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攻破圣地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光明圣地最近很平静,别服的来犯之人在屡战屡败后,陆续偃旗息鼓,而圣地主力们在大杀四方后同样在华夏之巅屡战屡败,于是只能抱着几近清空的精神力条修生养息。如此这般,整个服务器陷入一种短暂的微妙萧瑟感里。    [华夏]千山鸟飞绝:龙河溶洞boss刷了。    [华夏]千山鸟飞绝:华沙美人鱼爆了极品金鳍杖。    [华夏]千山鸟飞绝:时空隧道刷了。    [华夏]千山鸟飞绝:时空隧道歼灭龙腾虎啸四人组。    [华夏]千山鸟飞绝:喂,有没有人上来聊聊天啊,刷个广告也行啊……    千山推开键盘,百无聊赖地拧开可乐,一口气灌进去半瓶,然后仰头对着天花板一声叹息:“人生真他妈的寂寞如雪……”    唯一的伙伴路小山感同身受:“汪!”    闭眼小憩了一下的千山在险些栽歪到凳子底下时猛然惊醒,发现屏幕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影。此刻的千山鸟飞绝正身处广袤沙漠,原本方圆百里只有飞扬的黄沙、乱爬的毒蝎和一株硕大的巨柱仙人掌,他立于仙人掌顶端,既不会遭受毒蝎攻击,又可以沐浴烈阳俯瞰寥寥众生,颇有点王家卫电影东邪西毒里的意境。然而现下,毒蝎之中多了一个奶妈姑娘。    此姑娘身形不高,一身东拼西凑的65级装备,蓝的橙的都有,但没一件硬货,看外形就知道是小怪爆的,八成是一边练级一边捡,最后鼓捣了这么一身破烂。    虽说衣着不入眼,但是姑娘的打法着实很对千山的路——柳叶刀、五禽戏、清风咒、红莲圣火、柳叶刀、五禽戏……循环往复╮(╯_╰)╭明明是奶妈,愣是一个辅助技能不用,直到血条被攻击得快见底了,才给自己套个小回复,然后甩开膀子继续屠,真是刀刀见血杖杖诛心大杀四方酣畅淋漓!    [当前]千山鸟飞绝:你哪个团的,练小号呢?    冷……哦不,热风吹过,毫无回应。    [当前]千山鸟飞绝:妹子,哥和你说话呢。    天地间还是一片安静。    千山乐了,名正言顺发过去一记五禽戏,当做拍拍肩膀。    底下的人不知道是打的太专注还是根本没注意到血条降低,继续虐蝎。    千山咧开嘴,又发过去一记清风咒,当做捏捏脸蛋。    事实证明,妹子的肩膀可以拍,脸蛋却不能随便乱捏。只一个闪神,妹子已经来到仙人掌脚下抬手对着自己就是一记柳叶刀!    千山硬生生接下这一招,本以为可以开始寒暄,不料对方又开始吟□□莲圣火!    千山大喜过望,除了荷兰商会那几个同门冤家,多少年没在光明圣地遇见敢和自己pk的了,二话不说给自己套了个涓涓细流,然后便直接跳下来,稳稳落到对方面前,回了一记柳叶刀!    本以为这只是pk的开端,可刚准备吟□□莲圣火的千山发现,对方的血条已经在自己的三个小招之后变成了血皮。他这才反应过来,对方不只比自己低了五个等级,装备更是低到了秦陵地宫里=_=    千山喜欢pk,却不喜欢虐杀,当下中断吟唱,准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我的真心换取你的笑容,哪知道等他中断吟唱准备打字,对面的小奶妈却消失了,风卷黄沙的屏幕上只剩下——    [系统]狐梨儿离开游戏。    ……    “砰——”    “啪——”    “咔嚓——”    “键盘是工作室财产,你可以不对它充满爱,但不能家庭暴力=_=”今天是郑溪上班的第一天,虽然告诉自己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毕竟对方有过那么光辉的前科,所以方筝努力了半天还是没在家里坐住,来了网吧,结果一进来就看见新员工在摧残可怜的键盘君,“咋了,把你气成这样?”    郑溪看了方筝一眼,似乎想忍,但没忍住,还是吐槽了:“你给我的号也太破了,让人两下就差点弄死。”    