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再续前缘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青色国地处于群山之中,一个又一个村落点缀在山谷,而青色国王宫,则在最远的那座山峰之巅。根据前面已经完成的赤橙黄绿四国来看,一个国家的平均任务量大概在15%左右,通常抵达王宫之前会完成10%,而剩下5%则基本都是在王宫内完成,虽然前者量大,但内容相对简单,无非就是跑跑地图,找找东西或者人,耗费不了太久时间,而等进了王宫,才是真正的挑战,通常王宫里的一个任务,就要花费一个甚至数个小时。所以尽管青色国地形错综复杂,但只要指示清晰,坐标明确,那么刷起那前10%的任务对于荷兰商会的高手们来讲就像孙悟空翻个跟头那样简单。    起初,他们就是如此天真地相信着。    北京时间上午十点零九分,窗外小雪,华夏晴,药总带领下的荷兰商会尖刀班,全体任务进度——62%。    九分钟之前,准时集合的他们被青色国边境卫兵阻拦,声称没有通行证,任何人都不得进入青色国境内。后来他们在城墙上发现一张告示,大意是王后近日思乡心切,不思饮食,日渐消瘦,如有人能够献上王后家乡的白叶菊,解慰王后的思乡之情,将得重赏。于是任务进度提升1%,更新为“返回王后故乡”。原来青色国王后是远嫁而来,她的故乡是赤色国,赤青两国目前的关系并不好,国王没办法要求对方送白叶菊来,只能求助“勇士们”。    任务不难,然而接到任务的一刹那小伙伴们们还是忍不住吐槽,因为从赤色国到青色国,起码要跑七分钟的地图——如果有谁认为七分钟很短暂,请尝试把右手中指按在前进键上四百二十秒不松开并频繁配合左右键调整方向,偶尔还要让搭在跳跃键上的左手重重按下来个潇洒腾空。不过吐槽归吐槽,尖刀班的战士们还是马不停蹄赶往赤色国,并准时在七分钟后抵达王后最爱的那一片花海,由药别停作为代表,薅下一株白叶菊,然后“叮”的一声,旧任务“返回王后故乡”圆满成功,新任务——    [系统]“采集白叶菊(1/10000)”任务更新!    x:“谁来帮我数一下到底几个零,我眼睛好像出现重影了……”    摩卡:“四个,不谢。”    众神之战:“刚才谁说这个任务不难的,你出来,我保证咱们还能做朋友。”    潇潇雨歇:“我只是建议大家学习唐三藏西天取经的坚韧毅力。”    吕秀才:“我只想知道以为到了天竺国结果才是流沙河之后唐三藏的心理阴影面积。”    穿林打雨:“咦,组队采集数量可以累计!”    药别停:“我真不想总表扬穿林打雨,但人家就是这么积极,这么乐观,从不吝啬为生命中的小惊喜喝彩。”    穿林打雨:“咦,我好像看见了鬼服兵团!”    药别停:“哪里?!”    穿林打雨:“啊,看错了。”    药别停:“……以后记着,惊喜可以喝彩,惊吓就不用了=_=”    你一嘴我一嘴之后,大家还是要带着心理阴影开始了勤勤恳恳的采集,毕竟经过一夜的休息,他们已经掉到了任务进度榜的第二梯队。现在位于进度榜第一梯队的是冰来和,任务进度66%,或许是昨夜下的晚,或许是今日上的早,反正这要命的一万株白叶菊人家是已经搞定了,所以如果他们想要一百环任务的首杀,就必须抓紧时间。    北京时间上午十点三十四分,窗外小雪转晴,华夏晴转小雨。    从采集开始就一直安静着的yy里忽然传来手机铃声,接着铃声中断,药别停的声音响起:“喂,是我……”    后面的话骨干们听不太清楚,接电话的人应该是起身去了别处,所以声音也渐行渐远,模糊起来。    潇潇雨歇:“药总?”    x:“别叫啦,听不见,他没有语音外放的习惯。”    摩卡:“操,总算一千个了。”    荷兰手信:“十个人二十五分钟采集一千个,二百五十分钟才能采集一万个,四个多小时,妥妥的。”    吕秀才:“惨绝人寰哪。”    穿林打雨:“我手指头麻了,你们呢?”    众神之战:“能不麻么,连按七分钟赶路,没等缓回来呢,又哐哐采集。”    