围了起来……呃,虽然全部在线团员也只有两位娘子军。    “团长?”你妹是不可置信。    “团长。”血牛平淡却温馨。    方筝眉头舒展开来:“iamback~”    你妹:“团长,都是自己人,你非得秀英语么……”    方筝:“我的口语不标准吗?”    血牛:“非常标准的东北音。”    方筝:“……其他团员在哪里,团长非常需要你tat”    你妹:“疯子去自家公司了,战斗机和大爷去老板公司了,438和人妖都有课,副团嘛,你就比我们清楚了。”    “事情都处理完了?”血牛忽然问。    自从孟初冬被召唤到医院,再没上过线,也未给团员们留下只言片语,所以大家仅仅是从方筝那里得知“副团家里有些事情”,具体的,方筝没说,小伙伴们也没有再问。    “嗯,放心吧,”方筝长长地舒出一口气,仿佛将这些日子的阴霾全部吹散,“一切顺利。”    晚上七点多,鬼服伙伴们陆续上线,无一例外,都对团长表达了热烈的欢迎,同时也对副团的回归报以殷切期望。    “所以这段时间游戏里啥大事都没发生?”听完小伙伴们的七嘴八舌,方筝有些失望,“八卦也行啊。”    “真没有,”疯子也十分沮丧,“世界非要太平,我们有什么办法。”    “其实,”438弱弱开口,“八卦还是有的……”    方筝瞬间来了精神:“快,快说说!”    438:“团长,我在论坛上看见,你的代练工作室好像被人投诉了>_<>    方筝:“……”    血牛:“438。”    438:“嗯(⊙o⊙)?”    血牛:“以后再遇见这种和团长有关的噩耗,不能叫做八卦,而是统称为,坏消息。”    方筝:“谢谢血牛姐的科普……”    血牛:“举手之劳。”    可是为什么有种被诅咒的感觉tat    说也巧,正聊到被工作室的话题,就听见客厅防盗门打开的声音——刚在外面吃完晚饭的合伙人跟员工们,回来了。    方筝连忙摘下耳机,起身去了客厅。    同居人们看见他迎出来,大感意外,为首的五哥连忙撇清:“你说不用给你带的,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打包。”    “不是这个啦,”方筝黑线,难道能跟自己挂钩的只有餐饮界吗,“听说工作室被人投诉了?”    “哦,这个啊,”五哥耸耸肩,“不就是上回那个狐梨儿嘛,自打从我们手里接回账号,见天儿的被千山屠,听说是见一次杀一次,所以小女孩儿不干了,昨天已经找到我们,要求全额退款。”    “钱倒是没多少,”钻石接口,“可是一旦开了这个先例,后面难保没有效仿的,这次是我们不对,下次说不定就是碰瓷,毕竟拉仇恨这种事又没有明确的衡量标准,更主要的是,一旦退了钱,就代表我们错,对我们的口碑是巨大的伤害。”    五哥叹气:“所以现在还在纠结中。”    “那你们昨天怎么不跟我说啊!”方筝急了。    钻石白他一眼,没说话。    方筝忽然明白了,不是合伙人不愿意讲,而是大家都知道他和孟初冬这阵子出了些事情,虽然他不像孟初冬那样需要奔赴前线,可也每天跟着挂心着急,因此不希望他再被工作室的事情烦。    都说兄弟之间最好别一起创业,因为牵扯到金钱,太过容易闹掰。可如果只是熟人呢,也许创着创着,就成了兄弟。    既然万恶之源是千山,方筝决定直捣黄龙。好说歹说从妹子那里拿回了号,承诺对方如果过了今晚还是上线就被杀,他们全额退款。    [系统]狐梨儿死亡。    尼玛他连光明圣地的天空都没看清呢!!!    而且啥也不干就守着一个小姑娘……千山你是痴汉吗!!!    账号已死亡,方筝只能刷喇叭自证清白——    [喇叭]狐梨儿:我不是狐梨儿~~~~~~~~~~    屏幕上正围着尸体跳来跳去的变态奶妈忽然停住。    [当前]千山鸟飞绝:鬼服奶妈?    擦,原来自己在人民群众心目中这么有辨识度(⊙o⊙)!    为了给客户省点钱,方筝决定只在心里窃喜,就不刷喇叭浪了。    [当前]千山鸟飞绝:人呢,说话啊!    【死人怎么说话啊!】    方筝努力输出意念,继续为客户省钱。    奇迹一般,千山居然get到了,一个起死回生,不情不愿地薅起了他。    [当前]狐梨儿:你这下手也太重了,对方只是一个弱女子~~~    [当前]千山鸟飞绝:谁让她找你代练呢,这就是命。    [当前]狐梨儿:至于不至于啊,我又不是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    [当前]千山鸟飞绝:在你放我鸽子之前,没有。    [当前]狐梨儿:好吧我错了~~~    [当前]千山鸟飞绝:丝毫感觉不到诚意。    [当前]狐梨儿:好吧,我错了。    [当前]千山鸟飞绝:不是标点的问题!!!    [当前]狐梨儿:那你到底想怎样,得,反正我现在也来了,择日不如撞日,pk!    [当前]千山鸟飞绝:我拒绝。    [当前]狐梨儿:啊?    [当前]千山鸟飞绝:我已经挂锤了。    [当前]狐梨儿:那是什么啥玩意儿……    [当前]千山鸟飞绝:昔日足球运动员退役,叫挂靴,今日我千山再不pk,叫挂锤。    [当前]狐梨儿:你可以换奶杖。    [当前]千山鸟飞绝:滚=_=    [当前]狐梨儿:好啦好啦,你在论坛发的誓我也见着啦,那么死也确实太惨烈了点。这样,我叫另外一个人跟你p,他不是鬼服的,不影响你的誓言。    [当前]千山鸟飞绝:既然不是你们团的,无冤无仇,p个毛。    [当前]狐梨儿:怎么无冤无仇,他就是那天牵扯你们整个光明圣地注意力的代练小子,不属于鬼服,但属于我们代练工作室。    [当前]千山鸟飞绝:有区别吗?    [当前]狐梨儿:当然有。他就是我们工作室一个普通员工,代练这个号是他第一回玩华夏,连东南西北都不清楚,更不知道鬼服兵团是什么鬼。    [当前]千山鸟飞绝:你的意思是我被一个第一回玩华夏的小子给灭了?    [当前]狐梨儿:呃……    [当前]千山鸟飞绝:擦,你给我把他找上来,我就不信了!    [当前]狐梨儿:那咱们说好了,不管输赢,这次pk之后恩怨一笔勾销,别再为难人家小姑娘。    [当前]千山鸟飞绝:不光不为难她,我还让她进荷兰商会!    [当前]狐梨儿:成交。    其实方筝也看出来了,千山就是气不过几次三番被爽约,想找个地方出出恶气,举目望去,自然狐梨儿最拉仇恨,但只要让他pk痛快了,他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    打从狐梨儿交号,郑溪就再没进过华夏,如今重新登录,有种微妙的怀念,不得不承认,华夏虽然从画面上比不过近两年新出的一些极考验电脑配置的游戏,但多年的运营和完善,让它不仅在可玩性上既丰富又平衡,连带的整个游戏都积淀出一种味道,这味道让人身心舒适,流连忘返。    [当前]千山鸟飞绝:进yy,我要验身。    郑溪想骂人,但还是在老板的注视下,乖乖进入千山给的频道号。    “说句话。”着急pk的人才没心情跟你寒暄。    郑溪喜欢这样的直截了当:“神经病。”    “很好。”千山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分辨声音上,确认了不是鬼服任一熟人后,十分满意。    方筝拍拍郑溪肩膀,表示对郑溪的用词十分赞同。    验明正身后,pk立刻开始。    郑溪的技术水平与上一次pk相比,既没有下降,也没有提高,但重点是神级指挥小鸟君已经不在,所以没坚持多久,便被千山击杀。    “什么情况,手抖了?再来!”    “我没……”    [系统]千山鸟飞绝使用起死回生。    [系统]狐梨儿死亡。    “为什么这次死的更快?再来!”    “我不……”    [系统]千山鸟飞绝使用起死回生。    [系统]狐梨儿死亡。    “你认真一点啊!再来!”    “我去……”    [系统]千山鸟飞绝使用起死回生。    [系统]狐梨儿死亡。    “你……”    “你他妈是变态吗,杀人有瘾啊!!!”    郑溪崩溃了,千山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上一次明明很犀利,这一回却完全不堪一击:“你一定是放水!”    郑溪:“放尼玛放,要放也是放你……唔……”    不和谐的“血”字被方老板死死捂住,同时凑近耳麦总结陈词:“都说了上次是他超长发挥这次才是他的真实水平总之现在p也p过了你要记得你的承诺哦晚安!”    手脚并用地下了线,方筝才松开郑溪的嘴,后者一脸黑线,显然还没从千山的阴影里走出来:“方哥,你们这个游戏里怎么都是神经病?”    方筝刚拿起杯子准备去客厅倒水,闻言放下,冲郑溪招手:“你过来。”    郑溪:“嗯?”    方筝:“我们来聊聊这个‘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