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女王驾到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孟初冬的一声姐让围观群众面面相觑,不用说话,眼神已经交流了一切——    【五哥:姐姐?】    【常小虎:从没听孟哥提过呢。】    【郑溪:我只是一个新人。】    【钻石:你问谁呢啊!!】    【众人:……你的眼神是怎么隔着厨房墙壁传递过来的=_=】    小伙伴们的眼神乱飞,当事人却正相反。方筝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鸟,虽然他以前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但那是一切已在掌握的气定神闲,但这会儿他眼睛里透出的分明就是茫然,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呆萌……好吧方筝承认他美化了自己的男票,其实那货就是懵逼了。    女人站在门口,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只淡淡道:“我去网吧找你,吕越说你已经不住那儿了,就带我来这里了。”    “哦。”孟初冬眨了下眼睛,似乎总算找回了三魂七魄,于是下一秒他缓缓看向“带路人”。    吕越迎向孟初冬意味深长的视线,恨不能元神出窍抓住孟初冬的肩膀用力摇:你姐省略了很多环节啊!我并不是真的想出卖你!我是爱你的啊!!!tat    孟初冬对着吕越轻轻点头,只传递两个字,我懂。    吕越瞬间眼圈泛红,终于觉得自己那负隅顽抗九死一生最终才迫于淫威出卖灵魂的屈辱没有白受。    “你俩要不要抱头痛哭一下?”对于弟弟们用元神执手相看泪眼,小鸟姐嗤之以鼻,转而打量起客厅里面来,“不就是搬出来跟相好的同居吗,相比天天窝在网吧里,我倒是很欣慰你终于有了电脑之外的第二……三,四,五?”似乎刚刚数清客厅里的实际人头,鸟姐娥眉微微蹙起,“5p?你们挺时髦啊。”    方筝崩溃,这要再不出声问题的性质就严重了:“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女人看他一眼,又看看另一边,了然:“哦,6p。”    方筝莫名其妙,继而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钻石你这个时候出来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钻石百口莫辩,他只是没抵抗住八卦的诱惑想溜个墙边围观,谁知道会躺枪啊!    就在群众们的os像子弹一样咻来咻去的时候,一声稚嫩的童音划破客厅——    “哪个是小舅妈?”    一客厅大老爷们儿这才发现,女人身后面还躲着个五六岁的孩子呢,躲在自己妈那大长腿后面,好奇地探头探脑。    听见自己儿子问,女人索性把孩子抱到前面,然后自己蹲下,就在与娃儿平视的一瞬间,表情便从武则天柔和成了鞠萍姐姐,毫无卡顿行云流水:“妈妈也不知道呢,你看哪个像?”    “唔……”小孩儿很认真地把围观群众都仰视了一遍,有些茫然,“都是叔叔啊,没有阿姨……”    “叔叔们”集体扶额,作为亲妈你是认真地在问孩子这个问题吗!!!    孟初冬终于看不下去:“你到底来干嘛的。”    女人啵儿了一口满脸纠结的儿子,重新站起来,冲小鸟微微一笑:“不能请我进去喝杯热酒再聊吗?”    孟初冬眉头紧皱,久久没说话。    女人向前一步,微微前倾迎上弟弟的目光,声音轻柔得像正在融化的雪花:“不、愿、意?”    孟初冬咬咬牙,败下阵来,转身打开卧室房门,走了进去。    女人满意微笑,然后蹲下来嘱咐儿子:“乖乖在客厅里呆着,不许乱跑,听见没?”    男孩儿很乖地点点头,却还是没压抑住儿童那纯真的好奇心:“妈妈,为什么小舅舅好像很怕你?”    女人摸摸儿子的头,温柔道:“因为小舅舅是哈利波特,妈妈是伏地魔呀。”    ……这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真的好吗!!    眼瞅着一棵小苗就要成长为歪脖子树,可围观的叔叔们却敢怒不敢言,虽然伏地魔是信口胡诌的,可一个开口就讨“热酒”的辣妈,周身围绕的“迷の霸虐战气”却是真真切切啊!总觉得一句话说错就会被她用高跟鞋戳死tat    随着卧室门的关闭,客厅的低压终于慢慢散去。    吕越一屁股坐到沙发里,仰头对着天花板喘粗气,仿佛劫后余生。    方筝再按捺不住,连忙凑过去,碍于有未成年儿童在场,只能低声问:“什么情况啊?”    结果吕越还没开口,小孩儿倒出声了:“叔叔你是在偷偷说我妈妈的坏话吗?”    方筝囧,一时间不知道该吐槽小孩儿超越年龄的敏感内心还是其母疑似总被说坏话的微妙人缘。    倒是吕越,仿佛已经见怪不怪,拿起手机打开游戏递给对方,小孩儿接过去之后立刻跑到客厅一角,然后,就稳稳定在了那里。    方筝叹为观止,情不自禁想要点赞:“你还真是……”然而话说到一半就卡主了,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_=    最后还是吕越叹口气,帮他补完:“训练有素。”    方筝不想去探究这四个字背后的血泪,只想上前抱抱这个一脸生无可恋的朋友。    支走未成年人,吕越才娓娓道来:“你知道,冬子就是本地人,只是因为……那方面的事,摊牌之后和家里的关系就一直很僵,所以一年到头也不怎么回家。