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霸业坍塌 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曾经,有无数优秀的军团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把他们都得罪光了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些军团说三个字,对不起,如果非要给这份歉意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    “药总?”    “哦,没事,你刚刚说什么?”    “他发了私聊给我,说是耳麦找不着了,让我们再等一会儿。”    “知道了。”    五分钟之前,情人星座主城摆摊招人的hr发来信息,沉默要塞的东风哥有入团意向,但提出要和最高领导人聊一下,才能做最后决定。    通常药别停根本不会理会这种要求,就算心情特别好,也顶多是打发叉叉或者潇潇这样的分团长去见,至于对方满意与否,抱歉,荷兰商会的规模和实力在那里摆着,你愿意来说明你有远见,你不愿意来,以后被碾压的时候别哭就行。    但是眼下这个人,不一样。    东风哥,曾经的沉默要塞第一杀手,最早玩华夏的一批人,后来沉默要塞渐渐没落,他也不再出现,直到前阵子游戏改版升级,才重新回来。原本大家以为过了这么久,账号已经易主,不料他凭借一己之力带着临时组的野队居然成为了整个沉默要塞第一支推倒满级本的队伍,速度之快,效率之高,连规模庞大的都望尘莫及。    药别停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人,比polly还早,因为后者依托在鬼服兵团这个奇葩的组织里,如果观察者不去抽丝剥茧,很容易就被整个军团的神经病气质所吸引,从而难以发现隐藏在病人光环后面的低调僵尸,可是东风哥不同,他够高调,够张扬,够锋芒毕露盛世谋妆。然而最终药别停还是选择向后者伸出橄榄枝,因为前者从最初进入华夏就没有加入过任何军团,多年以后再回来,依然组着野队。独行侠,往往意味着不喜欢受拘束,随心所欲,肆意妄为,而荷兰商会里已经有了一个千山鸟飞绝,实在禁不住又来一缕东风。    可是东风自己吹过来了。    无论对方是什么目的,药别停都很有兴趣会会他,但自己正在与人组队做任务,这个时机实在不大好。呃,起码当他抱着试试看的心里与“队友”商量时,是这么想的……    奶娘:“哎呀药药你还真一本正经~~商量啥,直接闪人就行啦~~我们正好课间休息~~~”    你大爷:“课间休息?!太好了,一个晚上我都超级紧张,连大气都不敢喘……tat”    疯子:“赶紧去吧。竞技场的时候我和他打过,身手很漂亮,你要不要,我就拉他进鬼服了!”    438:“药总你要离开多长时间?十五分钟还是半个小时?团长,你忙不,等下能帮我去收一个精英怪吗?”    奶娘:“呃,其实人家有点饿了想吃泡面~~~~”    polly:“饿了?泡面?”    奶娘:“438,我们去收服精英怪吧!”    ……    综上,他离开了临时战队的二级频道,重新回到属于自己的军团长频道,等待这缕东风。    “哈喽,有人在吗?”    东风,来了。    hr识相地退了出去,只留下团长和访客。    “在。”药别停应了一声,然后望着东风哥裸奔的yy号,考虑要不要给他披上个荷兰商会的马甲。    “药别停?”    “嗯。”    “废话不多说,如果我到光明圣地重新建个号,加入你们军团,有什么好处?”    东风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直来直去,干净利落。    药别停喜欢这样的。    “一个礼拜带你满级极品橙装。”    “还有呢?”    “一个月内保你有紫装,但是不是全套,看运气。”    “就这些?”    “紫武没办法给你承诺,这不光靠运气,还要人品。”    “……”    “不满意?”    “你觉得我自己打不出来这些?”    “那你想要什么,说来听听,不用担心会让我觉得狮子大开口。”    东风哥没有说话,不知道是真的在脑袋里搜罗奇珍异宝,还是自己也没想好到底要什么铁甲轰鸣。    药别停嘴角勾出一抹略带嘲讽的笑:“要不换我问你,你能给荷兰商会带来什么?”    东风哥还是没有回答。    药别停忽然觉得很滑稽:“你来找我,说想加入荷兰商会,可是你既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给军团贡献什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的游戏生活太乏味了,所以在拿我解闷儿?”    “是挺乏味的。”    不知被那句话触到了神经,一直沉默的东风哥忽然开口了。    药别停挑眉,继续往下听。    “我从玩游戏就是一个人,组野队,开荒,首杀,打装备,装备有了就跟人pk,到最后全沉默要塞的人都认识我,但我一个不认识,就算一起组过野队,也没印象,反倒是boss名字我都记住了。后来实在无聊,就不玩了。本以为这回游戏改版,能有点新鲜的,结果还是老样子,直到情人星座开启,才有了那么点意思,也让我第一次开始认真考虑,也许应该换个方式待在华夏了。”    “所以你选中了我们军团?”    “更正,是曾经选中。我以为你们团会和或者冰来不一样。”    药别停皱眉,没等发问,那头已经继续道:“现在我放弃了。你和我一样乏味,实在不敢想象咱俩结合能有什么乐趣。”    “我不喜欢你使用的这个动词,”药别停已经很多年没有翻过白眼了,但自从与鬼服组队以来,好像每一个人都在挑战他的情绪底线,“另外,团长的性格难道不应该是你决定申请加入这个军团之前就要调查清楚的吗?”    东风哥叹口气:“这是我的失误,我以为团长会和团员一个画风。”    药别停:“什么意思?”    东风哥:“千山鸟飞绝是你们团的吗?”    药别停:“你认识他?”    东风哥:“干过一架,他比你有趣多了。”    ……    东风的离开就像他的到来一样,毫无预警。    药别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下意识打开任务进度榜,翻了半天,才在后几页找到他的名字,进度仍然停在21%,透过单薄的百分比都好像能看见他百无聊赖把鼠标键盘推到一边的死样子。    所以早就说了,不能找独行侠,两句话不和就撂挑子不干,放平时还好,如果正在推本……那真是非一般的酸爽。    有趣?    已经很久没人提过这个词儿了。    现在的荷兰商会,听得最多的是速度、效率、规模,追求的是紫装、首杀、制霸。一个本下得再有趣,不见红,就是无用功;一场pk打得再过瘾,没意义,就是浪费时间。所以他们只要开荒成功,那之后就是无数次的重复,一个副本推了一百次,里面仍然有一些地方没去到,很正常,因为那些犄角旮旯没有任务物品,没有boss,顶多有点精英怪或者花花草草,没人有闲心去乱逛。之所以敢对新团员承诺橙装甚至是紫装,便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当游戏已经流程化,得到装备是迟早的事情,可以预见,无甚惊喜。    东风喜欢千山,这很好理解,因为同样的词,千山也说过。    那是时空裂缝刚开启……    【你要去各个服务器登城门?】    【对啊,想想都爽位面商人。】    【不错,可以给军团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我批准了,想带谁去,团里随你挑。】    【不需要。】    【你自己去?】    【信不过我的实力?】    【有点担心你被挂尸城楼。】    【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前途未卜,才有趣。】    