方筝把圆脸靠近对方的瓜子脸,循循善诱:“首先,那是客户的号,不是给你的号,我们只是代练;其次,客户的要求是满级,不是搞装备,也不是拉仇恨pk,所以有的穿就不错了,要不要我给你一个零级的感受一下什么叫返璞归真?”    郑溪切了一声,虽然不爽,但显然是听进去了,没再顶嘴。    方筝在心里叹口气,栽培社会栋梁不容易啊╮(╯_╰)╭    其实让郑溪代练一个已经练得差不多的号,是工作室合伙人们经过深思熟虑的。毕竟还没办法完全信任这个人,所以新游戏里那些价值比较高的号或者邀请码肯定不能交给他,于是便把华夏这边接一个已经快满级的代练号拿给他试手,一来可以看看小孩儿的水平,二来就算小孩儿不着调把号玩毁了,也就二三百块钱的事,损失不大。    许是跟老板吐槽完心里的气儿顺了一些,郑溪拉回键盘,重新登录游戏。    方筝带着一颗好奇的心走到他身后,站定,一来好奇这个被五哥练到差不多的号到底多破,二来也想近距离观察一下这家伙的水平。很快,屏幕上便出现了无垠沙漠和一株巨柱仙人掌,隐隐约约,似乎还有个人影,方筝微微弯腰凑近,定睛去看,人影渐渐清晰……    郑溪:“靠你抢我鼠标键盘干嘛!”    方筝:“大人的事你不懂,让我来哈哈哈哈哈~~~~”    我有四个老板,其中一个好像是神经病。——《郑溪打工日志》    ……    千山料定对方会重新上线,但是没料到会这么快,他原本以为怎么也要个把小时,哪知道才十分钟。    只不过课间休息之后的妹子,好像哪里有点不一样——    [当前]狐梨儿:刚刚你差点弄死人家tat    [当前]千山鸟飞绝:你很机智的下线了。    [当前]狐梨儿:没办法,装备这么破,等级这么低,怎么打得过你>_    [当前]千山鸟飞绝:……    [当前]狐梨儿:这样pk对人家一点都不公平了啦!    [当前]千山鸟飞绝:果然是人妖。    [当前]狐梨儿:哟,被发现啦\(≧▽≦)/    [当前]千山鸟飞绝:妹子通常走害羞风,不会像你这么……    千山原本想用“活泼”,但挣扎好久依然没有敲下键盘。不知为什么,总觉得眼前的人妖从里到位都透着一股微妙的熟悉感,总觉得对他用了活泼,会侮辱这个词=_=    [当前]千山鸟飞绝:算啦,话不多说,你等级比我低,装备比我差,pk是欺负你,但是我很欣赏你的打法,这样,我带你满级,然后我俩裸p?    [当前]狐梨儿:最后两个字居然没有被和谐,不科学(⊙o⊙)!    [当前]千山鸟飞绝:禁止再用表情!!    [当前]狐梨儿:为啥?    因为会勾起他一些很不好的回忆=_=    [当前]千山鸟飞绝:不许用就是不许用,哪那么多废话。    [系统]千山鸟飞绝邀请您加入队伍。    电脑前的方筝一边点击同意,一边惆怅,忍住波浪线已经很辛苦了,再不许用表情,还有没有人性啊!!!    被鸠占鹊巢的郑溪虽然脸上还是一副不爽,但在心里已经把对方筝这个老板的打分从2变成了8。毕竟自己能做的只有在结仇之后被迫下线,可对方却能在上线一分钟内把仇家变长工帮自己练级。虽然每句话都必须用表情的老板依然很像神经病。    ……    之后的整整两个小时,千山真的一扑心带狐梨儿练级,先是两个人刷野图boss,后来干脆找几个小伙伴一起帮他推了满级本,简直是现代活雷锋。    方筝想和千山pk,但可不想练级,所以这两个小时操作权又回到了郑溪手里,方筝只在旁边看着,时不时科普一些“荷兰商会是光明圣地第一军团”、“这个烧报纸喂鬼是千山好基友”、“他们团长是药别停不过最近低调了很多”等背景资料。    下本的同时,方筝也留心观察了郑溪的操作。这家伙的手真心巧得不像话,和你妹的逆天手速还不同,你妹操作起来仿佛血卷狂沙,招式、跳跃、物品使用等等完全一个接一个根本不给敌人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就是劈头盖脸应接不暇,可郑溪的手速虽然也快,却并不追求最短时间内做出最多操作,也并不会将临近的快捷键操作一股脑送出,而更倾向于在飞速操作中加入神来一笔,哪怕这两个技能键相隔很远,他依然可以准确完成,并且动作行云流水,衔接毫无瑕疵,而且他对于战局的判断也又快又准,明明是整支队伍里装备最破的一个,却从头到尾都让血条处于安全线以上。    