她姐叫孟寒露,嫁人之后就去了外省,但是逢年过节都会回来。冬子和她的关系能缓和点,但联系也不多,所以这次不年不节的露姐忽然回来,还一回来就找冬子,我也挺意外的。”    因为涉及到一些*,吕越说这些话的时候音量并不大,只是给就近的方筝听,客厅里的其他人也明白,所以围饭桌坐的继续坐着,看电视的继续看着,四处晃荡的干脆去旁观小孩儿玩手机。    方筝听小鸟说过他有一个姐姐,而且是优秀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秒杀他,但也仅此而已。对于家庭,小鸟从来都不愿意多谈,有时候方筝问得多了,他干脆装死,对于这样的小鸟,方筝根本没辙。    钻石终于端着已经半凉的菜走出厨房,招呼道:“来吧,吃饭了。”    方筝白了他一眼:“现在谁还有心情吃饭啊!”    五哥:“……”    常小虎:“……”    郑溪:“……”    六束嗷嗷待哺的目光让方筝瞬间搞清了自己孤独的立场:“我的意思是我不饿……你们先吃吧tat”    不是五哥钻石他们没良心,实在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作为男朋友,可以掺和,作为朋友,还是远观为妙。    见客厅尘埃落定,卧室又房门紧闭,吕越终于说出了那个在心头盘旋许久的决定:“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说完起身就要溜。    方筝一把薅住他:“啥叫没什么事?还有很多事好吗!”    吕越深情地覆盖上方筝薅着自己的手,然后一边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头,一边语重心长:“我能说的都说了,剩下的,还是让冬子自己跟你讲……”    方筝眯起眼睛,仔细观察吕越脸上微妙的表情:“你是真的不想跟我多讲,还是希望赶在他姐出来之前闪人?”    吕越惊讶地瞪大眼睛:“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方筝很肯定地点头:“非常明显。”    “好吧,”吕越不再挣扎,一脸坦诚,“既然你都知道了,总该放我走了吧?”    “我知道啥了啊!”方筝黑线,“你追过她?”    “没啊!”吕越想都没想,就把头摇得跟过电似的。    方筝不解:“那你干嘛那么怕她?”    吕越凑近方筝,小心翼翼地努力压低声音:“她曾经追我……”    方筝很意外,但这样一来更加不能理解:“那你就更不应该怕她了啊。”    吕越微微转头,看向窗外,仿佛那遥远的天空里有着自己逝去的童年:“追着我打……”    ……    满心怜惜地送走吕越,方筝重新坐进沙发。沙发很软,陷在里面很舒服,方筝想就这样一直陷下去,什么都不用想,可眼睛却总不由自主看向卧室。    按照吕越的说法,小鸟的姐姐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既然来了,一定就是有事,可到底是什么事,他无从知晓。明明昨天两个人还那么亲近,近到他以为已经不分彼此,如今才明白,小鸟心里一直有个地方对他是关闭的,哪怕他假装没有注意到,假装生活依旧健康美好,但总有一天这个肥皂泡会破,可能是被针扎的,也可能是被关门声震的,然后门的那边便是他没听过的声音,没见过的女人,不清楚的世界,不了解的小鸟。    “叔叔你怎么不吃饭?”吕越的溜之大吉也带走了小孩儿的“游戏机”,所以这会儿他只好凑到唯一没有在忙的叔叔面前,唠唠闲嗑。    小孩儿的眉眼和孟寒露有七八分相似,但漂亮中又带着一股男孩子的英气,依旧婴儿肥的白嫩脸蛋像可口的肉包子,方筝情不自禁上手捏了两下,q弹的触感瞬间驱散他心中的阴霾:“叔叔不饿,你叫什么名字呀?”    “孟琢,妈妈说玉不琢不成器,所以要经常琢我,我就会成为像一块宝玉一样的很厉害的人!”    虽然很好奇小鸟姐都是怎么琢自己家孩子的,但是有了吕越的前车之鉴,方筝决定还是不要深问,以免造成第二个童年阴影=_=    “孟琢……”方筝沉吟着,忽然反应过来一个问题,“原来你爸爸也姓孟啊。”    不想小孩儿却摇摇头:“爸爸妈妈离婚了,妈妈就把我的名字改了,我原来姓方。”    “……”虽然全中国十好几亿人口撞个姓氏在所难免,但莫名有种膝盖中箭的感觉肿么破tat    “叔叔,”孟琢忽然点着脚尖凑近他,小声地说,“你别跟妈妈讲我和你说了爸爸的事,好吗?”    方筝用力点头:“放心,叔叔不会说的,绝对不让妈妈生气。”    孟琢摇头:“我不害怕妈妈生气,我害怕妈妈难过……”说着小孩儿垂下眼睛,奶声奶气里隐约带上一丝哭腔,“我一说爸爸,妈妈就难过。”    方筝眼底发酸,一把将孟琢搂到怀里。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可孩子是无辜的,怀里的小家伙才那么大点儿,本应该无忧无虑……    “叔叔,”怀里的小人儿吸吸鼻子,忽然抬头问,“你是我的小舅妈吗?”    方筝下意识就想说不是,可对上小孩儿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却又迟疑了,或许在孩子的世界里,很多事情没有那么复杂。    终于,他缓缓点头,轻轻说了一个:“嗯。”    小孩眨巴两下眼睛,肉嘟嘟的脸上浮现出困惑:“为什么小舅舅喜欢胖子?”    ……谁家的熊孩子赶紧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