所以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无趣的呢。    想不起来了。    ……    “药药~~我们可想死你了~~~~~~~~”    刚回到联合战队yy,药别停就收获了热情的拥抱。    “怎么,课间休息完了?”他可是记得不久之前某人巴不得他赶紧滚。    “休息完了休息完了~~就等你了~~我本来想先点,然后再复述给你,可是你的团员们不让,说你最讨厌剧透了!”    为什么有奶就是娘说出来的每一个字他都懂,拼到一起就那么难以理解呢=_=    奶娘:“那现在可以点了吧?”    荷兰团员:“ok。”    [系统]马克西米安:勇士们,昨夜宴会厅一役,我已看清了国师的真面目,是我的愚蠢险些铸成大错!也是我的愚蠢,害了克里斯蒂,我这就带你们去见她!    原来卫兵和巨剑武士纷纷倒地后,偌大的沙漠除了玩家,就剩下王子一个光杆司令,显然接下来应该跑任务剧情了,但因为团长迟迟没有归位,荷兰商会的小伙伴不让手痒痒的奶娘去双击王子,以免团长错过剧情。    药别停总算领会了团员们的用心。    其实他对于剧情真的不在意,很多时候他甚至不会去认真看剧情内容,反正跟着提示往前跑,遇见怪就打,遇见任务道具就见,就对了。所以就算奶娘提前跑了剧情,就算他回来的时候这些系统对话已经结束了,哪怕人鱼公主都出现了,他也不会觉得错过了亲见有多遗憾。    但不知怎么的,这帮非要等着他的家伙,让他心里蓦地暖了一下,连鬼服团长的碎碎念,都听着有些顺耳了。    二十个小伙伴在王子的带领下穿越沙漠,来到一片绿洲,绿洲正中有一棵巨大的仙人掌,囚禁公主的笼子就挂在最高掌片的一根粗刺上,在猛烈的日光暴晒下,鱼尾公主蜷缩在笼子里,奄奄一息。    王子扳动机关,笼子被放了下来。就在笼子碰到地面的一瞬间,整个绿洲忽然狂风大作,乌云密布,暴雨随风而至。原本想要拿钥匙去给笼子开锁的王子被暴雨打倒在地,浇得睁不开眼,而原本毫无生气的人鱼公主克里斯蒂却睁开琥珀色的眼眸,抬手轻轻一推,锁应声落地,门缓缓打开,人鱼公主就这样从笼子里掉了下来,可是她掉的很缓慢,仿佛有什么在轻轻托着她,不知是不是被雨水充盈了魔力,原本的鱼尾重新变成双腿,然后公主,从容落地。    王子扑到人鱼公主脚边——    [系统]马克西米安:克里斯蒂,对不起!是我听信谗言害你受苦,我愿用我的余生来向你赎罪!    公主低头看了他一眼,轻轻一跳,便跳离了王子身边——    [系统]克里斯蒂:我一直抱怨上天没有给我美丽的双腿,可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上天给予了我一切它能够给予的美好——我的鱼尾可以让我在浩瀚的大海徜徉,我的眼泪可以破除一切邪恶的魔法崎岖人生路全文阅读!那些邪恶的人忌惮我,害怕我,却又没办法伤害我,只能借助你的手……    [系统]马克西米安:克里斯蒂!    [系统]克里斯蒂:马克西米安,你走吧,我被冲动的爱情蒙蔽了双眼,没有看清那是沾了□□的蜜糖。我不再爱你,也不会跟你回去,因为你的心中依然有困惑,有胆怯,与其在你的提防与猜忌中度过一生,我宁愿嫁给一块石头!    [系统]希亚冯:美丽的克里斯蒂,我就在这里!!!    说石头,石头到=_=    于是荷兰鬼的伙伴们眼睁睁看着水晶球炸裂,魔法解除——这要多亏了人鱼公主的眼泪——石头真真正正变成了英俊王子,永久的。    接下来就是石头王子浪漫而冗长的表白,克里斯蒂公主听的很耐心,听完之后,二人当面亲吻,给予马克西米安致命一击。    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过上幸福的生活……当然没可能。    按照情人星座文案们的恶趣味……    [系统]克里斯蒂:不,邪恶之人尚在世间,我不能放着不管!    公主必须是个女汉子╮(╯_╰)╭    所谓邪恶之人,自然是在逃的五个巫师,曾分别在赤橙黄绿青五国作乱。