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巨舰 贱? 起航 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五岳阁yy】    梦萍:“泰山,当团长的感觉如何……”    泰山:“你来试试?”    梦萍:“……”    泰山:“不过多了很多以前没听过的军团。”    风流:“正常,游戏改版以后……”    泰山:“虽然号和军团都陌生,但手法……很像老玩家回来建号重玩。”    驭妖者:“你到底想说什么……”    泰山:“我想说……”    小白龙:“一醉方休我草你妈!!!”    【骷髅岛,坐标(80,129)】    [系统]人称小白龙死亡。    [领航船]恭喜冰来团长ice冰来在骷髅岛赢得军团等级点数5点!    [私聊]大h:你是纸片人么,一个丧尸怪都能把你弄死,死就死吧,临了还给别人做嫁衣,白瞎了5个等级点啊。    [私聊]人称小白龙:靠,你在哪儿呢,就眼睁睁看着我死啊!    [私聊]大h:树上呢。谁让你不跟我组队~    [私聊]人称小白龙:你那是诚心邀人组队么,还什么“组了之后就得管我叫大哥~~”你tm是变态么=_=    [私聊]大h:这不是大剑走离开太久人家孤独寂寞冷么~\(≧▽≦)/~    [私聊]人称小白龙:尼玛学谁不好你学奶娘,你不知道他表情包里的每一个都让人手痒痒想上去抽吗!!    [私聊]大h:说到有奶就是娘,我还真有点想他了,这货一直没冒头,不科学啊。    [私聊]人称小白龙:有时间担心别人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擦,哪跑来这么多军团,以前都没听过,搞的怪都不够分了。    [私聊]大h:游戏升级,回炉了一大批老玩家。    [私聊]人称小白龙:难怪。啧,都是硬茬儿,搞得……人家还有点小兴奋>_    [私聊]大h:……    [私聊]大h:咱们以后见着有奶就是娘还是绕路走吧,他传染性太强=_=    [私聊]人称小白龙:……    [私聊]大h:话说他不会真选择了简单模式吧,不然根本无法解释他低调到现在啊,就算不在世界频道刷屏,起码也会上去喘个气儿吧。    [私聊]人称小白龙:不可能,来这里都是为了军团奖励,难度越高,奖励越大,傻子都知道。    [私聊]大h:没准他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呢~    [私聊]人称小白龙:那我把脑袋给你当椅子坐。    直接选择困难模式并且符合进入条件的大h和小白龙,并没有接收到任何有关军团人数限制的提示,自然也无从知道鬼服干部们心有“困难”而人数不足的忧伤,而此时,帮助大h得到一颗人头椅的鬼服团干部们终于在避世岛上碰见了第一个“活物”,得到了第一次“奖励。”    [战斗]有奶就是娘使用清风咒。    [战斗]polly使用幽冥鬼爪。    [战斗]蝼蚁兵死亡。    [战斗]幽冥鬼爪取消。    [系统]恭喜有奶就是娘在避世岛赢得军团经验点数2点!    “幽冥鬼爪取消也就是说它在我的清风咒之后就扑街了?所以你的招发不出去了?”    “应该是。”    “这是我从建号到现在碰见的第一个能被清风咒一招秒的怪……”    “简单模式嘛。”    “你管这叫简单?这根本就是弱智!是对我和你的侮辱tat”    “呃,我感觉还行。”    “……”    “你干嘛?”    “去厕所平复一下情绪。”    友情提示:100点军团经验点数=1点军团等级点数;100点军团等级点数=军团等级升高1级。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奶娘团长忽然抽风想为军团做点贡献了比如让军团等级上升1级,那么他就需要发出5000个清风咒。    厕所,俗称五谷轮回之所,是梳理思绪的好地方,鬼服团长的思路和情绪都在这天道循环的流转间得到了沉淀,升华——很多困难只要换个角度看待,便可迎刃而解,比如你不要把这些骷髅兵当成小怪,你当成恰恰瓜子,嗑完5000颗军团就能升一级,分分钟无压力了呢~\(≧▽≦)/~    重新落座的时候小鸟正独自一人在秒骷髅怪,方筝点开军团经验点数,发现就在刚刚几分钟里,小鸟已经嗑了半包瓜子,并且依然不知疲倦地吐着瓜子皮儿。