任务完成,小伙伴们散去,千山和狐梨儿又回到了初遇的那片沙漠。    为了要下本,千山临时找了几件非绑定的橙装给郑溪,如今已然满级,郑溪便把装备脱下来还给了对方。    千山有些意外,虽然这些橙装不值大钱,仅是可以一用,但他没有索回,还以为对方会默认收下,毕竟他那身实在是不堪入目。    [当前]千山鸟飞绝:不留着?    [当前]狐梨儿:留着也没用。    [当前]千山鸟飞绝:总比你身上这些有用。    [当前]狐梨儿:她会自己打的,你给了以后也是被扔的命。    [当前]千山鸟飞绝:她?    [当前]狐梨儿:雇主。    [当前]千山鸟飞绝:雇主?    [当前]狐梨儿:我是代练。    [当前]千山鸟飞绝:你说啥?!    方筝:“你傻啊——”    屏幕内外两个人同时给予郑溪魔音灌耳,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方筝揪起来扔到一边。郑溪揉揉发疼的耳朵,看着老板又开始噼里啪啦打字——    [当前]狐梨儿: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来,你不是要裸p吗,我准备好了\(≧▽≦)/    [当前]千山鸟飞绝:……    屏幕上只着内衣的妹子实在太过醒目,以至于千山忘记去追究代练问题或者不要在意细节这种说法的莫名熟悉抑或这人说话时而干巴巴时而湿哒哒的精神分裂,直接脱了衣服甩着锤子招呼过去!    三分钟以后——    郑溪:“你死的好快。”    方筝:“走开>_<>    五分钟以后——    郑溪:“你又死了。”    方筝:“失误>_<>    七分钟以后——    郑溪:“你要是真跟他有仇,就把水平练好再来跟人……”    孟初冬:“你俩挤在一个电脑上干什么呢?”    方筝:“小鸟,他们欺负我!!!”    孟初冬:“哦,在代练光明圣地的号啊,你是不是想逗千山玩儿然后被秒了?”    方筝:“……”    郑溪:“……”    我有四个老板,其中一个好像是先知。——《郑溪打工日志》    ……    期待许久的pk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爽,让千山十分失望,虽然对方锲而不舍的精神很值得赞赏,但他想要寻找的是暴力奶,对方显然更爱加血,明明在打怪的时候不是这种职业倾向,怎么一pk就变了呢。    正想着,对方又发来一记清风咒。    千山本想说不打了,可很快就察觉到对方的套路不同了!不仅回归了打小怪时的不要命,走位的精准和犀利更是比打小怪时升了好几个档次!    千山立刻来了精神,全力迎战!    这一场pk打得旷日持久,有近战肉搏,有远程风筝,甚至狐梨儿还以巨柱仙人掌为掩体溜了他好几圈,更郁闷的是许久没有如此高速pk过的自己居然开始感觉到手指酸,而也就是这么一个晃神,胜负已分。    千山摔开键盘,仰天长叹,捶胸顿足,恨不能时光倒流。    不过如果他知道对面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兴许心情会好一些。    郑溪终于可以让手指离开键盘,虽然没有酸疼,可长时间的告诉操作还是让人有些疲惫。但不得不承认,孟初冬的战术指导真的很高超,如果没有他,自己也是两分钟被秒的命,当然另外一个老板也并不是一点贡献都没有——全程贡献bgm,给予自己精神力加持。    [喇叭]千山鸟飞绝:擦,默哀呢啊,复活我啊!    郑溪黑线,吟唱对方起死回生。    可这一记喇叭却刷出了光明圣地的好事群体——    [华夏]x:我看见了什么?千山死了?哈哈哈哈哈    [华夏]吕秀才:求坐标,求围观!    [华夏]摩卡:报纸说刚才在帮你带人下满级本,怎么现在就死了?    [华夏]千山鸟飞绝:失误。    你们就不能有新鲜一点的理由么=_=    虽然才接触华夏不久,但郑溪已经摸清了这个游戏的性格——死可以,嘴上不能认输,所以总结起来就是死也不能认输。    [当前]千山鸟飞绝:再来一次。    [当前]狐梨儿:输一次是失误,输两次就是技不如人了。    [当前]千山鸟飞绝:很好,小伙,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决定把你放到我的黑名单第二位。    [当前]狐梨儿:第一是谁?    [当前]千山鸟飞绝:一个从来不履行pk约定的渣团。    [当前]狐梨儿:哦。    郑溪只是随口一问,对于这些纠葛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一直哼歌的神经病老板忽然要出去上厕所,一直关注屏幕的先知老板哼起了歌,让他隐约感觉到也许这个食言而肥的团体背后隐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_=    新一轮pk,已经不再是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单打独斗,几乎整个光明圣地在线的小伙伴都赶来了,生生把沙漠变成了春运火车站——能撂倒千山的人在光明圣地找不出三个,一介名不见经传的白丁就完成了这样的伟业,怎能错过现场直播!    其实千山有一点委屈,因为pk的战术技巧,很多时候都是依赖自身装备特性去完成,去掉装备,大家起跑线完全一致,技能杀伤毫无差异,p起来还有什么乐趣,无非你追我跑看谁更善于捕捉机会,但这也恰恰是千山想裸p的原因——毕竟在整个光明圣地也找不出几个装备比他好的,更别说狐梨儿这种新号,所以他就要回归原始,朴素pk。    那厢光明圣地全体围观,这厢方筝和孟初冬也重新归位,并继续一个bgm一个战术指导,共同加持郑溪的终极pk战!    依然是沙漠,但不同的是可供依托的掩体从一株巨柱仙人掌增加到了数百名围观群众!    只见狐梨儿像闪电一般在人群中穿梭,身后的千山紧追不舍,却怎么都打不到!    光明圣地的小伙伴虽然喜欢看千山吃瘪,但——    [当前]满光明:这么跑,到天黑也pk不完。    [当前]荷兰手信:虽然千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狐梨儿这个战术不得不说,有点猥琐。    [当前]x:擦,你一提猥琐我就想到鬼服……    [当前]潇潇雨歇:这光明圣地朗朗乾坤你提他们干啥=_=    [当前]偷半闲:但是千山居然一直追不上他,说明他也不简单。    围观群众着急,当事人更着急——    “直接肉搏不行吗,这么跑就没玩没了了!”郑溪忍不住,想转奔为杀。    “高手pk,比的就是韧性,”孟初冬实话实说,不过毕竟是郑溪pk,他也尊重对方的想法,“但如果你觉得输了也没关系,只要p出自己的风格,那你就杀。”    郑溪勾起嘴角,虽然不能说不在乎输赢,但是比起结果,他更享受短兵相接的过程!    只见屏幕上一直奔跑的奶妈妹子忽然停下,一个向后转身直面追兵!    千山愣了一下,随机开心起来,这是要打!    围观群众也来了精神,这是要打!    方筝看明白了,这是要……    [系统]时空隧道,开启。    “先别打——”    郑溪摆好姿势刚要出手,被这一嗓子吓得差点摔了鼠标,那头千山已经取得先机,打中了自己,郑溪刚要回击,就听方筝大喊:“继续跑!”    郑溪没能理解老板的指令深意,但手比脑子先一步反应过来,已经带着屏幕上的奶妈妹子先一步跑开,并重新进入你追我赶的死循环。    随机方筝便看向小鸟,没等张口,后者已经给了他一个笃定微笑:“准备去论坛发帖吧。”    ……    这场pk一共进行了二十分钟,最终以郑溪的扑街收尾。    但千山并没有高兴起来,因为——    [华夏][华夏之巅]polly:这就是光明圣地啊,感觉还不错。    [华夏][华夏之巅]polly:哪位好心人能帮我截图留念一下,从我这个角度截图不好看,显不出气势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