什么?蓝色国那位?按照系统的设定,已经被玩家击杀,按照荷兰鬼的节奏,已经被吸到紫金红葫芦里化作一滩脓水……阿门。    ……    北京时间,晚上十点    被解救的克里斯蒂公主各项参数值都有了全面提高,通过神力,感知到五位邪恶法师已经逃往紫色国,于是荷兰鬼一行人跋山涉水,终于抵达紫色国主城——王都。    同其他主城一样,王都也连通着好几个国家,城内也有杂货铺、药店、工坊等等,所以在荷兰鬼们抵达之前,这里就已经有一些玩家在做日常活动,只是等到他们抵达之后——    [星座]晨钟暮鼓:注意!注意!荷兰商会在王都!    [星座]孤独的钢笔:晕,怎么我在那转悠半天没遇见,刚离开就来了啊!    [星座]死的炼妖师:去做任务还是去买补给啊?    [星座]拂尘:应该是任务,这里就挨着紫色国。    [星座]印第安鬃毛:快!快!谁能给发个坐标,我一晚上都想围观他们,一直没找着!    [星座]华夏老祖:(xx,xx)    荷兰鬼们从进入王都开始,就有一种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感觉,只不过他们不是刘姥姥,而是大观园。无数迎面走来的玩家都会在擦肩的一瞬间,停下脚步,无数在擦肩一瞬间停下脚步的玩家都会调转方向,尾随在他们身后。然后慢慢的,原本二十人的队伍,就变成了二百人……    荷兰手信:“为什么总觉得这场面似曾相识?”    潇潇雨歇:“因为推吉鲁鲁格的时候就是这样。”    小柳:“我有点怀念沙漠和绿洲了……”    虽然那两处算不得副本,但因为只有在任务进度允许时,才能够进入,无形中阻挡了围观者,而王都作为主城,必然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巨星。    “要不……”鬼服团长不怀好意道,“咱们再推个npc?”    药别停条件反射地又想吐槽,可下一秒瞄到自己身边的人山人海,忽然觉得,这也许不失为一个好主意=_=    彼时荷兰商会和鬼服兵团的任务进度只有94%,但谁也不知道后面的6%究竟是持久战还是闪电战,所以围观别家做任务学习战术是其次,围观大神和不想错过首杀才是吸引玩家们过来的头号原因。    百来号人浩浩荡荡抵达王都中心,放眼望去都是黑压压的脑袋,荷兰鬼们根本看不到其他,比如——    [当前]药别停:麻烦各位都让开一点,你们把npc遮住了。    围观群众代表回答——    [当前]华夏老祖:不好意思,我们的任务进度没到这里,看不见npc。    药别停叹口气,他的体力值已经在沙漠里被鬼服战友耗空了,再没有多余的对付旁人。    [当前]polly:以[铁锹走天涯]坐标(xx,xx)为基准点,西面的往西移动十米,东面的往东移动十米。    [当前]铁锹走天涯:弱弱地问,那我呢……    [当前]polly:闪开就行,东、西随你选。    [当前]铁锹走天涯:谢谢……    [当前]有奶就是娘:大家移动快一点~~~我们赶着做任务~~~来,听我口令!同舟么共济海让路~~~嘿!号子么一喊浪靠边~~嘿!百舸么争流千帆进~~嘿!波涛在后岸在前~~~~~~~~~~    鬼服团长歌声的魔性在于,当最后一个波浪线的音符在空中消散,人群就仿佛摩西所面对的红海,真的乖乖分开了=_=    荷兰鬼们总算看清了被绑在木头堆上的紫色国国王,以及围在木头堆旁边手持火把的五位巫师。    “等什么呢,”见主t荷兰手信迟迟不动,疯子急不可耐,“上啊!”    荷兰手信当然知道应该自己开怪,但……面对左右等分整齐地跟运动会方针似的围观群众,他有点害羞啊!推吉鲁鲁格的时候好歹还有一醉方休冰来他们陪着,好歹还有王宫的柱子当着,现在整条大街一马平川都让出来给他们战斗,无数双看不见boss的眼睛全都只盯在他身上,这……    [当前]有奶就是娘:荷兰手信加油!我们都陪着你!放开胆子冲!么么么么么哒~~~~    鬼服团长的鼓励忽然让荷兰手信觉得内心安宁了许多,似乎无论等下打得有多糟糕……都尼玛不会比现在更丢人了!!!    