千山鸟飞绝:“好无聊……”    小柳:“是啊,连个拌嘴的小伙伴都没有……”    x:“说到这个,今天怎么没见鬼服兵团,不说十点钟青色国么,按时间推算早就应该来到这片菊花海了吧。”    千山鸟飞绝:“你对此地的描述真是让我精神抖擞。”    穿林打雨:“鬼知道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他们能稳稳当当刷任务才怪了。”    药别停:“什么才怪?”    穿林打雨:“我说这么多菊花要能短时间采集完毕才怪了。”    药别停:“嗯,任务设计的有点失败。”    全体同伴脑电波:【钥匙扣你这反应速度绝了滋啦啦。】    钥匙扣脑电波:【过奖过奖滋啦啦。】    就在菊花海上空升起一片电网的时候,另一队也悄然抵达。菊海茫茫,早已深陷其中的荷兰商会小伙伴们根本没发现又有人踏入这片地狱,倒是刚刚一觉起来神清气爽理智满格的五岳阁团长先打了招呼——    [当前]一醉方休:早,看任务进度就知道你们也在这里。    荷兰商会作为已经把铁蹄踏遍华夏全部服务器的最(人)强(见)军(人)团(烦),高处不胜寒的后遗症就是很少有军团队伍会主动跟他们打招呼,就算首先开了口,多半也是挑衅嘲讽,或者单纯的因利而聚,利尽而散。所以像一醉方休这种不管过去曾经或者未来将要和你有什么爱恨情仇,见面时永远触发[简单善意]这个被动技能的物体,还是颇让人有好感的——    [当前]药别停:不早了,我们已经在这里埋头苦干了半个小时,完成任务的十分之一,恭喜你们也进入地狱。    [当前]一醉方休:我们昨天晚上已经在地狱里徜徉过了,今天还剩下50%的量,应该没问题。    又一个昨天晚上!    冰来和在昨天晚上完成了这个任务,现在稳居进度榜榜首,五岳阁在昨天晚上完成了半个这个任务,显然也已经跑到了前面,而自己和队员呢,昨晚全部的时间都用来治疗推npc累垮的那颗心!如果世间真的有月光宝盒,他绝逼要在波若波罗蜜之后回到那个命定之人面前,静静等待对方说出那句“既然大家这么投缘,战术思想也这么一致,要不要……”之后,高贵冷艳地……拔腿就跑!    药别停默默叹口气,再多的如果也于事无补,为今之计只有全力以赴继续任务,就像眼前同样孤军奋战的五岳……    [当前]一醉方休:怎么只有你们,鬼服呢?    药别停刚刚燃起的斗志差点被这梦魇般的名字戳破,幸而还能维持表面镇定——    [当前]药别停:昨天只是临时联合,推完吉鲁鲁格就分道扬镳了。    [当前]一醉方休:哦,那个npc。    [当前]药别停:不需要再重复一遍属性,谢谢。    [当前]一醉方休:所以这个采集任务你们准备自己做?    [当前]药别停:当然,又不是多有技术含量的任务。    [当前]一醉方休:佩服。    [当前]药别停:不用这么虚伪,你们不也是自己搞。    [当前]一醉方休:没有啊,我们是一个剔姆。    [当前]万物破:嗨。    [当前]战、菩提老祖:我们团长不太想和你打招呼,但我看你们孤军奋战这么坚强,所以还是以个人名义冒个泡表示敬意。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菊低见友邦。    荷兰商会总团长不是浪得虚名的,即便巨大的悲怆袭来,也无法影响药总高速奔腾的大脑处理器,瞬间就找到了重点——    [当前]药别停:这个任务依然可以多人组队做?二十人?    [当前]战、菩提老祖:对啊,不然十个人要薅菊花薅到猴年马月?靠,你不会真的以为系统允许二十人组队只为了昨天那个脑残任务吧,那种找找人对对话就能完成的任务干嘛要扩大组队容量,不科学嘛。    药别停忽然很希望菩提老祖向他的雪狼团长学习,沉默是金!    揶揄的乐趣在于被揶揄者娇嗔的反应,如果碰上冰山美人,这种与调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行为就无法获得什么乐趣了,所以菩提老祖等半天都没等来回应,只能悻悻收兵,继续采菊东篱下。