蓦地他就想起小鸟打金箍那段日子了,也是这么枯燥,也是这么不知疲倦。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似乎过了很久,但又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他甚至可以立刻在脑袋里面勾画出那个虐猴的背影,不论被时间怎么冲刷,都还是那么潇洒……等等,这是啥米?    [喇叭]polly:。    世界频道上的喇叭是在鬼服团长去厕所回来之前就发的,只是鬼服团长落座后一直在荡漾着没发现。小鸟刷喇叭这一事件的发生概率基本就和枯叶蝶从良差不多,所以乍一发现吓了方筝一跳,更让他匪夷所思的是这喇叭的内容:“你在喇叭上发个句号干啥?”    孟初冬头也没抬:“点错了。”    “我说呢。”这么一解释就通了嘛。    放下心来的方筝开始操纵奶妈继续往前走,小僵尸也在料理完一个主动攻击的骷髅兵后,收起武器,结束战斗状态——他们的目标是尽快按照地图前往向二十三渡,沿途有怪就清,如果怪不来主动招惹,他们也不会多余出手,毕竟这一分二分的经验点只是聊胜于无,完成“集合”这个任务才是当务之急,因为这样才能结束“简单模式”,与那些困难模式里也就是骷髅岛上的小伙伴们会合,开始领略这个板块真正精彩的部分。    说不打不打,接下来的半分钟里还是有两三个不长眼的骷髅兵出来得瑟,方筝自然不会手软,什么柳叶刀、五禽戏的换着用,每秒掉一个骷髅兵,世界频道上也尽职尽责地一遍又一遍恭喜,恭喜。    方筝正觉得那2点看久了倒也不再碍眼时,喇叭上小鸟刷的“句号”被一句不和谐的新信息顶替——    [喇叭]深山老井: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看经验1点2点3点4点连成线~    一种微妙的熟悉感席卷了鬼服团长。    但凡深山老井用其他任一方法隐晦讽刺,以方筝的智力水平都有可能无法领会,但好死不死这货偏要唱歌,尼玛老子在喇叭上当麦霸的时候你还在新手村砍树呢!    比猥琐可能鬼服团长都要掂量掂量没准天外有天,可是情歌对唱,分分钟就有一厚本歌单如成百上千草泥马在奶娘的指尖划过,伴随着清脆的键盘敲击声,成为一个又一个方块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只待回车……    等等!    手已经碰到了回车键,可就差那么一点点,方筝忽然迟疑了。他鬼使神差地想到小鸟之前发的那个奇怪的“。”    右手离开键盘,重新操纵鼠标,置顶的喇叭信息只显示最新一条,但随着滚轮一点点向上移动,一条又一条的历史喇叭渐渐浮出水面——    [喇叭]兵法如神:避世岛是简单模式吗?喂,简单模式的朋友你们看得到吗——    [喇叭]深山老井:看到也不好意思回应啊,才2点经验点,还不如不给呢哈哈哈。    [喇叭]小柳:军团人数不满30的只能选择简单模式,这是游戏设定,无所谓好不好意思。    [喇叭]不给糖就死:光明圣地的,你知道的不少嘛,那你怎么不发扬风格也去简单模式,这样多少还能给他们增加点战斗力嘛,要不这2点2点的得打到什么时候。    [喇叭]冰上燃火:散了吧散了吧,没发现你们在这儿嚷嚷半天人家都不接茬么,况且很可能这个板块玩到最后咱们和对方都打不上照面,有时间欺负弱小还不如把注意力放在当下,实力悬殊有毛可玩儿的,旗鼓相当才过瘾。    [喇叭]大h:你凭什么就能确定那边的是弱者,我告诉你,华夏之巅就没有弱者!    [喇叭]大h:奶娘奶娘,你干嘛呢,让人这么编排你居然都能忍着不出来?知不知道老子为了你把脑袋都给人当椅子坐了!    [喇叭]人称小白龙:他要是看见怎么可能不出来,是不是有什么情况,让别人上号代玩儿呢?    [喇叭]polly:。    小鸟的句号既是回应,也是终结,大h和小白龙没再出声,一个服务器玩耍培养出的默契已经让他们领会了鬼服副团的意思:一、奶妈确实不在,现在只有我polly在玩;二,别再扯没用的,我现在很烦。    奶娘可撩闲,逗鸟需谨慎=_=    只可惜其他新伙伴不了解情况,于是这平静只持续了半分钟,就在新一轮2点2点刷屏的引诱下,再次被手欠的深山老井打破。    “那边刷了这么一大堆屏你干嘛不告诉我,”破了案的福尔摩筝皱眉抱怨,“我就说你好端端怎么就打错了,还是发的喇叭。”    真相已经揭开,小鸟也没什么可再隐瞒:“喷子刷屏有什么好看的,影响心情。”    “所以你把它们顶掉是怕我看了不开心?”方筝忽然觉得心里一热……    “我怕你和他们对喷。”    这货是真爱么!这货真的是真爱么!!tat    “是。”    这个时候你还窃听!!!tat    “行了,”小鸟摸摸气急败坏的方筝的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到了二十三渡,你想见的都能见着,一个都跑不了。”    方筝翻白眼:“等那时候谁还记得谁啊!”    小鸟歪头想了一下:“大h小白龙无功无过,可忽略,小柳客观说话,可感谢,兵法如神嘴欠挑起来的,要收拾,冰上燃火说风凉话而且是最招你烦的那种优越感,必打压,深山老井、不给糖就死,杀无赦。”    方筝:“……”    小鸟:“有遗漏?”    方筝:“不是,我只是弱弱地问一句我有没有得罪过你……”    小鸟:“没有。”    终于可以放心地长命百岁了tat    就在鬼服团长感谢上苍的时候,喇叭频道忽然闪了一下——    [喇叭]深山老井: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看经验1点2点3点4点连成线~    方筝:“是我看错了还是他真的又刷了一遍?”    小鸟:“又刷了一遍。”    方筝:“小鸟,你知道吗……”    小鸟:“嗯?”    方筝:“互喷虽然没有美感,但是真心很享受哒!”    [喇叭]有奶就是娘:你不要这样的挑逗我~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你不要像无尾熊缠着我~我还不想和你做朋友~    ……    世界频道安静了。    久久的,仿佛火山爆发后的庞贝城,一切的一切都被掩埋在了厚厚的火山灰下面。    这并不是鬼服团长第一次安静全场,华夏之巅的小伙伴们对此太过熟悉了,他们只能祈祷深山老井或者其他蠢蠢欲动的新伙伴能够克制这作死的欲望,不要再——    [喇叭]深山老井:我擦,终于肯回应啦,敢情刚才一直闷头找歌哪,不过你这歌可找得有点恶心。    别了,深山老井。    [喇叭]有奶就是娘: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忍着是因为想写成歌~让人轻轻地唱着~淡淡地记着~只要恶心你了~也值了~    [喇叭]不给糖就死:靠,哪来的神经病=_=    别了,不给糖就死。    [喇叭]有奶就是娘:当初让我带你升级的时候就叫人家娘娘,现在换了个马甲换了个服务器找了个大靠山就叫人家神经病……tat    [喇叭]潇潇雨歇:矮油我去,什么情况,熟人哪?    [喇叭]蓝色骷髅:等等,我有点跟不上这个神转折。不给糖你和他认识?    [喇叭]不给糖就死:我特么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喇叭]有奶就是娘:那你怎么知道用“他”,而不是“她”或者“它”?我知道你觉得默声够大,够好,我也没怨你,但你不能跟别人合起伙来挤兑我啊。tat    [喇叭]蓝色骷髅:他要不认识你隔着两个模式呢怎么知道你的军团叫默声,切,认识就认识呗,我们又不会说你什么,非装。    [喇叭]不给糖就死:老天爷你敢不敢开开眼啊,有人要被冤死了——    [私聊]人称小白龙:我说,咱俩这么偷偷传递情报是不是有点缺德?    [私聊]大h:你有没有搞清楚立场?现在不是军团战争,是服务器的战争,奶娘现在就是我俩的战友!    [私聊]人称小白龙:我怎么觉得这么热血的话从你嘴里出来就充满了违和感呢。    [私聊]大h:他答应给我一个a级材料。    [私聊]人称小白龙:靠!    [私聊]大h:好吧我也知道这事儿……    [私聊]人称小白龙:我的份呢!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服门。    方筝气出了,心情也爽了,再看那满喇叭的哀嚎就不免动了恻隐之心,玩笑可以开,但恶心恶心对方也就行了,真一恶心到底,他也下不了那个手,于是点开物品栏,使用了最后一个喇叭——    [喇叭]有奶就是娘:大家我是鬼服兵团副团长polly,我们团长忽然有事不能继续了,临走让我跟大家说一声,他不认识不给糖就杀人,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还有这是最后一个喇叭了,我们有缘二十三渡见。