说时迟那时快,荷兰手信像利箭般嗖地冲了上去,一记嘲讽落在其中一个巫师身上!    被攻击的五个巫师迅速围城一团,开始吟唱,几秒钟后,一记落雷狠狠劈到荷兰手信身上!    此时荷兰鬼们已经站位就绪,潇潇的枯木封存几乎与落雷同时来到,偏又晚了零点零几秒,刚刚好将荷兰手信的血重新补满。    团战开始!    [战斗]荷兰手信死亡全能仙医。    千山:“擦,你死的也太快了点吧。”    [战斗]潇潇雨歇使用起死回生。    荷兰手信:“你被五个人一起打试试,靠。”    千山:“啧,谁让你一次拉五个仇恨的。别说都是一个团长不仗义,我帮你风筝一个。”    语毕千山一记红莲圣火轰到了橙色国巫师身上,末了又是清风咒柳叶刀五禽戏的三连招,外带狠狠奶了一把荷兰手信,终于将橙色国巫师的仇恨拉到了自己身上,之后二话不说就跑,边跑边给自己套上个涓涓细流。    这边千山放风筝,那边polly也拉起了线,带走了黄色国巫师。    剩下赤、绿、青,其中赤色国巫师攻击力最强,所以小伙伴们先主要围着它打,潇潇和路过高手合力给手信喂奶,休休休你妹负责其他人的后勤。    没有人去协调,没有人去部署,好像大家都有了默契,知道该如何做。    终于,赤色国巫师倒地,接着是绿色国巫师,青色国巫师。    就在青色国巫师还剩下一丝血的时候,千山依然带着橙色国那位跑在遥远的地方,所以小鸟很自然把黄色国那位带了回来,等到青色国巫师终于扑街,荷兰立即一个耍贱,把黄色国巫师的仇恨接了过去。    [当前]春风不解意:这还是推npc那支队伍么,怎么感觉默契了好多。    [当前]曼巴:没有boss你都能看出默契?    [当前]二维界限:l你懂不懂,不需要boss,光看走位和衔接,就能感觉到。    [当前]阿笠博士:我听说荷兰商会在好几个主城设了摊位,招兵买马呢,你说鬼服兵团会不会在情人星座之后跟他们合并啊?    [当前]龙城飞将:荷兰商会那么多人,鬼服兵团才几个,大象和蚂蚁怎么合并?    [当前]朗姆公爵:未必,据荷兰商会放出的风,一切皆有可能。    [当前]起风了:那鬼服兵团要整体搬到光明圣地?现在还可以转服吗?    [当前]警察大熊:转什么服啊,荷兰商会在光明圣地早就是no.1了,现在是想要在其他服务器也建立据点,鬼服完全可以留在华夏之巅给他们当一个分团嘛。    [喇叭]药别停:百炼成妖715你死哪里去了!!!    [当前]春分不解意:好像……也不是那么和谐=_=    ……    药总的发飙呢,说来也不话长。    就在围观群众为荷兰鬼们的前途操心时,五个巫师已经陆续倒下三个,剩下千山和小鸟风筝走的那俩,重新回到大家的包围圈。但就在这时,两位巫师双剑合璧,发出了毁天灭地的大招,一时荷兰鬼们死伤无数,除了站得最远的幸运小福手,其余人等全部阵亡,两位则从容地复活起同伴,五人组又举起了明亮的火把。    本来开荒团灭没什么,但一来前半程过于顺利,使得这场团灭犹如晴天霹雳,二来周围这么多双眼睛瞅着,团灭,真的挺丢脸的。所以药别停的心情已经down到了谷底,等到抬眼再看队伍列表,好么,二十个人死了十八个,一个小福手幸免于难,一个百炼成妖715……下线了=_=    这下荷兰商会总团长的郁闷找到了爆发口。    鬼服团长也很迷茫,但既然事情发生在自家团员身上,只要硬着头皮开导友团领导:“他可能是发生点意外,应该就快上来了诛魂记。”    “借你吉言。”药别停在喇叭里可以敲叹号,在yy里却真没力气吼了,因为无数次血与泪的经验告诉他,跟鬼服吼,对方不仅毫发无伤,还能把你的吼叫都收集起来做成摔炮,闲来无事就摔两个听听响,悠哉快乐的像过年。    438倒也争气,没过两分钟,就回来了——    “团长!团长!”    鬼服团长用元神摸摸他的头,难得替友军说了句话:“别管我这个团长,想给另外一个团长道个歉。”无论如何,推boss推到一半掉线确实没什么可辩解的。    药别停哼了一声,洗耳恭……    438:“药团长,对不起!团长,我看见血牛姐了!”    