一醉方休则本就不是趁火打劫之人,一看荷兰商会是真的没发现可以二十个人来完成任务,颇为同情,再一回想昨夜对方惨绝人寰的推npc之旅,这种同情就变成了怜悯,自然更不会多说什么,于是从空中往下看,整片菊花海慢慢恢复平静。    但荷兰商会小伙伴们的内心却在骚动——    【为什么明明相爱却要分开!!】    【分开只是彼此伤害!!!】    【鬼服快回来我的爱!!!!】    【有时间唱歌还不如直接去对团长喊。】    【话说的轻巧,你怎么不去。】    【猜拳决定。】    【这么多人剪刀石头布太没效率。】    【那就手心手背。】    【通过。】    【手心~~~~~~手~~背~~!】    【……】    【擦,一局就决出来了!命中注定啊!】    【像你家哈士奇一样奔跑吧,千山!】    “药药,咱们是不是再找个合作伙伴?”    【说好的鬼服兵团呢?!】    【youcanyouup!!!】    铺天盖地的心电波里药别停只get到千山的这条语音信息,所以想了想,道:“我觉着行,其他人怎么看?”    电波团八位伙伴:“我、们、也、觉、着、行。”    虽然内部意见达成了统一,但药别停绝不可能满世界发公告“求组队做任务”,光明圣地甚至是华夏游戏第一大团的逼格也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在给第二梯队队长烧报纸喂鬼发了一条“你们是爬着做任务么赶紧加快速度!!”之后,他便像结网的蜘蛛一样,静静趴在角落,等待有缘人与自己撞个满怀。    ……    二十分钟以后    荷兰商会【采集白叶菊(1932/10000)】    x:“药总,来人了!”    荷兰手信:“怎么又是华夏之巅的……”    吕秀才:“这不是重点,你们仔细看看,人家够二十位了。”    [当前]大h:哟哟哟这不是领头羊荷兰商会么,我看冰来和都进入青色国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做采花大盗啊哈哈哈~~~~    [当前]大h:不过话说回来,怎么没见到鬼服的人?    [当前]大h:哈喽,哈喽,奇怪,人呢~~~    对于没有发展前途的路人,荷兰商会上下齐心——装死。    ……    四十分五钟以后    荷兰商会【采集白叶菊(2978/10000)】    [当前]众神之王:是我眼花了么?堂堂荷兰商会居然在此孤军奋战?难道说连鬼服那种不入流的小团都把你抛弃了?    [战斗]药别停使用召唤。    [战斗]众神之王死亡。    潇潇雨歇:“你们说如果我现在复活他,他会不会跟咱们组队tat”    ……    一个半小时以后    荷兰商会【采集白叶菊(3804/10000)】    [当前]药别停:要不要一起?    [当前]兵法如神:鬼服兵团呢?    一个问,两个问,三个还问,尼玛我们又不是组合套装!!!    [当前]药别停:我们和他们有缘无分。    [当前]兵贵神速:我觉得你们挺相配。    [当前]兵不血刃:而且鉴于天空竞技场的经验,我觉得还是不要跟你们或者鬼服任何一方扯上关系。    [当前]药别停:什么意思?    [当前]兵法如神:我也是才知道的,他们在天空竞技场跟你们团千山还有鬼服的战斗机、疯子组的联合战队pk时,网吧着火了。    [当前]药别停:……    [当前]兵法如神:再见。    [当前]药别停:保重。    ……    一个小时又四十五分钟以后    荷兰商会【采集白叶菊(4300/10000)】    [军团]药别停:报纸,你们到底在磨蹭什么?    [军团]烧报纸喂鬼:流星和残月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又是卡又是掉线的。    [军团]药别停:……算了,加油吧。    [队伍]烧报纸喂鬼:对不住,只能牺牲你们了。    [队伍]残月趁酒浓:和药总一起做任务的下场就是全程被骂得狗血喷头,所以牺牲我两个,幸福全队人,值得。    [队伍]流星蝴蝶贱:何止,你看没看见,药总还给我们加油呢,好神奇。    [队伍]烧报纸喂鬼:对待超级强势气场压制型领导,就得经常示弱,方能以柔克刚。    [队伍]画家梵高:报纸,你成功吸粉了,以后你就是我偶像!    ……    两个小时以后    荷兰商会【采集白叶菊(4999/10000)】    第一波到此的五岳阁、战旗、纵横华夏甚至是流星飒踏都已经收工赶往下一任务地点,外焰在不久前刚刚超越了他们,突破5000株大关,兵法如神他们也在后面紧追猛赶,大有后来者居上的架势,已经采集采到烦躁的药别停忽然有了一丝伤感:“唉,红到没朋友了……”    穿林打雨:“药总,你给咱们军团制定的发展战略不就是人缘湮灭扩张法么?”    药别停:“不要随便给军团方针起名字!”    吕秀才:“药总……”    药别停:“又干嘛!”    千山:“熟人来了~”    [当前]有奶就是娘:哇,菊花大丰收啊!    鬼服团长是一个十分神奇的人物,荷兰商会的小伙伴们都这样认为。比如现在,明明只是一句话,几个字,却仿佛自带了“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的bgm。    潇潇雨歇:“团长,要不要……”    药别停:“装没看见。”    ——就算孤独终老,也绝不找前男友复合,这是荷兰商会总团长该死的尊严。    十分钟以后    菊花海电波网fm87.8    【他们为什么才来?】    【他们好像也只有十个人在采集?】    【他们不准备找人组队吗?】    菊花海电波网fm90.0    【怎么好像是药总在碎碎念?】    【我怎么没听见?】    【隔壁波段。】    【那你都听着?】    【自己接的天线,有点串台……】    ——虽然不找上门去复合但会一直心心念对方过得好不好,这是荷兰商会总团长该死的温柔。    十分钟又五十五秒以后    [当前]有奶就是娘:啊,药药你们也在这里啊~~~~~    如果前男友主动示好的话,复合也不是不可……    [当前]有奶就是娘:真是孽缘[白眼]    这种货幸亏趁早踹了!!!    ……    眼见着叱咤华夏的荷兰商会总会长又转过身默默采菊,438有点心软:“团长,你别总欺负药别停,我看着他眼巴巴那样可可怜了。”    你大爷也帮腔:“这里好像只有我们和他们是十个人在做任务,别的队都有二十个人,我感觉他也挺想和我们组队的。”    奶娘撇嘴:“他先说的就此别过,我干嘛热脸贴冷屁股╮(╯_╰)╭”    全体队员黑线,团长那百年都不得一见的骨气出现了=_=    “我也觉得应该和他们组队。”一直沉默的三月下凉州忽然道。    鬼服团长挑眉:“理由?”    “据说他们已经采集过半,组队之后成绩直接共享。”同为编外人员的四号棺材铺给予会心一击。    ……    [当前]有奶就是娘:啊,药药你们也在这里啊~~~~~    药别停看着那一串波浪线有些恍惚,是错觉么,他怎么记得这个场景好像曾经发生过=_=    只是曾经的那次他收获了一个白眼和满满嫌弃,如今却只剩下扑面的春风——    [当前]有奶就是娘:要不要一起组队吖~~~\(≧▽≦)/~~~    药别停叹口气,他不喜欢鬼服团长常用的这个表情,因为往往笑容越灿烂,那后面隐藏的大坑越深。    [当前]药别停:怎么忽然改变主意了。    [当前]有奶就是娘:哪有~~~一直就想跟你们携手哒~~~~只是刚刚跟你说话的时候任务正好更新,我被巨大的任务数量给吓着了~~~>_    药别懒得听他继续扯,直接问团员:“你们怎么看?”    全体队员意见统一:“企图占有我们的已完成数量。”    药别停:“那组不?”    全员:“组。”    药别停:“被占便宜也没事?”    全员:“后半段我们可以偷懒。”    药别停:“……”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然学赤之难如愚公移山,变黑之易如哪咤闹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