么么哒~~    庞贝火山,再次爆发。    这一次岩浆的流淌时间更久,流淌范围更广。    六七分钟之后才有个别壮士或者满含愤懑之人陆续挣扎着从岩浆中爬起,发出劫后余生的哀嚎——    [喇叭]不给糖就死:这货到底是哪来的奇葩啊啊啊啊啊啊啊!!!    [喇叭]寂静岭:房子,我们是被耍了吗?    [喇叭]阴儿房:团长,是的。    [喇叭]寂静岭:polly,我记住你了。    [喇叭]竖锯:团长,你该记的叫“有奶就是娘”。    [喇叭]一夜回魂:团长的精神不在字面上,是要用心领会的!    [喇叭]龙抄手:你们分团不少嘛,果然有规模。    [喇叭]寂静岭:过奖。    [喇叭]药别停:你们都是恐怖片爱好者吗(⊙o⊙)!    [喇叭]左眼见鬼:哎呀,团长我们被发现了呢。    [喇叭]药别停:我也超喜欢恐怖片!《电梯里的恶魔》你看过没,那个老太太绝了!    [喇叭]阴儿房:当然看过啊,这两年欧美的恐怖片越来越有质量……    【荷兰商会yy——干部会议室】    潇潇雨歇:“总觉得话题中心被药总带到了奇怪的方向……”    吕秀才:“药总对待自己人和对待外人总是两种画风=_=”    众神之战:“你们觉不觉得从某种层面上看,刚才那个什么奶和药总的feel有点像……”    摩卡:“我就说polly这个名字看着眼熟呢,鬼服兵团的!千山从时空隧道去巅服的时候和他打过!”    小柳:“谁输谁赢?”    摩卡:“没打完,千山说他电源线让狗扯断了。”    众神之战:“靠,还能不能更扯一点啊!”    摩卡:“不过他说就算继续打也没必胜的把握。”    小柳:“那个僵尸这么强??”    吕秀才:“副团都这么强那有奶就是娘岂不真是药总级别的了。”    摩卡:“前段时间鬼服兵团在论坛上很火你们都知道对吧,咱们团还和他们拼过刷帖,然后那阵子千山总带人去那边想二度拔旗,但总失败,我就特意问了他这个团是不是像论坛里说的那么厉害。”    众神之战:“他怎么回答?”    摩卡:“副团实力很强。”    众神之战:“团长呢?”    摩卡:“他拒绝评论。”    吕秀才:“……”    小柳:“哎众神,你要不要考虑换个id,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众神之焰服务器的呢,你看他们军团的id,什么众神的铁拳、众神的天使、众神的鼠标……你混进去排排站根本没有违和感。    潇潇雨歇:“话题可以无缝转到奇怪方向是咱们团的传统么……”    ……    正当骷髅岛玩家们忙里偷闲享受八卦的午夜茶时光,一直悠哉的避世岛却慢慢笼罩上阴影。起初是方筝收到组队邀请,毕竟鬼服团长在喇叭上的英姿是展示给整个领航船的,可方筝和小鸟二人世界挺好的,况且他实在搞不懂打个骷髅兵需要组什么队,于是没理会,可后来就发展到开始有避世岛的人在世界频道上刷屏喊组队,开始是一个,然后是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的id就好像避世岛这片沉寂的沙漠一夕之间就长出了无数春笋。    方筝:“什么情况?”    孟初冬刚想吐槽可能是避世岛太单调于是小伙伴们想搞个联欢会,不想就收到了熟人的信息——    [私聊]战、雪狼:你们在哪里?没遇见骷髅兵团?    在孟初冬的印象里雪狼同学一直属于“非好感”,他相信对方也肯定同意这个判断,所以现在这个情况,只能解释为他们遇到了紧急事件,比如,骷髅兵团。    [私聊]polly:我们只遇见了零星的骷髅兵,没见过团。    [私聊]战、雪狼:你们的坐标?    [私聊]polly:13,14    [私聊]战、雪狼:晕,都到海边了怎么不继续往前走,连阿猫阿狗都到了,你俩是特意挑了个坐标谈恋爱么!    [私聊]polly:你没看喇叭?    [私聊]战、雪狼:啊对不起,我忘了你家那位刚刚在喇叭上大开杀戒来着。说实话我对同志没什么偏见但是我对于你的偏好真是……你到底看上他啥了?    [私聊]polly:说到这个话就长了,那时候我们还在镜花水月,整个服务器没几个人,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峨眉山……    [队伍]战、黑金:怎么还没动静,polly不同意吗,不能啊,他可是他们团唯一正常的了。    [队伍]战、雪狼:你错了!这个团全是蛇精病!!!