奶娘:“你、说、啥?!”    尼玛这话的重点是给自己道歉吗!!!    药别停:“喂……”    鬼服全体:“闭嘴!438你快点说,在哪里看见的?”    438:“就在东面的观众里,我无意中扫到的,当时又想告诉你们又想马上冲过去,一着急就把电源线碰掉了!”    [军团]众神之战:原来他也是用笔记本玩啊。    [军团]药别停:你能关注重点么。    [军团]千山鸟飞绝:电源线真的很容易松,我有经验。    [军团]药别停:我不是说这个!    [军团]潇潇雨歇:药总,就算715没掉线,咱们上把也注定团灭,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军团]药别停:我不想跟他一般见识……但是现在他们全团都跑了!!!    经领导提醒,荷兰商会小伙伴才发现,身边的战友少了一半=_=,而东面原本挤成一团的观众们不知什么时候闪开一条狭长通道,抬眼望通道尽头,只来得及捕捉到鬼服战友们的残影。    不过屏幕上人跑了,yy里人总还是在的,所以药别停直接喊话:“鬼服的,跑哪儿去了?”    奶娘:“现在没时间给你解释!”    药别停开始认真考虑是否要趁这段时间去楼底下药房买瓶速效救心丸。    “药总。”    遥远的不知名处,一个声音轻轻呼唤他。    “药总。”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陌生而又熟悉。    “药总,三月下凉州叫你呢!”    荷兰商会团长飘远的思绪总算被团员们拽了回来,然后他才发现,鬼服里只有九个人跑出了屏幕,还一个三月下凉州站在原地,和他的炼妖师肩并肩,脚挨脚,团结亲密。    “你怎么没走?”药别停问。    “想走来着,”三月答道,“但我估摸着追一个渣男用不上十个人,倒不如留下来给你解释解释,免得你误会。”    药别停:“你们还担心我误会?”    三月:“误会就会生气,气大就会伤身,我感觉你快需要速效救心丸了,难免动了恻隐之心傲世无双最新章节。”    药别停:“如果你再这么讲话,我不需要救心丸,直接八宝山。”    三月没忍住,乐了。天地良心,他不是一个坏心眼的人,但和鬼服朋友们一起玩久了,似乎开始理解这种得瑟自己折磨他人的乐趣:“ok,言归正传。”    [星座]三月下凉州:据我了解,狂刀客血牛不吃草,是鬼服兵团的一员,与全团情同手足,原本玩的学霸书屋,跟大家约定情人星座汇合,不料被前男友用注册资料把账号找回,至此音信全无。    众神之战:“他为什么要在世界上打字说?”    [星座]潇潇雨歇:所以刚才炼妖师说看见的血牛不吃草,其实是她的前男友?    [星座]三月下凉州:对。    [星座]荷兰手信:等等,那血牛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星座]三月下凉州:女生。    [星座]摩卡:好险,我的三观。    众神之战:“为什么你们都改成打字对话了啊!!”    [星座]小柳:可是前男友为什么有她的账号注册资料?    [星座]三月下凉州:号原本就是前男友的,不过分手之后,留给了血牛。    [星座]穿林打雨:既然留给对方,为何还要找回?    [星座]三月下凉州:后悔分手,企图挽回,复合失败,蓄意报复。    [星座]千山鸟飞绝:人、渣。    [星座]药别停:所以整个鬼服兵团现在追过去是要干嘛?    [星座]三月下凉州:弄死他。    [星座]药别停:九个人追杀一个?    [星座]三月下凉州:你觉得过分?    [星座]药别停:我觉得不够。    围观群众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留在原地的荷兰商会也循着鬼服曾经跑过的狭长观众通道嗖地没了影,如一阵疾风,又如一场骤雨。    [星座]旋风哥:这转折真是……够狗血我喜欢!    [星座]冯小胖:大神们集体追杀渣男去了,咱们怎么办?    [星座]望妹止渴:一起杀!渣妹子者,人人得而诛之!    [星座]无糖可乐:感情的事情,外人不好说,也许那个女人也有做的不到的地方呢。    [星座]未名湖:其他女人有可能,血牛姐不可能!    [星座]我去炸学校:我和未名湖就是在学霸书屋跟血牛姐组队的。你们不知道,血牛姐被顶号之后,游戏上不去了,自己玩不了了,居然还留在yy里帮着我们解题,过任务,直到我们满500分,安全进入情人星座,她才下线!!!!    [星座]碎雨:靠,我眼眶居然热了。    [星座]蛮荒旅人:所以我们现在怎么办?    [星座]小小缝纫家:全城大搜捕蛊真人最新章节!    [星座]榴莲拌面:那货披着的皮叫什么来着?    [星座]华夏老祖:血牛不吃草。    [星座]美甲师:奔跑吧!正义之师!    自家战友奔跑时没反应过来的众神之战,此刻看着飞奔的观众群,才忽然明白三月为什么要坚持在世界频道上讲述来龙去脉。    血牛不吃草这个号,不只是情人星座,恐怕以后在整个华夏,都混不下去了。    杀人的最高境界不是不见血,而是,借刀杀人。    “团长你们在哪里,等等我,我一个人好害怕……tat”    ……    “血牛不吃草”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无处可逃,最终在经历了“破口大骂——被砍死——重新上线——再被砍死——再次上线破口大骂到一半又被砍死”的惨绝人寰十分钟后,彻底下线,销声匿迹。    参与这场搜捕的玩家们不管动上手没动上手的都感觉自己心里满满的,充盈着正能量。    鬼服兵团和荷兰商会也在这场战斗中发现了彼此身上新的闪光点。鬼服团长第一次发现,原来荷兰商会团长也有情感,也有热血;荷兰商会团长第一次发现,原来鬼服兵团也并不是真的把游戏当胡闹,只是他们比别人玩的随性,玩的纯粹,玩的真诚。    有时候误会的消弭,只在一瞬间。    重新回到城中心的荷兰鬼们,再没给巫师喘息机会,一场干净利落的团战,成功将进度更新至95%。    最后一个巫师倒地的刹那,药别停觉得心里的压抑郁闷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久违的舒爽,就好像忽然发现了看世界的另外一个角度,于是原本不顺眼的东西,都变成了美景,哪怕是恐怖的酷爱采集的炼妖师,要命的迷の诅咒的仙术师,自以为实则暴发户的土豪杀手,手速快出天际的奶妈,死奶僵尸的奶爸,数学狂祝福者,杂货王商业号,还有以虐杀小怪为乐的副团,浪死你没商量的团长,甚至被盗号了依然可以引领全华夏舆论导向的血牛不吃草……    奶娘:“药药~我忽然发现你其实也挺可爱的~~要不我们委屈一下,就给你当个分舵?”    药别停:“不!”    好吧他承认,不管换了多少个角度,有些奇怪的东西,还是很奇怪=_=    奶娘很受伤:“虽然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也不用拒绝这么快嘛~~~”    药别停勾起嘴角,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29级的他和28级的千山一起刷兵马俑,那时候两个人还没有军团,每天都要在世界上喊人组野队,后来实在太累,就商量着组个军团吧。千山说刚去过荷兰旅游,很喜欢那边,所以军团要叫荷兰风车,他觉得这名字一点不严肃,不如叫华夏商会,和游戏名字呼应,还霸气外露。后来两人协商,各取一半,组成了荷兰商会。    千山曾无数次问他,药药,你还记得咱们团的宗旨么?他每次都回答,当然,制霸华夏。    如今才记起,当初建团,其实只是想下本的时候能有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而已。    奶娘:“药药~~回神啦~~真是的,又想着一统华夏呢?”    药别停:“不,我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